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李敖对决李肇星]
余杰文集
·梦想里的“庄园”
·那些被毁灭的美丽
·谁是《静静的顿河》的作者?
·特务的最后自白
·读《午夜日记——叶利钦自传》
·北大的“准官僚社群”
·北大校庆:一个斑斓的肥皂泡
·北大与周星驰
·风暴中的燕园
*
*
10、《铁磨铁》(上海三联出版社)
·《铁磨铁》目录
·《铁磨铁》序:读友
·网络上下的“杀人”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铁蝴蝶飞不动了
·海瑞的清官神话
·金庸的伪善和妥协
·“皇帝套房”的诞生
·池莉:名字的霸权
·巩俐上北大
·斯大林与老教堂
·巨人的孤独
·评韩少功《暗示》
·沈从文的嚎啕大哭
·幸运杜内
·最出色的回击
·小号手的忧伤
·诗歌天堂
·圣诞树
·生活在“非人间”的“非人”
·“差生”歧视可休矣
·“大综合”与“填鸭式”
·阿富汗的电视机
·北大与清华
·病中的曼德拉
·地铁速写
·风中芦苇
·楼兰律法
·永恒的美丽,永恒的生命
·大学中的黑洞
·孩子的名片,父母的官职
·海婴:你不仅仅是“鲁迅的儿子”
·韩东:请不要侮辱“诗歌”
·施罗德:我“穷”故我“在”
·史铁生:敬重病痛
·大地的孩子
·致李尚平——你是一颗星
·谁把教师当“蜡烛”?
·让我们学会宽容
·谁在造墓?
·他们为何呆若木鸡?
·曾国藩的“温情”
·晏阳初与李昌平
·哪里有柔软的石头?——为柔石诞辰一百周年而作
·史玉柱:点石成金的狂想曲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日本人的“自尊心”
·张健——一个人的横渡,还是一个民族的横渡?
·无耻者无畏
·“民工跳楼秀”——一个多么冷酷的新词汇!
·谁在伤害我们的自由?
·龙永图的悲与喜
·优孟中国
·从太空中看,地球没有边界……──写给为人类宇航事业献身的英雄们
·怎样做一个演员
·那跟天上的星空一样灿烂的……
·田震价值百万的“名誉”
·记忆与呼喊──向索尔仁尼琴致敬
·卢跃刚的恐惧
·《铁磨铁》代跋:求索爱的光芒
*
*
11、《铁与犁》(长江文艺出版社)
·第一章 历史在这里徘徊
·第二章 近代的歧路
·第三章 以日本为桥梁的时代
·第四章 大东亚之梦
·第五章 倾国之痛
·第六章 没有硝烟的生死搏斗
·第七章 光荣与耻辱
·第八章 没有完成的审判
·第九章 日本为什么不忏悔?
·第十章 寻找日本的良心
·第十一章 拒绝遗忘与捍卫尊严
·第十二章 祈祷和平
*
*
12、《暧昧的邻居》(光明日报出版社)
·《暧昧的邻居》目录
·引子
·一:《日本管窥》与《日本人》•翻译老田•日本的“小”
·二:幸福的母亲•无人照看的“红富士”•花岗惨案旧址
·三:“拆碑会”与“护碑会”•护国神社•尹奉吉
·四:三根山•观音与战犯•丹羽庄
·五:东史郎•大江山•双语文学杂志《蓝》
·六:松冈环•两个老兵的回忆•中日文化交流的困局
·七:一个人的图书馆•天皇诏书•《无言的幽谷》
·八:在路上的王选•天皇的宫殿•对日索赔之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敖对决李肇星

     北京大学近年来丑闻不断,最近的一个丑闻便是聘请刚刚下台的“红卫兵外长”李肇星担任教授。

   李肇星是文革时代毕业于北大的工农兵学员,他的人格形态、知识结构和思维方式,典型地表现着毛时代的愚昧、荒芜、粗鲁和猥琐。他在担任驻美大使和外长的时候,经常在正式场合,用蹩脚的英文或山东土话破口大骂,被他骂过的欧美港台的记者及外交官数不胜数。华府外交界将其形容为“闯进瓷器店的公牛”,李肇星却颇为得意,仿佛不如此便不足以显示其火热的忠党爱国之心。

   李肇星在受聘为北大教授的仪式上,再次宣称“挨饿使我更懂人权的意义”。在和外国人辩论时,人权话题屡屡出现,李氏的杀手锏便是:“我挨饿过,我知道什么是人权,你挨饿过吗?”这一招让那些养尊处优的西方人顿时哑口无言,丢盔卸甲,落荒而逃。李氏将此招数教授给北大学子,算是一份见面大礼。以后,若西方元首访问北大,再敢对中国人权问题指手画脚,不妨依葫芦画瓢,在提问中让其“沉默似金”。

   只有挨过饿才知道什么是人权,照这样的逻辑推理下去,山西黑窑的奴隶童工应当骄傲地说:“我当过窑奴,我知道啥是人权,你当过吗?”杀人犯也同样振振有词:“我杀过人,才知道生命的价值,你杀过人吗?”

   如此教授,堪称北大之耻。有网友发表评论说:“李部长的演讲通过媒体迅速传到了世界各地,总部设在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许多欧美日等国家的工作人员,在学习了李部长的讲话之后,都纷纷宣布辞职,理由是他们没有挨过饿,不了解人权的真正意义,不适合继续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工作。据了解,人权委员会在立即进行紧急改组,目前仅有中国、朝鲜、越南、古巴、伊朗、苏丹和索马里等少数几个国家的代表在艰难地维持着人权委员会的运转。”这不仅仅是一个黑色幽默,这也许正是中共所期望出现的“国际形势大好”呢。

   李教授以挨饿为荣,却从未思考过究竟是谁让他挨饿的。让他挨饿的,不是万恶的西方帝国主义,而是伟大领袖毛主席及其驱使的中共当局。挨过饿,且幸运地没有成为数千万饿殍之一,便应当反思饥荒的根源并寻找避免的方法。曾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印度裔学者阿玛蒂亚•森,即是研究饥荒问题的专家,他指出饥荒的蔓延乃是因为专制制度实施的信息封锁。李前外长真不该到北大窃取教授之位,而应该谦虚地当一名学生,认真学习森的著作。

   李肇星的石破天惊之论,与彼岸另一位李姓闻人李敖大师形成了紫禁城巅的对决。李敖在凤凰卫视的脱口秀节目中,公开赞扬中共半个多世纪在大陆的统治,有两大杰出成就,一是让中国人不再挨饿,二是让中国不再挨打。我曾撰文驳斥其荒谬的言论,如何对得起大跃进中数千万死难者的冤魂。李敖以此向北京当局抛媚眼,却没有想到,北京政府的部长大人李肇星突然透露出自己也挨过饿的惊天真相。

   这两种不同的马屁,哪一种真正拍得胡锦涛舒服,哪一种拍到了马腿上?究竟是李肇星的“挨饿论”,属于泄露国家机密,应当被逮捕法办呢;还是李敖的“不挨饿论”,阻碍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人权观念的推展,破坏了北京的外交和统战大局?最高当局应当迅速作出判断和宣告,以免海内外的吹鼓手们首鼠两端,无所适从。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