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谁在造墓?]
余杰文集
·十:美国人是公民,也是志愿者
·十一:墓碑之美
·十二:那栋朴素的小房子
·十三:记一位在“九•一一”中罹难的弟兄
·十四:瓦尔登湖:大地的眸子
·十五:威尔逊:理想主义的总统
·十六:美国作家和站在作家背后的人
·十七:希拉里:美国的第一位女总统?
·十八:耶鲁与中国
·十九:在“左”与“右”之间的美国知识分子
·二十:最好的教育是爱的教育
·《光与光的背面》后记:“八仙”还是“九仙”?
*
*
14、《拒绝谎言》(香港开放杂志社)
·《拒绝谎言》目录
·包遵信序《拒绝谎言》:一个知识分子的道德良心和勇气
·刘晓波序《拒绝谎言》: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
·致中国作家协会的公开信
·就本人与中国作家协会的劳动合同纠纷致读者的公开信
·末路的狂人与末路的主义——论米洛舍维奇的垮掉
·一代新人的觉醒和受难
·丧钟为谁而鸣
·朱熔基总理,请您尊重台湾的民主
·面对中国的“国难”
·中国大地上的毛幽灵
·薄熙来的“神光圈”
·论邓家菜馆的倒调
·同胞之间的杀戮
·愚蠢的“远攻近交”
·谎言王国迫死说谎者
·"幸灾乐祸"的文化背景
·从杨子立等人的遭遇,我们如何学习“爱国”?
·流沙河笑谈“一毛”——百元人民币“变脸”
·从华国锋的退党谈起
·谭其骧与毛泽东
·为了在阳光下生活——读北明《告别阳光》
·台湾的选择
·姜恩柱的"个人意见"
·哈维尔的态度
·谁出卖了中国?
·一百步笑五十步
·中国知识界的堕落和文化精英的宠物化
·从身体囚禁到心灵控制——我所经历的军政训练
·从北大的堕落看中国知识分子的奴才化
·黎明前的黑暗
·俄罗斯悲剧与极权主义后遗症
·我们的尊严和血性在哪里?
·董建华的“自动当选”与香港的危机
·大陆眼中“暧昧”的香港
·李敖的堕落
·辞职的勇气与生命的价值
·从“小说反党”到“电影救党”
·毛毛笔下的毛泽东
·美国是魔鬼吗?
·义和团,还是维新派?
·真话与饭碗
·余华的奴性
·走出坚冰的金大中
·我们为什么要申奥?
·无法告别的饥饿
·“瀑布模式”的新闻
·“长江读书奖”与皮影戏
·丁石孙的风骨
·又一个“岳麓书院”?
·中国的人肉筵席
·不能沉默——就高行健获奖的声明
·被背叛的蔡元培
·守土有责与自我阉割
·中国足球:在愚昧中狂欢
·一句话里的良知
·思想札记:流星•蝴蝶•剑
·《拒绝谎言》跋:自由与阳光
*
*
15、《我的梦想在燃烧》(当代世界出版社)
·《我的梦想在燃烧》目录
·学术的虚妄
·“狐狸洞”与“包二奶”
·非洲大陆的“一九八四”——读奈保尔《河湾》
·让我们告别战争语言
·白鸽,从轮椅上飞起——评《蒋经国传》
·中国离现代化还有多远?
·什么样的作家会被历史感激?——读王开岭《跟随勇敢的心》
·讷言与话语的膨胀
·“凌辱电玩”何以流行?
·他们是伟人,更是有缺点的人——评埃利斯《那一代——可敬的开国元勋》
·高勤荣,你在哪里?
·爱,直到受伤──序曹燮《六百个孤儿的父亲──慈善家余祖亮的传奇人生》
·美国与中国,谁更「个人主义」?──读福山《信任》
·我们为什么不相信经济学家?
·什么力量比暴力更强大?
·遥远的掌声
·哪个文人不帮闲?——读王彬彬《文坛三户》
·交大招生黑幕与网路时代的阳光
·总统与教师
·“班干部”制度与孩子的“官僚化”
·“乱点鸳鸯谱”的大学合并
·没有童年的“名模”
·告别战争语言
·北大的俯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在造墓?

   
   谁在造墓?
   
   
   

   近年来,媒体不断报道沿海地区的老板们大肆修建坟墓的消息。老板们孜孜不倦于修建豪华墓地,固然是传统文化中糟粕部分的沉渣泛起,但他们浪费的毕竟是自己挣的钱。比老板们的举动更为恶劣的是官员们大修坟墓,他们花的钱又是哪里来的呢?
   据《北京青年周刊》报道,在重庆黔江石家区渗坝乡,新建成了一个副厅级干部的“活墓”。墓地由墓穴、天井坝、围墙、海坝、绿化带、堡坎、专设电线、地下管网和公路组成。要进活墓,得先进气势恢宏的朝门。整个墓地中,最为考究的是墓碑、天井坝和围墙。墓碑高两米,大青石制作,平整如镜,碑冠刻满麒麟、蝙蝠、龙凤图案。双面碑文清秀遒劲,文法严谨,一看就知道是花了重金买来的行家手笔。据知情人披露,整个“活墓”从一九九八年元月开始动工,历时三年,石匠工资就耗费了将近六万元。后来又修天井坝,工资三万元,两扇朝门工钱六千元。报道中说,墓地造价共十万元。这种说法恐怕有错误:因为仅仅工钱就接近十万元,如果再加上材料和其他的开支,就远远不止十万元了。据我估计,这一“活墓”至少花费三十万元以上。
   “活墓”所坐落的渗坝乡,离黔江县城七十公里,是该县最偏远的乡之一。几十幢房子组成一个乡场,大多是破败不堪的吊角楼,街面遍地泥泞。乡党委书记冯百练称,全乡三千九百人,人均年收入不足一千元。我作了一个简单的换算:该“活墓”所耗费的三十万元,相当于当地一个农民三百年的年收入。以平均年龄六十岁计算,这是一个农民家庭五代人创造的所有财富!而“活墓”的主人并非王公贵族,仅仅是一个“副厅级”的干部罢了(让人遗憾的是,不知什么原因,报道没有指出该“副厅级”干部的真实姓名,为什么不敢将其曝光呢?)。当年,老杜诗云:“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而今,活人的坟墓也开始疯狂地吞噬老百姓的劳动成果了。很明显,“活墓”的主人花费在修建坟墓上的资金,不可能是他的“正当”收入。一个内陆地区的“副厅级”干部,如果以月收入两千元计算,三十万元等于是他在不吃不喝、不消费任何东西的前提下,十多年的工资的总和。他可能这样含辛茹苦地省下近二十年的收入来为自己修墓吗?
   同时,据人民网报道,浙江省上虞市上浦镇上浦村的党委书记、绍兴明星集团董事长朱某的墓穴耗费了数百万人民币,更是“青出于蓝胜于蓝”。报道描述说,豪华坟墓在半山腰上,三面为绿树环绕,一面为池塘。村民们说,这是一块风水宝地。墓地的入口处在墓的右侧,有两头石狮子把守,上去是精心修饰的数十级台阶,两旁种植着整齐的青松。走完直上的台阶,有一座四角亭,亭里竖着一块石碑,碑文记载了朱某的“丰功伟业”。经过亭子左转再上几十级台阶,一个水泥石块砌成的大坟包即在眼前。坟包前的地带非常宽阔,地方全部用上好的石料铺就,还设有石桌石凳,护栏下摆放着精美的盆景。墓地旁边还修建了排水渠。当地群众感叹说,这座坟墓简直就超过了古代的皇陵。据知情人透露,仅朱某的丧事就耗费了四十万以上的费用。每天吃丧饭的就有二十多桌,出殡当天摆出了一百三十五桌酒席,在当地传为“佳话”。
   因为地处沿海、经济发达,跟重庆黔江的墓地相比,浙江上虞的这所墓地更引人注目:其主人的官职虽然更加低微,但墓地则修建的更为宏大气派。两座墓地互相辉映,生动地展示出这个时代的“世道人心”。大修墓地体现出的是一种“末日心态”——这些贪官污吏们精神极度空虚,唯一的寄托就是修建舒适豪华的墓地。他们并没有真正的信仰,也没有良善的人性。他们不配称为现代人,他们与古代的皇帝王公们又什么差别呢?李约瑟在《中国科技史》中说中国人是一个最理性的民族,然而我想反问他的是:一个有理性的民族,为什么会丧心病狂地将大部分的社会财富耗费到修建王公贵族的陵墓上呢?在帝国时代,一些皇帝曾经将国库收入的三分之一用于为自己修建陵墓,甚至刚刚即位就开始筹划陵墓的修建。在我看来,从古代的秦始皇到今天的大小官员们,都是一些非理性的动物,说他们“疯狂”一点也不过分。在贫困山区修建一所乡村小学所需要的费用大约是十万元人民币,换算一下,两位“公仆”的坟墓能够修建多少所小学、能够点燃多少双渴求知识的眼睛?公仆们是不会这样算帐的,他们已然丧失了最基本的道德感和责任感。当官员们纷纷抛弃道德准则时,平民百姓干嘛还要遵守呢?这样的社会便处于危险的边缘。尼日利亚总统贝里沙曾经这样描述自己的国家:“我们国家的道德堕落了。行贿受贿、贪污腐败、无责任感、不诚实,以及诸如此类的恶习在我们国家无处不在。”尼日利亚是世界上最腐败的国家之一,腐败吞噬了这个国家的活力,腐败让这个国家陷入一片衰败之中。总统贝里沙上台之初曾经宣布要整治腐败现象,但他没有来得及消除腐败,自己就成了腐败的牺牲品。而我最担心的一点就是:将来有一天,我们的国家也变得像尼日利亚那样——道德的沦丧导致希望的丧失,希望的丧失导致邪恶的泛滥。于是,一边是路上并列的冻死骨,另一边是奢华而丑陋的陵墓。
   时间已经进入了二十一世纪,据说这将是“中国人的世纪”——“西风压倒东风”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东风压倒西方的时代”就要来临了。然而,在这个新世纪里,我们在做些什么呢?虽然我们网络的拓展比西方国家还要快,但我们的精神世界依然沉迷在“坟墓崇拜”和“干尸崇拜”之中。坟墓和干尸还在无休无止地吞噬着我们有限的社会财富。这是一种野蛮的、远古的陋习。秦始皇求长生不老不得,退而求其次,大修陵墓而耗尽天下财富;埃及法老求永葆青春不得,退而求其次,为保存自己的尸体而发明木乃伊的技术。秦始皇的兵马俑和埃及金字塔成为东方文明两大辉煌的象征——然而,从这两大象征物中,我们难道不能发现东方文明致命的弱点吗?东方的帝王们以为一座宏大的坟墓就能让他们流芳百世、名垂千古,以为自己装在棺材里的尸体会被无数后人瞻仰和纪念。几千年来,历代自以为是的皇帝和暴虐的统治者们都固守这样的思路。然而,他们当中有几个人实现了自己的梦幻?他们是尸体被后人的唾沫淹没了。
   大修陵墓的丑行于今可休矣。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