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光与光的背面》之二十:最好的教育是爱的教育]
余杰文集
·北村、余杰获得二零零六年度汤清基督教文艺奖
·朱健国:余杰新评余秋雨与魏明伦
·日本汉学家藤井省三评余杰《香草山》
·怀想余杰
·秦晋:余杰、王怡访问澳洲纪要
*
*
1、《火与冰》(经济日报出版社)
·《火与冰》再版目录
·《火与冰》再版序言:文字的破冰船
·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二周年祭
·薄酒与丑妻
·父亲的自行车
·那塔,那湖
·毕业生
·
·水边的故事
·牵手
·屠杀的血泊
·少年气盛说文章
·布罗茨基——诗歌与帝国的对峙
·龙性岂能驯——纪念陈独秀
·玩知丧志
·晚年悲情
·底层体验与体验底层
·流亡者
·婴儿治国与老人治国
·太监中国
·民主化进程中的旧俄、台湾知识分子比较
·卡拉OK厅中的男人和女人们
·钱穆:大师还是奴隶?
·人间世
·失落的“五四”
·军训的回忆——他们的世界
·读波普尔《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叛徒们
·黑色阅读
·皇帝的新衣——剖析张承志
·今夜飞雪
·历史与历史中的人
·“勇敢者”游戏——与克林顿对话的北大学生
·舟的遐想
·思想札记
*
*
2、《铁屋中呐喊》(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
·《铁屋中呐喊》(修订本)目录
·《铁屋中呐喊》修订版序言:铁屋子与窗户
·不可救药的理想者
·残缺之美
·赤足之美
·激越之爱
·九种武器
·绝望之爱
·口吃的人
·谁是白痴?
·欲望号街车
·张楚:一个躲着布道的布道者
·为抽屉而写作
·反读《通鉴》
·“铁哥们”蒙博托?
·反叛之后
·孤独的蔡元培
·鲁迅三题
·那不得见人的去处
·王府花园中的郭沫若
·王实味:前文革时代的祭品
·文人与人文
·向“牛筋”一样的牛津致敬
·向死而生
·新《子不语》
·知识分子:终结或再生
·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杨朔散文的反思
·驳季羡林先生论中西文艺理论
·读奥威尔《动物庄园》与《一九八四》
·读陈寅恪的诗
·杜拉斯:爱是不死的欲望
·焚书
·读《殷海光•林毓生书信录》
·法西斯:未死的幽灵
·嘴踢足球
·重读杨绛
*
*
3、《说,还是不说》(文化艺术出版社)
·《说,还是不说》自序:言说的自由
·为谁擦皮鞋?
·教育杀人
·魔鬼学校
·“我们就是法”
·是在读书,还是在坐牢?
·仅有“焦点访谈”是不够的
·孩子的书包有多重?
·用法西斯的方法打造的“神童”
·我见过的林庚先生
·杀,还是不杀:读伍立杨《鬼神泣壮烈》
·“我是警察我怕谁”
·评《克林顿访华言行录》
·读《阳光与阴影——阿尔贝•加缪传》
·俄罗斯之狼
·捍卫记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光与光的背面》之二十:最好的教育是爱的教育


   最好的教育是爱的教育
    我寻找新教师,他将紧紧追随那些闪光的法规,他将看到它们的全貌,看见它们完整的美姿,看到这世界是灵魂之镜,看到地球引力规律与心灵纯净合而为一。他将宣示:义务,亦即职责,就是科学,就是美和快乐。
   ——爱默生《对神学员毕业班的演讲》

   一九九一年十一月一日,一名刚刚获得美国爱荷华大学太空物理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卢刚,开枪射杀了三位教授、一位副校长和一名同样来自北京、同时获得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山林华。当时,这一事件震动了中美两国,也引起了一场关于中国教育弊端的讨论。可惜的是,中国教育界并没有因此而进行深入的反思和变革。十多年之后,中国学生的心理状态和人格模式依然没有发生根本的改变。越来越低龄的中国留学生们,在日本、加拿大、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地犯罪成风,而中国国内大中学生的犯罪率也在迅速增长中。有人惊呼,在八十年代出生的青年人中,冷漠、放纵、自私、自我中心成为精神时尚。天津一名大学生因为考试成绩不好,将自己的外婆勒死之后在浴缸中分尸;湖北的几名中学生为了收取“保护费”,将同班同学用乱刀砍死在胡同里。类似的事件差不多每天都在发生着。面对这种状况,我们甚至可以说:一个卢刚可耻地死去了,千万个卢刚正在茁壮成长。这种现象的发生,标志着教育可怕的失败。今天的中国教育,最缺乏的是人何以成为人的教育,以及爱和宽容的教育。
   我在访问爱荷华大学的时候,听到了不少关于在那次惨案中被枪杀的副校长安•柯莱瑞的感人故事。在这座小小的大学城中,有一条街道被命名为“安•柯莱瑞大道”,以纪念这位惨死的全美著名的测验专家。爱荷华是一个风景如画的小城,爱荷华大学的医学院在全美首屈一指,爱荷华居民的文化素质在全美的评比中也名列前茅。美国总统大选中预选的第一站通常在这里开始。可以说,谁在爱荷华取得了胜利,谁就拥有了走向白宫的第一把钥匙。这个只有几万居民的小城,安宁而静谧,宛如世外桃源。爱荷华的街头不像纽约的街头那样,有若干警察在走来走去,这里几乎就见不到一个警察的身影。几条主要的街道上,人们在悠闲地散步。我所居住的希尔顿饭店旁边的广场上,每到黄昏时分便有业余的乐队在喷泉下演出。居民们举家出动,在地上铺着毯子,开心地听音乐,乃至自己也登台表演,一直玩乐到深夜。这里的居民们很少听说有犯罪事件,大家很少有不安全的感觉。然而,卢刚疯狂的杀人案件,打破的小城的宁静。
   惨剧发生之后,当地的许多人开始对中国留学生产生了排斥心理。然而,就在安•柯莱瑞女士遇难之后的第三天,她的家属发表了一封给卢刚家人的信件:
   致卢刚的家人:
   我们刚经历了突发的巨痛,我们在姐姐一生中最光辉的时候,失去了她。我们深以姐姐为荣,她有很大的影响力,受到每一个接触她的人的尊敬和热爱——她的家,邻居的大人和孩子们,她遍及各国的学术界的同事、学生、朋友和亲属。
   我们一家人从远方来到爱荷华这里,不但和姐姐的众多朋友一同承担悲痛,也一起分享了姐姐在世时所留下的美好回忆。当我们在悲伤和回忆中相聚一起的时候,也想到了你们一家人,并为你们祈祷。因为这周末你们肯定是十分悲痛和震惊。
   安生前相信爱和宽恕。我们在你们悲痛时写这封信,为要分担你们的哀伤,也盼你们和我们一起祈祷彼此相爱。在这痛苦时刻,安是会希望我们大家的心都充满同情、宽容和爱的。我们知道,在这时会比我们更感悲痛的,只有你们一家。请你们理解,我们愿和你们共同承受这悲伤。
   这样,我们就能一起从中得到安慰和支持。安也会希望是这样的。
   诚挚的安•柯莱瑞博士的兄弟们
   弗兰克、迈克、保罗•克莱瑞
   一九九一年十一月四日
   关于这封信件,很少有中国媒体进行报道。我也不知道卢刚的家人是否收到这封信件,以及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回应。我却认为,这封信件比整个残酷的枪杀事件更有报道的价值。这封信战胜了邪恶与死亡,体现了人性的高贵和宽容。这封信件展示了美国教育中最为宝贵的一个侧面:这就是爱的教育、人性的教育、宽容的教育。柯莱瑞副校长生前就很关心来自世界各国的留学生,她的家里经常聚集着不同肤色的学生。在柯莱瑞的指导下完成博士学位的中国学者黄琪恩在《她仍旧在说话》一文中回忆说,安出生在中国上海,父母是美国传教士。这段经历使她尤其喜爱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每年感恩节、圣诞节,安总是邀请中国留学生到家中作客。她一定没有想到自己会丧生在一个中国留学生的枪口之下。然而,安的惨死并没有动摇亲人们的信仰,并没有让他们以仇恨来取代爱。他们深知,仇恨的心理最后伤害的是自己,仇恨的心理也不符合安生前所坚持的理想。爱和宽恕才是对亲人最好的纪念。于是,他们向杀害亲人的凶手的家人伸出了温暖的双手;于是,一项以“安•柯莱瑞”命名的奖学金在爱荷华大学建立起来了,前后三名获奖者都是来自中国的留学生。
   安•柯莱瑞博士和她的弟弟们为我们作出了难以置信的表率和见证。从这个意义上说,安虽死犹生,用黄琪恩的话来说就是“她仍旧在说话”。这一事件让我们意识到:最好的教育是爱的教育,我们最缺乏的教育也恰好是爱的教育。教育必须深入心灵,成为人性中的良知良能的催化剂,美国教育家米克尔约翰说过:“教育旨在培养公民的心灵和意志,以使他们获得智慧、独立性,进而获得作为一个自治公民的尊严。因此,教育自由是建设一个自由社会的基本要求。”第一在美国大学课堂上设立“爱的教育”的课程的南加州大学教授巴士卡里亚也曾经强调,一个社会应当寄希望于三种东西——真理、青年和爱。“青年”是和“爱”紧紧联系在一起的,而这种纽带要靠教育来联结。他认为,学校应该是世界上充满幸福快乐的地方,因为学习本身就是最大乐事。学到东西是最幸福的事情,因为每一点新东西,都可以使你变成一个新人。在这一过程中,爱应当成为教育的主要线索,成为公民社会最坚固的基石。不懂得爱的人不配称之为公民,没有爱心的老师不是一个合格的教育工作者。
   安•柯莱瑞博士的弟弟们的这封信件,应当被收入我们的中学课本中。它启示我们,爱的力量是何等的伟大,爱的教育是何等的重要。
   在美国,“爱的教育”的重要体现之一,即是近年来兴起的“在家上学”的风潮。美国教育学者麦迪奇(Helen Mondloch)在《在家上学》一文中写道:“随着在家上学运动愈来愈风行,类似的旨在支持家长施教者的有组织的活动在全国范围内兴起。目前约有一百五十万美国儿童离开了传统的课堂,选择了在家上学,这比一九九一年的数字增长了百分之三十。曾经被认为是宗教右翼独有领地的在家上学,如今已渗透到主流教育方式中去,成为一场强劲的基层运动。它迅速地重新确定家庭的价值,彻底改变着教育的现状。”在克林顿政府进行教育改革的时候,曾经试图将这些回到家庭的孩子重新拉回公立学校,并计划颁布法令阻止家庭教育的发展。然而,此消息刚刚披露出来,一个星期之内,白宫就收到了三百万个抗议电话。克林顿发现“众怒难犯”,被迫取消了这一计划。
   我在奥斯汀访问的时候,被邀请到提姆(Tim)和阿柏丝(Chris Abels)夫妇家中作客,他们就是家庭教育的实践者。
   我们按照地图驱车前往。美国人做事情很细致,接待我们的项目官员给了我们详细的图表,几点几分出发,几点几分在哪个街口转弯,写得十分清楚。我们下了高速公路,进入一条社区的小路。这是一个开阔的郊区小镇,房屋多半是平房或者两层的小楼。正在一边慢慢行驶一边察看门牌号码的时候,后面忽然开来一辆牛高马大的吉普车,司机向我们按喇叭。老沈告诉我,在一般情况下,这样按喇叭在美国是不礼貌的行为。那么,他是为我们引路吗?
   果然,吉普车超过我们之后,在前面转过几个弯,便停到了一排平房的车库前。我们一看门牌号码,这所平房正是我们要寻找的提姆的家。
   这时候,从车上下来两个高大英俊的小伙子,亲切地向我们打招呼。于是,我们也把车停在旁边。刚下车,一对中年夫妻大步流星地向我们走过来,男的已经挺着硕大的啤酒肚了,而女的还保持着苗条的身材,怀中饱着一个小小的婴孩。他们自我介绍说,他们就是提姆和阿柏丝夫妇。最让我惊奇的是,在他们身后,一大群孩子像流星般地跟了出来,瞬间便把我们围在草坪中间。
   著名的电脑公司戴尔公司(Dell)的总部在奥斯汀。提姆是戴尔公司的高级主管,负责软件开发部门的工作,他的妻子阿柏丝则是一位家庭妇女。提姆告诉我,他们夫妇一共有九个孩子,而且非常巧妙的是,他们的孩子是按照一个女孩、一个男孩,然后再是一个女孩、一个男孩的顺序,错落有致地来到这个世界的。大儿子在外地工作,大女儿的家就在隔壁,都有了各自家庭和孩子。提姆夫妇刚五十出头就做了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现在,家中还有七个孩子,已经十八岁的老三,就是刚才开车来接我们的小伙子,正在附近一所教会大学里念书。其他的孩子都在家庭中接受教育。最小的是只有两岁的儿子,还在阿柏丝的怀抱里啼哭呢。
   晚餐早已准备就绪,我们走错了路,迟到了半个小时,孩子们似乎已经饥肠辘辘了。于是,提姆建议立即开饭。在宽阔的餐厅里,大家围绕餐桌坐好。餐桌上摆着三大盆菜,一盆是蔬菜沙拉,一盆是意大利肉酱通心粉,一盆是煮烂了的红豆。
   吃饭前,提姆代表全家做了一个谢饭祷告。我注意到,坐在我对面的那个四五岁的女孩也合着双手,闭上眼睛,跟着父亲一起虔诚地祷告。而在餐厅正前方的墙上挂着一幅耶稣像,旁边的镜框里还镶嵌着《圣经》的话语。这显然是一个虔信之家。
   每人面前有一个大盘子以及一套刀叉,大家轮流分上一大勺沙拉、通心粉和红豆,看来通心粉和红豆是主食。这就是得州人简单的晚餐。红豆的味道尤其香浓,配着蔬菜沙拉中的豇豆一起吃真是别有风味。孩子们都在认真而安静地吃饭,偶尔也像我询问一些问题。孩子们有的羞怯,有的开朗。最爱捣乱的是坐在我对面的小女孩,她与哥哥抢夺一瓶作料,却把自己面前的盘子打翻了。提姆收起微笑,大声训斥了她几句。看见父亲发火了,两个孩子终于安静下来。提姆转过脸来向我挤挤眼睛说:“有时候需要对他们严厉一点。”
   饭后,提姆夫妇带我参观孩子们的房间。一般是两个孩子一个房间,男孩子的房间摆设简单,有点像学生宿舍;女孩子的房间里则有很多小摆设,连墙壁也漆成了粉红色。而且,男孩们的房间比女孩们的房间要凌乱得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