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独裁国家无友谊]
余杰文集
·四:三根山•观音与战犯•丹羽庄
·五:东史郎•大江山•双语文学杂志《蓝》
·六:松冈环•两个老兵的回忆•中日文化交流的困局
·七:一个人的图书馆•天皇诏书•《无言的幽谷》
·八:在路上的王选•天皇的宫殿•对日索赔之难
·九:靖国神社•万爱花的下跪•日本人的募捐
·十:日本的外交目标•社民党的衰落•班忠义
·十一:生鱼片•曾经在地图上消失的“恶魔之岛”•广岛的红灯区
·十二:广岛原爆资料馆•千只鹤•吴港
·十三:本岛市长•电视中的石原慎太郎•侦探故事
·十四:两个原爆资料馆•出岛的荷兰商馆•长崎的秋祭
·十五:春帆楼•“李鸿章道”•长州炮
·十六:光武金印•古地图•日本文化的长处与短处
*
*
13、《光与影》(东方出版社)
·《光和光的背面:我的美国之旅》目录
·一:“我们是吹口哨的人”
·二“我们是真正的爱国者!”
·三“一分钟人”与来克星顿的枪声
·四:不要遗忘历史那黑暗的一页
·五:布什:一半是火,一半是冰
·六:公民有焚烧国旗的自由吗?
·七:看哪,那些办报纸的人
·八:劳拉:从图书馆馆员到第一夫人
·九:马车上的阿米西人
·十:美国人是公民,也是志愿者
·十一:墓碑之美
·十二:那栋朴素的小房子
·十三:记一位在“九•一一”中罹难的弟兄
·十四:瓦尔登湖:大地的眸子
·十五:威尔逊:理想主义的总统
·十六:美国作家和站在作家背后的人
·十七:希拉里:美国的第一位女总统?
·十八:耶鲁与中国
·十九:在“左”与“右”之间的美国知识分子
·二十:最好的教育是爱的教育
·《光与光的背面》后记:“八仙”还是“九仙”?
*
*
14、《拒绝谎言》(香港开放杂志社)
·《拒绝谎言》目录
·包遵信序《拒绝谎言》:一个知识分子的道德良心和勇气
·刘晓波序《拒绝谎言》: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
·致中国作家协会的公开信
·就本人与中国作家协会的劳动合同纠纷致读者的公开信
·末路的狂人与末路的主义——论米洛舍维奇的垮掉
·一代新人的觉醒和受难
·丧钟为谁而鸣
·朱熔基总理,请您尊重台湾的民主
·面对中国的“国难”
·中国大地上的毛幽灵
·薄熙来的“神光圈”
·论邓家菜馆的倒调
·同胞之间的杀戮
·愚蠢的“远攻近交”
·谎言王国迫死说谎者
·"幸灾乐祸"的文化背景
·从杨子立等人的遭遇,我们如何学习“爱国”?
·流沙河笑谈“一毛”——百元人民币“变脸”
·从华国锋的退党谈起
·谭其骧与毛泽东
·为了在阳光下生活——读北明《告别阳光》
·台湾的选择
·姜恩柱的"个人意见"
·哈维尔的态度
·谁出卖了中国?
·一百步笑五十步
·中国知识界的堕落和文化精英的宠物化
·从身体囚禁到心灵控制——我所经历的军政训练
·从北大的堕落看中国知识分子的奴才化
·黎明前的黑暗
·俄罗斯悲剧与极权主义后遗症
·我们的尊严和血性在哪里?
·董建华的“自动当选”与香港的危机
·大陆眼中“暧昧”的香港
·李敖的堕落
·辞职的勇气与生命的价值
·从“小说反党”到“电影救党”
·毛毛笔下的毛泽东
·美国是魔鬼吗?
·义和团,还是维新派?
·真话与饭碗
·余华的奴性
·走出坚冰的金大中
·我们为什么要申奥?
·无法告别的饥饿
·“瀑布模式”的新闻
·“长江读书奖”与皮影戏
·丁石孙的风骨
·又一个“岳麓书院”?
·中国的人肉筵席
·不能沉默——就高行健获奖的声明
·被背叛的蔡元培
·守土有责与自我阉割
·中国足球:在愚昧中狂欢
·一句话里的良知
·思想札记:流星•蝴蝶•剑
·《拒绝谎言》跋:自由与阳光
*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独裁国家无友谊

   
   独裁国家无友谊
   
   
   北韩悍然试爆核弹,引发全球瞩目。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对其制裁的决议案,经过中国和俄罗斯的斡旋,该案已比较缓和。但北韩仍态度强硬,其驻联合国代表声称,联合国已完全丧失了公正性。这一批评,当然将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中国也包括在内。

   此次北韩实施核爆,中方事前一无所知,显示中方对其影响相当有限,此影响力长期被西方高估。近两年来,中朝双方元首多次互访,胡锦涛在访问北韩时,受到隆重接待,大手笔给出二十亿美元的援助,却未能满足金氏无底洞般的贪心。两人早已是面和心不和,在亲热拥抱中,肚子里却各打各的算盘。两国关系因核爆降至半个多世纪以来的最低点,中方首次公开谴责北韩危害世界和平。二零零四年胡锦涛号召全党向北韩学习如何实施新闻控制的批示,顿成明日黄花。近日,中方开始执行联合国决议案,在中朝边境的友谊桥上检查进出口货物。这一场景极具讽刺意义——“友谊”已荡然无存。
   苏联崩溃之后,中国成为北韩最大的、也是惟一的后台老板。但独裁国家之间根本无法建立起稳定的友谊。中共纵容北韩胡作非为,不是出于毛时代意识形态一致的“兄弟情”,而是怀着“养狗唬人”的私心——利用北韩这个“麻烦制造者”来牵制美国、日本和韩国,缓解全球民主化的巨大压力,进而彰显其在东亚地区的霸主地位。北韩成为中共对西方外交中的一张王牌。尤其是美国战略重心转向中东之后,中共不时以“北韩牌”拨动美国之软肋,通过主持劳而无功的“六方会谈”,向世界展示其“和平崛起”的力量。北韩当然知道中方的意图,便经常狮子大开口索取经济援助,利用澳门大肆洗钱,甚至派军事人员越境抓捕难民、枪杀解放军士兵。中共一直对这个飞扬跋扈的小兄弟宽宥有加、隐忍不发,直至此次北韩玩火自焚、并殃及自身,才决意惩戒这只可能伤害主人的恶犬。
   其实,中共对北韩的制裁手段非常有限,很难对其动真格的。首先,中共担心北韩一旦崩溃,共产党国家阵营将“遍插茱萸少一人”。仅存的几个共产党国家中,越南的政治体制改革被胡锦涛视为“犯了方向性错误”,古巴的强人卡斯特罗身患重病奄奄一息,若北韩崩溃,中共真就成了孤家寡人。其次,若北韩崩溃,必有难民潮涌入东北。试想一旦涌入百万饥饿的北韩难民,经济本已不景气的东北地区将雪上加霜。第三,北韩一旦崩溃,中共将失去在东北亚地区的外交王牌。而南北韩统一,一个更加强大的韩国必将出现在中国北方。这也是中共极不愿看到的事实。
   因此,中国比美日都更加担忧北韩的崩溃。几个半世纪以来,朝鲜问题一直是中国国家安全的溃疡。近代史家郭廷以指出,中国之重视朝鲜是为了东北的安全,因为东北的安全,关系北京的安全。十六世纪末年,日本之进攻朝鲜,目的在先据朝鲜,再图东北,然后直下北京。当时的明朝不得不全力以赴,日本未能得逞。十九世纪末,日本崛起,满清衰落,中国先失去对藩属国朝鲜的控制权,再失去东北的诸多主权。到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由日本扶持的伪满洲国宣布成立,中国亡国的危机即迫在眉睫。二十世纪中叶以来,中共政权与金氏王朝唇亡齿寒,国家利益与意识形态的一致性紧紧咬合在一起。为了维持金氏政权,中共匆匆参加韩战,付出伤亡上百万士兵的沉重代价。如今,在两国关系上,国家利益与意识形态已然背道而驰,中共当局将如何面对此一外交困局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