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达芬奇密码》不能禁]
余杰文集
·来自民间的生命力
·鲁迅的柔情
·读柏杨回忆录:未完成的反抗
·在激情与恐惧中穿行
·心灵的隔膜
·托尔斯泰给沙皇的信
·怀想梅克夫人
·那片森林
·三个俄罗斯医生的故事
·事关“国家尊严”
·心灵的维度
·永远的普希金
*
*
6、《爱与痛的边缘》(大象出版社)
·《爱与痛的边缘》目录
·“龙椅”为谁而设?
·九十年代的“红宝书”
·从尼克松到克林顿:被羞辱的总统
·官官相杀
·“鬼才”遇“鬼”记
·轿车不如轿子说
·鲁迅中了传教士的计?
·贪官的金蝉脱壳之计
·从日军细菌战档案说起
·城市边缘的挣扎
·发现我们自身的匮乏
·读《触摸历史——五十人物与现代中国》
·胡适:既开风气又为师
·密西西比河的月光
·山坳上的中国教育
·读克里玛:生活在布拉格的三种方式
·生命是忧伤的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真
·读《第四种权力》
·谁来主持正义?——读《基督山伯爵》
·睡狮犹未醒
·文字与脑袋
·阉割外国文学: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外国文学作品的分析
·我们有罪,我们忏悔
·忏悔:从每一个个体开始
·毫不妥协地面对邪恶
·徐友渔侧记
·究竟谁在败坏“忏悔”的名声?
·批评的自由与认错的勇气
·闸门在你的肩上
·冰冻的岁月
·疯人的辩护
·古战场的守护人
·禁书
·别尔嘉耶夫的精神挣扎
·沙皇的猎犬们
·内在的伤害
·妻子与助手
·倾听
·读巴纳耶夫《群星灿烂的年代》
·驻守托尔斯泰庄园的士兵
·童年的老师
·托尔斯泰:最后的出走
·眼泪
·医生的眼光
·真实的冬尼娅
·恢复我们的尊严
·眼睛与勇气
·假如他是一个老百姓
·《爱与痛的边缘》跋:为了痛,更为了爱
*
*
7、《老鼠爱大米》(大象出版社)
·谭嗣同三题
·斯堪的纳维亚的海风
·一街一巷总关情
·坐看云起的从容
·从令狐冲与傅红雪两个小说人物看金庸与古龙之自由观
·牛虻的忠诚
·锯木皇帝
·福克纳:一个羞怯的乡下人
·暧昧的日本,锐利的大江
·“我家”即是千万家
·“巩俐第四”
·“真实”的谎言
·拜寿与拜年
·被遗忘的角落
·唱歌的警察
·独裁者的末日
·对自由的恐惧
·遏制腐败的灵丹妙药
·过河卒子
·汉阳陵的秘密
·恢复体育的真谛
·奖项与版税
·杰出青年黄飞鸿
·警察不是万能的
·冷漠是一种罪恶
·刘璇的自由
·麻将王国
·美丽的灵魂
·摩尔的“母与子”
·莫把生活当相声
·傻子的自由
·未还的孽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达芬奇密码》不能禁

   
   《达芬奇密码》不能禁
   
   
   日前,中共当局禁止播映和宣传富于争议的好莱坞电影《达芬奇密码》。此次决定依然是由中宣部出面实施的、一以贯之的黑箱操作——没有说明任何原因,仅仅通过电话和内部会议的方式,一夜之间,便让全国大大小小的电影院立即停止播放该影片;一夜之间,也让各大媒体上关于该片的报道和讨论消失得无影无踪。中宣部权力之大,超乎常人想象,比起纳粹时代由戈培尔博士掌控的宣传部来毫不逊色。

   我是一名基督徒,而且是一名持保守立场的改革宗信仰者,我当然不喜欢《达芬奇密码》。我没有看过电影,却读过小说。从文学水准和叙事技巧的角度来看,这是一本让我不忍卒读的垃圾小说。作者单单靠一点符号学的皮毛知识,便支撑起一个扑朔迷离、漏洞百出的侦探故事。不知什么原因,这样的一本滥书居然能风靡全球。书中对基督教信仰及历史事实的肆意歪曲,简直到了肆无忌惮的程度。
   不过,在我心目中,《达芬奇密码》至多是一本三流的通俗小说而已,即便它能够贩卖数千万册,也无法伤害和动摇我的坚定的信仰。作者布朗不是严谨的学者,也不是渊博的神学家,因此我们也没有必要与之认真讨论信仰的问题。我更不会像欧洲“漫画事件”中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无比愤怒地对诋毁自己信仰的人进行辱骂和攻击。按照圣经的教导,我只想对作者布朗先生说这样一句话:愿上帝宽恕你,你所做的一切,你自己不知道。对于基督徒来说,我们真切的信仰犹如活水的江河,不会被一两部“戏说”式的小说和电影所颠覆。
   此次中共当局禁演《达芬奇密码》,丝毫不是出于尊重中国大陆的数千万计基督徒的信仰的缘故,也不是想以次向梵蒂冈方面示好。一个一向奉行无神论和唯物论的、一党专制的政权,从来都把宗教信仰当作“麻醉劳动人民的鸦片”,一直都对各宗教团体不遗余力地打压和控制,又怎么会在意基督徒如何看待《达芬奇秘密》呢?中共当局禁演该片的唯一理由,乃是考虑到自己的利益、考虑到所谓“稳定压倒一切”的原则。
   在意识形态上已经失去“理直气壮”的底气、在统治合法性上也陷入“犹抱琵琶本遮面”的境地的中共政权,就好像病入膏肓的艾滋病病人一样,身体虚弱之极,害怕风风雨雨,害怕气候变化。因此,从《艺伎回忆录》到《断背山》再到《达芬奇密码》,这些影片分别与日本问题、同性恋问题和宗教信仰问题有关,于中共而言均属“敏感话题”。倘若引发争议,则可能危及“稳定”。所以,任何容易引发争议的文艺作品,都会被当局视为洪水猛兽,在邓小平“不争论”原则的引导下,干脆一禁了之、一了百了。
   纳粹时代,尼默勒曾说过这样一段话:“德国最先逮捕共产党员,我不是共产党员,没有抗议;随后他们逮捕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没有抗议;后来他们逮捕工会会员,我不是工会会员,没有抗议;再后他们逮捕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没有抗议;最后他们逮捕我,这时已经没有人为我抗议了。”同样的道理,尽管我不喜欢《达芬奇密码》,我也不同意中共当局以非法手段来查禁之它的做法。因为中共当局今天可以禁《达芬奇密码》,明天也可以禁《圣经》。美国法学家米克尔约翰在《表达自由的法律限度》一书中指出:“政府不应因为一个公民的观点被认为是虚假的或危险的就禁止他说话。”中共当局何时才能学会尊重和宽容言论表达的自由呢?
   
   ——二零零六年六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