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拒绝谎言》:走出坚冰的金大中]
余杰文集
·黄玉振:追求自由民主.挑战专制政权──介绍《拒绝谎言》作者余杰
·朱健国:为余杰说几句话
·朱健国:试看余杰再批鄢烈山
·翟鹏举:纯情与色情——读两本爱情小说
·美国《今日基督教》专访:中国新一代基督徒中人权活动人士
·北村、余杰获得二零零六年度汤清基督教文艺奖
·朱健国:余杰新评余秋雨与魏明伦
·日本汉学家藤井省三评余杰《香草山》
·怀想余杰
·秦晋:余杰、王怡访问澳洲纪要
*
*
1、《火与冰》(经济日报出版社)
·《火与冰》再版目录
·《火与冰》再版序言:文字的破冰船
·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二周年祭
·薄酒与丑妻
·父亲的自行车
·那塔,那湖
·毕业生
·
·水边的故事
·牵手
·屠杀的血泊
·少年气盛说文章
·布罗茨基——诗歌与帝国的对峙
·龙性岂能驯——纪念陈独秀
·玩知丧志
·晚年悲情
·底层体验与体验底层
·流亡者
·婴儿治国与老人治国
·太监中国
·民主化进程中的旧俄、台湾知识分子比较
·卡拉OK厅中的男人和女人们
·钱穆:大师还是奴隶?
·人间世
·失落的“五四”
·军训的回忆——他们的世界
·读波普尔《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叛徒们
·黑色阅读
·皇帝的新衣——剖析张承志
·今夜飞雪
·历史与历史中的人
·“勇敢者”游戏——与克林顿对话的北大学生
·舟的遐想
·思想札记
*
*
2、《铁屋中呐喊》(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
·《铁屋中呐喊》(修订本)目录
·《铁屋中呐喊》修订版序言:铁屋子与窗户
·不可救药的理想者
·残缺之美
·赤足之美
·激越之爱
·九种武器
·绝望之爱
·口吃的人
·谁是白痴?
·欲望号街车
·张楚:一个躲着布道的布道者
·为抽屉而写作
·反读《通鉴》
·“铁哥们”蒙博托?
·反叛之后
·孤独的蔡元培
·鲁迅三题
·那不得见人的去处
·王府花园中的郭沫若
·王实味:前文革时代的祭品
·文人与人文
·向“牛筋”一样的牛津致敬
·向死而生
·新《子不语》
·知识分子:终结或再生
·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杨朔散文的反思
·驳季羡林先生论中西文艺理论
·读奥威尔《动物庄园》与《一九八四》
·读陈寅恪的诗
·杜拉斯:爱是不死的欲望
·焚书
·读《殷海光•林毓生书信录》
·法西斯:未死的幽灵
·嘴踢足球
·重读杨绛
*
*
3、《说,还是不说》(文化艺术出版社)
·《说,还是不说》自序:言说的自由
·为谁擦皮鞋?
·教育杀人
·魔鬼学校
·“我们就是法”
·是在读书,还是在坐牢?
·仅有“焦点访谈”是不够的
·孩子的书包有多重?
·用法西斯的方法打造的“神童”
·我见过的林庚先生
·杀,还是不杀:读伍立杨《鬼神泣壮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拒绝谎言》:走出坚冰的金大中

   
   走出坚冰的金大中
   
   对峙半个多世纪的南北韩终于引来了举世瞩目的峰会。刚刚从严重的金融危机中复苏的南韩和依然在困窘、饥饿与专制中挣扎的北韩,能否以此为契机踏破坚冰,走上一条民族和解之旅呢?这既要看北韩最高领袖金正日是否顺应浩浩荡荡的世界民主化潮流,又要看南韩总统金大中是否具备整合南北方意识形态和经济发展的裂痕、率领民众走向没有仇恨和敌对的新世纪的气魄。对于前者,我拭目以待;对于后者,我则有着充分的信心。
   当今世界,有四位在国际地缘政治学上是小国的国家元首,却深刻地影响了全球政治和文化的发展。他们是南非前总统曼德拉、波兰前总统瓦文萨、捷克现任总统哈维尔和南韩现任总统金大中。他们都有过漫长的牢狱之灾,都曾经面临死亡的威胁,都尝试过失败的滋味,但是他们不改初衷,为了民主、自由和人权义无反顾地往前走,最终实现了自己的理想。他们不仅关注本国国民的福址,而且胸怀人类的前途和命运,对整个人类的苦难有着宗教徒的悲悯和同情。他们是人权斗士,是具有超越性的政治家,也是以人格魅力感召国内外民众的活生生的人。他们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创造了当代政坛的另一个范式,那就是以品质和良知取代权谋与黑幕,同时建构起道德和制度的平台。相比之下,尽管美国现任总统克林顿、德国前任总理科尔等人,以强大的国力为后盾,在国际舞台上风头出尽,但缺乏远大的理想和坚韧的人格为支撑,搬弄权术,丑闻不断,难以让普通民众“肃然起敬”。因此,出现了“大国元首小格局、小国元首大气象”的有趣的错位。就金大中而言,他在40多年的政治生涯中,一次次面临死亡的阴影,车祸、绑架、被判处极刑;一次次品尝失败的苦涩,6年的狱中生活、10年的软禁和流亡……他以非凡的勇气和智慧战胜了这一切。可以说,金大中是南韩民主化进程中“枢纽”式的人物。南韩的民主化当然是绝大多数国民通过艰苦卓绝的奋斗得来的,但是也离不开像金大中这样的领袖人物的登高一呼与身体力行。

   金大中当选总统以后,曾经将他的三位前任全斗奂、卢泰愚、金泳三请到青瓦台总统府聚会。当时,全斗奂、卢泰愚刚刚被特赦,而金泳三的儿子则因经济案件被捕,金泳三本人据传也牵涉其中。四位总统分别代表着南韩的四个时代:全斗奂以军事政变上台,代表着独裁专制的时代;卢泰愚是漫长的军人当政之后的第一名文人总统,代表着过渡时期;金泳三则是战后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民选总统,却因为与旧政权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下台时民怨沸腾、经济崩溃;而金大中则以民主运动先驱者的面貌上台,从而宣告了南韩一个崭新时代的降临。那次会面,其他三位前总统之间由于裂隙甚深,互相横眉冷对甚至怒目而视。只有金大中超乎个人恩怨,谦和地征求他们对国是的意见,正像他在一篇演讲中所说的那样:“我从不怨恨那些迫害我、并使我饱受苦难的人。”两相对照,金大中与其他三人在人品和心胸上高下立见。
   既然连曾经下令杀害自己的人都能够谅解,那么与“三八线”另一边的“兄弟”和解,当然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金大中提出对北韩的“阳光政策”,使得南北关系出现了巨大的转机。对专制主义的憎恨,不应当倾泻在北方受苦受难的同胞身上,因此金大中一直主张放宽对北方的封锁,加大经济支援的力度,并以此为突破口展开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领域的交流和沟通。此次南北对话,是金大中飞抵平壤,而不是金正日来到汉城,就已经说明了究竟是谁胸襟广大、虚怀若谷。
   冤冤相报,永远也没有终结。1973年5月,金大中被朴正熙政权的特工绑架,被蒙面捆绑、系上三四十公斤的铁砣,准备扔进大海。在黑暗中,他向基督祈祷,突然基督出现在他的身边。千钧一发之际,他获救了。由此,他意识到,只有用“爱”才能消解党派之间、南北方之间的仇恨。高峰会谈实现了他的宿愿。而南北韩的峰会,对于海峡两岸具有相当的启示意义:此岸应当放弃“天朝”的架子,彼岸应当收起“台独”的主张,如果两岸的领导人都能够拿出像金大中一样的胸襟和智慧来,天下没有解不开的扣子。
   金大中身边的人曾经将他比作韩国特有的植物“忍冬草”。金大中在回忆录中写道:“‘忍冬草’就是能够熬过冬天的藤蔓植物,它鲜红的果实在冬天的雪地里显得格外美艳而醒目。脆弱的‘忍冬草’之所以能够挺拔在严寒之中,正是因为它相信春天必将到来。我也是怀着一定要战胜严冬,迎接春天的信念坚持到现在的。”年过七旬的金大中,他个人人生的春天迟到地降临了,他还将带着韩国的人民一起走向民族的春天。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