[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中共是“唯物党”还是“谶纬党”?]
余杰文集
4、《尴尬时代》(岳麓书社)
·《尴尬时代》目录
·序:一面破碎的镜子
·“人”为何物?
·出洋相
·法律第一
·股市狂潮
·关注东北
·韩国亡国
·沪上美容术
·假照片:第三十七计
·名片背后
·跳舞场
·伟人华盛顿
·物价与民生
·洋灯洋火
·自由从言论开始
·端方不端
·辜鸿铭的幽默
·红顶商人胡雪岩
·酷吏如屠夫
·腊肠下酒著新书
·末世豪情
·倭仁与同文馆
·油浸枇杷核子与玻璃球
·“总统”与“太监”
·裁缝与官
·大禹的子孙们
·雀戏泛滥
·鸵鸟政策
·伪君子云集
·酷刑之下焉有勇夫
·自革其命
·大哭时代
·凤凰生何处
·复辟喜剧
·考据学的反思
·民间话语
·末路不可怜
·素足天成
·秀才与名士
*
*
5、《想飞的翅膀》(中国电影出版社)
·《想飞的翅膀》目录
·《想飞的翅膀》自序:寻觅表达的可能性
·致钱理群老师的一封信
·北大与哈佛
·谁在打孩子的耳光?
·送你们回雍正朝
·头顶上是自己的权利
·靖国神社:为谁招魂?
·余秋雨,你为何不忏悔?
·重走“五四”路
·“另类”原是大多数
·旧瓶与新酒
·来自民间的生命力
·鲁迅的柔情
·读柏杨回忆录:未完成的反抗
·在激情与恐惧中穿行
·心灵的隔膜
·托尔斯泰给沙皇的信
·怀想梅克夫人
·那片森林
·三个俄罗斯医生的故事
·事关“国家尊严”
·心灵的维度
·永远的普希金
*
*
6、《爱与痛的边缘》(大象出版社)
·《爱与痛的边缘》目录
·“龙椅”为谁而设?
·九十年代的“红宝书”
·从尼克松到克林顿:被羞辱的总统
·官官相杀
·“鬼才”遇“鬼”记
·轿车不如轿子说
·鲁迅中了传教士的计?
·贪官的金蝉脱壳之计
·从日军细菌战档案说起
·城市边缘的挣扎
·发现我们自身的匮乏
·读《触摸历史——五十人物与现代中国》
·胡适:既开风气又为师
·密西西比河的月光
·山坳上的中国教育
·读克里玛:生活在布拉格的三种方式
·生命是忧伤的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真
·读《第四种权力》
·谁来主持正义?——读《基督山伯爵》
·睡狮犹未醒
·文字与脑袋
·阉割外国文学: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外国文学作品的分析
·我们有罪,我们忏悔
·忏悔:从每一个个体开始
·毫不妥协地面对邪恶
·徐友渔侧记
·究竟谁在败坏“忏悔”的名声?
·批评的自由与认错的勇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是“唯物党”还是“谶纬党”?


   中共是“唯物党”还是“谶纬党”?
   就在中共正在进行轰轰烈烈的新一轮“修宪”、宣传“新三民主义”和“政治文明”的时候,中国新闻社属下之“中新网”发表了一篇旷世奇文:

   十二月二十三日电 贵州平塘掌布河峡谷地质奇观又有新发现。人文学者、北京东方英才国际文化研究院院长、中国名家科学文化考察团副秘书长刘学文先生最近对平塘奇石进行实地考察后认为:贵州平塘神秘,疑是外星人所为。
   贵州省平塘县掌布河峡谷一巨石图案惊似“中国共产党”五个大字的消息在媒体发布后,海内外一百多家电视台、广播电台、报纸和网络媒体争相报道,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十二月初以中国科学院地学部副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地质学家李廷栋,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地质专家刘宝珺、北京东方英才国际文化研究院院长刘学文等十五名地质专家、人文学者、文化名流组成的“中国名家科学文化考察团”专程赴贵州平塘对这块巨石图案进行实地考察,并在平塘县向随团采访二十多家新闻媒体公布了考察结果。
   地质专家认为:这一巨石图案是由于地质作用而形成,至今未发现人工雕凿及其他人工加工痕迹。其存在概率为百万亿分之一。
   中国新闻社是仅次于新华社的第二官方通讯社。在举国上下的传媒都在大张旗鼓地纪念毛泽东诞辰一百一十周年的前夕,以中新社的渠道首发此篇报道,显然是有关方面的精心安排。也许决策者认为,以新华社的名义发表如此“怪力乱神”的内容恐怕还是有点不妥,于是便通过中新社这个次一等的、但依然相当重要的媒体来发布。这篇报道还指出:考察团专家除了在巨石上观察到“中国共产党”五个大字外,经认真考证,还在巨石图案上发现许多神秘的文字,如汉字中的“八一”、“小平”、“石”字以及许多尚未辨认的类似英文、阿拉伯文以及中国古代的西夏文字等。清华大学魏宏森教授还发现了个性独特的“布依族少女”图案。这些现象就像“埃及金字塔”一样在科学上目前还无法得到合理解释。学者刘学文认为,这块巨石应该是“天外飞来石”,而“神秘天书”则有可能就是外星人留给地球的一份“特殊礼物”。
   这篇报道在“中新网”上占据了显著的位置,国内多家重要媒体也以重要位置和新闻时段予以转载、转播。然而,就在这篇报道发表之前两个月,即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七日,我在国家广电总局的网站上看到过这样的一份文件——“国家广电总局关于下发《关于在广播电视工作中加强无神论宣传和科普宣传的意见》的通知”。该通知指出:“根据中央领导同志关于加强无神论研究和宣传教育的重要批示精神,以及中宣部的有关工作部署,广播电视工作要把无神论宣传和科普宣传作为一项经常性工作和长期任务,纳入总体部署,加大工作力度,着重做好以下几个方面的宣传报道工作。”
   该通知之第一条规定:广播电视要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三贴近”原则,将无神论的宣传工作作为一项长期宣传报道任务纳入总体规划。通过各类广播电视节目广泛宣传马克思主义唯物论,积极倡导科学知识、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和科学方法,帮助广大群众增强辨别唯物论与唯心论、无神论与有神论、科学与迷信、文明与愚昧的能力,进一步在全社会营造崇尚科学文明、反对迷信愚昧、抵制各种歪理邪说的良好氛围。
   该通知之第三条规定:无神论的宣传要突出重点。要宣传各级党组织加强党的思想建设,党员干部树立坚定的马克思主义信仰,不搞封建迷信,不求神拜佛,率先垂范,在全社会营造文明和科学的社会环境,把无神论的宣传同群众性的精神文明创建活动紧密结合起来,使文明和科学观念深入人心,在全社会形成崇尚科学破除迷信的良好舆论氛围。要加强对青少年的无神论宣传教育工作,多制作适合青少年听众观众收听收看的科普知识类节目,防止不当节目对青少年产生负面影响。
   该通知之第八条规定:防止宣传伪科学。不要宣传类似“水变油”、“人体自燃”、“外星人”、“超感知觉”等特异功能和所谓的神秘自然现象;不要擅自宣传未经严肃的科学检验的少数人的某些观点;对于人们已经认清其原理的奇特现象,可以通过广播电视节目揭示其科学原理。广播电视科普节目要杜绝出现伪科学的内容,要确保导向正确。
   该通知之第九条规定:要发挥专家学者的积极作用。在相关访谈节目中,可以邀请理论界、科学界专家学者解疑释惑,引导人们接受科学,接受教育。要加强同研究和宣传无神论的科研机构、学术团体、大众媒体的联系和沟通,形成合力,协同作战,使现有科学理论成果发挥出最大效益。
   我之所以要不厌其烦地、大段大段地引用国家广电总局的这份通知,因为在“外星人写下‘中国共产党’五个大字”的报道和国家广电总局的通知之间,我不知何去何从、何是何非。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我是否应当向国家广电总局举报包括中新社在内的一百多家媒体违反“通知”精神的报道倾向呢?对于中新社等媒体明目张胆宣扬“伪科学”的行径,我们应当迅速展开“揭批”工作。然而,让人迷惑不解的是:既然国家广电总局已经下明确命令不准报道“有神论”的内容,而且在规定中明明白白地指出“外星人”亦在禁止之列,那么中新社以及其他媒体为何还敢如此“知法犯法”、“顶风作案”呢?刘学文、李廷栋、魏宏森等院长、院士、教授级别的著名学者,为何还敢大肆宣扬“伪科学”和“神秘自然现象”呢?他们不怕自己遭受到跟法轮功修炼者一样的悲惨命运吗?
   “外星人”报道之所以有恃无恐,其关键在于:石头上的五个大字是“中国共产党”,而不是其他的字样。在“中国共产党”五个光芒四射的神秘大字面前,冠冕堂皇的国家广电总局的通知顿时成了一纸空文、被束之高阁。由此看来,国家广电总局的通知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虽然报道的是“外星人”、“伪科学”、“神秘自然现象”、“有神论”等“违禁内容”,但只要对巩固共产党的一党专制有利,就可以被新闻检察官放行而畅通无阻,甚至得到官方的支持和鼓励。前些年,海南之“毛公山”的发现、湖南韶山毛泽东故居中主席显灵等新闻,不也是得以大肆渲染吗?
   看了这则惊天动地的新闻报道之后,本人有如下三个郑重建议。
   建议之一:中共在此次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交的修宪建议中,应当将这一“铁证如山”的事实加进去——既然外星人都承认我们中国共产党统治的合法性、并许诺“红色江山永不变色”,那么老百姓更应该俯首帖耳接受共产党的统治了。这个神秘的题字告诉我们,中国共产党才是真正“君权神授”的“永恒党”。像“天书”这样不言自明的强大信息,理所当然必须写进宪法这部基本大法里面,跟“三个代表”一起相映生辉;像“天书”这样颠扑不破的历史规律,理所当然应该让所有的老百姓都知道和领会,并像当年的毛主席语录一样挂在每个家庭的墙上,每天饭前饭后都要念叨几遍。
   建议之二,中共也应当将此伟大发现写入党章之中。党章具有“传宗接代”的神圣性,而这次的重大发现则是“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的又一证据。中国古代的皇帝喜欢追溯尧、舜、禹三代之盛世,并在“宗圣”之后汲取统治的合法性;那么,今天的中国共产党更是应当“青出于蓝胜于蓝”,直接与外星人沟通信息,在获得了外星人的授权之后,“宝刀屠龙,号令天下,倚天不出,谁与争锋?”(金庸《倚天屠龙记》)当然,在写入此“神迹”的同时,也要相应地将“坚持马列主义”之条款取消。因为马列主义的根基即是无神论和唯物论,马列主义与“神迹”是断然不能融合的。在当下共产党统治的合法性摇摇欲坠的时刻,宣扬此“神迹”显然比坚持“马列主义”更加重要,也更加容易征服人心。所以,尽管删除“马列主义”会使得邓小平老人家念念不忘的“四个坚持”残缺不全,但在“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情况下,新一代领导集体大可壮士断腕,此乃“与时俱进”、“推陈出新”也。
   建议之三,我们的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先生是学地质出身的,兼有政府首脑和地质专家的双重身份,在当今世界政坛上独一无二。因此,温总理可以大大地利用自己的双重身份,肯定与宣扬“天书之‘中国共产党’”的神迹。一来加大政府所控制的传媒的报道力度,二来亲自以地质专家的权威身份对其进行钦定。在此基础上,还可以将此神迹推出国门,调动有司,积极申请联合国自然与人文“双遗产”的保护项目,为祖国和人民在全世界扬眉长脸,亦可带动贵州贫困地区的旅游经济。同时,还可以展开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的工作,为中国共产党申请“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政党”的殊荣——人证物证俱在,中共的历史已有数百万年之久,岂是你英吉利之“辉格党”所能比拟的?
   如果中国共产党能够接受以上这三个建议,那么无论有多少工人失业、多少民工拿不到工钱,无论有多少个孙志刚被打死、多少个李思怡被饿死,都不足以动摇中共的统治。对于今天的中国共产党来说,“谶纬”和“迷信”远远比“唯物主义”重要。我们就是要旗帜鲜明地宣布,中国共产党就是“谶纬党”和“迷信党”,而不再是“唯物党”,这就是我们“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谶纬”乃是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唯有抓住它,中共才可以避免重蹈苏共亡党亡国的覆辙——谁让反应迟钝的苏共领导们不知道这关键的一招呢?谁让俄罗斯文化传统中没有此“起死回生”的武功秘籍呢?有了外星人所书写的“中国共产党”五个大字,我们自可笑傲如今在野且日渐萎缩的俄罗斯共产党;有了外星人所书写的“中国共产党”五个字,我们大可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充满信心,因为“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有了外星人书写的“中国共产党”五个字,亦可与香港电影《倩女幽魂》中大法师“婆罗婆罗密”的符咒相媲美,可以实现中共一党统治之“万岁、万岁、万万岁”了。
   当然,在实施以上建议的时候,必须禁止任何人发表质疑和批评的意见,那些都是看见我们的神迹而眼红的“敌对势力”和“卖国贼”们的胡言乱语。比如,有一个旅居美国的名叫林保华的人就居心叵测地说:“中国共产党不愧是农民党,虽然现在找了一些包括‘地质专家’(总理温家宝也是此类专家)在内的知识分子来研究,但仍不改农民本色,对胡锦涛发迹地贵州出现的神秘现象更视为灵异的天人感应。所以才有‘天书’之说,只是把玉皇大帝之类中国尊神改为现代社会的‘外星人’,以为经过如此包装之后就可以增加公信力了。”这个牛鬼蛇神居然把我们永远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与历史上的乌合之众的农民起义相比,他还恶毒地攻击说:“这个玩意不就像是《水浒传》第七十回中‘忠义堂石碣受天文 梁山泊英雄惊恶梦’的情节?那是为一百零八条好汉排席次时天上掉下来的奇石;既然上面有天书决定席次,敬畏鬼神的农民哪敢有异议?元末农民造反,也是在黄河挖出一块‘奇石’,上书‘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于是农民更乐意的去造反了。中共这个农民政权面临难以缓和的社会矛盾,也只能靠‘天书’的神话来迫使中国的农民接受中共符合天意的统治。”好,既然他们如此露骨地攻击我们,那么我们更要加快将此“天书奇迹”宪法化、党章化、世界遗产化、吉尼斯世界纪录化的步伐。等到这“四化”的目标实现之后,看这些跳梁小丑还有什么话可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