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王学进:读余杰的《香草山》]
余杰文集
·暗夜中的萤火虫
·白发的芬芳
·大厦是怎样倒塌的?
·领袖与艺术家
·梦想里的“庄园”
·那些被毁灭的美丽
·谁是《静静的顿河》的作者?
·特务的最后自白
·读《午夜日记——叶利钦自传》
·北大的“准官僚社群”
·北大校庆:一个斑斓的肥皂泡
·北大与周星驰
·风暴中的燕园
*
*
10、《铁磨铁》(上海三联出版社)
·《铁磨铁》目录
·《铁磨铁》序:读友
·网络上下的“杀人”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铁蝴蝶飞不动了
·海瑞的清官神话
·金庸的伪善和妥协
·“皇帝套房”的诞生
·池莉:名字的霸权
·巩俐上北大
·斯大林与老教堂
·巨人的孤独
·评韩少功《暗示》
·沈从文的嚎啕大哭
·幸运杜内
·最出色的回击
·小号手的忧伤
·诗歌天堂
·圣诞树
·生活在“非人间”的“非人”
·“差生”歧视可休矣
·“大综合”与“填鸭式”
·阿富汗的电视机
·北大与清华
·病中的曼德拉
·地铁速写
·风中芦苇
·楼兰律法
·永恒的美丽,永恒的生命
·大学中的黑洞
·孩子的名片,父母的官职
·海婴:你不仅仅是“鲁迅的儿子”
·韩东:请不要侮辱“诗歌”
·施罗德:我“穷”故我“在”
·史铁生:敬重病痛
·大地的孩子
·致李尚平——你是一颗星
·谁把教师当“蜡烛”?
·让我们学会宽容
·谁在造墓?
·他们为何呆若木鸡?
·曾国藩的“温情”
·晏阳初与李昌平
·哪里有柔软的石头?——为柔石诞辰一百周年而作
·史玉柱:点石成金的狂想曲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日本人的“自尊心”
·张健——一个人的横渡,还是一个民族的横渡?
·无耻者无畏
·“民工跳楼秀”——一个多么冷酷的新词汇!
·谁在伤害我们的自由?
·龙永图的悲与喜
·优孟中国
·从太空中看,地球没有边界……──写给为人类宇航事业献身的英雄们
·怎样做一个演员
·那跟天上的星空一样灿烂的……
·田震价值百万的“名誉”
·记忆与呼喊──向索尔仁尼琴致敬
·卢跃刚的恐惧
·《铁磨铁》代跋:求索爱的光芒
*
*
11、《铁与犁》(长江文艺出版社)
·第一章 历史在这里徘徊
·第二章 近代的歧路
·第三章 以日本为桥梁的时代
·第四章 大东亚之梦
·第五章 倾国之痛
·第六章 没有硝烟的生死搏斗
·第七章 光荣与耻辱
·第八章 没有完成的审判
·第九章 日本为什么不忏悔?
·第十章 寻找日本的良心
·第十一章 拒绝遗忘与捍卫尊严
·第十二章 祈祷和平
*
*
12、《暧昧的邻居》(光明日报出版社)
·《暧昧的邻居》目录
·引子
·一:《日本管窥》与《日本人》•翻译老田•日本的“小”
·二:幸福的母亲•无人照看的“红富士”•花岗惨案旧址
·三:“拆碑会”与“护碑会”•护国神社•尹奉吉
·四:三根山•观音与战犯•丹羽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学进:读余杰的《香草山》

   
   一部闪射着人性光辉的情爱集
   ——读余杰的《香草山》
   
   王学进

   
   江南春来早,春节刚过,地处浙东的山城已是春意萌动,依依垂柳不知不觉间爆出的鹅黄新芽早将剡溪两岸的城乡景色换上了一道春装。鸟语依稀可闻,花香还在孕育,坐在素有“唐诗之路”美称的剡溪之滨,捧读余杰的新著《香草山》,我真切地感受到了一支被唐宋诗人传唱了千年的情歌又在一对幸福的新人那儿唱响了。这支歌历久弥新,芬芳馥郁,不管是凄美的吟咏,还是幸福的浩歌,整个的一支歌因为其所蕴涵的人性美千百年来维系和保证着人类社会的良性运行。无法想象,没有这支歌,人不知还会粗粝多少,凶残多少。人们因为爱而变得善良,变得软性,而那些为数不多的人则经由爱在完成自爱的同时兼及爱人,那就有了成为贤人或圣徒的可能。对这样的人,我要报以敬意。
   作为一部书信和日记的合集,它的意义不在文体学上,也不在作者为我们提供了多少值得借鉴的新潮写法上,年轻的读者尽可以津津乐道于他们颇富传奇性的爱情故事,一些熟悉余杰的读者也尽可以惊诧于这位启蒙斗士的一副侠骨柔肠,一些评论家也尽可以将本书与鲁迅的《两地书》作一番比较论述,但我想说的是,《香草山》的迷人之处在于它完整地表达了一种古典精神的回归,一种建筑在现代理性之上的浪漫情怀的全新阐释,它的意义在于两位主人公向我们呈示了一种脱离凡俗的人格向度,也就是说,这对新人相融相契的挚爱深情原来是建立在双方的伤时忧世、崇尚《圣经》、同情底层平民、嫉恨人间不义的广泛理解之上,他们的一己之爱因为依托着人类之爱,就格外地让人动心,让人起敬。遍布全书的人性光辉既烛照出读者人性深处的暗昧,又处处给人以温暖和感奋。本书所具有的人文意义不言自明。我们不能简单地将两位青年男女的相识、相知、相恋直至走到一起的人生之旅,看作是一次寻常的感情历险,而应当将其看作是一种精神现象,更多地从社会学和人文意义上去理解它、评价它。
   就以两位主人公的人生遭遇来说,一般读者很难理解,不论个人条件还是现有处境均算得上天之骄子的幸运青年,怎么会有那么深广的忧患呢?难道他们是在无病呻吟?是谁让他们稚嫩的双肩承担起如此沉重的苦难?答案要从他们秉承的精神资源和家世上去找。他们都热爱《圣经》,尊崇甘地、特蕾莎修女、哈维尔等一切崇尚和平、反对暴力、勇于担当大众苦难的贤者,不屈服于任何邪恶势力,同情底层平民,这一切成就了两颗敏感心灵的民间底色。女主人公宁萱写于1999年12月21日和2000年1月9日的两封信,让人不忍卒读。这两封饱蘸血泪写成的书信给了我极大的心灵震撼。宁萱的爷爷是一位卓有成效的生物学家,他一生都在采集和研究蝴蝶标本,善良待人,温良处世,从来没有也不会去伤害人,在十年文革时,因一段海外求学的经历,被造反派逼得跳湖自杀,死时衣服口袋里还装着一个蝴蝶标本,那是爷爷奶奶的定情信物。当奶奶发现这个标本时,哭得昏死了过去。“她面对着爱人的尸体,依然不明白:他究竟是喜欢蝴蝶多一点,还是喜欢自己多一点?如果是喜欢自己多一点,那么他为什么要瞒着自己走上了绝路,抛下孤儿寡母怎么生活呢?如果是喜欢蝴碟多一点,为什么他在告别人世的时候,会带着那个特别的标本、那个象征着爱情与青春的标本?”写到这里,作者说:“我心里难受,我写不下去了。”是的,作者写不下去,我也读不下去。如果说爷爷的命运已足以让人唏嘘感叹,那么1月9日的信就更让人扼腕叹息了。奶奶的遭遇太像李锐女儿笔下的母亲,事情太悲怆,不转述也罢。不要别的,读了女主人公的这两封信,我就理解了她,理解了她对廷生的爱,理解了她对众生的爱。她的爱博大无私,勇敢无畏。当所爱的人面临厄运之际,她义无反顾地辞别亲人,抛弃优厚的物质待遇,从风光旖旎的江南奔向风沙满天的北国,从她的身上我看到了俄罗斯十二月党人的妻子的形象。她是一位杰出的女性,她集三美于一身:心灵美、容貌美、文采美。我宁愿不相信这是一部虚构的小说,所以我相信宁萱并不是一个存在于理想中的人物,她是一个现实中的人,因此我在为廷生庆幸和祝福的同时,也想对正做着爱情梦的千万男女提醒一句:真正的爱仍然是建立在彼此之间的理解之上,而不是建立在金钱和权势之上。这是一句大俗话,但却是一句实在话。当我想到,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到处充满金钱铜臭的社会里,居然还能生成如此经典的爱情故事,不说是奇迹,至少表明了一点:在人类古老的爱情祭坛上,供奉着的依然是真、善、美。仅此一点,我就有理由相信,在真爱尚能提升人类的精神平台的现在直至未来,人类迟早将结成一个共同体。
   在廷生讲述的祖父辈故事中,最令人难忘的不是爷爷的惨死,也不是奶奶的乐观坚强,而是父亲手中的那双鞋。父亲读大学时,因为家里穷,连一双鞋都买不起,一年四季光着脚走在校园里。老校长郑思群送了一双布鞋给他,他还舍不得穿。文革时,老校长被红卫兵押送着游街批斗,赤足走在滚烫的石板路上,父亲见状,不顾一切地挤进人群,把老校长送他的布鞋往校长脚上套,还没等他套上第二只鞋,就挨了一位小将的一记耳光。这个细节很能说明问题。廷生的血脉里承继着先人的骨气和善性,是他的外曾祖父、祖父、祖母和父亲教会了他怎样做人,怎样做一位正义勇敢的人。有这样的家世背景,才会有我们现在看到的廷生。写于2000年6月26日的长信,是有关三农问题的,它既是一封代言书,又是一封控诉书,满纸辛酸泪,一腔义愤心。他对农民爱得有多深,对特权阶层恨得就有多切。这封信最能体现出廷生也就是作者的写作立场和价值标准。从宁萱的回信中,我知道她读懂了他的这封信,所以她不能不爱上他;笔者我也读懂了他的这封信,所以我也没法不爱上他;读者们,如果你们真的想读懂这本《香草山》,读懂他们的爱情,那么先请读懂这封信。
   “香草山上,蓝天白云,水草丰美。”这是全书的结句,但不是故事的结尾。廷生他们的幸福生活还刚刚开始,让我并允许我代表无数喜欢他们的读者,衷心祝福他们,祝愿他们永远生活在水草丰美的香草山上。
   
   通讯:浙江新昌中学 邮编:312500 电话:13967591161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