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米奇尼克的公民语言]
王藏文集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米奇尼克的公民语言

我上网的很多时间,是找一些自由知识分子的文章读,或是有着独立思考和反思人类生存境况与浸透苦难的文字,我都会仔细品读,为的是不断提升自己的公民素质。在我们的现实环境中,被称为“知识分子”的人们应首先争取做一名能自由运用自己天然的话语权力并坚决捍卫自己基本权利的“合格公民”。中国知识分子离公民的基本素养还有很大的距离,也就是说还不能以“中国公民”的身份自居,自己的语言与自己的内心、嘴巴分家,拥有的只是被专制极权奴役之后的欺骗与虚弱,何以“人”自视?何谈“公民语言”?
    今天登陆《空房子诗报》,我读到了杨春光先生转贴的《米奇尼克对中国的意义》一文,这让我几个小时思绪起伏,久久不能从中回过神来。我感叹于傅国涌先生对波兰知识分子米奇尼克对中国的巨大意义的认可,也感叹于崔卫平女士对这重要资源的引进。我的内心中不禁有着这样一种强烈的希望,就是中国的知识分子们,诗人作家们都能进一步的从米奇尼克的身上,得到应有的思考,认清我们要走的路。联系目前在网络上展开以“争取话语权力”为目的的现代文化战争来说,杨春光先生体会到了米奇尼克的重大意义,如他自己所说:“我们之所以要发动现代文化战争的意义与目的就在这里!”张嘉谚先生也说:“此文应成为争取话语权力精英的纲领性文献。”而川歌先生这样评述到:“米奇尼克的思考是他的那个时代的真知,也是我们目前面对着的这个时代的真知。我们应当意识到人类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如果我们不能以新思维来刷新我们早已陈腐不堪的思维,那么,我们就是与恐龙没有什么区别。”我们缺乏米奇尼克这样的人才,但我们至少可以以此自勉,成为“中国式的XXX”。我们这么做了,完全可以相信不久的将来,自己本土上的知识分子,也可以拥有“XX国式的中国人”的待遇,以此让全人类都来共享这些地球公民的精神资源,让我们的生活趋于高贵与绚烂。
    这篇文章的意义,也是米奇尼克对于中国的意义,是米奇尼克的“公民语言”给予我们的启示。他是团结工会运动的灵魂人物,积极参与反权威的政治活动,但他自始至终都以“公民”的身份要求与“限定”自己。他不想演义乙推翻甲,丙推翻乙,丁又推翻丙而又成为新的甲乙丙丁的历史悲剧,他演进与变革的根是深扎于社会与权利之中,而非代表利益集团和自己去追逐中心权力,傅国涌先生谈道“这一切使他最终能超越于权力安排之上,超越仇恨意识、敌人意识”,“他只是想要像个普通人一样活着,尊重自己,也受到朋友的尊重”。

    在论坛上,在这个文章上面恰巧也有一篇张嘉谚先生转来的思想性文章,题目是《中国知识分子应该忏悔》,作者是安琪。张先生在帖子上的注明是“再推荐”,可见良苦用心。这篇文章以前就在论坛上贴出过,张先生也在邮箱里寄给了我,当时也给了我很大的触动,现在再读,也能从“忏悔”的字眼中感受到它射出的冷峻光芒。安琪引用了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研究讲座教授余英时先生的话:“二十一世纪将是中国知识分子赎罪的世纪”。我反复地阅读着这两篇文章,发现它们有着自然而有机的联系,中国知识分子应该忏悔,与忏悔相伴的,就是米奇尼克的“公民语言”的启示。请细读以下我从文中大量转引的米奇尼克的一些语言——
    “我从来没有考虑自己是一位政治家,在这个角色中我从来没有感到舒服。在离开议会之后,我感到真正的解脱。”
    “以革/命来推/翻/党的/专/制以及有组织地来追求这个目标,是不现实和危险的。”
    “革命的理论和密谋的行动仅仅适用于警察当局,他们以此来使得群众歇斯底里,这让他们觉得更加刺激。”
    “持续不断地为改革而斗争、寻求拓展公/民自/由和人/权而开展的演进。”
    “它建立在后极/权/制/度的行动哲学上面。为什么是后极/权的?因为权力仍然是全面控制的,但是社会已经不再是,社会已经是反对极/权的,它在反抗和创建自己独立的机构,其结果导向一个我们称之为公民社会的某种东西,即托克维尔意义上的公民社会。这就是我们试图做的:建立公民社会。”
    “我们仍然相信团/结/工/会是我们的孩子,尽管是非法的。”
    “(今天)的波兰制/度是由一个极/权/主/义/国/家伴随着一个不能以极/权/主/义方式来控制的社会所合成。国/家倒是想施行极/权/主/义/权/力,但是它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它被迫和生活和解,其结果是在国/家和社会之间达成一种临时平衡。”
    “可以假设,如果明天由瓦文萨或者库隆来取代雅鲁泽尔斯基,什么也不会改变。因此关键问题在于建立一个民/主/社/会,沿着团/结的合作尝试的道路改变社会的权力系统,使得极/权/主/义成为不可能。”
    “我全部的生活都在为那些想要反对他们所反对的人的权利而奋斗,包括我自己。”“我们同意宽恕,但是不主张遗忘,不主张健忘。我们不要报复,却要的是揭示全部事实真相。”
    “瓦文萨是一个运动的领导人,而我是一名独立知识分子。”
    “我不想自我表彰,我必须面对自己的不足。”
    “人们很容易屈服于自身的自高自大。”
    “波兰知识分子的精神气质──不管是世俗的还是天主教的──是为自/由而斗争和站在弱的一边。”
    “我是从波兰民/主传统中成长起来的。有四个最重要的代表──诗人米沃什、赫伯特,哲学家克拉科夫斯基和牧师卡•沃依蒂瓦(Karol Wojtyla,1978年成为罗马教皇,即约翰•保罗二世)──对我理解民/主的概念产生了巨大影响。这四个人当中,没有一个政/治家或者政/治活动家,这就是为什么我视民/主不仅仅建立在政/治原则之上。对我来说,民/主涉及人的生存境况和人的权利。它提供了一副宽容的图景,一种对于文化传统重要性的理解,于其中有可能冲突的人类价值都可以得到培育。对比之下,政/治上的民主,是一种建立在大多数人统治之上的秩序。它可能并经常与人的权利相冲突,仅仅在保护所有人们的立场──包括少数人──的秩序之内才能实现。按照我的理解,民/主的本质是自由,这个自由属于拥有良心的公民。如此理解,自/由意味着多样化,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在一个民/主的社会秩序中,冲突是一个持续的事实。”
    “语词拥有它们自身的力量;正是语词创造了一个我们生活于其中的世界,我们所呼吸于其中的智性氛围和精神气氛。我们每个人选择适合于我们自己的语言。”
    “我们不应该为一个完美的、摆脱了冲突的社会而斗争,而是为了一个充满矛盾的社会,冲突在民/主游戏规则之内得以解决。”
    “民/主是各种不同利益之间持续的衔接,是各种利益之间孜孜不倦地寻求妥协,是各种激情、情绪、仇恨和希望的市场,是永远的不完善,是罪人、圣徒和猴子的大杂烩。”
    “但是只有民/主有能力向自己提问,也只有民/主有能力纠正自己的错误。相比之下不管是红/色专/制还是黑色专/制都毁灭了人的创造能力;它们消灭了人类生活的爱好趣味,最终也杀死了生活本身。只有灰色的民/主,拥有人/权和公民社会的机构,有可能以争论来代替武器。”
    “衡量民族、社会和个人成熟是在这样的意义上,他们生活在自己的历史当中,有他们自己生活的故事。”
    傅国涌先生这样总结:“这样的公民语言是朴素的、生活的语言,没有暧昧的、酸腐的气息,它扎根于生活的深处,以及波兰民族的历史传统之中,同时吸取了整个人类文明中最宝贵的成分。也因此,他的公民语言才如此富有概括力、穿透力和明晰的理性力量,毫不含糊、拖泥带水,充满了阳刚和自信,从而有着打动人心的力量。”
    为着中国自由与民主而奋斗着的中国知识分子,应当在自己国家的草莽大地上捡拾起那些涂满血腥的锄头棒子,那些“取人狗命”的口号,那些陈胜吴广的腐臭身躯,把它们放在自己的视线前来面对与警醒,做出自己理性的选择,承当起一名知识分子的责任感和历史使命。
    米奇尼克的语言,我们应当在自己的土地上从自己的口中无畏地讲出,讲出真话与真相,并与弱势群体站在一起,共同吸收本民族的独立自由的精神传统,争取与捍卫我们的话语表达的权力与权利,找寻社会生活中的自由空间,释放我们那一颗早已经封闭和麻木的心。
    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中国,我们要学会人一样的与自己的兄弟姐妹亲戚朋友生活在一起。
    小王子于2005-01-08 04:57:07在 乐趣园 → 诗歌文学 → 空房子诗报发表.
    提请大家在读米奇尼克的同时,也都认真读一读我们本土的小王子               ——再读米奇尼克又读小王子的一点感想
                        /杨春光            
   所谓自古英雄出少年,我们的少年英雄就在我们之间……不仅少年,就像我这样的中老年人,若想做一个老当益壮的当今英雄(虽然我远远不是,我只是一个新旧参半的想追求进步潮流的会写几手诗的读书人而已,我严格意义上还不能算是一个完全彻底的知识分子,与米奇尼克界定的公民还有很大的距离,对此我在忏悔和反省着……),那也再不是揭杆而起了,而是持续地讲人话、会说人话——也就是讲真话——不再自己恐惧也教别人恐惧,并且能够行使这种不再恐惧的话语权力与权利用于首先捍卫自己保卫自己是一个会说话的有言论自由权的人而活着——我只要要求自己最低做到这样,我才不愧为上帝的造福与父母的生养!我最低要求自己的首先必须是这样——而我想成为的英雄,那也是这种严格意义上的自己成为自己的英雄而已!!
      小王子的这样的话和米奇尼克对于我而言是同样震聋发馈的,我为之永远震颤着,也教我永生要唾弃人的与生俱来的恶(特别是极权统治他人)性——
      “为着中国自由与民主而奋斗着的中国知识分子,应当在自己国家的草莽大地上捡拾起那些涂满血腥锄头棒子,那些“取人狗命”的口号,那些陈胜吴广的腐臭身躯,把它们放在自己的视线前来面对与警醒,做出自己理性的选择,承当起一名知识分子的责任感和历史使命。
      米奇尼克的语言,我们应当在自己的土地上从自己的口中无畏地讲出,讲出真话与真相,并与弱势群体站在一起,共同吸收本民族的独立自由的精神传统,争取与捍卫我们的话语表达的权力与权利,找寻社会生活中的自由空间,释放我们那一颗早已经封闭和麻木的心。
   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中国,我们要学会人一样的与自己的兄弟姐妹亲戚朋友生活在一起。”
    杨春光于2005-01-08 17:16:02在 乐趣园 → 诗歌文学 → 空房子诗报发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