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幸运杜内]
余杰文集
·仅有“焦点访谈”是不够的
·孩子的书包有多重?
·用法西斯的方法打造的“神童”
·我见过的林庚先生
·杀,还是不杀:读伍立杨《鬼神泣壮烈》
·“我是警察我怕谁”
·评《克林顿访华言行录》
·读《阳光与阴影——阿尔贝•加缪传》
·俄罗斯之狼
·捍卫记忆
·你从古拉格归来
·人之子
·诗人:在天堂与地狱之间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读《控制腐败》
·俩人行
·那些岁月,那段爱情
·龙飞九天
·摩罗何以成为“摩罗”?
·读《思忆文丛》之一:一个人的命运与一代人的命运
·读《思忆文丛》之二:若为自由故
·绅士与流氓评朱苏力《法治及其本土资源》
·走向自由之路:读《北大传统与近代中国——自由主义的先声》
·签名,还是不签?——再谈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
*
*
4、《尴尬时代》(岳麓书社)
·《尴尬时代》目录
·序:一面破碎的镜子
·“人”为何物?
·出洋相
·法律第一
·股市狂潮
·关注东北
·韩国亡国
·沪上美容术
·假照片:第三十七计
·名片背后
·跳舞场
·伟人华盛顿
·物价与民生
·洋灯洋火
·自由从言论开始
·端方不端
·辜鸿铭的幽默
·红顶商人胡雪岩
·酷吏如屠夫
·腊肠下酒著新书
·末世豪情
·倭仁与同文馆
·油浸枇杷核子与玻璃球
·“总统”与“太监”
·裁缝与官
·大禹的子孙们
·雀戏泛滥
·鸵鸟政策
·伪君子云集
·酷刑之下焉有勇夫
·自革其命
·大哭时代
·凤凰生何处
·复辟喜剧
·考据学的反思
·民间话语
·末路不可怜
·素足天成
·秀才与名士
*
*
5、《想飞的翅膀》(中国电影出版社)
·《想飞的翅膀》目录
·《想飞的翅膀》自序:寻觅表达的可能性
·致钱理群老师的一封信
·北大与哈佛
·谁在打孩子的耳光?
·送你们回雍正朝
·头顶上是自己的权利
·靖国神社:为谁招魂?
·余秋雨,你为何不忏悔?
·重走“五四”路
·“另类”原是大多数
·旧瓶与新酒
·来自民间的生命力
·鲁迅的柔情
·读柏杨回忆录:未完成的反抗
·在激情与恐惧中穿行
·心灵的隔膜
·托尔斯泰给沙皇的信
·怀想梅克夫人
·那片森林
·三个俄罗斯医生的故事
·事关“国家尊严”
·心灵的维度
·永远的普希金
*
*
6、《爱与痛的边缘》(大象出版社)
·《爱与痛的边缘》目录
·“龙椅”为谁而设?
·九十年代的“红宝书”
·从尼克松到克林顿:被羞辱的总统
·官官相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幸运杜内

   
   幸运杜内
   
   杜内是南非著名的黑人歌手,他那刚烈如火、热情似酒的歌声,深受世界各国歌迷的喜爱。歌迷们亲切地称呼他为“幸运杜内”。
   然而,杜内的音乐生涯一点儿也不“幸运”。因为他是黑人,更因为他的歌词中充满了对自由生活的渴望以及对南非种族主义政策的批判,长期以来,他被白人当局禁止公开演出。那些坚持种族主义思想的邪恶家伙,一听到杜内杜歌声便充满了恐惧和仇恨,甚至扬言要取他的性命。于是,杜内被迫转入了地下。直到九十年代初,南非取消种族隔离政策、黑人民权领袖曼德拉当选总统以后,杜内才得以浮出海面,像一个流亡者一样归来。近年来,杜内不断在国内外举办巡回演出,他那惊人的才华像火山岩浆一样喷涌而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杜内与曼德拉一样,也那千千万万在压迫中呻吟的黑人同胞一样,他们共同属于空气、阳光、力量和黑暗,他们拥有共同的幸福和灾难。

   世界上有很多人依靠音乐来生活、来申明自我的价值。在独创的音乐中,他们寻找到了现实社会中没有的自由与快乐。他们的生命像冰一样融化在音符里,他们的生命像火一样燃烧在旋律里。杜内就属于这样的一类人,他那不屈服的灵魂在歌声中飘荡。无论外部环境如何恶劣,他都不肯停止自己的歌唱。他知道,自己唱的是黑人的生活、黑人的历史和黑人的未来。在没有机会公开演出的那些日子里,他就走上阴暗的街头巷尾、走进寻常的百姓人家,给那些挣扎在社会最底层的同胞们带去生活的信心和勇气。他抱起衣衫褴褛的孩子歌唱,他扶着皱纹满面的老人歌唱。在他的歌声里,没有华丽的词藻、没有复杂的技巧、也没有造作的卖弄,有的只是对真实世界的娓娓诉说和对平等、自由地渴望。
   杜内是牙买加裔的南非人,他的祖先生活在那个传说中遍地是黄金与钻石的国度,数千年来与世无争。有一天,白人从遥远的地方乘船而来,他们殷勤地款待这些客人。然而,客人们报答他们的却是残酷的屠杀和奴役。他们当中的身强力壮者被当作奴隶贩卖到了南非。这些悲惨的奴隶们,没有自己的文字,无法在书本上记录和控诉罪恶。于是,幸存者们用他们的歌声记载历史。在荒芜的沙漠之中,他们的祖先用歌唱来申明自己顽强的存在;在繁华的都市里,作为奴隶后裔的杜内却用歌声来显示与故乡无法割断的联系。
   一支支没有留下作者名字的、如倾如诉的歌曲,被一代接一代地传唱着,让后人牢牢地记住血泊、记住黑暗。杜内继承了来自故乡的传统,他歌唱着真实,歌唱着苦难,也歌唱着希望。他的喉咙,比那双企图扼住他喉咙的黑手,拥有更加强悍的生命力。
   杜内的第九张专辑名叫《该走的路》。“我们每个人都有一条该走的路,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他的歌声像阳光一样掠过大地,使我想起了曼德拉在一次题为《种族隔离制度绝无前途》的讲演中的最后一段话:“我珍视民主和自由社会的理想,在这个社会中,人人和睦相处,机会均等。我希望为这个理想而生,并希望实现这个理想。但是如果需要,我也准备为这个理想而死。”政治家与歌手在朝着同样一个方向跋涉,用他们的演说,用他们的歌声,更是用他们的生命。
   杜内的歌声里有伤痛、有黑暗、也有泪水,但是却没有污秽、没有沮丧和玩世不恭,他的歌声是沙漠中的绿洲,他不畏惧沙漠的广大,他知道每一片绿洲的繁荣都意味着沙漠的退却。杜内的舞蹈与歌声一样美好,他跳舞的时候简直就是一个享受着完全的自由的小精灵和小天使。让我感叹万分的是,黑人怎么拥有那样动听的声音、那样灵活的身体——像骏马,像豹子,像鱼鹰。他们的身体是自由的,他们的喉咙也是自由的,再沉重的枷锁也消灭不了这种与生俱来的自由。
   听到杜内的歌声,我就像起《汤姆叔叔的小屋》,想起马丁•路德•金《我也有一个梦想》的演说,想起黝黑的皮肤、雪白的牙齿、鲜红的血液和玫瑰色的梦想。听到杜内的歌声,我也想起了索因卡和戈迪默两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黑人作家,想起了他们笔下那些坚韧不屈的灵魂,想起那片像火焰一样燃烧的土地。
   听到杜内的歌声,我又想起了美国黑人诗人兰斯顿•休斯的诗歌《黑人谈河》:
   
   我了解河流,
   我了解河流同世界一样古老,比人类血管中的血还要古老。
   
   我的灵魂与河流一样深沉。
   
   黎明到来,我沐浴在幼发拉底斯河。
   我在刚果河边搭起了茅棚,波浪催我入睡。
   我俯视着尼罗河,建起了金字塔。
   当亚伯拉罕•林肯南去新奥尔良,我听到密西西比河在歌唱,我听到河流浑浊的胸膛渐渐成为日落时的黄金。
   
   我了解河流,
   古老的,晦暗的河流。
   
   我的灵魂与河流一样深沉。
   
   这是曼德拉最喜欢的一首诗歌,也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诗歌。是的,人生是河流,历史是河流,音乐也是河流。在这条河流中,我们忍受苦难,我们收获幸福。
   杜内确实是幸运的,虽然他曾经遭受漫长的封杀,但他终于能够与听众在一起歌唱了。《圣经》中说:“心中有智慧,必称为通达人;嘴中的甜言,加增人的学问。”(《箴言》16:21)杜内的歌声,是他心中的智慧,也是他嘴里的甜言。
   我相信歌声的力量,相信歌声的生命。子弹和坦克,穿透不了直指人心的、永恒的歌声。
   在历史的坐标系中,权力又怎么能够与那些歌唱自由的歌声抗衡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