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从日军细菌战档案说起]
余杰文集
·“班干部”制度与孩子的“官僚化”
·“乱点鸳鸯谱”的大学合并
·没有童年的“名模”
·告别战争语言
·北大的俯就
·残忍的快乐
·京沪大学生的理想
·教师与士兵
·触目惊心的“校服腐败”
·陈寅恪的故居
·危急之中的陈家大屋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美国与中国,谁更“个人主义”?
·欲说还休的“语文”
·别了,“三高”;别了,拳王
·城市的灵魂
·人生三境
·温暖所有的回忆和孤单
·马科斯夫人:无耻者无畏
·正在消逝的老院子
·丽江,更接近天空的地方
·读谢泳《没有安排好的道路》
·读秦晖、金雁《经济转轨与社会公正》
·从莫言《檀香刑》看中国当代文学的缺失
·乡村生死场
·读“中国知青民间备忘文本”
·何处寻找安慰?
·从虹影小说《K》说起
·评陈凯歌《少年凯歌》
·读黑塞《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
*
*
16、《天安门之子》(香港开放出版社)
·包遵信:余杰《天安门之子》序中国新一代知识份子的崛起
·《天安门之子》自序:致“警察读者”的公开信
·晤蒋彦永,谈说真话
·“政治文明”时代的“党国逻辑”
·杨子立的母亲,也是我们的母亲
·记住历史,记住母亲──在美国芝加哥纪念「六•四」十五周年音乐会上的演讲
·罗大佑的撕护照与张惠妹的被封杀
·屠夫崇拜:从张献忠到毛泽东——为成都大屠杀三百六十周年而作
·刘军宁遭遇“警察大学”
·吴祖光的铁骨柔肠
·解放军原来是家奴
·熊德明与李昌平的困惑
·从“民不聊生”到“民不畏死”
·蒋彦永的自由,就是我的自由
·爲每一个被杀害的生命祈祷──达赖喇嘛与「六•四」屠杀
·向西藏忏悔──读《雪山下的火焰:一个西藏良心犯的证言》
·自由之魂 从雷震到林昭
·香港还有爲“六•四”魂牵梦绕的勇敢者
·余杰、余世存对北大「一塌糊涂」网站被关闭的声明:我们不能再忍受这样的耻辱
·师涛:一个失去自由的自由人
·让我们一起反抗文字狱
·末世贪官最后的疯狂
·自由中国,何以可能?
·中国社会──最坏的社会主义与最坏的资本主义的结合
·从电影《英雄》看文化精英的“宠物化”
·缘木求鱼的“革命传统”教育
·王申酉:死于毛泽东暴政的思想者
·基督徒如何看待法轮功信仰
·谁在“移山”?——“文学与艺术:说出真相”研讨会上的发言
·后极权主义时代文化精英的“宠物化”
·他让“劳改”进入了牛津词典——读吴弘达《昨夜雨骤风狂》
·抓住中宣部的"黑手"
·朱成虎是真正“危害国家安全”的罪犯
·呼吁迁移毛泽东尸体的公开信
·莫把大学当监狱
·中共腐败官僚的“信仰”
·林昭与弓琳——两个北大女生的对照
·“万人杰文化新闻奖”答谢辞
·丁子霖女士致法国总统希拉克的公开信(余杰代拟)
·就法国政府致力于欧盟解除对华武器禁运致法国人民的公开信
·蒋彦永医生,中国的良知从你开始复苏
·十年改革,一夜屠城
·“船坚炮利”不会“强国富民”
·北大的沉沦与右派的风骨
·不一样的葬礼,不一样的时代
·中共有过“不独裁”的时代吗?
·沦为受虐狂的中国作家:著书都为颂毛魔
·向西藏忏悔
·中国的“古拉格群岛”浮出水面
·“太空秀”能够秀到几时?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朱成虎是真正“危害国家安全”的罪犯
·中共是“唯物党”还是“谶纬党”?
·朱镕基:清官神话的终结
·世界人权日这天,特务掐断了我的电话
·让我们记住那些参与罪恶的人
·永不“引咎辞职”的中共官僚
·新版的“窃国者侯,窃钩者诛”
·官逼民死
·邓小平的“亲民秀”
·邓朴方的获奖与联合国的堕落
·写给为李思怡而绝食的朋友们
·揭开“文革”的红盖头
·为了自由,我们愿意献身:在民主基金会的演讲
·没有理由乐观的“后江时代
·连战在大陆最该说的一句话
·赵紫阳不是你们的“同志”
·永远站在自由一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日军细菌战档案说起

   
   铁证如山与掩耳盗铃
   
   1999年8月2日,我国正式向外界公布了一批首次发现了侵华日军关东宪兵队“特殊输送”的日文原始档案。黑龙江省档案馆馆长田汝正说:“这次发现的日军特殊输送档案,为揭露侵华日军731部队利用活人进行细菌实验的罪行提供了原始铁证。”
   黑龙江省政府公布的这批“特殊输送”日文原始档案资料,一共66件,在我国均属首次发现。研究表明,从1939年9月7日起,日本宪兵机关经关东宪兵司令官批准后,经常把审讯过的中国、苏联、蒙古和朝鲜的抗日人士,秘密输送给“731”部队,以供作所谓“研究”之用的“特别材料”。上述档案中记载各宪兵队请求实施“特殊输送”处理的抗日人士共计52人,均为从事对日谍报工作的中国抗日志士。

   此前,由于缺乏有关原始文字记载,中外学术界主要依据苏联滨海军事法庭对12名日军“731”部队细菌战犯的审判供词,估计每年至少有600人被日军用作细菌实验活体材料。这批日文原始材料的发现,证明被日军“731”部队残害的人远远不止这个数字。仅1941年年初至9月22日期间,在这批文件中有记载的,就有936名抗日人士被“特殊输送处理”。我们完全可以推测,这份文件仅仅是日军所有文件中的“沧海一粟”。1936年,日本天皇直接下令组建了“731”部队,原名为“关东军防疫给水部”,本部设在哈尔滨,部队长为石井四郎。1941年8月,该部队的编号变更为“满洲第731部队”。该部队在侵华战争中多次使用细菌武器,用霍乱、鼠疫、伤寒等传染病菌杀害我国抗日军民。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前夕,关东宪兵司令部为逃避罪责,将有关“731”部队的档案焚烧、掩埋,以消灭罪证。
   长期以来,日本军队的企图基本得逞了:关于“731”部队的一切,仿佛石沉大海、无迹可寻。那些幸存者们血泪交加的证词,由于缺乏原始的文字材料的支持,被认为是“诬蔑”——伟大的“皇军”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情呢?在战后半个多世纪里,日本全国上下,从内阁首相到平民百姓,绝大多数人都对他们自己的罪恶和他们前辈的罪恶采取“掩耳盗铃”的态度。罪魁祸首之一的天皇没有受到一点惩罚,安安稳稳地继续当他的皇帝。
   近年来,相关资料不断被发掘出来。每次原始材料的曝光,都是给这个在进化链上退化到“猴子”的民族一记又一记响亮的耳光——因为只有猴子,才绝不承认自己的屁股是红的。关于日本这个丑陋的民族,我已经写过好几篇文章了。但我还是忍不住又写下这篇文章。而且,我相信,关于这一主题的文章,我还会一篇接一篇地写下去的。我不相信他们会“自动”地产生任何一点悔过之心,相反,我们自己却很容易就“原谅”了所谓“一衣带水”的“邻居”。在我看来,日本人的不悔过是“当然”的,而我们的“宽宏大量”比日本人的不悔过更加可怕。
   8月2日当天的报纸上,除了报道还刊登了一件档案。这是抗日人士朱云岫的档案,上面有朱云岫三张照片,有全身的,也有半身的,有正面的,也有侧面的,烈士的眉宇之间,还洋溢着凛然的正气。我想象着这位可敬的烈士被凶残的日本侵略者折磨而死的情景,想象着他在毒气室或者解剖台上的挣扎,想象着肆虐的细菌在他的体内繁殖生长,想象着他骨瘦如柴的尸体被扔出去焚烧……那个似乎已经很遥远的年代,一下子就近在眼前。中国是一个极其善忘的民族,中国的历史沉积了太多的灾难,面对灾难似乎只有忘却才能够更好地生存下去。然而,我们自身的忘却与倭寇们趾高气扬地消抹罪行成了两根平行的线条。
   揭露日本军国主义罪恶的东史太郎,是日本岛内罕见的有良知的人。他当年是侵华日军的一员,他发表的日记是日军滔天罪行的最真实记载之一。但是,就是这样一个敢于揭示历史真相的老人,却遭到日本右翼狂热分子的攻讦,在法庭上惨遭败诉。与此同时,以《日本可以说不》闻名的石原慎太郎却摇身一变,当上了日本东京都知事,也就是日本首都东京的行政长官。石原在著作中大肆叫嚣,当年的战争是日本为“解放”亚洲而被迫发动的,日本没有任何罪过可言。他坚决不承认南京大屠杀、“731”部队活体实验、日军慰安妇等问题,表示这些都是盟军向日本泼的“脏水”。就是这样的一个睁着眼睛说瞎话的狂人,却得到日本国民的一致叫好,并且以高票当选。可见,“掩耳盗铃”的并不是如我们某些像曹汝霖一样亲日的外交官所说的,仅仅是日本国内的“一小撮”,而是绝大多数的日本国民。东史太郎和石原慎太郎在日本迥然不同的遭遇,已经说明了所有的问题。
   近年来,日本加快了修改宪法、扩军备战的步伐。最近,他们又开始修建两艘轻型航空母舰。狼子野心,昭然若揭。一方面,他们拼命否认当年的战争罪行和那些超越了战争罪行的更为骇人听闻的罪行;另一个方面,他们则“充满希望”地迈向21世纪,并提出要充当下个世纪亚洲的“领头雁”。他们的所作所为,从目前来看,取得了相当的成功。由此可见,“掩耳盗铃”并不完全是一种可笑的行为。假如“铃”的主人抱着漠不关心的态度,那么强盗如此低劣的、掩着耳朵的“盗铃”方式照样能够将“铃”攫取到手。我的许多同胞觉得,日本人的行径既可耻又不可理喻。其实,日本人是经过深思熟虑以后才作出这样的一系列举动的,在他们自己是理直气壮而成竹在胸的。不然,他们怎么可能对着如山的铁证掩耳盗铃呢?
   历史永远是一面智慧的镜子。采取绥靖政策的英、法等国家,最后饱尝了希特勒赏赐给他们的苦果。今天的我们,还会不会重新走上这条老路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