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我们的深深铭记与永久感谢”]
王藏文集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的深深铭记与永久感谢”

   “我们的深深铭记与永久感谢”──这是《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事迹
   报告》中来自杨春光、蔡东梅的感谢辞的主题。
   
   我相信,这句话会在海内、外各界人士与广大诗人朋友心中激起回
   荡。“坦白说,我也没料到救助杨春光的规模竟有如此之大。我感谢

   诸位能够为中国挽留住、并更为激励着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杨春
   光。”这次救助事件之后,杨银波先生在《上苍保佑说真话的诗人》
   一文中这样写道:“这个事迹的本身已经在证明:人与人之间的情感
   并不因为社会的冷漠而消散;相反,社会的冷漠常常被一点一滴积累
   起来的温情所融化。”是的,一直为中国的民主与自由事业做出承担
   与坚持,为这块严重缺乏信仰与爱心的土地注入信仰的力量与对人民
   广博的爱心而历经磨难的杨春光先生、能在死亡线上再次挣扎过来
   (1998年遭特务暴徒袭击,头部严重受伤险些丧命),真是奇迹!我
   还相信,在广泛的救助之外上还有一双眼睛、一种力量、一份果报。
   苦难或许是人的宿命。要超度这种苦难,获得上苍的宽慰,那应该以
   “善”为前提──杨春光事件成为善的凝聚;救助他的人们显示了善
   的强大力量。
   
   记得春光患脑血栓后,东海一枭先生、张嘉谚先生和杨银波先生分别
   撰写了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的呼吁书,分别贴上海内、外各大网站,
   随即跟帖的是很多的慰问之词。这不能不使我们感到激动与兴奋。我
   也尽量帮忙把帖子转发到其它地方。作为远离春光住处、正在读书的
   我来说,也只能通过电话询问一下他的病情,希望能多跟他谈谈心,
   缓解一下脑血栓的压力,能使他的心情更轻松一些。
   
   我做过阑尾手术住过院,能体会到病人在生病住院期间深深的孤独
   感。头一次打电话去的时候,我感到春光的病还很严重。他太想找个
   人说话了,一口气就跟我说了很多。我不会忘记他说到他的孤独感,
   很想友人去他那里的期待。虽然也有朋友如高鹏举夫妇,与我年龄相
   仿的青年诗人哓哓等人去看望过他,然而患病期间的更多时光还是属
   于春光及家人。对于一个视写作为生命、且肩负以边缘话语对抗主流
   话语倍受打压的诗人来说,这种孤独感是分外沉重的。通话时得知东
   梅要照顾刚满周岁的孩子;春光自己有很多文章需要整理;租房到期
   房东不断催交房租;特别是医药费的昂贵而又不能不治──只怕铁打
   的汉子也经不住如此等等的逼视!我真当心病痛中的春光如何承受得
   了这些压力,但却只能在电话里说几句安慰的话语。后来,家里寄来
   了100元的生活费,我才赶紧跑去邮局,寄了50元钱过去。我知道相
   对于春光的病所需的大额费用,我这一点微薄的钱甚至还不够买一瓶
   药。但在汇款单上填上“祝愿您早日康复”几个字之后,带着我的祝
   福,我还是把它寄了出去。当时我想,如有更好一点的经济条件,我
   定会过去,去帮春光一些忙……在这里还是要诚请春光原谅我辜负了
   您病痛中所说的“一相情愿”的期待。
   
   现在,春光已经基本康复了。目前,他又与诗友们联系,团结诗人们
   投入到了重振《空房子诗报》的努力当中。在一封公开信中,他说:
   “为重振〈空房子〉雄风和重新掀起国内本土前沿第一线的话语革命
   高潮,并通过组织实施现代网络文化战争,以我们先进知识分子诗人
   掌握的天然自由话语权力批判和扫荡一党极权专制中心权力话语,破
   除政治禁区,全面争取言论自由和一切自由民主,为之最终完成中国
   民主自由话语权利革命成功!为我们这一美好神圣的目的和目标一起
   ‘求异存同’地努力奋斗到底。”我也在此衷心希望:以“公平、平
   等、民主、求异存同”为论坛宗旨,以“解构、批判、审丑、后政
   治”为流派指向,坚持“诗性政治批判”的先锋品格及其“独立、自
   由、人权、言论自由”的言说原则,以普世价值标准为旗帜的充满前
   卫精神的《空房子诗报》论坛能在不断的封锁打压中重新崛起,集结
   起中国网络诗界的民主力量,为自由精神在我国的推进再作贡献!
   
   感谢每一个为挽救杨春光而献出自己爱心的中国人。这是多么美好的
   人性良知所绽放出的爱与美的花朵。感谢每个在现实生活中给予他人
   以无私帮助的人。这是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共同珍惜与自豪的美好情
   感。
   
   (2005年4月8日)
   
   首发《民主论坛》

此文于2007年02月0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