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坚决争取中国知识分子的话语权力]
王藏文集
·男儿当自强,没有母乳吃也要挺住
·好人好梦,我要做好梦了,爸爸你也要做
小念慈37天
·爸爸累了,我要自己捧着吃
·别看我还含着奶嘴,我已在酝酿我的梦
·来张近距离的
·嘿嘿
·宝宝长大了比爸爸帅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54天
·王藏/小念慈两父子与贵州友人
·吴玉琴大姐、小华华与小念慈
小念慈1周岁
·吴玉琴、马玲丽到云南为小念慈过生日 5/26/2010
●转载共赏,不定期添加
·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兼论海外民运
·袁红冰: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属于中国文化大师的时代
·袁红冰: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袁红冰执笔: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黄翔: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高智晟、袁红冰执笔:修改宪法维护基本人权宣言
·高智晟:致胡锦涛 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
·郭国汀:将接力绝食抗暴运动进行至最后胜利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
·东海一枭:无相大光明论
·仲维光:自由文化运动与中国知识传统的重建——极权主义及其文化问题批判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傅正明:苦难文学的双向启蒙
·傅正明: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党治国:金色的圣山 玉洁的灵魂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王力雄:末法时代——藏传佛教的社会功能及毁坏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梦之魂:关于“六四”的平反问题
·張三一言:沒有革命,哪來改良?
·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黄河清:六四军人列传/六四名人列传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石雨哲:“轮回”:从永恒到绝不——论袁红冰先生对尼采思想的扬弃与升华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吴玉琴: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曾节明: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廖祖笙:挽歌中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廖梦君惨烈遇害三周年祭
·郭国汀: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下不可能存在法治!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丁一一:试论二十一世纪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唯色:西藏的官员们,饶了布达拉宫吧
·徐沛谈鲁迅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黄鹤昇:孔孟之道判释
·《遇罗克与遇罗锦》
·仲维光:极权主义研究及其政治文化问题探源——关于极权主义问题探究给刘晓东女士的信
·申有连:讨伐马克思主义
·《唐子教授文集》
·黄河清:为胡佳又入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名单呐喊
·何清涟:《台湾大劫难》:一桶泼向温水锅中青蛙的冰水
·安乐业(东赛)的“藏人主张”
·李大立:也說英國光榮革命和法國大革命
·王炳章:放弃革命的权利就等于放弃了一切——南斯拉夫的革命昭示了我们什么?
·俞梅荪:反右往事悠悠 维权前路茫茫——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
·《曾铮文集》
·顾万久:胡锦涛有种请站出来与顾万久决斗!
·顾万久:中国共产党集团才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莫建刚:歌功颂德淫乱中华
·廖双元: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遇罗锦:读老骥【附:老驥《自由聖火》文集《佝僂的背影》連載地址】
·滕彪: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艾未未:2010清明祭:2008年四川512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共5212名)
·俞梅荪:“简法护民”——追忆胡耀邦的立法观【祭耀邦】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紫电(申有连):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魔鬼意志
·大纪元专栏:剖析马克思魔性人生及共产邪教
·黄河清: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严正学行为艺术】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何清涟:赵连海冤案:并非一个人的悲剧
·《大纪元评论》
·《阿波罗评论》
·《骆亚报导》
·《辛菲报导》
·《王若望九十诞辰纪念文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坚决争取中国知识分子的话语权力

   据著名自由诗人、诗歌理论家杨春光刚刚发出的消息显示,著名政论
   家、自由诗人郑贻春已经于去年12月3日失去自由,并已以“煽动颠
   覆国家政权罪”被正式逮捕入狱,现在羁押于曾经关押过著名政治犯
   张志新的牢房(即辽宁省盘锦市第一看守所某监号)里。
   对此,我在这里积极声援杨春光刚刚发出的抗议书,并愤怒抗议中共

   当局所犯下的这一严重侵犯人权和严酷镇压自由知识分子的极权专制
   暴行罪恶!
   
   这再一次证明,正如杨先生所说的那样,仅仅依靠共产党内的政治改
   革是毫无希望、也根本没有出路的。只有依靠我们这些体制外的公共
   知识分子不断争取自由话语权力的思想文化启蒙运动的不断坚定开
   展,才是根本出路。这同时也证明,我们争取中国知识分子的话语权
   力的路异常坎坷艰辛!
   
   单从我们自由诗人界的师涛始、到杨天水、再到郑贻春的被捕等等事
   件的接连发生来看,毫无疑义,被捕和坐监将不断成为中国自由知识
   分子的苦难命运──这是日趋严重的中国现实!
   
   在我们的语境中,要想说点真实的话,发出自己的声音,实在跟上刀
   山下火海一样艰险困难。一些保持着自己的良知的知识分子,艰苦承
   担着文字正义,拥有了比常人更多一点的勇气,所受的政治摧残常把
   这样的勇气,用监狱手铐脚镣、甚至鲜血,秘密地兑换成那泛泛而
   谈、大而不当的法律条文,借以封锁一切“多事的舌头“。一些拥有
   比常人更多话语权的所谓的名人与著名作家,却在监守自己权威的日
   子里软化了仅有的一点尊严与勇气,沦落成为了汉奸与走狗,欺行霸
   市,狠捞官方油水,可谓无所不及,用心良苦。而如我等普通人,虽
   力图睁大自己的眼睛,尽量让自己的嗓门不变调,但话语权却微小得
   可怜,更谈不上影响力。在中国,话语权的多少和它带来的社会反
   应通常跟自己的官方所认可的名气成正比,跟知与识的情况没有过多的
   关系,因为,好多话语都不会被一元价值体系所认可,而这些话语对于
   中国的大多数人来说很需要。因此即使想要尽力冒一切“风险”、说一
   点“公民有自由表达的基本权利”之类
   的“常识”(在西方是常识,在中国却是安徒生眼里的遥远夜空),
   借以表达自己对政府非法逮捕自由知识分子的抗议,象我这样的很多
   声音,经常被风化于高温的空气中,夭折于包括知识分子在内的冷眼
   旁观,沉默之海中。悲哉!
   
   不管怎样,人类捍卫做人的尊严的行动从未停止。追求正义的勇气常
   以巨大的动力推动着历史车轮的前进。我们也因此对幸福的生活保持
   着积极的心态。“公民时代”终究要来临,紧迫需要的是我们自己的
   觉醒、我们自己在面对每一个非正义行为时的勇于抗议。是的,不论
   它是如何地微弱,我们也要坚持住。否则,自己的窒息就是民族的窒
   息、正义的窒息、爱的窒息。相反,正是由于这样一股一股的顽强之
   气,我们的生命才得以延续,做人的基本权利才不会完全被消灭,希
   望也才会继续存在。
   
   这第四种(人的话语)权力,在我们每一个人的手中,在手心流淌的
   红色血液里,在话语的字正腔圆和不畏强权的每一个字眼里。
   (2005.2.28)
   
   首发《民主论坛》

此文于2007年01月1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