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四行“小诗”,重压“诗坛”]
王藏文集
·希望之声:自作自受?蓝皮书曝中共安全恐慌
·希望之声:红领巾夺命案再现 学者吁废除红领巾
·希望之声:朴槿惠含泪再致歉 中国人感慨万千
·希望之声:遭秋后算账 北京女律师绝食抗议
·希望之声:六四前夕 中共当局疯狂拘押异议人士
·希望之声:美国会通过决议案纪念六四
·希望之声:高智晟律师回家倒计时 20天
·希望之声:“微信十条”后 85名“造谣者”遭惩处
·自由亚洲:北京宋庄艺术家被一度驱逐
·自由亚洲:北京艺术家因创作计划生育作品遭警驱逐 与异议人士来往频密被当
·甘粹/朱毅/胡佳/王书瑶:为严正学/朱春柳募捐公告(附至8-25全明细)
·亟待认领的严正学/朱春柳治癌捐款
·民生观察:在京维权人王藏等医院看望严正学妻子朱春柳女士
·大纪元:北京独立电影节遭封杀 逾百人联署抗议
●《血泪的洗礼——中国底层调查》
○我强睁疲惫的双眼,看着这滴血流泪的中国
《家破人亡两不知,血泪抗争到何时?——暴力强拆导致马玲丽户十五年蒙冤受害的调查报告》(诗行合一2008)
·漫漫血泪路——屈辱浇灌的受迫害和抗争经历(上篇)
·我要的是一个公道——马玲丽访谈(中篇)
·强拆在中国——令人揪心的文章标题(下篇)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一)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二)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三)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四)
蒙冤受害在继续(诗行合一2009)
·强烈抗议贵阳市云岩康厦房开公司经理王毅将16年蒙冤受害的被强拆户马玲丽打伤住院的公开呼吁信
《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诗行合一2010)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
·一位中学生致中共贵阳市市委书记李军的一封信
·两会期间,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对被暴力强拆人高喊:“给我打”!
·莫建刚:又一非法暴力强拆的事例——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民李毫美厂房和住房被强拆
·自由亚洲:贵阳残疾人抗议强拆政法委书记下令打人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自由亚洲:贵阳母女抗议强拆被打伤
·自由亚洲:贵州和北京分别有维权人士遭到当局传唤
·希望之声:贵阳官员高声命令殴打被强拆户
·希望之声:贵州维权人士维权活动被警方破坏
·毁灭非法强拆证据,党武乡政府罪上加罪!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受害人李毫美和女儿吴文燕在被暴力强拆后的废墟上(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境况(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临时居所(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寡母李毫美与失学女儿吴文燕被强拆后只能在废墟上鸣冤控诉(图)
·残疾寡母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花溪区乡政府官员殴打后随之抗议标语被强行烧毁(图)
·残疾寡母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花溪区乡政府官员殴打受伤躺在床上(图)
·人权捍卫者王藏、吴玉琴、莫建刚、廖双元与残疾人李毫美(中)在强拆废墟上(图)
●《诗想录》
·《诗想录》(1-15)
·博訊:王藏:《詩想錄》(節選)
●朝圣的足迹(雪域藏地之旅)
·顶礼至尊空行母门措上师
·门措上师简介
·顶礼大恩上师丹增嘉措活佛
·丹增嘉措活佛略传
·顶礼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仁波切
·索达吉堪布仁波切简介
·顶礼大恩上师慈诚罗珠堪布仁波切
·慈诚罗珠堪布仁波切简传
·顶礼大恩上师益西彭措堪布仁波切
·益西彭措堪布仁波切简介
·我忘不了去山顶挂经幡的小路上/黄颜色的小花星星点点
·与师兄们一起/挂完经幡/我抬头一望/多么美的天空
·它的眼神告诉我,这天已等很久
·太阳,化为一条/金色的河流/在尘世宁静流淌/我那颗渴望自由的心灵/沐浴其中
○○○○○○○○○○○○○○○○○○
·对王藏的批评节录(一)(2007年前)
·各界对王藏诗歌的评论节录(二)(2013前)
·川歌:中国当代年轻诗人素描
·川歌:谁是中国真正的杰出诗人?
·诗友诗歌中的小王子
·槟郎:关于诗歌创作答小王子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厌恶呼吸》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生命程序》的解读
·张嘉谚/杨春光对小王子作品《向日葵》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跳舞》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用爪子抓破光线》的解读
·杨春光:能否打好或打起现代文化战争,这是决定中国在本世纪能否提早进入世界主流文明民主社会的关键!
·杨春光:海外与本土民运相结合突破网络言论自由禁区的最新之路
·杨春光:重谈诗歌干涉政治与反对犬儒主义写作
·张嘉谚:中国网络反极权的"个体先锋"诗歌写作
·张嘉谚:中国低诗潮(06年1月定稿版)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上)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中)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下)
·老象给黄土、小王子的信
·张嘉谚:谈谈我的网络写作
·张嘉谚:谈谈"个体先锋写作"
·陈仲义:近5年网络诗坛诗象观察
·陈仲义:除了中产阶级"下午茶",还有什么?!
·《对张嘉谚的一次特别访谈》
·张嘉谚:"诗性正治"论
·虎 嘯:民運的沉思
·张嘉谚:诗人的骨头
·丁友星:现代文化战争终于打响了
·廖双元:夜读《小王子文集》赞独创精神
·吴若海:游图云关中山堂赠小王子(外一首)
·网友送给小王子的两首诗
·无聊人:向死而生----给小王子
·楚狂:王者的狂与伤————献给我的精神兄弟小王子
·看一则网络红卫兵对小王子的攻击——这类爱国愤青的激情有增无减啊
·一网友对《厌恶呼吸》的解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行“小诗”,重压“诗坛”

   四行“小诗”,重压“诗坛”
   
   小王子
   
   

   丹顶鹤之死
   ------悼念杨春光
   
   你的丹红
   是你永远的脑冲血
   
   地平线上
   浮出一线死不瞑目的春光
   
   
   
   丹顶鹤之死,无疑是老典妙手深造的一个新意象。
   
   庞德说:“一生只呈现一个意象,胜于写出无数作品。”而典裘沽酒以自己饱经沧桑的笔触,个体暗藏的经验,为我们提供(创造)了诸如“逆行”、“在梦中抬棺”、“拖掉裤子抬棺”、“把自己的像挂在天安门”、“向日葵”、“奸尸”……等等难以磨灭的意象,可谓真正胜于当代无数诗歌琐碎的情景,甚至很多只是口水叙事。
   
   典裘沽酒为我们形象地再现了杨春光的一生,即是“脑充血”的一生。这个“脑充血”可以有着多重理解:其一,杨春光思想与精神的“脑充血”,这是一个思想者与精神斗士的真实写照;其二,这是歹徒由棍棒带来的“脑充血”,导致后来的春光病危,直至死亡;其三,这是专制暴政的“脑充血”,导致的野蛮给杨春光这样的精神战士和广大的人民带来的是沉重的精神压力,无奈而苦楚的“脑充血”。脑充血,一个充满悲剧色彩的词语。
   
   酿造出“一线春光”,正从地平线上升起。而杨春光,却真是死不瞑目。他升起来了,永远要睁着眼要看着我们,看着帝国的机器在我们大家“创造出的春光 ”中瓦解崩溃。
   
   仅此“一线”,且是缓慢“浮出”,典裘“绝望中的希望”不禁让我们深感天妒英才,地害英才的心寒,却又充满着温暖的期待。他的悲悯之心,应换来有良知的一代人的感动。
   
   四行“小诗”,重压“诗坛”。
   
   2005-11-18
   
   
   老象:说一点不同的意见
   
   丹顶鹤之死 ------悼念杨春光 你的丹红 是你永远的脑冲血
   
   地平线上 浮出一线死不瞑目的春光
   
   典裘沽酒这首《丹顶鹤之死》,自然又是悼念诗人杨春光的上品之作。其内含的弹性与张力,小王子等人已作了相当充分的解读。但有人将此诗与典裘沽酒的《向日葵》相提并论,老象还不能同意。虽然典裘这首诗由近百行删削得来,比之于庞德的《地铁车站》由30多行压缩为两句,有过之而无不及。
   
   此诗之所以不及《向日葵》,我主要是从全诗“象态”的统一性导致的感性效果的集中感而言。我们先来看《向日葵》一诗:
   
   我的一生都在把光明追求
   
   可我一成熟就要拧断我的头
   
   全诗都围绕向日葵这一“象态”集中意蕴,“向日葵”这一象态将全诗各要素统一了起来。因而感性效果十分强烈而又集中。以这一单纯统一的艺术原则看,《丹顶鹤之死》显然不及《向日葵》,其一,标题多了“之死”二字,便使前两行诗成了隐喻式的阐释,不如“向日葵”的自述中自然包含了多义性象征。其二,《丹顶鹤之死》全诗四句,实际是两组意象,而这两组意象,彼此并无必然联系,完全是因为杨春光之死被诗人强行安排在一起的。这在了解杨春光的诗人读来,很容易将两者整合统一在“悼念杨春光”的这一意蕴中:然而对于不了解杨春光的读者,便很难将两者统一。而《向日葵》一诗就不会有这个问题。在这个意义上,也许,《丹顶鹤之死》一诗,只要前面两句就够了。
   
   但正如小王子诠释的,后两句也相当精彩。那么,《丹顶鹤之死》一诗,实际上是双维(或双向性)结构,两组意象都很鲜明独特,言简意赅而又互相呼应,共同造就“杨春光之死”的多重意蕴,我之所以说此诗属悼念春光的上品之作,正在于此。

此文于2007年02月2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