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王学进:读余杰的《香草山》]
余杰文集
·又一个“岳麓书院”?
·中国的人肉筵席
·不能沉默——就高行健获奖的声明
·被背叛的蔡元培
·守土有责与自我阉割
·中国足球:在愚昧中狂欢
·一句话里的良知
·思想札记:流星•蝴蝶•剑
·《拒绝谎言》跋:自由与阳光
*
*
15、《我的梦想在燃烧》(当代世界出版社)
·《我的梦想在燃烧》目录
·学术的虚妄
·“狐狸洞”与“包二奶”
·非洲大陆的“一九八四”——读奈保尔《河湾》
·让我们告别战争语言
·白鸽,从轮椅上飞起——评《蒋经国传》
·中国离现代化还有多远?
·什么样的作家会被历史感激?——读王开岭《跟随勇敢的心》
·讷言与话语的膨胀
·“凌辱电玩”何以流行?
·他们是伟人,更是有缺点的人——评埃利斯《那一代——可敬的开国元勋》
·高勤荣,你在哪里?
·爱,直到受伤──序曹燮《六百个孤儿的父亲──慈善家余祖亮的传奇人生》
·美国与中国,谁更「个人主义」?──读福山《信任》
·我们为什么不相信经济学家?
·什么力量比暴力更强大?
·遥远的掌声
·哪个文人不帮闲?——读王彬彬《文坛三户》
·交大招生黑幕与网路时代的阳光
·总统与教师
·“班干部”制度与孩子的“官僚化”
·“乱点鸳鸯谱”的大学合并
·没有童年的“名模”
·告别战争语言
·北大的俯就
·残忍的快乐
·京沪大学生的理想
·教师与士兵
·触目惊心的“校服腐败”
·陈寅恪的故居
·危急之中的陈家大屋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美国与中国,谁更“个人主义”?
·欲说还休的“语文”
·别了,“三高”;别了,拳王
·城市的灵魂
·人生三境
·温暖所有的回忆和孤单
·马科斯夫人:无耻者无畏
·正在消逝的老院子
·丽江,更接近天空的地方
·读谢泳《没有安排好的道路》
·读秦晖、金雁《经济转轨与社会公正》
·从莫言《檀香刑》看中国当代文学的缺失
·乡村生死场
·读“中国知青民间备忘文本”
·何处寻找安慰?
·从虹影小说《K》说起
·评陈凯歌《少年凯歌》
·读黑塞《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
*
*
16、《天安门之子》(香港开放出版社)
·包遵信:余杰《天安门之子》序中国新一代知识份子的崛起
·《天安门之子》自序:致“警察读者”的公开信
·晤蒋彦永,谈说真话
·“政治文明”时代的“党国逻辑”
·杨子立的母亲,也是我们的母亲
·记住历史,记住母亲──在美国芝加哥纪念「六•四」十五周年音乐会上的演讲
·罗大佑的撕护照与张惠妹的被封杀
·屠夫崇拜:从张献忠到毛泽东——为成都大屠杀三百六十周年而作
·刘军宁遭遇“警察大学”
·吴祖光的铁骨柔肠
·解放军原来是家奴
·熊德明与李昌平的困惑
·从“民不聊生”到“民不畏死”
·蒋彦永的自由,就是我的自由
·爲每一个被杀害的生命祈祷──达赖喇嘛与「六•四」屠杀
·向西藏忏悔──读《雪山下的火焰:一个西藏良心犯的证言》
·自由之魂 从雷震到林昭
·香港还有爲“六•四”魂牵梦绕的勇敢者
·余杰、余世存对北大「一塌糊涂」网站被关闭的声明:我们不能再忍受这样的耻辱
·师涛:一个失去自由的自由人
·让我们一起反抗文字狱
·末世贪官最后的疯狂
·自由中国,何以可能?
·中国社会──最坏的社会主义与最坏的资本主义的结合
·从电影《英雄》看文化精英的“宠物化”
·缘木求鱼的“革命传统”教育
·王申酉:死于毛泽东暴政的思想者
·基督徒如何看待法轮功信仰
·谁在“移山”?——“文学与艺术:说出真相”研讨会上的发言
·后极权主义时代文化精英的“宠物化”
·他让“劳改”进入了牛津词典——读吴弘达《昨夜雨骤风狂》
·抓住中宣部的"黑手"
·朱成虎是真正“危害国家安全”的罪犯
·呼吁迁移毛泽东尸体的公开信
·莫把大学当监狱
·中共腐败官僚的“信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学进:读余杰的《香草山》

   
   一部闪射着人性光辉的情爱集
   ——读余杰的《香草山》
   
   王学进

   
   江南春来早,春节刚过,地处浙东的山城已是春意萌动,依依垂柳不知不觉间爆出的鹅黄新芽早将剡溪两岸的城乡景色换上了一道春装。鸟语依稀可闻,花香还在孕育,坐在素有“唐诗之路”美称的剡溪之滨,捧读余杰的新著《香草山》,我真切地感受到了一支被唐宋诗人传唱了千年的情歌又在一对幸福的新人那儿唱响了。这支歌历久弥新,芬芳馥郁,不管是凄美的吟咏,还是幸福的浩歌,整个的一支歌因为其所蕴涵的人性美千百年来维系和保证着人类社会的良性运行。无法想象,没有这支歌,人不知还会粗粝多少,凶残多少。人们因为爱而变得善良,变得软性,而那些为数不多的人则经由爱在完成自爱的同时兼及爱人,那就有了成为贤人或圣徒的可能。对这样的人,我要报以敬意。
   作为一部书信和日记的合集,它的意义不在文体学上,也不在作者为我们提供了多少值得借鉴的新潮写法上,年轻的读者尽可以津津乐道于他们颇富传奇性的爱情故事,一些熟悉余杰的读者也尽可以惊诧于这位启蒙斗士的一副侠骨柔肠,一些评论家也尽可以将本书与鲁迅的《两地书》作一番比较论述,但我想说的是,《香草山》的迷人之处在于它完整地表达了一种古典精神的回归,一种建筑在现代理性之上的浪漫情怀的全新阐释,它的意义在于两位主人公向我们呈示了一种脱离凡俗的人格向度,也就是说,这对新人相融相契的挚爱深情原来是建立在双方的伤时忧世、崇尚《圣经》、同情底层平民、嫉恨人间不义的广泛理解之上,他们的一己之爱因为依托着人类之爱,就格外地让人动心,让人起敬。遍布全书的人性光辉既烛照出读者人性深处的暗昧,又处处给人以温暖和感奋。本书所具有的人文意义不言自明。我们不能简单地将两位青年男女的相识、相知、相恋直至走到一起的人生之旅,看作是一次寻常的感情历险,而应当将其看作是一种精神现象,更多地从社会学和人文意义上去理解它、评价它。
   就以两位主人公的人生遭遇来说,一般读者很难理解,不论个人条件还是现有处境均算得上天之骄子的幸运青年,怎么会有那么深广的忧患呢?难道他们是在无病呻吟?是谁让他们稚嫩的双肩承担起如此沉重的苦难?答案要从他们秉承的精神资源和家世上去找。他们都热爱《圣经》,尊崇甘地、特蕾莎修女、哈维尔等一切崇尚和平、反对暴力、勇于担当大众苦难的贤者,不屈服于任何邪恶势力,同情底层平民,这一切成就了两颗敏感心灵的民间底色。女主人公宁萱写于1999年12月21日和2000年1月9日的两封信,让人不忍卒读。这两封饱蘸血泪写成的书信给了我极大的心灵震撼。宁萱的爷爷是一位卓有成效的生物学家,他一生都在采集和研究蝴蝶标本,善良待人,温良处世,从来没有也不会去伤害人,在十年文革时,因一段海外求学的经历,被造反派逼得跳湖自杀,死时衣服口袋里还装着一个蝴蝶标本,那是爷爷奶奶的定情信物。当奶奶发现这个标本时,哭得昏死了过去。“她面对着爱人的尸体,依然不明白:他究竟是喜欢蝴蝶多一点,还是喜欢自己多一点?如果是喜欢自己多一点,那么他为什么要瞒着自己走上了绝路,抛下孤儿寡母怎么生活呢?如果是喜欢蝴碟多一点,为什么他在告别人世的时候,会带着那个特别的标本、那个象征着爱情与青春的标本?”写到这里,作者说:“我心里难受,我写不下去了。”是的,作者写不下去,我也读不下去。如果说爷爷的命运已足以让人唏嘘感叹,那么1月9日的信就更让人扼腕叹息了。奶奶的遭遇太像李锐女儿笔下的母亲,事情太悲怆,不转述也罢。不要别的,读了女主人公的这两封信,我就理解了她,理解了她对廷生的爱,理解了她对众生的爱。她的爱博大无私,勇敢无畏。当所爱的人面临厄运之际,她义无反顾地辞别亲人,抛弃优厚的物质待遇,从风光旖旎的江南奔向风沙满天的北国,从她的身上我看到了俄罗斯十二月党人的妻子的形象。她是一位杰出的女性,她集三美于一身:心灵美、容貌美、文采美。我宁愿不相信这是一部虚构的小说,所以我相信宁萱并不是一个存在于理想中的人物,她是一个现实中的人,因此我在为廷生庆幸和祝福的同时,也想对正做着爱情梦的千万男女提醒一句:真正的爱仍然是建立在彼此之间的理解之上,而不是建立在金钱和权势之上。这是一句大俗话,但却是一句实在话。当我想到,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到处充满金钱铜臭的社会里,居然还能生成如此经典的爱情故事,不说是奇迹,至少表明了一点:在人类古老的爱情祭坛上,供奉着的依然是真、善、美。仅此一点,我就有理由相信,在真爱尚能提升人类的精神平台的现在直至未来,人类迟早将结成一个共同体。
   在廷生讲述的祖父辈故事中,最令人难忘的不是爷爷的惨死,也不是奶奶的乐观坚强,而是父亲手中的那双鞋。父亲读大学时,因为家里穷,连一双鞋都买不起,一年四季光着脚走在校园里。老校长郑思群送了一双布鞋给他,他还舍不得穿。文革时,老校长被红卫兵押送着游街批斗,赤足走在滚烫的石板路上,父亲见状,不顾一切地挤进人群,把老校长送他的布鞋往校长脚上套,还没等他套上第二只鞋,就挨了一位小将的一记耳光。这个细节很能说明问题。廷生的血脉里承继着先人的骨气和善性,是他的外曾祖父、祖父、祖母和父亲教会了他怎样做人,怎样做一位正义勇敢的人。有这样的家世背景,才会有我们现在看到的廷生。写于2000年6月26日的长信,是有关三农问题的,它既是一封代言书,又是一封控诉书,满纸辛酸泪,一腔义愤心。他对农民爱得有多深,对特权阶层恨得就有多切。这封信最能体现出廷生也就是作者的写作立场和价值标准。从宁萱的回信中,我知道她读懂了他的这封信,所以她不能不爱上他;笔者我也读懂了他的这封信,所以我也没法不爱上他;读者们,如果你们真的想读懂这本《香草山》,读懂他们的爱情,那么先请读懂这封信。
   “香草山上,蓝天白云,水草丰美。”这是全书的结句,但不是故事的结尾。廷生他们的幸福生活还刚刚开始,让我并允许我代表无数喜欢他们的读者,衷心祝福他们,祝愿他们永远生活在水草丰美的香草山上。
   
   通讯:浙江新昌中学 邮编:312500 电话:13967591161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