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诚邀黄翔、张嘉谚、茉莉、东海一枭、川歌、蔡楚、杨春光为中国话语权力网站总顾问]
王藏文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2009年最后一天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中国马赛曲》(组诗)
·中国马赛曲
●《飘散的情诗》(情诗集)
·飄散的情詩(2008-2009)
·飄散的情詩(2010之1)——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2)——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3)——獻給格桑梅朵
●《向日葵》(2010短诗集)
·向日葵(五首)
·生日悼亡曲
·月圆之夜——献给中秋之夜逝世的恩师杨春光及狱中的自由灵魂
·小诗一首献给血泊中的中国山羊们
·中国,你到底还有多少希望?!
·为《大纪元》成立十周年而作
●《草原苍凉》(献给蒙古的诗)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以诗声援内蒙抗议示威
●《血色格桑花》(献给西藏的诗)
·血色格桑花(长诗)
·给自焚抗议的扎白——写于西藏“3.10”起义50周年纪念日
·以诗声援青海藏族学生抗议文革战火
·103根"心脏的骨头"—献给藏人艺术家朋友邝老五
●《抗议被警方强行带离居所非法软禁七天六夜》(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抗议被警方强行带离居所非法软禁七天六夜【王藏行为艺术】
·自由亚洲电台:国际人权日前后诗人王藏失踪七天 徐沛呼吁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Radio Free Asia:Guizhou Poet 'Still Missing'
·黄河清:读王藏诗口占致王藏
·遇罗锦:我说怎么王藏消失了?今见他的来信才知!我欲哭无泪.真不明白这腐共到底要干什么! 难道一心要学习北朝鲜?
·三妹:嚴正抗議中共警方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诚邀黄翔、张嘉谚、茉莉、东海一枭、川歌、蔡楚、杨春光为中国话语权力网站总顾问

   ┌────────────────────────────┐│ 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发表不同观点的权 ││ 利。──伏尔泰                    │└────────────────────────────┘
   
   诗歌作为艺术中的先锋,既是社会前进的批判武器,又是人性向善的目的形式和手段及方式,尤其是批判主义诗歌运动,更有其伟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我们要用我们能够熟悉使用的,并已习惯了的诗歌文体,以诗为利器与武装,并行以其他还能握有的、代表我们与广大人民心灵意识相通的艺术形式表达话语权力,进而向著政治中心极权话语展开批判和彻底抗争──从而为启蒙人智、捍卫人权和奔向民主。──杨春光
   
   公元2004年2月14日,中国诗人们联合起来开始了争取话语权力的辉煌努力!"中国话语权力写作"由自由诗人小王子提出,即"反抗权力话语,争取话语权力"的写作。我们坚持"永恒的民间立场,决不妥协的民间态度","关注现实苦难","倡导诗人的责任感,历史使命感。提倡艺 术的创造、创新,强调艺术呼唤爱与美的能力。"(小王子语)

   
   《中国话语权力》网站创办于04年2月14日,于05年10月23日重新开坛!不管怎样,人类追求自由的伟大行动从未终止,人类争取生存尊严与权利,中国知识分子争取话语权力的努力将逐步转变我们生存环境的耻辱与悲哀。我们相信,"人权"的普世价值在中国定会在我们大家的努力下生根发芽;我们相信,承担苦难的勇气,爱的付出与爱的光芒将拯救受难已久的众生。
   
   黄翔、张嘉谚、茉莉、东海一枭、川歌、蔡楚、杨春光等著名诗人、自由作家、评论家、政论家作为争取话语权力的先驱者,现特邀诸位作为中国话语权力网站的总顾问,您们光辉的文化产品与人格力量、身体力行的行动是争取话语权力的精英们宝贵的精神资源。
   请各位回复意见,并光临论坛指导。感谢大家!
   
   新网站网址:http://zghyql.netsh.com.cn
   
   附论坛暂定的人员结构:
   
   ◆总策划:小王子◆副总策划:钱刚、杨银波、沉戈◆总顾问:黄翔、张嘉谚、茉莉、东海一枭、蔡楚、川歌、丁友星、汉心◆总版主:管上、高鹏举、西部快枪、典裘沽酒◆常务版主:管党生、龙俊、虚云子、丁目、一空、赵造、徐乡愁、      小蝶、林忠成、水古、先疯流氓、沉戈、野狼、      曹野峰、雷杰龙、黑白、白马非马、郑小琼、彭澍、      哓哓◆常务评委:赵思运、任意好、陶春、李磊、向卫国、       远方文、雷激◆常务理事:方子昂、伊克昭、路顺、彭华毅、潮涌、红居、潮涌、古农、叶逢平、      庞华、曾茗、罗唐生、陈人华、九月、梁山剑客、      伟力、乐思蜀、丁燕、散心、流浪人、付业兴、鲜娅、      陆华军、赵林林、邢昊、王征坷、子幽、闹闹◆常务总值班:温永琪、李长笑、水化石、芦苇
   
   欢迎新老朋友光临论坛。以前老论坛的朋友请到站报道。
   
   如对论坛的设置有意见的朋友请提出──论坛尊重每个人的自由!
   
   《中国话语权力》是一个自由、包容的网络互动平台,是广大诗人学习交流的良好去处。
   
   让我们携手为《中国话语权力》的明天而努力!为话语革命的明天而奋斗!
   
   (2005年10月24日)
   
   首发《民主通讯》
   
   
   
   附一:关于论坛重新开坛与川歌先生的通信
   
   /小王子(整理)
   
   川歌:小王子,你好!祝贺中国话语权力网站重新开坛!我相信, 这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情.诚如网站名所寓示的,在争取中国进步知识界与诗歌界取得话语权力方面,网站将会起到她应有的作用.我愿意担任网站顾问,并将竭尽所能为网站提供服务.
   
   另,春光已逝,不宜担任顾问,否则会引起误解,当然,这并不会减轻我们对春光去世的悲痛、对他的怀念与尊敬。还有郑贻春先生是当代中国勇敢并颇具远见卓识的政论家与诗人,似不宜将其置于网站的评委之中,可将其置于顾问行列,虽郑先生现在狱中,但我们这样做实际上是对当局的一种抗议与对郑先生的尊重。
   
   还有如将我列为顾问之中,可放于最后,不能放在蔡楚先生之前,这是表明对蔡先生等人的尊重,请小王子考虑。
   
   小王子:这是我们大家共同的平台,愿一起携手把她办好。不管是《大中华文学》或是《中国话语权力》网站,类似的网站应越办得多越好,为了中国知识分子话语权力的争取,为着中华文学的复兴,为了对自由与民主环境的追求,为了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存以及未来高质量的生存,为着对未来后工业时代价值虚无与尖端科技(核武器)对人类造成的巨大危机与恐慌的抗争,为了我们自己及其子孙能否存活也就是人类能否存活,地球文明能否承继并发展下去在宇宙中留下辉煌的纪录,为着不可战胜的苦难的悲剧(宿命),我们对爱的渴求与付出,我们的祈祷与忏悔获得神灵的救助,众生摆脱苦海,为着未知的,巨大的,虚空……
   
   或许我们的共同努力终生只能实现一部分的使命,甚至是很微小的一部分,但我们做了。是的,我们努力了,付出了。上苍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我与老象通过话,我们同意您说的春光不宜当顾问。他的精神是永存的。我当时的想法也是这样,所以如此设置,想想还是不设置为妥。另郑贻春先生现在在狱中(官方对此很敏感),老象与我认为设置为顾问暂不妥,我们的网站刚创办,为了长远的打算还是先不设置为好。其实我一直的看法是不管是否挂名,只要是有远见卓识的精神同道,都是论坛的顾问,都值得“中国公民”尊敬,学习。
   
   论坛上的人员设置的排名是“并列的关系”,不过换换也无妨。因为论坛的基础之一就是尊重每个人的意见与自由。大中华文学论坛两个网址我都进不去,不知什么原因。如您所说:“先将论坛建起来,有一块阵地,再作打算。论坛建立之初,可谨慎点,不要刊载太敏感的文章与信息,同时做好备份。以利于网站生存。”以前中国话语权力就是吃了这亏,资料大都丢失了,还有就是“他们”说封就封,没道理可讲。封一回,办一回,就要这样。上次在信中说暂不重新开坛,但不办不行啊,“他们”越来越肆无忌惮,越来越逆天行道(可以说一直都这样,就是我们大多数没有与之相“配”的表现),我们的苦难越来越深。知识分子不启蒙,不运用自己的话语权力,那还不“完蛋”了。
   
   您也保重。再谈。
   
   川歌:说得很好。
   
   
   
   (论坛开坛不久再次被封锁,《中国话语权力》目前在国内无法重开——2006年补注)

此文于2007年01月1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