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我国民主化和平改造的要义(摘录自由圣火)]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
·我国民主化和平改造与人格升华(摘录自由圣火)
·我国民主化和平改造的具体方式
·马儿啊他载不动四海之内华人的诸多期望许多愁(调侃马英九之一)
·藏人不服,胡不修文德又何以来之
·佛心能消世间仇,让达赖喇嘛叶落归根回家吧
·让我们敲中华民族希望的钟啊愿达赖能出席奥运会
·从极左青年们在家乐福示威游行谈中国公民社会运动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三)
·夜祭/林昭四十周年祭故事之一
·败德失政下之东莞血汗童工
·国殇下胡温新政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新儒家“董仲舒天人感应”的学术思想对当下中国社会的影响
·国际劳工运动座谈纪要
·奥巴马的美国变革梦与达赖的回归中国心
·“谁命维新”谈贵州瓮安的中小学生社会运动
·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能谅
·马英九的台湾东方瑞士梦与民进党大胆西进战略的搏奕之一
·马英九的台湾东方瑞士梦与民进党大胆西进战略的搏奕之二
·杨佳西瓜刀捅出当下中国民间社会抗挣的暴力主义思潮
·洒将热血击缶歌
·马英九的台湾东方瑞士梦与民进党的大胆西进战略搏奕之三(摘录自由圣火)
·谁给胡春华上的补身的三鹿毒奶
·漫谈金融危机下的中国劳工与政策
·中国金融危机来袭呼吁胡温精简机构冗员与民共体时艰
·珠三角外来工自述艰难心酸维权写实路(-)
·东莞血汗劳工维权的愤怒控诉(摘录民生观察)
·血汗劳工也来聊下国际金融危机阴影笼罩下的中国东莞(肖青山)
·英国电视四台记者真实记录了日权厂外来劳工在东莞血汗城市悲惨处境。
·中国金融危机倒闭潮从东莞制造业向服务业蔓延员工被欠薪处境悲惨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三)
·东莞润宏厂欠薪工人上街堵路市政府信访多名外来工被打伤
·东莞欠薪女工讨薪反被抓!呼吁珠三角外来工站出来用行动来声援!
·东莞被抓欠薪工人谈判代表易女士被殴打折磨!呼吁全国外来工朋友们联合行动站出来声援!
·马失前蹄的马英九与踏错庙门烧错香的蔡英文
·向外来工家乡的父老乡亲报告(一):西班牙记者魏森顶风作案帮助东莞外来工讨欠薪
·人权律师唐荆陵实地了解东莞外来工困境与劳工NGO人士座谈中国金融危机下的劳工维权
·面对中国金融危机下的苦难,起来奋斗吧中国工人!(人权律师唐荆陵)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五)
·人权律师唐荆陵探访软禁中的郑恩宠律师,抗议中国国际金融中心上海黑金政治的非法查抄行径!
·中国金融危机下是谁在把解放军架到火上去烤
·从广东打工妹一声喊新疆也要抖三抖分析珠三角劳工状况新趋向之一
·有朋自东莞被赶来,不亦乐乎/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一
·广州人权律师唐荆陵与自由知识分子中国公民行白云山被扣
·从以海为壑的金厦看海峡西岸经济区的发展之一
·“邪教”的优昙婆罗花盛开在血汗东莞/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三)
·向外来工家乡的父老乡亲报告(三):珠三角禽流感流行,农民工有权知道真实疫情!
·“格物致知”谈资讯系统在民间社会运动当中的杠杆作用之一
· 东莞农民工第二代打来的求助电话/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五)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谈陈菊从高雄开始的“台湾向前行”
·网络爱国群众针对刘士辉律师学习新华社社论开展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现场实录/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六)
·同一片蓝天下外来工维权特刊------《中国打工文学》910期
·向外来工家乡的父老乡亲报告之四:大家一起来帮天津市政工程工伤得不到治疗的农民工好吗
·向外来工家乡的父老乡亲报告(五):东莞长安少年农民工讨欠薪抗议被打吐血
·共工怒触不周山/薄熙来评说之三
·从东莞劳工的经历见东莞之黑不除,胡温何以御宇内而扫四海之弊!
·反水/打工文学集第十个是空位
·反间/打工文学集第十个是空位
·反道/打工文学集第十个是空位
·天知道/打工文学集第十个是空位
·空谷足音回响熙来扫黑声/薄熙来评说之四
·汪洋奈何成了民怨汪洋中的一叶舟
· 涛涛长江黑打水,滚滚珠江农工潮/薄熙来评说之五
·不对称博奕下玉石俱焚/谈金融海啸后新形势下的中国劳工运动
· 礼失求诸于野乎/谈地域文化现象
· 野马也,尘埃也,万物之息相吹也/金融海啸后新形势下的中国劳工运动
·新十字军东征/金融海啸后新形势下的中国劳工自由宗教运动
·匪风流火/金融海啸后新形势下的中国劳工自由文化运动
·指西海以为期/民间闲谈海峡西岸经济区的开发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六)
·皇皇者华/漫卷东南亚华人社会的新一轮民主人权浪潮
· 霸道皇道与仁道/从泰国红衫军运动谈东南亚华人社会的平权运动
·从座山雕喊老九不能走谈中国房地产之江胡风云
·试析九七亚洲金融危机与零八世界金融危机返乡农民工之社会生活状况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七)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八)
·愤商官商与民商之任志强现象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七)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十)
·佛山本田罢工工人谈判代表团致全体工人和社会各界的公开信
·从官商任志强现象分析官僚资本对“胡温新政”之反动
·试论当下中国民间社会“匪其止共,投畁有昊!”的民意洪流
·《中国打工文学》----102期
·人权律师唐荆陵竞选宣言:请支持并且我们一起奋斗吧,中国劳工朋友们!
·官商任志强实质上是官僚资本对抗“胡温新政”的章鱼哥
·谈坚决抛弃“痞子运动”思想走实现现代公民社会道路的新时期中国劳工运动
·试析在中宣部思想文化土壤上孕育出的中国“杀破狼”的民间死士精神
·广东镉中毒工厂打工妹集体维权谈判被打重伤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贵州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与朋友合影二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贵州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与朋友合影一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四川宣传人大与基层直选法律朋友们盛情招待合影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四川宣传人大与基层直选法律与网友合影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湖南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留影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湖南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高铁站留影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重庆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留影一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重庆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留影二
·纪念林昭广东民间代表团部分团员途经浙江杭州与朋友合影
·纪念林昭广东民间代表团部分成员路经无锡与朋友合影
·纪念林昭广东民间代表团与浙江民间代表团部分成员合影
·纪念林昭广东民间代表团部分成员路经上海与朋友合影
·纪念林昭广东民间代表团成员途经上海与被抄家的朋友合影
·纪念林昭广东与浙江民间代表团成员在中国民主殉难自由碑前合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国民主化和平改造的要义(摘录自由圣火)

   我国民主化和平改造的要义
   
   郑酋午
   无庸置疑,世界政治历史的前进方向是民主化,我国政治历史的前进方向也肯定不会例外。民主化就是铲除专制制度,而铲除专制制度就是要从根本上改变现存政治结构,按革命的通常意义去理解,这就是革命;不过,我们讲的革命不是暴力革命。暴力革命是历史的遗物,人类已进入文明时代,暴力革命这种野蛮的方式已经过时,必须抛去,然而虽然如此,我们却不能由此就认为,只能走改良的道路,因为按通常意义去理解的改良,它只是在不改变根本制度的前提下的点点滴滴的改进。如果说已经是民主化的国家,文明的制度框架已经搭成,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其进步的方式就必须是改良,而那些仍然是专制的国家又怎能通过改良改变专制制度呢?因此幻想通过改良实现政治民主化的目标那是不现实的。暴力革命不能要,改良不能要,那么只有进行和平革命了。和平革命的方式,可以是以自上而下为主的,比如匈牙利、苏联和中华民国的民主化改造,也可以是以自下而上为主的,比如罗马尼亚,波兰的民主化改造。我国的民主化改造应以何种方式为主呢?如是自上而下那么就再好不过了,这样就可以避免不必要的流血牺牲,但这种方式可靠吗?有谁能提供可靠的证据证明能行呢?有些同志天天都在呐喊中
   央的谁谁是指望,这是幼稚呢还是脑袋有毛病呢?现在的中央没有理想主义者,只有机会主义者,机会主义只是根据形势是否有利于自己行事的,没有理想和信念,更不可能有民主主义的理想和信念。这些人会主动去推动国家的民主化改造吗?再者,这些人都是既得利益者,民主化改造会触犯这些人的利益,这需要超越,而能超越的是什么人呢?只有理想主义者,因此,不能把中国民主化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中共的上层人物身上。当然这条路也要开启,不要关闭,但不能寄托全部希望。既然这条自上而下为主的和平革命之路希望不大,换一句话说,这条自上而下为主的和平革命之路不能确定,那么能把全部赌注押在这上面吗?不,不能!既然不能,那么就要求我们开辟一条自下而上为主的和平革命之路。如果不这样考虑问题,那么中国的民主化改造,就要推迟,有可能是悠悠漫长的推迟。

   
   中国的民主化改造,从目前的情况看,只有走自下而上为主的和平革命道路,这就是现实的结论。脱离这条主要道路去想别的路线,恐怕都要误入歧途。确定了要走这样一条路,那么我国民主化和平改造的第一要义就是民主战士的联合。
   用通常的话来说联合就是力量,团结就是钢铁!用系统科学的语言来说,联合就是形成有组织的系统,有组织的系统就有不同于要素的结构和功能,有组织系统的结构和功能大于要素的结构和功能。我们认为,这个道理是不言而喻的。但是,为什么跟专制势力做英勇斗争的民主战士就是联合不起来呢?究其原因,大概有如下几个方面:(一)一谈到联合,有的人马上就想到有人要当领袖,一想到领袖就想起毛泽东,于是立刻反对。联合要不要领袖,当然要,没有领袖算什么组织。但问题是民主组织的领袖不是自封的,不是谁想干就能干的,不是毛泽东,除了要有胆量、有人品、有智慧之外,还要有组织成员的共同推举。如果大家能共同推举出一个领袖,这绝对是好事而不是坏事,当然,民主派的领袖不会是长期固定的,是有任期的,做好了才能连任,否则就靠边站。(二)有人说,我是自由主义者,不能联合。自由主义者就不能联合?联合了就会丧失自由?这是一种涂湖的认识。民主化改造的最终目的就是让人民获得全面的自由,现在我国没有政治自由,我们就是要向统治者争取政治自由,没有自由是专制制度造成的,不是联合造成的,联合起来就是为了争取自由。如果联合起来后有组织纪律性的限制,
   那也是为了形成反专制反不自由的力量而受到的暂时约束,民主化改造成功后,形成的组织或者变得松散或者解散,绝对不会对争取得来的自由构成任何威胁。(三)有人说,我从事民主活动已好几年,如进行联合,有可能被别人领导,心里不服气。这是一种正常的心理,但这种心理对民主化有害,联合就是要有组织,有分工,这样自然就会有领导与被领导,然而我们民主组织的各级领导绝对是选出来的,既然是我们选出来的,那么我们服从这样的领导不就等于服从自己吗?(四)有人说,联合危险,要坐牢。这是事实,专制统治者为了维护统治,他们就是不让别人形成势力,只要形成组织,就
   抓就判刑。实际上这是他们虚弱的表现,是反人权的表现。知道有老虎偏向虎山行,这才是民主战士的本色。当然,这样说不是叫我们的民主战士往火坑里跳,而是要求我们一不怕坐牢二设法不坐牢,这就需要我们既要有勇气又要有策略。我国的民主化改造需要联合,只有联合,别无它途。那么如何联合呢?首先是把有真民主思想的人联合起来,这是核心,民主的核心。从现在国内外的情况看,这是少数,但我们现在要的是质量不是数量,因为现在是我国民主化改造的低潮时期危险时期,在这种情况下需要的是理想主义者,而理想主义者在任何社会里都是少数。这个核心如能形成,将来必定能放射出万丈光芒。核心形成后才慢慢滚大,用3-5年的时间锻造成一个有朝气的团体。联合成为核心后,就发展外围,外围既是同情者又是发展对象。千万要记住,民主化是要靠千千万万的人去共同奋斗才能够完成的。
   我国民主化和平改造的第二要义就是联合战线,这跟中共讲的统一战线是一样的。因为这个时代是复杂的时代,社会上的人有各种各样的思想,简单说有拥共的有反共的,联合战线就是要将反共的人和力量团结在我们的周围,以便形成更大的力量。尽管反共的人不一定有民主思想,但他们在反当今的专制统治者这一点上跟我们是一样的。这就是联合战线的思想基础。然而由于统战的对象不一定有民主思想,所以我国民主化改造的主导权只能掌握在民主派的手中。民主战士们,我们必须牢牢记住这一点,否则,将来我们会犯大错误的。各种宗教势力是我们的统战对象(包括法轮动),政监会、不合作运动和各种维权组织是我们的统战对象,各种帮派势力也是我们的统战对象。对他们进行统战,一方面是要联合他们形成力量,另一方面是要逐渐改造他们,使他们也具有民主思想。
   我国民主化和平改造的第三要义就是唤醒民众。我国的专制统治者就如行使在茫茫大海中的巨轮,我们民主战士,要进行民主化改造,就是要把它掀翻,可是我们现在的力量又不够,我们唯一的办法是借助海潮的力量。觉醒的民众就是海潮。用系统科学的语言来讲,就是通过竞争使微涨落形成巨涨落,只有这样才能冲破现有结构形成新的结构;所以有足够数量的觉醒民众是必要的。要知道现在的我国,觉醒的民众还是少数,这需要我们做大量的工作。当然,我们民主派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的精力那么多的资源将所有的民众唤醒,这就需要我们有所选择,我个人认为,我们应选择学生和工人作为切入口。理由是,这些人在城里,集中、数量多,比较容易形成力量,学生有较多的理想因素,工人受较多的压迫,也较容易被唤醒。如果有十个八个城市的工人和学生能被唤醒,那么还用发愁中国不能形成民主化的巨涨落吗?有人说,如果用5-8年的时间去唤醒,还是不能唤醒民众该怎么办?这种可能性是有的。怎么办呢?无非是两种办法:一是继续做唤醒工作直到他们醒,二是把注意力放在军人身上,从军事政变入手。除非不进行民主化改造了,要进行改造,民众又不追随,就只有此途了。
   民主战士的联合、建立联合战线和唤醒民众,这是我国民主化和平改造的三大要义,民主战士们,如果要完成民主化改造的伟大任务,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有效地进行这三大工作,这三大工作缺一不可,而第一项是前提,不形成民主核心,其它两项工作就不会有人做;所以将民主战士的联合叫做第一要义。形成了民主化的核心后,不搞联合战线,我们就会孤立,不唤醒民众,我们就不能发动群众运动,就不能形成掀翻巨轮的巨涨落。至于,在联合中、在建立统一战线中、在唤醒民众中,我们民主派用什么方式来进行工作,应根据具体情况来定,可以使用互联网也可以使用其他方法。民主战士们,请问一下自己,我们是真正的民主主义者吗?如果不是,请不要联合,如果是,请联合起来吧!联合就是力量!联合就是希望!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李原风(摘录自由圣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