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从尼克松到克林顿:被羞辱的总统]
余杰文集
·为一切受屈的人伸冤——呼吁全球华人基督徒都来关心刘晓波案件
·刘晓波将胡锦涛送上了审判席
·这大光照亮黑暗中的百姓——神州传播机构总编导远志明访谈(下)
·从“以人为本”到“以神为本”
·为什么我们要捍卫良心的自由和信仰的自由?
·教宗若望•保罗二世与苏东剧变
·西藏就是潘多拉,王力雄就是杰克,唯色就是纳特莉
·她陪整个民族受难
·温家宝应当转行当教师
·本雅明:没有美,便没有善
·谁动了中国人的奶酪?——从《中国可以说不》、《中国不高兴》、《中国站起来》之“三部曲”看中国的法西斯思潮
·引导大学师生追求有信仰的人生——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校牧伍渭文牧师访谈
·专制制度下的官僚还是平庸点好
·图图离中国有多远?----从《图图传》看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前景
·达赖喇嘛自称“印度之子”有什么错?
·在圣经里寻找经济学的源头——财经作家、诗人苏小和访谈(上)
·以真理建立教会和影响社会——加拿大温哥华浸信会信友堂主任牧师洪予健访谈
·胡温真的关心艾滋病人吗?
·刘晓波早已走出了谏言路——就《刘晓波的谏言路走得通吗?》一文与曹长青商榷
·谎言说第二遍就成了真理?----冷看温家宝与网民在线交流
·陶兴瑶与阿米尔,谁更有尊严?
·总理的无耻是国耻吗?
·看胡锦涛如何分裂别人的家庭
·羞辱妓女能够让这个国家获得尊严吗?
·“大国崛起”的迷梦几时方休?
·让每一个流氓警察都暴露在阳光之下
·世博会与老鼠药
·那红色是鲜血的红色 ——读周德高《我与中共和柬共》
·温家宝神话是怎样造出来的?
·“黄金时代的故事”继续在中国上演
·中共是个隐蔽的塔利班
·卡钦斯基:从波兰“第四共和国”到“新欧洲”
·作为“上帝之城”的美国——读本内特《美国通史》
·官员妙语一箩筐
·SB会在北京开吗?
·从蜗居中走出来的总理就能让人民免于蜗居吗?
·温家宝该为北大的堕落负责吗?
·县委书记是个高危职业吗?
·温家宝迫害袁腾飞就是纵容毛派邪恶势力
·胡耀邦对待魏京生与温家宝对待刘晓波之差别
·温家宝为何对惩治腐败束手无策?
·没有愿景的胡温可能“不折腾”吗?
·温家宝为什么认为中国的国情很特殊?
·难道只有第一把手才有资格改革吗?——从叶利钦终结苏联看温家宝的不作为
·那个杀人的日子与我有关
·是从“六一”到“六四”,还是从“六四”到“六一”?—— “六四”屠杀二十一周年祭
·你们的结局会比昂纳克更好吗?——读弗雷德里克.泰勒《柏林墙》
·温家宝“三顾”北大应当见什么人?
·《钦差大臣》的故事在中国上演
·宦官已绝,文妖不绝
·伪善是温家宝与季羡林最大的共通之处
·黄鼠狼给鸡扫墓
·屠童案背后的深层原因
·从毛泽东的木乃伊到胡温的御笔
·温家宝打造的“服务型政府”
·中朝边境的六四枪声
·中朝边境的六四枪声
·上朝文网无穷密,鲁国春秋一字删——我被第二次传唤的经过
·取消国保是中国长治久安的第一步——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反党不是叛国——从陈独秀案与刘晓波案看威权与极权制度之差异
·他们为何如流星掠过黑暗的夜空?——读《光与盐:探索近代中国改革的十位历史名人》
·刘晓波将像曼德拉一样观看世界杯
·既然缅怀杜重远,便当释放刘晓波——寄语叶公好龙的温家宝
·中国的信仰复兴、社会重建与制度转型——“以神为本”丛书总序
·奥巴马的姑姑与温家宝的家人为何命运迥异?
·神州处处皆酷刑
·一切祸患的根源都在中央政府——如何破解温家宝所说的宏观调控的“两难”局面?
·“大国”崛起,“寡民”沉沦——评央视《大国崛起》专题片及丛书
·朱厚泽一眼看穿胡比江更坏
·战胜恐惧的“萨米亚特”式写作——兼论我为何批评温家宝
·温家宝恢复了爷爷的私立学校,却恢复不了民国教育的自由精神
·这个少将不是人,天蓬元帅下凡尘
·我为什么批评温家宝?
·莫道人人说影帝,西游演罢是封神——温家戏班中“跑龙套”演员的“绝妙好词”
·谁是中国的形象大使?
·温家宝正面回应《影帝》一书?
·温家宝如何取信于民?
·温家宝不是赵紫阳
·太平天子言德治,末代之君反三俗
·当总理,还是当地质专家?——评温家宝在江西、湖南水灾灾区的言行
·温家宝缺乏胡耀邦的真精神
·温家宝真的“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年轻农民工”吗?
·美国强大非偶然,“中国奇迹”是空谈——读《周有光百岁口述》-
·《钱穆全集》变“残集”
·欲练神功,挥刀自宫——温家宝及历届中办主任的荣辱升黜
·“攻占台湾岛,活捉林志玲”
·温家宝是遇罗克的同龄人
·日本强硬派抬头,要求制裁中国
·我们需要听听渔民的声音
·我们在地狱,孩子在天堂
·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能够输出什么价值?
·刘晓波打败胡锦涛——再版序言
·反党不是叛国——从陈独秀案与刘晓波案看威权与极权制度之差异
·撒旦是怎么死的?
·从兔死狐悲到在家偷着乐
·
·
·余.
·5555
·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尼克松到克林顿:被羞辱的总统

   
   从尼克松到克林顿:被开除的总统
   
   2000年春天,在美国总统克林顿第二届任期的最后一年,他收到了来自阿肯色州最高法院职业行为委员会寄出的一张传票。在传票中,克林顿被正式指控曾做出“撒谎、欺骗、作伪证、阻碍司法公正”等违反律师职业道德的行为,并面临被开除出律师公会的惩罚。
   当年,尼克松因为水门事件被弹劾下台后,也受到类似的指控,紧接着很快被开除出他所在的纽约州律师公会。尼克松被开除的时候已经是“前总统”了,与之相比,克林顿受到指控并面临被开除的命运时,依然是在任总统,其处境也就显得更加尴尬。向克林顿提出控告的是一家法律事务所。克林顿被控在出席琼斯性骚扰案时,在法庭上做伪证。控方要求立刻剥夺克林顿阿肯色州律师公会会员的资格。控状中写道,在1999年的总统弹劾案进程中,克林顿违反职业道德的行为包括了“撒谎、欺骗、作伪证、阻碍司法公正、不诚实等等。作为一个人,一名律师,克林顿先生真是丝毫不顾尊严,无耻之极。”

   法律专家表示,克林顿是否被判有罪,以及会受到什么处罚,目前还难以预料。总统被开除的可能性看来相当大。根据阿肯色州有关法律,克林顿在接到告票之后,必须在30天内作出答复。在以往的案例中,阿肯色州最高法院接受诉状并正式立案后,经过3到6个月的诉讼才会作出是否将被告开除出律师公会的判决。也就是说,克林顿完全可能在任期之内被开除,从而成为第一个在任期内被开除出行业公会的美国总统。
   美国总统是当今世界享有最大权力的领袖,但是克林顿的遭遇却向我们呈现了另外一个侧面:美国总统的仅仅是法律的执行者,他并不能参与立法工作,他不是主权的化身,而只是主权的“代理人”。按照托克维尔的说法,“总统就像一个低级的和从属的权力,被置于立法机构之下”。相比之下,美国的法院却享有更加尊崇的地位。托克维尔在他杰出的著作《论美国的民主》中,将美国总统的权力与法国国王的权力作了对比,认为美国才是真正的“法治”的国家。在谈到法院的地位时,他指出:“在欧洲的所有文明国家,政府向来极其反对将与其本身利害攸关的案件交由司法当局审理。政府越是专制,这种反对情绪也自然越大。反之,随着自由的与日俱增,法院的职权范围也愈益扩大。但是,至今还没有一个欧洲国家想过,一切争讼问题,不管其起因如何,都可以提交执行普通法的法官审理。而在美国,这个学说却得到实行。”正是从这一角度,他得出如下的结论:“不难发现,其他任何国家都从来没有创制过像美国这样强大的司法权。”克林顿作为在任总统的被控告以及面临被开除的可悲命运,再次证实了托克维尔观点的正确性。托克维尔虽然只是一个19世纪的观察者,但他却触摸到了美国乃至整个人类民主体制发展的一个基本脉络。
   近代以来,领袖人物的个人魅力日渐黯淡,个人品格也日益堕落,无论是在专制国家还是在民主国家都是如此。但是,在两种国家里,舆论和民众对这一现象的表现却迥然不同。在专制国家里,舆论受到严酷的控制,宪法是统治者手中的玩物,普通民众无法通过正常的法律途径来捍卫自身的权利,也无法在传媒上发表对领袖的抗议和批评。于是,无数关于领袖的黄色笑话就在民众之间口耳相传,成为民众在政治高压下单调的生活中唯一的乐趣。不难解释,在斯大林主义猖獗的苏联东欧地区,当年为什么流行一波又一波的黑色幽默。相反,在民主国家里,公众拥有自由表达的可能性,而宪法和相关的法律又能够对行政权力实行有效的制约,人们也就不需要通过制造黄色笑话来发泄他们的怨愤。在一个名副其实的宪政国家里,宪法不是写在纸上的摆设,包括国家元首在内的所有公民,都得遵从宪法,将宪法视为最高的准则。在法律的面前,位高权重如总统者,也显得如履薄冰。相反,独裁者们却完全可以把包括宪法在内的所有法律都看作玩物。一个专制国家的专制者当然可以嘲笑克林顿的软弱,因为他轻而易举地便能够就反对意见消灭在摇篮之中——一个小小的律师事务所居然敢于跟最高统治者对着干,这不是找死吗?然而,在宪政得以实现的国家里,国家的元首的法律地位,在法理上跟一个普通的律师事务所或者一个普通的国民是对等的。所以,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律师事务所控告总统并被受理,对于美国人来说,不过是司空见惯的事情罢了。而对于那些生活在专制体制下的人看来,却是一件宛如天方夜谭一般神奇的事件。美国宪法专家路易斯•亨金在《宪政与人权》一文中指出:“美国的人权观不仅保护个人的权利不受专制统治者的侵犯,而且保护其不受人民和他们合法选举的代表的侵犯,即使他们的行为出于善良的愿望和为了公共利益也不允许。立法机关尽管是人民选举产生的,但也不是最高的,立法机关也要受制于宪法的约束,它也必须尊重个人权利。”基于这样的前提,我们不必可怜克林顿的处境,他尴尬的处境完全是咎由自取。尽管克林顿连任了两届总统,在任期内大大地振兴了美国的经济,美国人也普遍认为他在处理经济事务方面具有卓越的能力,但是“法不容情”——其他方面的成就并不能让他获得豁免的权利。。正是因为他遭受到了被开除的命运,普通公民的基本权益才得以保障;正是因为他的行为受到宪法、法律以及行业法规的约束,民主才是人人都能够感受到的现实。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们起诉高高在上的总统,不需要任何道德上的勇气,他们不用担心受到权力的迫害和压制。在他们看来,与他的许多前任一样,克林顿不仅是总统,而且是律师公会的会员。既然是会员,就得遵循律师公会的职业准则——在职业道德面前,任何人都是平等的,不能因为你是总统,你就能够超越这些准则。克林顿的行为违反了律师的职业道德,开除他当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从水门事件中黯然下台的尼克松到即将被开除出律师公会的克林顿,总统们的“不幸”正是民众的“大幸”。所有注视着总统狼狈样子的美国民众,对此想必都有着相当深刻的感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