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自组织系统理论和民主(摘录自由圣火)]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
·珠三角外来工自述艰难心酸维权写实路(-)
·东莞血汗劳工维权的愤怒控诉(摘录民生观察)
·血汗劳工也来聊下国际金融危机阴影笼罩下的中国东莞(肖青山)
·英国电视四台记者真实记录了日权厂外来劳工在东莞血汗城市悲惨处境。
·中国金融危机倒闭潮从东莞制造业向服务业蔓延员工被欠薪处境悲惨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三)
·东莞润宏厂欠薪工人上街堵路市政府信访多名外来工被打伤
·东莞欠薪女工讨薪反被抓!呼吁珠三角外来工站出来用行动来声援!
·东莞被抓欠薪工人谈判代表易女士被殴打折磨!呼吁全国外来工朋友们联合行动站出来声援!
·马失前蹄的马英九与踏错庙门烧错香的蔡英文
·向外来工家乡的父老乡亲报告(一):西班牙记者魏森顶风作案帮助东莞外来工讨欠薪
·人权律师唐荆陵实地了解东莞外来工困境与劳工NGO人士座谈中国金融危机下的劳工维权
·面对中国金融危机下的苦难,起来奋斗吧中国工人!(人权律师唐荆陵)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五)
·人权律师唐荆陵探访软禁中的郑恩宠律师,抗议中国国际金融中心上海黑金政治的非法查抄行径!
·中国金融危机下是谁在把解放军架到火上去烤
·从广东打工妹一声喊新疆也要抖三抖分析珠三角劳工状况新趋向之一
·有朋自东莞被赶来,不亦乐乎/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一
·广州人权律师唐荆陵与自由知识分子中国公民行白云山被扣
·从以海为壑的金厦看海峡西岸经济区的发展之一
·“邪教”的优昙婆罗花盛开在血汗东莞/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三)
·向外来工家乡的父老乡亲报告(三):珠三角禽流感流行,农民工有权知道真实疫情!
·“格物致知”谈资讯系统在民间社会运动当中的杠杆作用之一
· 东莞农民工第二代打来的求助电话/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五)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谈陈菊从高雄开始的“台湾向前行”
·网络爱国群众针对刘士辉律师学习新华社社论开展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现场实录/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六)
·同一片蓝天下外来工维权特刊------《中国打工文学》910期
·向外来工家乡的父老乡亲报告之四:大家一起来帮天津市政工程工伤得不到治疗的农民工好吗
·向外来工家乡的父老乡亲报告(五):东莞长安少年农民工讨欠薪抗议被打吐血
·共工怒触不周山/薄熙来评说之三
·从东莞劳工的经历见东莞之黑不除,胡温何以御宇内而扫四海之弊!
·反水/打工文学集第十个是空位
·反间/打工文学集第十个是空位
·反道/打工文学集第十个是空位
·天知道/打工文学集第十个是空位
·空谷足音回响熙来扫黑声/薄熙来评说之四
·汪洋奈何成了民怨汪洋中的一叶舟
· 涛涛长江黑打水,滚滚珠江农工潮/薄熙来评说之五
·不对称博奕下玉石俱焚/谈金融海啸后新形势下的中国劳工运动
· 礼失求诸于野乎/谈地域文化现象
· 野马也,尘埃也,万物之息相吹也/金融海啸后新形势下的中国劳工运动
·新十字军东征/金融海啸后新形势下的中国劳工自由宗教运动
·匪风流火/金融海啸后新形势下的中国劳工自由文化运动
·指西海以为期/民间闲谈海峡西岸经济区的开发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六)
·皇皇者华/漫卷东南亚华人社会的新一轮民主人权浪潮
· 霸道皇道与仁道/从泰国红衫军运动谈东南亚华人社会的平权运动
·从座山雕喊老九不能走谈中国房地产之江胡风云
·试析九七亚洲金融危机与零八世界金融危机返乡农民工之社会生活状况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七)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八)
·愤商官商与民商之任志强现象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七)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十)
·佛山本田罢工工人谈判代表团致全体工人和社会各界的公开信
·从官商任志强现象分析官僚资本对“胡温新政”之反动
·试论当下中国民间社会“匪其止共,投畁有昊!”的民意洪流
·《中国打工文学》----102期
·人权律师唐荆陵竞选宣言:请支持并且我们一起奋斗吧,中国劳工朋友们!
·官商任志强实质上是官僚资本对抗“胡温新政”的章鱼哥
·谈坚决抛弃“痞子运动”思想走实现现代公民社会道路的新时期中国劳工运动
·试析在中宣部思想文化土壤上孕育出的中国“杀破狼”的民间死士精神
·广东镉中毒工厂打工妹集体维权谈判被打重伤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贵州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与朋友合影二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贵州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与朋友合影一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四川宣传人大与基层直选法律朋友们盛情招待合影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四川宣传人大与基层直选法律与网友合影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湖南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留影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湖南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高铁站留影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重庆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留影一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重庆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留影二
·纪念林昭广东民间代表团部分团员途经浙江杭州与朋友合影
·纪念林昭广东民间代表团部分成员路经无锡与朋友合影
·纪念林昭广东民间代表团与浙江民间代表团部分成员合影
·纪念林昭广东民间代表团部分成员路经上海与朋友合影
·纪念林昭广东民间代表团成员途经上海与被抄家的朋友合影
·纪念林昭广东与浙江民间代表团成员在中国民主殉难自由碑前合影
·人权律师唐荆陵贵州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参加人权研讨会与朋友合影
·纪念林昭广东民间代表团劳工人士肖青山抗议深圳东莞世界血汗工厂欺压农民工
·纪念林昭广东民间代表团劳工人士赴上海世博抗议被遣返而泰戈尔的歌声是深圳东莞农民工对中国血汗工厂制度向世界人民的控诉
·人间不公农民工赴林昭墓喊冤愿英烈在天之灵审判深圳东莞黑金政治的贪官污吏土豪劣绅
·中国各省纪念林昭民间代表团成员不惧风雨抵达苏州
·纪念林昭中国各省民间代表团成员鲜花祭英灵美酒敬烈士(视频)
·中国各省民间代表团成员扶老携幼爬山涉水纪念林昭(视频)
·高悬在林昭墓地的监控器是纪念林昭中国各省民间代表团成员前进的方向与目标(视频)
·纪念林昭来自士农工商各阶层的广东民间代表团成员在苏州火车站茫茫人潮中汇合
·纪念林昭各省民间代表团成员前进路上响起了祈祷的梵音
·特务与各省民间代表团成员都到了纪念林昭现场
·深圳欠薪被打伤农民工哭祭林昭墓视频
·深圳工伤打工妹林昭墓哭灵,控诉黑金政治特区!视频
·农民工在与朱容基总理同是右派的民主先烈林昭墓前开深圳东莞血汗工厂批判大会
·视频:各省民间代表团纪念林昭誓词
·海上没明月,天涯不共时---中秋扯海外华人的历史责任
· 由钓鱼岛之争趣谈特务政治与外交博奕
·钓鱼岛报军情急!
·中国民间各省代表分团纪念林昭视频一
·纪念林昭民间代表团成员宣誓为实现林昭理想而奋斗(视频)
·民间代表团成员自费聚餐座谈学习林昭的心得体会(视频)
·各省民间代表团成员自费聚餐交流学习林昭先烈继往开来推进现代公民社会建设(视频)
·民间代表团成员自费聚餐座谈以林昭精神投身到中国现代公民社会实践中去(视频)
·人权律师唐荆陵在湖北随州宣传直选呼吁扼住专制主义的咽喉与朋友合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组织系统理论和民主(摘录自由圣火)

自组织系统理论和民主
   
   郑酋午
   新科技革命的基础理论准备工作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就已完成,接下来的工作是将理论转化为技术,而要完成这项伟大的工作需要伟大的创造性。世界上哪一个国家如果能率先研制出这样的技术及其产品那么这个国家就将领引世界的新潮流。历史上发生过三次科技革命,第一次发生在英国,第二、第三次发生在美国,第二次科技革命发生后美国赶上并超过了英国,成为世界第一,第三次科技革命使美国成为世界唯一的无与伦比的超级大国。为什么两次科技革命都发生在美国呢?美国人有伟大的智慧和创造性,这是谁都怀疑不了的!那么美国人的智慧和创造性从哪里来呢?原因很多,有政治、经济、文化和教育等方面的原因,就政治方面的原因来讲,主要是美国是一个民主国家。三权分立的真正的民主共和国是美国人的伟大发明,在民主制度下,人民敢说敢想,思维灵活,一切人间奇迹都能创造出来。与此相反,在专制制度下,人民不能说不能想不敢说不敢想,思维刻板,能学好别人发明的技术就不错了,哪会有什么首创性的重大创造呢?
   新技术与以往的技术不同,它是非线性的智能技术。新科技革命的基础理论同以往的基础理论也不同,它是自组织的理论,耗散结构理论、突变论、协同学、分形理论、超循环理论和混沌学,就是这种理论的系统化。自组织系统理论所刻画的系统演化可概括为:在开放的、远离平衡态的和有外部物质、能量、信息的非特定输入的条件下,系统以其内部子系统之间的非线性相互作用为动力,即以其子系统之间的竞争和协同为动力,同时受到内外涨落的随机启动,产生出集体运动的协同效应,其协同关联所产生的“序参量”(即集体运动的基本模式)又进一步支配了系统内各个子系统的竞争与协同,从而使系统走入循环、交叉作用并关联于放大的循环链圈之中;于是通过这种有效利用物质、能量和信息的循环过程,系统便经历多种突变、渐变从无序跃变为有序,或使有序程度得以进一步提高,于是系统便从平衡态的混沌走向有序,又进一步演化为包含有序结构的非平衡态混沌。自组织系统理论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幅从简单到复杂、从无序到有序、从低级到高级的系统演化图景。

   一般而言,自组织系统的演化要优于他组织系统的演化,之所以如此关键于自组织系统的演化动力在系统内部,是系统内部子系统的非线性相互作用的结果,因此系统的整体和内部各子系统都具有活力,相反他组织系统的演化是被动的缺乏活力的。在专制制度下,人民在政治上没有地位,只是被统治,在高压之下,人们的一切政治行为都是被动的机械的,在这里人民只有顺从,都是统治者命令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哪来的自主性,因此在专制制度下政治系统只能是他组织的系统。比如,我国是中共控制下的国家,只有中共一党独尊,它掌握了所有的政治权力,它凌驾于社会和国家之上,它向所有的政府组织、政治组织、社会团体、军队和公民个人发施号令,任何组织或个人只有服从,否则就会遭殃,轻则小利益受损,重则坐牢杀头。在这样的国家里,人民和各政治组织的行为都是被动的。但是,在民主制度下就不同了,人民是国家的真正主人,人民是真正的主权者,各级政务官由人民选举产生,重大政治行为都是人民主动参与下做出的,人民是主动者和创造者,社会的各个阶层、各个部分和各个组织都是积极主动地参与政治活动,相互之间发生各种相互作用,这种作用自然有非线性的。因此在民主制度下政治系统是自组织的系统。从主动性这一点来看,民主制度显然优于专制制度。
   按照哈肯的观点系统演化的动力是系统内部各个子系统之间的竞争和协同,而不是系统外部的指令,系统内部各个子系统通过竞争而协同,从而使竞争中的一种或几种趋势优势化,并因此支配整个系统使之从无序走向有序,即自组织起来。系统内部子系统的竞争使到系统趋于非平衡,而这正是系统自组织的首要条件;子系统之间的协同则在非平衡条件下使子系统中的某些运动趋势联合起来并加以放大,从而使之占据优势地位,支配系统整体的演化。系统内部各个子系统的竞争和协同必须是一种非线性的相互作用,只有如此才能是自组织系统演化的动力。在现代专制制度下,通常是由一个党掌握立法、行政和司法大权,掌控军队、警察部队和宣传舆论工具,所有的官职都由这个统治党安排,其他政治力量都得服从它的强权,否则就会遭受打压和摧残。用系统论的话来讲,就是在专制制度下,政治系统内部子系统的作用只是表现为掌权系统指令其他子系统做出行为,这种行为就是顺从和臣服,否则就毁灭。比如,在我国中共就已经统治五十八年了,五十八年来没有真正的自由选举,没有言论出版自由,没有政治上的公平竞争,有的只是批斗、坐牢、杀头等等无穷无尽的政治灾难和无情的打压!与此相反,在民主制度下,实行的是两党或多党制,各个政党都是平等的,没有任何一个政党凌驾于其他政党之上,凌驾于国家之上,凌驾于社会和人民之上,各个政党只能通过和平选举上台,军队、警察不受任何政党控制,媒体是自由和开放的,国家权力实行分立和制衡,各级政务官和各级议会议员由民主选举产生。在这种制度下,各种政治力量之间,公平竞争,在竞争中,会使一种或几种趋势优势化,并在此基础上逐渐使政治系统内部的子系统形成协同,协同和竞争由于有多个子系统或多种要素存在它们之间就会产生非线性相互作用。各种作用相互关联起来就能使政治系统局部的小涨落得到放大,从而引起政治系统产生出具有伟大的推动历史前进的创造性行为,使到民主社会不断地向美好的开放性的未来竞发。
   一个系统要成为自组织系统必须符合三个条件:(一)内部存在非线性相互作用;(二)开放性;(三)远离平衡态。从第一个条件看,就系统内部来说,非线性相互作用是自组织系统演化的基本动力。组成系统的子系统之间存在着相互作用,一般来讲,这些相互作用要成为非线性的,就要不满足叠加原理。正因为这样由子系统形成系统时就能涌现新的性质。而线性相互作用,各种作用之间很少发生关联,因此系统内部各个要素或子系统之间很少协同甚至根本没有协同。与此相反,在非线性相互作用下各种作用相互关联起来,形成协同,这样系统才能产生整体行为,才能形成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不可分割的关系。在专制制度下,政治系统中的各个子系统之间只是被动的听从掌权系统的安排接受掌权系统的指令,这种作用是平滑的集中的直指的是典型的线性作用。在民主制度下,政治系统中的各个子系统(如各政党、各政治组织)每到一定年限都进行和平竞选,竞选之后,有的子系统进行联合和协同产生新趋势,或者有的系统自身的力量不断壮大形成趋势,在竞争的基础上产生协同,这就意味着相互之间有各种相互作用,有的相互作用是不满足叠加原理的交叉的不平滑的曲折的不成正比例的,这种相互作用就是非线性作用。正是各种政治势力的竞争使到政治生活充满活力,而在竞争中产生协同又使到充满活力的民主社会呈现出秩序。在竞争和协同的过程中政治系统的演化表现出的一种丰富多彩的“分叉”行为,这种“分叉”呈现出的是一种树形结构。这种分形,从几何角度看,则为那些具有不规则形状、内部具有层次结构与不均匀性的形体。政治系统存在着非线性作用链,子系统之间的这种相互作用就构成了一种最简单的循环。由这种简单循环作为环节再构成的复杂的循环叫做催化循环,而再由催化循环作为环节所构成的更为复杂的循环就是所谓的超循环(Hypercycle)。这样的循环链实际上就是政治系统自组织演化的层次跃迁与复杂性增长的过程链,反过来说,政治系统在其自组织演化过程中只有采取这些循环耦合的组织形式才能有效的聚合、利用能量,促进系统内部非线性的竞争和协同的整合,自我复制、交互复制,分叉、选择、突变,从而促使政治系统增长复杂性、蓬勃的生命力和进化。
   从系统外部来说,自组织系统并不是不需要与外部环境相互交换物质、能量与信息,恰恰相反,只有当外部环境向系统输入的物质、能量和信息达到一定的阈值时,系统自组织才能发生,但是,外界向系统的输入不能是特定的干预,不能只给予系统中的某要素或某一子系统,特别是作为系统的外部控制参量不能向系统内部输入特定“指令”,否则系统的演化就会变成他组织的了。在专制制度下,统治者(或者一个人或者一个党的上层集团)掌握着无限权力,它可以向任何人或组织发布指令,没有自由竞选、没有言论自由,所以在专制制度下其政治系统是封闭的,只会退化,很难有所进步。与此相反,在民主制度下,实行的是权力分立和两党或多党制,没有任何个人或组织不依据国会通过的法律就能够向公民和组织发施号令的,各个政治组织的行动都依法进行,不接受执政党的任何指令,自己决定自身的开放行为。从这个角度来看,在民主制度下,各个政治组织都是自组织的开放的系统。这实际上讲的就是系统的开放性问题。关于“开放”这一条件,我们发现,输入阈值的存在表明,有一个最小的开放度,低于这个开放度,系统将不能自组织,或是自组织起来了也会坍塌下去。热力学第二定律确认,一个封闭的系统必定走向无序和混乱;因此只有系统开放,从外界引进负熵流以抵消系统内部的熵增才有可能出现有序结构。同样,系统也不能百分之百开放,否则,这就意味着系统与它的环境之间已不再存在边界,意味着系统已经解体。民主自由的社会最能满足这一条件,在民主的社会中,一方面各种政治系统对外开放接受来自各方面的信息,另一方面又不是百分之百的开放,各个政治系统都有自己的理想和行动纲领接受不接受外来信息都由自己根据形势进行选择,在里面有个自主性。由此可见,民主社会是在政治系统开放的条件下进行运作的,从外界输入的信息使子系统相互作用。在相互作用的条件下子系统之间就会竞争和协同,竞争使系统趋于非平衡,而协同则使子系统某些运动趋势联合起来并放大系统局部的小涨落。系统的这种“涨落”是系统进步和发展的动力之一。从系统的发展过程来看,涨落这种偏差则是政治系统进步过程中的随机性非平衡因素。任何一个系统都必然存在着涨落,而它的发生又是不确定的,这种不确定性会使系统演化结果变得不可预料,比如选举其最后的结果就难于意料。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