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大综合”与“填鸭式”]
余杰文集
·自由是我们争来的
·都江堰的灭顶之灾
·叶利钦与中国
·中共应当还中南海于民
·中国究竟有多么热爱和平?
·中共元老吴南生谈政治民主
·谁是胡锦涛的智囊?
·新闻出版的“外松内紧”
·以真话来维权
·昝爱宗与萧山教案
·我所见过的女议长佩洛西
·谁想不让我们过圣诞节?
·十博士为何不反对奥运会?
·人文奥运,去毛为先
·“爱国”为何成为流氓和白痴的专利?
·两朵金花耀中华
·中共已无改革派
·别了,毛贼
·胡锦涛捐献了多少钱?
·我们唯有勇气与谦卑——我为何在《零八宪章》上签名,兼致狱中的刘晓波
·六万与两亿
·探望刘霞受阻记
·在横眉与俯首之间—为刘晓波五十三岁生日而作
·与国保警官谈零八宪章
·刘晓波的道路就是胡适的道路
·她是中国的“犹太人”——写给刘霞
·偶尔抽抽
·签名,还是不签?----由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看《零八宪章》(之一)
·如何将真理从谎言中拯救出来?——读茨普金《巴登夏日》
·中共的硬与软
·签名的价值——从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看《零八宪章》(之二)
·但开风气不为帅——读《包遵信纪念文集》
·杀戮不能获取正义
·让网络监督的风暴更猛烈
·民权乃公理,宪法实良图——从康有为与章太炎的论争看零八宪章的改良主义
·希拉里进大观园
·我们共同的人性尊严----《零八宪章》与亚洲人权宪章之比较
·围巾送给温家宝,不如送给刘晓波
·家宝原来爱读书
·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与四川大地震----苏联和中国政治转型的比较
·胡锦涛与查天赐的幸福指数
·当代大学生人权意识的觉醒——论谭卓案与邓玉娇案中大学生的角色
·从邓玉娇案看公民拥有武器的权利
·中国是民主化的例外吗?----"六四"二十周年对中国改革路径的反思
·航母可以实现“强国梦”吗?
·从此革命不输出,自己家里瞎折腾
·从《零八宪章》看一百年前的立宪运动----为刘晓波失去自由一百天而作
·黄光裕与刘晓波
·北韩是中共豢养的一条狗
·六四是中国人的清明节
·他们让奥运会失去了重量
·盛世出国虎?
·坦克再上长安街
·毛泽东阴影下的胡时代
·释放刘晓波才是不折腾
·莫将罪犯当英雄
·巨资封口 人命关钱
·我可以不喜欢奥运会吗?
*
*
26、《泥足巨人:苏俄崩溃的秘密》(2010年完成)
·元帅在黎明前死去——读卡尔夫《被枪决的苏联元帅》
·“透气孔”和“萤火虫”——读爱伦堡《人•岁月•生活》
·故乡是比远方更远的地方
·那插入天际是十字架——俄罗斯的教堂
·被囚禁的海燕——访高尔基故居
·是非成败,转头不空——读《戈尔巴乔夫回忆录:真相与自白》
·大堤的崩溃,始于哪一颗螺丝钉?——读雅科夫列夫《一杯苦酒》
·被忘却,是他的光荣——读格拉乔夫《戈尔巴乔夫之谜》
·爱祖国,更爱真理
·记忆之城圣彼得堡
·沉默的夜莺
·布衣出版家的传奇人生
·你的生命被照亮
·星际语言
·那张夺走你灵魂的审讯桌
·他们也不能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读姆列钦《历届克格勃主席的命运》
·克里姆林宫的女主人们
·老鼠之城梅什金
·白石之城苏兹达尔
·帝国兴衰的缩影:从夏宫到冬宫
·在黑暗深渊的入口处——读布伦特与诺莫夫《斯大林晚年离奇事件》
·爱陀思妥耶夫斯基,就是爱文学
·斯大林是杀死斯大林的凶手——读布伦特与诺莫夫《斯大林晚年离奇事件》
·他撬动了最下面那块基石——读叶梅利亚诺夫《未经修改的档案:赫鲁晓夫传》
·普京之谜----读布洛茨基《普京:通往权力之路》
·苏联的失败是道德与精神的失败——读《20世纪的精神教训——戈尔巴乔夫与池田大作对话录》
·他们与法西斯何其相似
·老大哥的眼睛在盯着你——读纪德《从苏联归来》
·党的覆灭就是国家的覆灭
·“缓慢改革”就能拯救苏联吗?----读雷日科夫《大国悲剧:苏联解体的前因后果》
·是沉入深渊,还是凤凰涅磐?——评《来自上层的革命》
·专制不可能达成稳定——读盖达尔《帝国的消亡:当代俄罗斯的教训》
*
*
27、台湾不是殖民地(2010年完成)
·李敖对决李肇星
·大陆媒体上的台湾人
·马英九背负历史之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综合”与“填鸭式”

   
   “大综合”与“填鸭式”
   
   高考科目几经改革,现在又出现了一种名叫“大综合”的科目。在各界人士呼吁为孩子们“减负”的时刻——教育部单是关于“减负”的文件就下了二十多种,所谓的“大综合”不仅不是作为“减负”的措施出现,反倒给孩子们套上了一道更加沉重的“紧箍咒”。这门号称“大综合”的考试,意味着将所有的科目都集中在一起,也就意味着孩子们应付高考的时候不得不超越文理分科的界限、复习所有学过的科目。设置“大综合”的某些教育界的人士认为,这门考试科目能够避免孩子们“偏科”,促进他们“全面发展”。
   殊不知,“大综合”考试科目的设置,将进一步加剧现行教育制度中“填鸭式”的弊病。为了在竞争激烈的高考中胜出,孩子们不得不投身在书本和习题的海洋中,每天解答千百道的“模拟题”、每天背诵百十页的课文和公式。虽然课本上的某些知识是片面或过时的,但他们依然将课本当作《圣经》来崇拜;虽然某些习题对知识面的推展和智力的训练毫无益处,但他们依然虔诚地完成每一道命题者挖空心思设计出来的难题。“大综合”的设置是高考制度的一次重大的倒退,使得前两年呼声很高的“素质教育”成为“水中之月、镜中之花”。孩子们的脊梁上又增加了几座沉重的大山。我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总是有那么一些所谓的“教育专家”,专门以折磨学生作为自己的快乐呢?

   日前,江苏的一名高三学生徐小庆致信《中国青年报》,质疑媒体上炒得热火朝天的中小学“减负大行动”——
   
   我从没有正耳听过“减负”,也没有正眼看过“减负”,更没有把它放在心上。这不光因为我是一名即将面对高考的高三学生,更因为我早知道如果被喊得震天响的“减负”所迷惑,只会让自己产生幻想。
   当它开始风靡全国时,我想,就让它走它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各行其路吧!然而现在,我真忍不住了。尽管高考已迫在眉睫,我仍拿起笔——
   看看你们大人们都做了些什么吧!一方面,三令五申地要求学校千方百计给学生减负,以推行所谓的“素质教育”;另一方面,将明年高考科目增至六门,后年增至九门(也就是所谓的“大综合”)。
   呜呼!如此形势,恕我们愚笨,我们真的很难想象怎么减负。
   拜托!饶了我们吧!如果你们认为中国学生的负担还不够重,仍有开发的潜力,因而要花样百出地给我们加负,我们能忍,但请求你们不要在“减负”这种冠冕堂皇的口号下,让我们忽喜忽忧,到头来都是一场空!
   “高考,即使哪一门只有十分,你应该而且必须百分之三百地去付出,你不在乎这十分吗?”我们的一位老师如是说。
   是的,我们不敢轻易丢掉哪怕一分,当然更不敢拿十分当儿戏。一切为了高考的学习本就是一场不公平的交易。我们风雨无阻十二年只为了这三天;我们在考场上出生入死,也只是为了在最后这几张卷子上搏一搏。
   我们不敢抱怨,也没有理由去抱怨,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前途。
   惟一企盼的是,请大人们不要挖空心思地出什么花样了,“减负”、“素质教育”之类的口号只会让我们迷惑,尤其是那些还很单纯幼稚的学弟学妹。我们不需要,他们也不需要,OK?
   
   面对这群被“大综合”折磨得苦不堪言的高中应届毕业生,我不禁想起了著名历史学家许倬云的一段论述。许老是王小波的导师,“有其学生必有其先生”,能够教育出像王小波这样的天才学生来,许老在教育方面自有一套想法和做法。他在《由恶性补习到目前教育问题》一文中说:“中国过去私塾时代兴采填鸭式的教育,用科举约束知识分子使其成为崇拜权威的塑型。幸而儒家经典中有不少人文思想和人格教育的理论,因此虽在重压之下,每一个时代中却还有若干志节皎然特立独行的知识分子,其人格足以炳耀古今。今日我们的各项教育似乎把重心全放在知识与技术的灌输上面,并不注意人文思想。以此与科举时代相比较,重压相同,而传习的内容不同,将来新的知识分子中能否有人承袭中国知识分子的传统,似乎是可疑的事。”
   老先生的问题,是针对六七十年代台湾的“联考”提出来的,本着“拿来主义”的方法移用过来,对大陆当下的教育状况来说,真还是“对症下药”呢。面对高考的阴影,哪个老师敢不“灌输”呢?至于这些“知识”本身的真伪和对错,老师不考虑,学生更不会思索。正如许倬云所说,我们现行教育最大的弊端就是,将人变成了工具。学生个人的主体性被取消了,学生成了记忆某些僵死的知识要点的工具。在电脑芯片日新月异地发展的今天,这种机械的记忆还有多大的意义呢?
   今天的孩子,要么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乖孩子”,要么就是韩寒式的“为了反叛而反叛”的“坏孩子”,单单就少了身心健康、人文修养丰厚、具备独立人格精神和思考能力的“新生代”。许倬云说:“父母看了子弟回家时步履蹒跚,面色苍白,自然十分怜惜心痛,但是子弟思想的迟钝,独立精神的萎颓,岂不更应作为父母的担心吗?”然而,今天的父母和老师,认识到前者的多,认识到后者的究竟有几个呢?英国大历史学家汤因比指出:“教育的正确目的,归根到底是宗教性质的东西,不能只图利益。教育应该是一种探索,使人理解人生的意义和目的,找到正确的生活方式。”我们当前的教育离这样一种标准究竟有多远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