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拒绝谎言》:“长江读书奖”与皮影戏]
余杰文集
·刘璇的自由
·麻将王国
·美丽的灵魂
·摩尔的“母与子”
·莫把生活当相声
·傻子的自由
·未还的孽债
·物业管政府
·新的总是锐利的
·咫尺天涯
·最后的腐败
*
*
8、《香草山》(长江文艺出版社)
·目录
·《香草山》(修订版)代序
·第一章 百合花
·第二章 鸽子
·第三章 葡萄园
·第四章 荆棘
·第五章 活水井
·第六章 苹果树
·第七章 风茄
·第八章 泉水
·第九章 蜂蜜
·后记:让我们在香草山上相聚
*
*
9、《压伤的芦苇》(长江文艺出版社)
·走不完的“五四”路——在北京广播学院的演讲
·皇帝的心思
·《压伤的芦苇》目录
·沉重的石头——读史景迁《天安门》
·赤子其人——读林语堂《苏东坡传》
·鼓浪屿访舒婷
·夹缝里的童心
·君•吏•士——解读《史记•酷吏列传》
·李鸿章:被丑化的先驱
·刘亮程:乡村里丰盛的平安
·流动在网络上的文字
·人类群星闪耀时
·沈葆桢:不情愿的失败之旅
·王安忆:白头宫女的闲话
·王朔:“流氓”也是一种伪装
·我生命中的三个女性
·尹珊珊:城市森林中的精灵
·月亮上的蝴蝶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人——读郑勇《蔡元培影集》
·暗夜中的萤火虫
·白发的芬芳
·大厦是怎样倒塌的?
·领袖与艺术家
·梦想里的“庄园”
·那些被毁灭的美丽
·谁是《静静的顿河》的作者?
·特务的最后自白
·读《午夜日记——叶利钦自传》
·北大的“准官僚社群”
·北大校庆:一个斑斓的肥皂泡
·北大与周星驰
·风暴中的燕园
*
*
10、《铁磨铁》(上海三联出版社)
·《铁磨铁》目录
·《铁磨铁》序:读友
·网络上下的“杀人”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铁蝴蝶飞不动了
·海瑞的清官神话
·金庸的伪善和妥协
·“皇帝套房”的诞生
·池莉:名字的霸权
·巩俐上北大
·斯大林与老教堂
·巨人的孤独
·评韩少功《暗示》
·沈从文的嚎啕大哭
·幸运杜内
·最出色的回击
·小号手的忧伤
·诗歌天堂
·圣诞树
·生活在“非人间”的“非人”
·“差生”歧视可休矣
·“大综合”与“填鸭式”
·阿富汗的电视机
·北大与清华
·病中的曼德拉
·地铁速写
·风中芦苇
·楼兰律法
·永恒的美丽,永恒的生命
·大学中的黑洞
·孩子的名片,父母的官职
·海婴:你不仅仅是“鲁迅的儿子”
·韩东:请不要侮辱“诗歌”
·施罗德:我“穷”故我“在”
·史铁生:敬重病痛
·大地的孩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拒绝谎言》:“长江读书奖”与皮影戏

   
   长江《读书》奖与皮影戏
   
   第一届长江《读书》奖一颁布,在学界就一石起千尺浪。激烈的论争波及海内外若干重量级学者,并且“阵地”由传统媒体报纸和刊物转移到新兴媒体网络上。北京颇为读书人看重的“旌旗席殊网上书店”,率先网罗了数十篇言辞尖锐的文章,并吸引著名学者和普通读者参与讨论。网络与学界的互动,预示着一个文化批评的新时代的来临。在这个更加民主和自由的新时代里,凡人与名人享有同样的发言权。
   此次评奖最让人争议的是汪晖的自选集获得了“著作奖”。汪晖本人担任《读书》的执行主编,具有无形的学术资源和人际关系,他的参赛与获奖无论如何都属于“不公平竞争”。首先,其他获奖者拿出来的都是完整的学术专著,如赵园的《明清之际士大夫研究》、阎步克的《士大夫政治演生史稿》、葛兆光的《七世纪前中国的知识、思想与信仰世界》等,唯有汪晖以一部《自选集》获奖。其次,汪晖自己身兼主办者和获奖者双重身份,就好像球场上一个人既是竞赛选手又是裁判。《读书》编辑部解释说,汪晖本人在评选活动开始时,已经在国外从事学术交流。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说法,让我想起曾经在陕西农村看过的皮影戏。台前的聚光灯下,是栩栩如生的皮影小人们“张飞打岳飞,打得满天飞”,而老艺人在幕后用细绳操纵,运筹帷幄,游刃有余。

   一次号称“宗旨在于鼓励学术积累与创新、激励与当代社会文化变迁有密切联系的严肃思考”的学术评奖,堕落为乡村里一场有声有色的皮影戏。获奖成了某些学者唯一的目的,为了获奖,连最基本的游戏规则都抛弃了,却还口口声声地说“取道诺贝尔奖”。难怪《读书》前主编沈昌文先生简直就不想发表什么评论,只想“哈哈大笑”。
   一笑之余,背后还有更加耐人寻味的东西。汪晖一向是反对资本主义的,视之为洪水猛兽。他认为中国当前的核心问题不在于专制、极权和腐败,而在于资本主义的经济侵略。倘若能知行一致,倒也不失为一家之言。偏偏在这次评奖中,汪晖暴露出了自己身上“知”与“行”的背道而驰:资助者李嘉诚就是他最厌恶的跨国资本的代表人物。按照他一贯的主张,大资本家的臭钱,即使送上门来也万万不能要。然而,他不仅没有“婉拒”,反而“笑纳”之,欣欣然地放出长线吊起了大鱼。朱学勤先生一语道破了天机:“我只是觉得言行不一。既然平时的思想趋向是以批市场经济、批跨国资本为胜,为什么要到市场经济、跨国资本那里去找钱,给自己评奖呢?”
   长江《读书》奖的闹剧再次证明:中国的学术已经丧失了最后的底线,学界早不是有些人想象中的一方净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