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为印度洋海啸中死去的人们默哀]
王藏文集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黄翔: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高智晟、袁红冰执笔:修改宪法维护基本人权宣言
·高智晟:致胡锦涛 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
·郭国汀:将接力绝食抗暴运动进行至最后胜利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
·东海一枭:无相大光明论
·仲维光:自由文化运动与中国知识传统的重建——极权主义及其文化问题批判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傅正明:苦难文学的双向启蒙
·傅正明: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党治国:金色的圣山 玉洁的灵魂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王力雄:末法时代——藏传佛教的社会功能及毁坏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梦之魂:关于“六四”的平反问题
·張三一言:沒有革命,哪來改良?
·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黄河清:六四军人列传/六四名人列传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石雨哲:“轮回”:从永恒到绝不——论袁红冰先生对尼采思想的扬弃与升华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吴玉琴: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曾节明: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廖祖笙:挽歌中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廖梦君惨烈遇害三周年祭
·郭国汀: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下不可能存在法治!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丁一一:试论二十一世纪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唯色:西藏的官员们,饶了布达拉宫吧
·徐沛谈鲁迅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黄鹤昇:孔孟之道判释
·《遇罗克与遇罗锦》
·仲维光:极权主义研究及其政治文化问题探源——关于极权主义问题探究给刘晓东女士的信
·申有连:讨伐马克思主义
·《唐子教授文集》
·黄河清:为胡佳又入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名单呐喊
·何清涟:《台湾大劫难》:一桶泼向温水锅中青蛙的冰水
·安乐业(东赛)的“藏人主张”
·李大立:也說英國光榮革命和法國大革命
·王炳章:放弃革命的权利就等于放弃了一切——南斯拉夫的革命昭示了我们什么?
·俞梅荪:反右往事悠悠 维权前路茫茫——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
·《曾铮文集》
·顾万久:胡锦涛有种请站出来与顾万久决斗!
·顾万久:中国共产党集团才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莫建刚:歌功颂德淫乱中华
·廖双元: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遇罗锦:读老骥【附:老驥《自由聖火》文集《佝僂的背影》連載地址】
·滕彪: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艾未未:2010清明祭:2008年四川512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共5212名)
·俞梅荪:“简法护民”——追忆胡耀邦的立法观【祭耀邦】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紫电(申有连):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魔鬼意志
·大纪元专栏:剖析马克思魔性人生及共产邪教
·黄河清: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严正学行为艺术】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何清涟:赵连海冤案:并非一个人的悲剧
·《大纪元评论》
·《阿波罗评论》
·《骆亚报导》
·《辛菲报导》
·《王若望九十诞辰纪念文集》
·《袁红冰自由圣火专栏》
·《江婴自由圣火专栏》
·《何清涟美国之音博客》
·《丹真宗智自由圣火专栏》
·《严正学自由圣火专栏》
·《黄河清自由圣火专栏》
·《郭国汀自由圣火专栏》
·《三妹(刘晓东)自由圣火专栏》
·《徐沛自由圣火专栏》
·《刘自立自由圣火专栏》
·《郭少坤自由圣火专栏》
·《朱毅(祭园守园人)自由圣火专栏》
·《党治国自由圣火专栏》
·《沈良庆自由圣火专栏》
·《石雨哲自由圣火专栏》
·《傅正明自由圣火专栏》
·《茉莉博讯文集》
·《晓明自由圣火专栏》
·《李晓雪自由圣火专栏》
·《希望之声名家谈》 伍凡、郭国汀、仲维光、何清涟、草庵居士、石涛、苏明、横河、程晓农等
·《杨春光博讯文集》
·《高智晟博讯文集》
·《仲维光博客》
·《还学文博客》
·《唐柏桥看中国专栏》
·《廖祖笙博讯文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印度洋海啸中死去的人们默哀

   仅几小时的时间,十几万人的宝贵生命就葬身于印度洋海啸的巨口中。2004年12月26日,这将是一个被全世界的人民永远记住的日子,人类在苦难的旋涡不断挣扎的历史页码上又添加了厚重的一笔,多少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在尖叫和恐惧的瞬间化为具具冷尸。中新网1月7日电, 据法新社报道,截至到7日凌晨12点30分,印度洋海啸造成的确认死亡人数超过了14万6千人。未统计出的实际的死亡人数恐怕远不止这个数.这个冬天显得异常寒冷。
   
   与此相伴的是:联合国向全世界呼吁,各国政府伸出援助之手,大力援助受灾国家度过难关。我们看到:新华网科伦坡1月5日电(记者陈占杰),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孙国祥5日代表中国红十字会向斯里兰卡红十字会提供10万美元的现汇援助。新华网北京1月5日电(记者李薇薇),东南亚地区遭受强烈地震及海啸的灾情发生后,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向受灾严重的国家提供小额物资捐赠近200万元人民币。新华网北京1月5日电 (记者樊曦)5日下午,中国国家人口与计划生育委员会向在印度洋地震海啸中受灾的印度尼西亚、斯里兰卡、泰国三国驻华使馆代表捐款47万元人民币,以帮助三国人民尽快开始灾后重建。还有许多许多的捐献在我们国家和其它的国家自觉展开,展开面不仅是政府组织,还有各国的非政府组织联盟,作家群体及个人。中新网1月5日电,据法新社报道,联合国一位官员日前表示,印度洋海啸发生后,联合国在一周内收到了15亿美元的捐款,这一数字创下了历史新高。
   
   在中文互联网的百度搜索栏输入“印度洋海啸”的内容,可以得到223000项搜索结果,在GOOGLE则可得到723000项搜索结果。新华社记者周建新整理了进两年海啸的背景资料,全球近两年发生的强烈地震:2003年 2月24日,中国新疆伽师巴楚发生里氏6.8级强烈地震,造成268人死亡及重大财产损失。5月1日,土耳其东部宾格尔省发生里氏6.4级强烈地震,造成176人死亡、600多人受伤,近1200座建筑物受损。5月21日,阿尔及利亚北部发生里氏6.2级强烈地震,造成近2300人死亡、1万余人受伤。其中9名中国员工遇难。5月26日,日本本州岛东北地区发生里氏7级强烈地震,造成145人受伤,450座房屋遭受程度不同的损坏。12月26日,伊朗东南部克尔曼省巴姆地区发生里氏6.3级强烈地震,造成至少3万人死亡、5万多人受伤。地震使位于古丝绸之路的巴姆古城的70%住宅被夷为平地,有2500多年历史的著名砖体建筑巴姆古城堡在地震中基本坍塌。2004年 2月24日,摩洛哥北部胡塞马地区发生里氏6.5级强烈地震,共造成628人死亡、926人受伤。这次地震还造成2539套房屋倒塌,导致15万多人无家可归。5月28日,伊朗北部发生6.2级强烈地震,造成至少23人死亡、100多人受伤,80多个村庄严重被毁。10月23日,日本新县发生里氏6.8级地震,随后又发生多次较强余震,造成至少35人死亡、2000多人受伤和重大财产损失。 11月12日,印度尼西亚东部东努沙登加拉省阿洛岛发生里氏6级强烈地震,造成近200人伤亡。 12月24日,澳大利亚与南极洲之间的海底发生里氏8.1级强烈地震。因震中远离人类居住的地区,避免了灾难性的后果。随后的第二天,就发生了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以北海域发生里氏8.5级强烈地震,并引发海啸的重大灾难。我们查询和分析海啸的起因,可以得出:由震源在海底下50千米以内、里氏震级6.5以上的海底地震引起。水下或沿岸山崩或火山爆发也可能引起海啸。在一次震动之后,震荡波在海面上以不断扩大的圆圈,传播到很远的距离。海啸波长比海洋的最大深度还要大,轨道运动在海底附近也没受多大阻滞,不管海洋深度如何,波都可以传播过去。科学的分析再怎么有理与精确,也不能避免自然的每一次动怒和生命的死亡,我们面对了历史上太多太多的血腥,我们出生到今天为止也看到了无数的尸体。自己的亲人也或许在诸如地震、泥石流、洪水、冰雹、寒流、干旱等天灾中离开了我们,自己也或许受过重伤。还有就是疾病,也是一个无法抗拒与逃避的词汇,我们唯一的选择只有面对与对抗,我们自己和更多的人时时受着它带来的巨大痛苦与折磨,不仅是肉体上的,还有精神上的。有的疾病是天生的,如遗传,遗传带来的眼瞎耳聋手缺脚拐大脑迟钝神经时常等等,这些人一生来就接受了比正常人更为残酷的命运,有的压根就不知道“疾病”这个词的意思,看不见,摸不着,感知不到,有的甚至就被医生的手术刀毁灭于母亲的子宫,或被自己的母亲亲手捏断喉咙,活埋。

   中文的“天灾”总是于“人祸”连在一起,是并列的。两个词四个字放在一起,我想我们再怎么神气的脸庞和高傲的自尊恐怕也得萎缩成一个颤抖的影子了,我们竟显得手足无措,我们发现了个体生命的微小与无力,人的力量的有限。我们再细心想想,天灾不可避免,但“人祸”的“人”指的不就是我们自己。对,除了天灾,我们人类自己的繁重苦难是由我们自己亲手缔造的。战争,暴力,屠杀,争斗,刺刀,子弹,棍棒,拳头,大炮,坦克,生化武器,核武器,血腥,恐怖事件,绑架,谋杀,自焚,跳楼,割手腕,毒药,抢劫,强奸,放火,上吊以及大排的泛着黑光的词汇,就是这么从古至今在我们神经血液交错的掌纹上进行着,我们乐此不疲的在人性之恶的无底洞里摸黑,诅咒,当然还有哭泣。
   
   再用心想,很多的“天灾”不也是我们闯下的祸。砍伐森林,水土流失了我们的粮食与房屋,风暴卷走了我们的牛羊孩子;捕杀动物,我们陷于饥饿时只能被自己吃下的草和观音土毒死或吃人肉;排放浓烟,天上下起了有味道的雨滴;滥倒污水,我们被打捞上岸的小鱼小虾的毒麻痹了神经思维;开采煤矿,我们被瘫塌的石块埋藏了出气的鼻孔……是的,我们为了生存,我们为了自己活着的利益就得这么做下去,但我们为后代想过没有——我们过度了,严重过度了,疯狂了,麻木了!
   
   战争,最惨无人道的罪行,每次为了政治利益而发动的战争,其死亡人数远远大于印度洋海啸的总人数。历史上为了争权夺利的无数战争呢?谁也统计不出这个数据。我们看20世纪这个“大战”世纪的一些死亡数量。第一次世纪大战造成的绝对死亡人数是1000万左右,第二次世界大战则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6倍左右。即便在中国发生的南京大屠杀,人数也在30万以上。1976年7月28日唐山大地震,其死亡人数就为24.24万人,还有大量量煤矿死亡人数,文化大革命的死亡人数。最近的911恐怖事件,据纽约市长办公室提供的最新数字,“9•11”恐怖袭击事件中失踪和死亡的人数为3899人,后来的伊拉克战争,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对外广播电台华语台公布的伊拉克战争中伤亡人数的最新统计,自伊拉克战争爆发以来至今,已造成14500多人死亡。当我不断的列出这些数据的时候,我觉得再往后肯定还有很多我列不完的数据,不完整和不准确的数据。那些尸体,当一个人仅能用数字去概括的时候,可以想象人很多的无助与惶恐。如果不与尸体背后的经历联系起来,我有一种犯罪感,对于数字的无助与数字背后的未知已使我说不出什么来。
   
   当我们面对和还要面对类似灾难背后的尸体的时候,我们想的是不是尽量减少一些人为制造的尸体和灾难呢?我们欣喜的是,我们在每一次的天灾之后,总能找到人道主义的伟大力量,人与人之间的关爱。即便在我们专制的时代,同样专制环境里的人们也因这一点一滴的捐助而融化了一些我们冷酷与荒芜的内心,我们同样也要坚强的生存,与专制抗争下去。
   
   当我们看到一个地区又有很多人丧失生命的时候,我们也要想到世界上还有很多的人有着相同的遭遇;当我们看到其它国家的灾难的时候,我们也要想到我们的国家过去和现在正在经受的灾难。
   
   当我们看到政府组织向这次海啸的受难者捐助的时候,我们在感到欣慰的时候,我们的内心里同样也要看到他们维护的专制主义统治之下所犯下的各种罪行,他们带给我们的苦难。我们的苦难迫使我们承担起苦难并与所有的苦难因素抗争。
   
   在印度洋海啸中死去的人们,他们走向了另一个世界,不知那一个世界是不是也像现在的世界充满屠杀与暴力,专制与邪恶,疾病与天灾。他们知道还有更多的灾难在等着在印度洋海啸中没有死去的人吗,没有遭遇海啸的我们吗?在这一刻,让我们为他们默哀吧,也为我们自己默哀,为我们自己祈祷:我们的生活会越来越美好,我们对生命越来越尊敬,对时间越来越珍惜。
   
   另外,我们不可忘却的是:印尼暴徒对中国平民的肆虐屠杀及印尼政府对处理如此反人类事件所表现出的脆弱。对罪恶,我们理应选择谴责,惩治;对苦难,我们应选择悲悯,救赎。
   
   自然的天灾我们不可避免,那我们就好好珍惜天灾以后的世界。提升生命的质量,为民主自由、美好和平的生活而奋斗。
   
   2005年1月10日

此文于2007年02月2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