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光与光的背面》之二十:最好的教育是爱的教育]
余杰文集
·习近平可有习仲勋的眼泪?
·“八荣八耻”对决“三个代表”
·自由是我们争来的
·都江堰的灭顶之灾
·叶利钦与中国
·中共应当还中南海于民
·中国究竟有多么热爱和平?
·中共元老吴南生谈政治民主
·谁是胡锦涛的智囊?
·新闻出版的“外松内紧”
·以真话来维权
·昝爱宗与萧山教案
·我所见过的女议长佩洛西
·谁想不让我们过圣诞节?
·十博士为何不反对奥运会?
·人文奥运,去毛为先
·“爱国”为何成为流氓和白痴的专利?
·两朵金花耀中华
·中共已无改革派
·别了,毛贼
·胡锦涛捐献了多少钱?
·我们唯有勇气与谦卑——我为何在《零八宪章》上签名,兼致狱中的刘晓波
·六万与两亿
·探望刘霞受阻记
·在横眉与俯首之间—为刘晓波五十三岁生日而作
·与国保警官谈零八宪章
·刘晓波的道路就是胡适的道路
·她是中国的“犹太人”——写给刘霞
·偶尔抽抽
·签名,还是不签?----由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看《零八宪章》(之一)
·如何将真理从谎言中拯救出来?——读茨普金《巴登夏日》
·中共的硬与软
·签名的价值——从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看《零八宪章》(之二)
·但开风气不为帅——读《包遵信纪念文集》
·杀戮不能获取正义
·让网络监督的风暴更猛烈
·民权乃公理,宪法实良图——从康有为与章太炎的论争看零八宪章的改良主义
·希拉里进大观园
·我们共同的人性尊严----《零八宪章》与亚洲人权宪章之比较
·围巾送给温家宝,不如送给刘晓波
·家宝原来爱读书
·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与四川大地震----苏联和中国政治转型的比较
·胡锦涛与查天赐的幸福指数
·当代大学生人权意识的觉醒——论谭卓案与邓玉娇案中大学生的角色
·从邓玉娇案看公民拥有武器的权利
·中国是民主化的例外吗?----"六四"二十周年对中国改革路径的反思
·航母可以实现“强国梦”吗?
·从此革命不输出,自己家里瞎折腾
·从《零八宪章》看一百年前的立宪运动----为刘晓波失去自由一百天而作
·黄光裕与刘晓波
·北韩是中共豢养的一条狗
·六四是中国人的清明节
·他们让奥运会失去了重量
·盛世出国虎?
·坦克再上长安街
·毛泽东阴影下的胡时代
·释放刘晓波才是不折腾
·莫将罪犯当英雄
·巨资封口 人命关钱
·我可以不喜欢奥运会吗?
*
*
26、《泥足巨人:苏俄崩溃的秘密》(2010年完成)
·元帅在黎明前死去——读卡尔夫《被枪决的苏联元帅》
·“透气孔”和“萤火虫”——读爱伦堡《人•岁月•生活》
·故乡是比远方更远的地方
·那插入天际是十字架——俄罗斯的教堂
·被囚禁的海燕——访高尔基故居
·是非成败,转头不空——读《戈尔巴乔夫回忆录:真相与自白》
·大堤的崩溃,始于哪一颗螺丝钉?——读雅科夫列夫《一杯苦酒》
·被忘却,是他的光荣——读格拉乔夫《戈尔巴乔夫之谜》
·爱祖国,更爱真理
·记忆之城圣彼得堡
·沉默的夜莺
·布衣出版家的传奇人生
·你的生命被照亮
·星际语言
·那张夺走你灵魂的审讯桌
·他们也不能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读姆列钦《历届克格勃主席的命运》
·克里姆林宫的女主人们
·老鼠之城梅什金
·白石之城苏兹达尔
·帝国兴衰的缩影:从夏宫到冬宫
·在黑暗深渊的入口处——读布伦特与诺莫夫《斯大林晚年离奇事件》
·爱陀思妥耶夫斯基,就是爱文学
·斯大林是杀死斯大林的凶手——读布伦特与诺莫夫《斯大林晚年离奇事件》
·他撬动了最下面那块基石——读叶梅利亚诺夫《未经修改的档案:赫鲁晓夫传》
·普京之谜----读布洛茨基《普京:通往权力之路》
·苏联的失败是道德与精神的失败——读《20世纪的精神教训——戈尔巴乔夫与池田大作对话录》
·他们与法西斯何其相似
·老大哥的眼睛在盯着你——读纪德《从苏联归来》
·党的覆灭就是国家的覆灭
·“缓慢改革”就能拯救苏联吗?----读雷日科夫《大国悲剧:苏联解体的前因后果》
·是沉入深渊,还是凤凰涅磐?——评《来自上层的革命》
·专制不可能达成稳定——读盖达尔《帝国的消亡:当代俄罗斯的教训》
*
*
27、台湾不是殖民地(2010年完成)
·李敖对决李肇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光与光的背面》之二十:最好的教育是爱的教育


   最好的教育是爱的教育
    我寻找新教师,他将紧紧追随那些闪光的法规,他将看到它们的全貌,看见它们完整的美姿,看到这世界是灵魂之镜,看到地球引力规律与心灵纯净合而为一。他将宣示:义务,亦即职责,就是科学,就是美和快乐。
   ——爱默生《对神学员毕业班的演讲》

   一九九一年十一月一日,一名刚刚获得美国爱荷华大学太空物理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卢刚,开枪射杀了三位教授、一位副校长和一名同样来自北京、同时获得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山林华。当时,这一事件震动了中美两国,也引起了一场关于中国教育弊端的讨论。可惜的是,中国教育界并没有因此而进行深入的反思和变革。十多年之后,中国学生的心理状态和人格模式依然没有发生根本的改变。越来越低龄的中国留学生们,在日本、加拿大、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地犯罪成风,而中国国内大中学生的犯罪率也在迅速增长中。有人惊呼,在八十年代出生的青年人中,冷漠、放纵、自私、自我中心成为精神时尚。天津一名大学生因为考试成绩不好,将自己的外婆勒死之后在浴缸中分尸;湖北的几名中学生为了收取“保护费”,将同班同学用乱刀砍死在胡同里。类似的事件差不多每天都在发生着。面对这种状况,我们甚至可以说:一个卢刚可耻地死去了,千万个卢刚正在茁壮成长。这种现象的发生,标志着教育可怕的失败。今天的中国教育,最缺乏的是人何以成为人的教育,以及爱和宽容的教育。
   我在访问爱荷华大学的时候,听到了不少关于在那次惨案中被枪杀的副校长安•柯莱瑞的感人故事。在这座小小的大学城中,有一条街道被命名为“安•柯莱瑞大道”,以纪念这位惨死的全美著名的测验专家。爱荷华是一个风景如画的小城,爱荷华大学的医学院在全美首屈一指,爱荷华居民的文化素质在全美的评比中也名列前茅。美国总统大选中预选的第一站通常在这里开始。可以说,谁在爱荷华取得了胜利,谁就拥有了走向白宫的第一把钥匙。这个只有几万居民的小城,安宁而静谧,宛如世外桃源。爱荷华的街头不像纽约的街头那样,有若干警察在走来走去,这里几乎就见不到一个警察的身影。几条主要的街道上,人们在悠闲地散步。我所居住的希尔顿饭店旁边的广场上,每到黄昏时分便有业余的乐队在喷泉下演出。居民们举家出动,在地上铺着毯子,开心地听音乐,乃至自己也登台表演,一直玩乐到深夜。这里的居民们很少听说有犯罪事件,大家很少有不安全的感觉。然而,卢刚疯狂的杀人案件,打破的小城的宁静。
   惨剧发生之后,当地的许多人开始对中国留学生产生了排斥心理。然而,就在安•柯莱瑞女士遇难之后的第三天,她的家属发表了一封给卢刚家人的信件:
   致卢刚的家人:
   我们刚经历了突发的巨痛,我们在姐姐一生中最光辉的时候,失去了她。我们深以姐姐为荣,她有很大的影响力,受到每一个接触她的人的尊敬和热爱——她的家,邻居的大人和孩子们,她遍及各国的学术界的同事、学生、朋友和亲属。
   我们一家人从远方来到爱荷华这里,不但和姐姐的众多朋友一同承担悲痛,也一起分享了姐姐在世时所留下的美好回忆。当我们在悲伤和回忆中相聚一起的时候,也想到了你们一家人,并为你们祈祷。因为这周末你们肯定是十分悲痛和震惊。
   安生前相信爱和宽恕。我们在你们悲痛时写这封信,为要分担你们的哀伤,也盼你们和我们一起祈祷彼此相爱。在这痛苦时刻,安是会希望我们大家的心都充满同情、宽容和爱的。我们知道,在这时会比我们更感悲痛的,只有你们一家。请你们理解,我们愿和你们共同承受这悲伤。
   这样,我们就能一起从中得到安慰和支持。安也会希望是这样的。
   诚挚的安•柯莱瑞博士的兄弟们
   弗兰克、迈克、保罗•克莱瑞
   一九九一年十一月四日
   关于这封信件,很少有中国媒体进行报道。我也不知道卢刚的家人是否收到这封信件,以及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回应。我却认为,这封信件比整个残酷的枪杀事件更有报道的价值。这封信战胜了邪恶与死亡,体现了人性的高贵和宽容。这封信件展示了美国教育中最为宝贵的一个侧面:这就是爱的教育、人性的教育、宽容的教育。柯莱瑞副校长生前就很关心来自世界各国的留学生,她的家里经常聚集着不同肤色的学生。在柯莱瑞的指导下完成博士学位的中国学者黄琪恩在《她仍旧在说话》一文中回忆说,安出生在中国上海,父母是美国传教士。这段经历使她尤其喜爱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每年感恩节、圣诞节,安总是邀请中国留学生到家中作客。她一定没有想到自己会丧生在一个中国留学生的枪口之下。然而,安的惨死并没有动摇亲人们的信仰,并没有让他们以仇恨来取代爱。他们深知,仇恨的心理最后伤害的是自己,仇恨的心理也不符合安生前所坚持的理想。爱和宽恕才是对亲人最好的纪念。于是,他们向杀害亲人的凶手的家人伸出了温暖的双手;于是,一项以“安•柯莱瑞”命名的奖学金在爱荷华大学建立起来了,前后三名获奖者都是来自中国的留学生。
   安•柯莱瑞博士和她的弟弟们为我们作出了难以置信的表率和见证。从这个意义上说,安虽死犹生,用黄琪恩的话来说就是“她仍旧在说话”。这一事件让我们意识到:最好的教育是爱的教育,我们最缺乏的教育也恰好是爱的教育。教育必须深入心灵,成为人性中的良知良能的催化剂,美国教育家米克尔约翰说过:“教育旨在培养公民的心灵和意志,以使他们获得智慧、独立性,进而获得作为一个自治公民的尊严。因此,教育自由是建设一个自由社会的基本要求。”第一在美国大学课堂上设立“爱的教育”的课程的南加州大学教授巴士卡里亚也曾经强调,一个社会应当寄希望于三种东西——真理、青年和爱。“青年”是和“爱”紧紧联系在一起的,而这种纽带要靠教育来联结。他认为,学校应该是世界上充满幸福快乐的地方,因为学习本身就是最大乐事。学到东西是最幸福的事情,因为每一点新东西,都可以使你变成一个新人。在这一过程中,爱应当成为教育的主要线索,成为公民社会最坚固的基石。不懂得爱的人不配称之为公民,没有爱心的老师不是一个合格的教育工作者。
   安•柯莱瑞博士的弟弟们的这封信件,应当被收入我们的中学课本中。它启示我们,爱的力量是何等的伟大,爱的教育是何等的重要。
   在美国,“爱的教育”的重要体现之一,即是近年来兴起的“在家上学”的风潮。美国教育学者麦迪奇(Helen Mondloch)在《在家上学》一文中写道:“随着在家上学运动愈来愈风行,类似的旨在支持家长施教者的有组织的活动在全国范围内兴起。目前约有一百五十万美国儿童离开了传统的课堂,选择了在家上学,这比一九九一年的数字增长了百分之三十。曾经被认为是宗教右翼独有领地的在家上学,如今已渗透到主流教育方式中去,成为一场强劲的基层运动。它迅速地重新确定家庭的价值,彻底改变着教育的现状。”在克林顿政府进行教育改革的时候,曾经试图将这些回到家庭的孩子重新拉回公立学校,并计划颁布法令阻止家庭教育的发展。然而,此消息刚刚披露出来,一个星期之内,白宫就收到了三百万个抗议电话。克林顿发现“众怒难犯”,被迫取消了这一计划。
   我在奥斯汀访问的时候,被邀请到提姆(Tim)和阿柏丝(Chris Abels)夫妇家中作客,他们就是家庭教育的实践者。
   我们按照地图驱车前往。美国人做事情很细致,接待我们的项目官员给了我们详细的图表,几点几分出发,几点几分在哪个街口转弯,写得十分清楚。我们下了高速公路,进入一条社区的小路。这是一个开阔的郊区小镇,房屋多半是平房或者两层的小楼。正在一边慢慢行驶一边察看门牌号码的时候,后面忽然开来一辆牛高马大的吉普车,司机向我们按喇叭。老沈告诉我,在一般情况下,这样按喇叭在美国是不礼貌的行为。那么,他是为我们引路吗?
   果然,吉普车超过我们之后,在前面转过几个弯,便停到了一排平房的车库前。我们一看门牌号码,这所平房正是我们要寻找的提姆的家。
   这时候,从车上下来两个高大英俊的小伙子,亲切地向我们打招呼。于是,我们也把车停在旁边。刚下车,一对中年夫妻大步流星地向我们走过来,男的已经挺着硕大的啤酒肚了,而女的还保持着苗条的身材,怀中饱着一个小小的婴孩。他们自我介绍说,他们就是提姆和阿柏丝夫妇。最让我惊奇的是,在他们身后,一大群孩子像流星般地跟了出来,瞬间便把我们围在草坪中间。
   著名的电脑公司戴尔公司(Dell)的总部在奥斯汀。提姆是戴尔公司的高级主管,负责软件开发部门的工作,他的妻子阿柏丝则是一位家庭妇女。提姆告诉我,他们夫妇一共有九个孩子,而且非常巧妙的是,他们的孩子是按照一个女孩、一个男孩,然后再是一个女孩、一个男孩的顺序,错落有致地来到这个世界的。大儿子在外地工作,大女儿的家就在隔壁,都有了各自家庭和孩子。提姆夫妇刚五十出头就做了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现在,家中还有七个孩子,已经十八岁的老三,就是刚才开车来接我们的小伙子,正在附近一所教会大学里念书。其他的孩子都在家庭中接受教育。最小的是只有两岁的儿子,还在阿柏丝的怀抱里啼哭呢。
   晚餐早已准备就绪,我们走错了路,迟到了半个小时,孩子们似乎已经饥肠辘辘了。于是,提姆建议立即开饭。在宽阔的餐厅里,大家围绕餐桌坐好。餐桌上摆着三大盆菜,一盆是蔬菜沙拉,一盆是意大利肉酱通心粉,一盆是煮烂了的红豆。
   吃饭前,提姆代表全家做了一个谢饭祷告。我注意到,坐在我对面的那个四五岁的女孩也合着双手,闭上眼睛,跟着父亲一起虔诚地祷告。而在餐厅正前方的墙上挂着一幅耶稣像,旁边的镜框里还镶嵌着《圣经》的话语。这显然是一个虔信之家。
   每人面前有一个大盘子以及一套刀叉,大家轮流分上一大勺沙拉、通心粉和红豆,看来通心粉和红豆是主食。这就是得州人简单的晚餐。红豆的味道尤其香浓,配着蔬菜沙拉中的豇豆一起吃真是别有风味。孩子们都在认真而安静地吃饭,偶尔也像我询问一些问题。孩子们有的羞怯,有的开朗。最爱捣乱的是坐在我对面的小女孩,她与哥哥抢夺一瓶作料,却把自己面前的盘子打翻了。提姆收起微笑,大声训斥了她几句。看见父亲发火了,两个孩子终于安静下来。提姆转过脸来向我挤挤眼睛说:“有时候需要对他们严厉一点。”
   饭后,提姆夫妇带我参观孩子们的房间。一般是两个孩子一个房间,男孩子的房间摆设简单,有点像学生宿舍;女孩子的房间里则有很多小摆设,连墙壁也漆成了粉红色。而且,男孩们的房间比女孩们的房间要凌乱得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