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史玉柱:点石成金的狂想曲]
余杰文集
·朱健国:试看余杰再批鄢烈山
·翟鹏举:纯情与色情——读两本爱情小说
·美国《今日基督教》专访:中国新一代基督徒中人权活动人士
·北村、余杰获得二零零六年度汤清基督教文艺奖
·朱健国:余杰新评余秋雨与魏明伦
·日本汉学家藤井省三评余杰《香草山》
·怀想余杰
·秦晋:余杰、王怡访问澳洲纪要
*
*
1、《火与冰》(经济日报出版社)
·《火与冰》再版目录
·《火与冰》再版序言:文字的破冰船
·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二周年祭
·薄酒与丑妻
·父亲的自行车
·那塔,那湖
·毕业生
·
·水边的故事
·牵手
·屠杀的血泊
·少年气盛说文章
·布罗茨基——诗歌与帝国的对峙
·龙性岂能驯——纪念陈独秀
·玩知丧志
·晚年悲情
·底层体验与体验底层
·流亡者
·婴儿治国与老人治国
·太监中国
·民主化进程中的旧俄、台湾知识分子比较
·卡拉OK厅中的男人和女人们
·钱穆:大师还是奴隶?
·人间世
·失落的“五四”
·军训的回忆——他们的世界
·读波普尔《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叛徒们
·黑色阅读
·皇帝的新衣——剖析张承志
·今夜飞雪
·历史与历史中的人
·“勇敢者”游戏——与克林顿对话的北大学生
·舟的遐想
·思想札记
*
*
2、《铁屋中呐喊》(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
·《铁屋中呐喊》(修订本)目录
·《铁屋中呐喊》修订版序言:铁屋子与窗户
·不可救药的理想者
·残缺之美
·赤足之美
·激越之爱
·九种武器
·绝望之爱
·口吃的人
·谁是白痴?
·欲望号街车
·张楚:一个躲着布道的布道者
·为抽屉而写作
·反读《通鉴》
·“铁哥们”蒙博托?
·反叛之后
·孤独的蔡元培
·鲁迅三题
·那不得见人的去处
·王府花园中的郭沫若
·王实味:前文革时代的祭品
·文人与人文
·向“牛筋”一样的牛津致敬
·向死而生
·新《子不语》
·知识分子:终结或再生
·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杨朔散文的反思
·驳季羡林先生论中西文艺理论
·读奥威尔《动物庄园》与《一九八四》
·读陈寅恪的诗
·杜拉斯:爱是不死的欲望
·焚书
·读《殷海光•林毓生书信录》
·法西斯:未死的幽灵
·嘴踢足球
·重读杨绛
*
*
3、《说,还是不说》(文化艺术出版社)
·《说,还是不说》自序:言说的自由
·为谁擦皮鞋?
·教育杀人
·魔鬼学校
·“我们就是法”
·是在读书,还是在坐牢?
·仅有“焦点访谈”是不够的
·孩子的书包有多重?
·用法西斯的方法打造的“神童”
·我见过的林庚先生
·杀,还是不杀:读伍立杨《鬼神泣壮烈》
·“我是警察我怕谁”
·评《克林顿访华言行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史玉柱:点石成金的狂想曲

   
   史玉柱:点石成金的狂想曲
   
   
   

   最近的电视屏幕上,从中央台的黄金时间到地方台的垃圾时间,都在反反复复地播出关于一种名叫“脑白金”的保健品的广告。恶俗的动画人物和恶俗的曲调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老实说,此前我再没有见过比它更恶心的广告了,它的恶心程度让我打开电视的时候也少了许多。后来,我听说,这种具有“神奇功效”的“新产品”的始作俑者,原来就是昔日巨人集团的创始人史玉柱,也就是那个搞过“脑黄金”的骗术并最终败走麦城的“营销天才”。我不禁感到莫名惊诧:从“脑黄金”到“脑白金”仅仅一字之差!今天的中国真是“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像史玉柱这样一个“空手套白狼”的家伙,居然还有机会重新演绎他那套低劣的骗术。我们的社会也真够宽宏大量的,大家都舍得花费昂贵的门票,观看史玉柱在同一个地方第二次跌倒。
   毕业于浙江大学数学系的史玉柱,以他的年龄来看,其实对“文革”并没有多少记忆。但是,他对“文革”乃至于更早的战争年代有着浓厚的兴趣和衷心的向往。吴晓波在《大败局》一书中专门有一章分析巨人集团的兴衰,他写道:在巨人集团最红火的时刻,史玉柱亲自挂帅,成立三大战役指挥部,下设华东、华中、华南、华北、东北、西南、西北和海外八大方面军,其中三十多家独立分公司改变为军、师,各级总经理都改为“方面军司令员”或“军长”、“师长”。在“动员令”中,史玉柱写道:三大战役将投资数亿元,直接和间接参加的人数有几十万人,战役将采取集团军作战方式,战役的直接目的是要达到每月利润以亿元为单位。组建一万人的营销队伍,长远的目标则是用战役锤炼出一批干部队伍,使年轻人在两三个月内成长为军长、师长、能领导几万人打仗。
   多像当年“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伟大领袖啊!史玉柱真真过足了领袖瘾。不止史玉柱如此,许多民营企业家都有当领袖、玩政治的欲望。这种欲望是他们人性中的毒素。史玉柱最崇拜的就是毛主席,读的最多的书就是毛选。然而,他不知道,在今天这个市场经济日益成熟的时代,遵循的是一整套商业准则。企业的兴盛,靠的是科学的管理、领先的技术和灵活的资本运作,靠的是诚信的精神和卓越的品质,靠的是“让我们做得更好”的承诺,而不是不怕死的革命精神、没有边际的空想以及连自己也不相信的口号。在企业的草创时期,创始人的草莽气息和冒险天性或许能够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进入发展时期之后,更需要的是作为一个现代企业家的基本素质,这就是吴晓波所说的“道德感和人文关怀”、“对规律和秩序的尊重”以及“系统的职业精神”。吴晓波指出:“中国企业家要真正地成为这个社会和时代的主流力量,那么首先必须完成的一项工作——一项比技术升级、管理创新乃至种种超前的经营管理理念更为关键的工作——是塑造中国企业家的职业精神和中国企业家的道德秩序。”这些东西能够在伟大领袖的著作中找到吗?
   显然,史玉柱是一个反对秩序、喜欢“不按规则出牌”的人。他自以为具有点石成金的魔力,至今依然如此。在巨人集团崩溃之后,他总结了“四大失误”,比如“盲目追求发展速度”、“盲目追求多元化经营”、“决策机制难以适应企业的发展”、“没有把技术创新放在重要位置”等等,没有一个触及到问题的实质。史玉柱虽然拥有文凭和学历,却不具备基本的道德理念和人文素质。他可以将员工当作工具来使用、也可以不择手段地敛钱。在他的生命里,不存在康德所说的、让人尊重和敬畏的“道德律令”。史玉柱这样描述闲赋岁月的生活:“我现在的办公室就是一个手提箱。现在我到书店只买两种书,一是基因的书,再就是毛主席的书。一个政党也好,一个国家也好,一个企业也好,深层次上的问题是一样的。”他吸取了教训吗?没有。他还是想通过阅读伟大领袖的著作来指导自己的“第二次创业”。他还是想用搞政治的方法来办企业。他有没有想过,在伟大领袖的那个时代里,根本就没有市场经济?
   史玉柱在接受央视采访的时候,虽然比昔日有所收敛,但骨子里的东西依然没有根本的改变。当年的部下江红在《三联生活周刊》发表文章指出:“史玉柱被当作一个失败的英雄在抚慰着和用另一种心态崇拜着,我感到可笑的同时,对人类博大而盲目的同情心和英雄崇拜的情结俯首无语。……见到中央电视台的‘对话’主持人依然对史玉柱以‘天才’相称,不禁感到悲哀。毁掉史玉柱的正是他的‘营销天才’……”史玉柱依然把自己看作企业界的“毛主席”,幻想空手就可以打下一片江山来。他重出江湖做的第一件事是归还部分当年巨人大厦业主的欠款。这个行动使得史玉柱被某些媒体誉为“雷锋式的英雄”。这让我感到啼笑皆非: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们这个社会真的堕落到了需要歌颂这种天经地义的事情的地步了吗?史玉柱把债主们当作汪汪叫的小狗,居高临下地赏赐他们一点骨头,却丝毫没有道歉的表示和忏悔的意识。我们这个社会的舆论为什么堕落到了连基本的黑白都分不清的地步?
   正如有学者所指出的那样,“这位年轻的知识才俊显然对民众智力极度蔑视而对广告攻势有着过度的自信”。史玉柱玩的其实是一套很简单的把戏:利用铺天盖地的广告攻势来创造产品的销售奇迹。这种思路与伟大领袖在“文革”中的做法是一致的:伟大领袖通过在天安门广场接见百万红卫兵,对青年一代进行“集体催眠”,将这些纯真的孩子变成这政治斗争的棋子和杀人的工具;而史玉柱则通过他地毯式的广告战略,让真假难辨的新产品一夜成名,使得受众行为虚假广告的牺牲品,并以高折扣的销售形式回流巨额资金。至于所谓的“脑白金”究竟是什么东西,恐怕这位学电脑出身的“知本家”自己也弄不清楚。
   被宣传材料吹嘘为“划时代的神奇物质”的“脑白金”,其实是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被科学家发现的“褪黑素”,它存在于脊椎动物的间脑顶部。医学专家声称,从生理解剖学上说,人体内根本没有什么“脑白金”,而只有“松果体”。那么,史玉柱疯狂炒作的“脑白金”是否就是人脑分泌的“松果体”呢?康奇公司“脑白金”的配料表是:低聚糖、山楂、茯苓、水。难道人类大脑中的“脑白金体”(姑且使用史玉柱的说法)能够分泌出山楂、茯苓等中草药来吗?史玉柱在大学里学的虽然不是生物,但不会连这点小学生也明白的道理都不知道吧?除非他自己是白痴,或者他把老百姓当作白痴来戏弄。我的判断是后者,他可不是白痴,他在幕后一边数钱一边偷着乐呢。
   史玉柱点石成金的狂想曲究竟还能演奏多久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