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银波文集]->[一起满清大案的教训]
杨银波文集
·探索道路:《公民正刊》策划杂感
·村委会主任当选就职演讲辞
·青年节致青年读者的一封信
·彻底改革村民自治制度为民主自治制度
·踏上选举之路 不信东风唤不回—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续稿
·向《生存之民工》全体工作人员致敬
·联名上书:解13名民工燃眉滴血之急
·公民办刊:在强势压迫之下
·治安体系:从亲属被盗说开去
·致中国21省新一届基层自治组织
·底层缩影曹建纲一家的生存挣扎
·为弟弟杨丰友受重伤致宁波官商人物
·从1672 元拖欠民工款调查到的广州大案
·中国民工:一个训练行动力的维权重镇
·一封民工公开签名信
·办一份敢为您说话的杂志《维权通讯》刊词
·暴虐之下 不能只有心灵抗争-关于维护农民工具体权益的解答陈词
·沉重的青春──少年时期摇滚歌词——
·村级民主自治制度草案(提要)
·民选村委会致信党选党支部
·调查:一个农民工家庭的经济帐目
·母亲说——“让我怎么回报他们”
·民主论坛》七周年七则感慨
·以此为鉴:工伤,痛在广州番禺
·与台湾著名主持人杨宪宏对话
·电台主讲节目《民工的钱与命》策划书
·让活生生的残酷现实说明这一切--《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让我们直面不和谐的劳资矛盾——《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把焦点集中于扩大民工的选择权
·1
·《民主论坛》第七周年简略报告
·民工之死:脆弱的生命—未必比现实更残酷的不似小说的小说
·采访病床上的母亲梁如成
·河北“马堪敏案”深度报告
·启事:杨银波更换联络方式
·告别一盘散沙 建立维权网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必须寻求高效率的维权途径——《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呼吁扩大援助的层面和范围——《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社会不公正挑战的是社会安全..
·关注民工 外界打击和心灵扭曲——《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潜规则导致从上而下的全体腐败——《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别把自己牢牢地钉在屈辱的地位——《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黑社会:评简竹醒集团的覆灭
·社会剧变之下的劣根—《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权力型黑社会
·陈忠明的失踪与记者的命运——《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悲惨学费”自杀个案报告二十则
·大陆“少年性犯罪”个案报告
·严酷的底层生存真相.....
·权力型黑社会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陆青少年犯罪研究(提纲)
·剧变的中国:论述黑社会与民工
·职业病·腐败司法·可耻经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震撼:“悲惨学费”非自杀个案报告
·关于我的民工家族的真实故事—《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频频被袭 黑社会恶果累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深切关注:9个求助孩子调查报告
·见证贫穷:9个求助孩子调查背景
·《调查背景》附图:
·回忆曾患“精神病”的亲人们
·那些曾经抚育我的亲人们
·无序状态下的黑社会和底层人—《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哥英逝,银波沉痛哀悼
·警惕暴力、资本、权力的合流—《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评述一代着名诗人杨春光
·专访杨银波:退团退队 找回真实自我
·忍无可忍的激烈冲突 评王斌余案
·简评李敖此行之言论
·讨薪杀人 究竟是谁在挑战谁?
·努力,只为永不熄灭的希望— 《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第十四集
·李敖之旅:与杨宪巨集对话
·“超级女声”与杨宪巨集对话
·直面黑暗:残酷社会与人性挣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阿星、刘长青的暴力之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这条烂路 捐血也要修起来——我对村民们的动议请求
·忏悔、悲悯和祈祷: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三位普通公民权益调查
·用心灵去感受深刻的贫穷
·体悟与呼唤 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捐款修築「新岸路」倡議書(附《問答錄》)
·在村民大会上的临时动议演讲
·少年民工杨丰友纪实报告
·发自贫困地区青年作家的一封信
·我的“乡村建设运动梦”
·杨银波与他的乡村建设梦
·故乡堪忧——我的重庆之行
·为“搭棚而生”的灾民呐喊
·一个农民家庭的贫困史调查记录
·人穷志不穷的人,我为你们呐喊!
·罗太成——令人悲悯的孤寡老人
·一部令人深省的云南山歌剧
·穷人的呐喊:苦做苦吃,然后等死!
·一名民工基督徒的内心表白
·让无助者有助,让无力者有力
·农民调查:五元人民币是所有的现金
·居住、医疗、教育——贫穷者的重负
·一个独立作家在朱沱
·一个全是“病号”的贫困家庭
·兄弟我,与大家同行——贺《民主论坛》新年新前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起满清大案的教训

作者按:按本文所写,全然来自民间口耳流传之野史,绝对非正统史料。本文所指,与满清四大冤案之一“张汶祥刺马案”的历史原貌乃有极大差异。

   我于不经意间获悉一起满清残酷大案,已有数年知晓的印象,来自祖父辈的口耳相传。虽然此案之时代距今已隔137年,但从中我已看到极大的现实价值,当中之残忍、野蛮、恐怖,实为震撼。当时之状况,乃是朝廷极度腐败,各级官员横行霸道,搜刮民脂,凶狠打压,镇止民心,搞得民不聊生,天怒人怨。此时,各地纷纷反抗,农民无以选择,唯有落草为寇,或者抢劫偷窃,或者聚集成组织,刺杀官员,攻打军队,抢夺官财。在这拨底层群体之中,有这样三类人:一类,以马新贻为代表,虽然国家大乱,但仍然投靠朝廷,意欲做官,改变生涯;一类,以洪森为代表,专与朝廷势不两立,烧杀抢偷,无所不为;一类,以张汶祥、黄纵这种原本老老实实,但又别无本事,被逼得走投无路,唯有心惊胆战地小偷小摸。这三类人,原本都极其弱势,但恰恰是同样遭受暴政的他们,到最后却酝酿成彼此间极其悲惨的厮杀与陷害,几无半点退让的可能。

   我为这起大案而震惊,实在是基于这当中所包含的太多历史写意,给人以深刻教训,给人以深刻启发。马新贻,乃是一个“可怜虫”(据传出身于回族家庭),父母在乱世之中被贼寇杀害,全家被洗劫得片甲不留。这个小孩,被一个极其变态的道士收养。道士一面教其武功,一面对其百般凌辱,从小到大鸡奸此人。乱世之时,人人几无选择的余地,为了在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之中求得生存,马新贻忍之又忍,性格极其阴暗,但诸多时候唯有不得已而屈从之,其目的只是为了学到武功,并希望凭此武功能够谋得非普通人那样缺乏安全保障和生存之忧的事情来做。随着年龄的增长,马新贻越来越具有反抗的力量。某次道士再度鸡奸他之后,马新贻趁其不备,将道士阉割,并将匕首深深地刺进道士嘴里,道士死了。这样一个马新贻,除了从道士那里学得一点文墨字迹及高超武功外,其余皆是一无所有。

   武功,在当时的社会,犹如今天的部分人手中有一支手枪那样,如果要谋生存,除非行侠仗义的人,否则必定成为贼寇,或者成为朝廷军,就如不成为黑社会,就成为当局利益捍卫者那样。马新贻在那样的时代里,摸爬滚打,起初哪方都不加入,但拖了几年,实在别无它法。此时,朝廷征招武状元,马新贻洞察时机,赶紧前往。路上,张汶祥、黄纵要偷马新贻的马和包裹,被马新贻颇有分寸地予以制止,随后交流“世道之乱,人心何为”。黄纵说:“这些年以来,我一直都活在仇恨和愤怒里。我们务农的人,如果不是被朝廷逼得这样紧,谁会落草为寇呢?张汶祥与我妹妹黄莲都已经订婚三年了,但三年都没有凑齐结婚的钱。穷人真是没法活了。而你,为什么在这样的乱世之中,居然还要甘当朝廷的走狗?”马新贻这个性格阴暗但不失豪爽的人,当起了张汶祥、黄纵的“启蒙者”,他说:“我相信朝廷是有好官的,这个世界不会只朝一边倒!”

   在马新贻看来,人不管生存于怎样的社会之中,只要勤劳苦做,凭借自己的双手双脚,就一定可以生存下来。至于贼寇之举,实在没有半点道理。马新贻甚至教张汶祥、黄纵如何捕鱼、杀野猪,并告诉他们:“这就是‘正确生存’的方式之一。”穷人与落魄者在这样的时代里相遇,心有灵犀,遂一起喝寡酒过夜。黄纵这样一个人,其实已经一无所有,这个人没有彻底崩溃的原因,是因为他有一个可以满足他性欲的风骚的妻子米阑。可以说,只有在夫妻性爱之中,他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这也是他唯一的信仰。家庭的纽带及顾虑,在很大程度上使得类似黄纵这样的人没有象洪森那样大肆反抗当道。但是,穷人的眼里一旦出现马新贻这样的人,胸中就燃起了希望,他们拜托马新贻:“如果你有飞黄腾达的一天,千万不要忘了我们。”马新贻心知肚明,当即说:“如果我中举,今后你们若要谋得一官半职,绝对没有问题。”但他提出一个条件,“你们以后千万不要再做贼,而要光明正大地活着,踏实勤奋。”马新贻、张汶祥、黄纵遂结拜为兄弟。

   读者看到此处,可能认为:自此以后,这批穷人的命运会得到改善。

   但是,我们忽略了当时的社会背景。在那样一个天怒人怨的时代里,既得利益者与利益被欺压者之间,只可能是殊死的较量。乱世,即意味着重典,倘若三人某一日真是为官,那么此后必然站在同一条船上,对弱势者大肆欺凌。马新贻毕竟是马新贻,他唯一不同于张汶祥、黄纵这种普通农民的地方在于,他有一身好武功和投机智慧,这是他的本钱。但当他看到黄莲这种美丽十足,却完全没有女人幸福所言的底层人时,心中泛起狂热的冲动。在离开张汶祥、黄纵后不久,他就跑回来,找到在溪边洗衣服的黄莲,吐露心中爱意。黄莲被其打动,但作为良家妇女,她并没有随从于马新贻。黄莲不是不清楚,如果她跟了这样一个极可能成为权势财富者的马新贻,那么今后的贫苦人生绝对可以改写,但她保持了她的道德──“妻从夫”的伦理。在当时那个风雨飘摇、到处博杀的时代,多少女性唯有卖身青楼,而整个社会则是笑贫不笑娼,正如当今中国大陆的“性工作者”那样,实有太多迫不得已。但很明显,黄莲不是这种人。传统礼教,在很大程度上控制了社会的疯狂乱象。

   马新贻果然高中,并在“平乱党”之中立功,官位已至“两江提督”。这时的他,我们称之为“朝廷鹰犬”绝不过分。他所针对的,是那些“反贼”,实际上就是一群基本达到“起义”规模的人。民众对朝廷、官府恨之入骨,两者已经势不两立。面对这样一个局势,马新贻作为镇压者,出尽其力,干得极为绝情,手段辛辣残忍。当张汶祥、黄纵投奔马新贻之时,马新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他们明白:从今以后,你们的任务,就是不择手段,将所有反抗朝廷、官府的人,统统镇压杀害,斩草除根,心狠手辣,绝不留情。马新贻把张汶祥、黄纵带到刑房,让他们亲眼目赌“反贼”的下场:以烧红的烙铁插进女人的阴道,以滚烫的水银罐进男人的耳朵,然后抽脚筋、钩舌头,直至其痛苦死亡。被杀害的“反贼”来自当时大量反抗组织之一“黑山寨”。马新贻真是玩尽了手段,连自己也攻不下这个组织,却居然让张汶祥、黄纵这种缺乏基本军事训练的人前去剿灭“黑山寨”,明摆着让他们去送死。

   “黑山寨”是出了名的虎狼心、豹子胆,已杀官员无数,已夺官财无数,其领头人即是洪森。当张汶祥带着一帮人前去之时,除张汶祥被活捉外,其余人等全部被“黑山寨”杀害,断手、断脚、断头,到处都是血液横流。洪森对官府之恨,超出一般人的理解,他喜欢吃官员的心脏,而且是生吃,谓之为“大补之物”。张汶祥这样一个曾经是普通农民的人,今天却成了铲除“反贼”的官员,当然成为洪森的死对头。张汶祥被绑在柱子上,被逼问有关提督府的详情。这个人可真够有骨气,不但拒绝回答,甚至仿如“革命党”似的,不成功则成仁,痛骂“反贼”。事实上,反过来也一样,当“黑山寨”的人被捕之时,也是如此大义凛然。洪森的手段,真可谓刚柔并进。柔的一面,以女人来引诱从来没有尝过男女交欢的张汶祥(此前,张汶祥、黄莲二人出于“没结婚便不能行房”的礼教,一直未能行事),让其勃起,但张汶祥还是痛骂洪森,洪森怒不可歇,拿木棒将其勃起的阳物一阵猛击,打得张汶祥成为太监一般的废物。刚的一面,则是一刀捅进同为朝廷官员的另一人,在胸膛上画圈旋转,形成窟窿,然后轻轻一拍,一颗心脏就跳进了有酒的碗里。洪森当着张汶祥的面,生吃了心脏。

   正在这时,打入“黑山寨”的卧底黄纵,突然带领一帮人马,将“黑山寨”的人一概杀尽,并将已经喝下毒酒的洪森活捉。这边博杀得如此疯狂、如此惨烈、如此血腥,但是另一边呢,马新贻却在提督府表情冷漠地对曾经深爱的女人黄莲说:“我当时太冲动,一直后悔至今。”纯粹的翻脸不认人。马新贻走到自己房间,那个风骚的米阑(也就是黄纵的妻子),为了让自己飞速爬升,改变自己一生的命运,乃以色相对马新贻极尽勾引,这与同为弱势者的黄莲完全不同。

   马新贻这时的心境简直复杂至极,他所能想到的,乃是自己曾经所受的罪孽,以及在为朝廷卖命之中所承受的折磨与挣扎。他的心中,非但是扭曲、痛苦、不得释放,反而欲求极大的发泄与报复。而这时,米阑的出现正是契机。马新贻犹如当初教他武功的道士,对米阑一番狠狠的鞭打、凌辱,直到其全身打伤、下身戳烂为止,而这一切都被黄莲亲眼目睹。黄纵带着受尽折磨的张汶祥回到提督府,一回来就发现了米阑的伤情。米阑为避杀身之祸,没有告之其实情。黄纵去问马新贻,马新贻想出狠毒的一计,也就是把目标针对专门与之作对的朝廷御吏,意欲以此计来剪除异己。于是,马新贻告诉黄纵:“是朱十三强奸了米阑。”

   朱十三即是御吏之子。此人乃是一个非常热心、品行端正的人,经常在寺庙、道观帮助人,而且本来就身体虚弱,患有哮喘病。黄纵、张汶祥哪里知道这一切?不问究竟,就猛打出手,将朱十三当场打死。

   马新贻非常清楚黄纵、张汶祥的性格,也非常清楚这件事如果不能以“黄纵、张汶祥必死”的结局收场,那么绝对会牵连到自己身上。于是,他一边让黄纵、张汶祥去“复仇”,一边又调出官兵去现场抓捕黄纵、张汶祥。经过一番刑审,黄纵、张汶祥被判充军。到这个时候,两人仍然蒙在鼓里。在押解黄纵、张汶祥的途中,马新贻突然以蒙面之身出现,杀了押解的官兵,并送黄纵、张汶祥银两,让其逃生。黄纵、张汶祥心中自然大为感激,对马新贻毫无半点察觉,真是被卖了还要快乐地帮人数钱。马新贻并未就此放过黄纵、张汶祥二人,因为此二人不死,日后必有大患。于是,他再次调出官兵,抓捕此二人,其罪状则是必死无疑的重罪──“杀害朝廷官兵”。但即便是此时,黄纵、张汶祥仍然坚持着“有难同当”的兄弟情谊,并未将有关马新贻的珠丝马迹想清楚,而是竭力保护马新贻。

   然而,洪森就与黄纵、张汶祥关在同一个监房里。洪森说:“你们两个真是大苯蛋!当初,是你们把我抓进来的,我被马新贻挖掉了双眼,砍断了四肢,已经没有几天的活命了。你们知不知道马新贻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让你们来杀我,又让你们去对付御吏的儿子。这些我都听说了。至于你老婆被强奸,除了马新贻,还能有谁?”黄纵翻然醒悟,痛心疾首地对天大骂:“马新贻,你这个狗官,你不得好死!

   我要杀了你!“米阑在监房外听到了这一切。出于对自身利益着想,以及对日后的主要投靠者马新贻的保护,米阑居然亲自跑进监房,拿出银两给狱兵,让其杀害黄纵。其”杀夫“之举,真是残忍无比,非但罐水银、抽脚筋、钩舌头,而且还一针一针地将黄纵的嘴唇缝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