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墓园恋歌]
王藏文集
·希望之声:民众:为乌克兰人民欢呼 毛像也该推倒
·博讯:“南乐教案”律师、媒体遭围攻,公民联署支持律师发出决斗挑战书(第
·希望之声:警察日志走红 全民支持法轮功
·博讯:王藏:言论主体和切入现实问题及知道分子批判
·维权网:艺术家看望参与官员财产公示活动被打残的周晓山并发起募捐
·自由亚洲电台:周晓山无故被打没钱住院
·博讯:北京:胡佳在党国眼皮底下与王炳章同囚
·民主中国:王藏: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在家中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王藏: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与王炳章同囚活动又在北京燃烧
·参与:王藏勇士在北京宋庄,接力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张玉祥:中国良心运动——营救王炳章活动的倡议
·留存纪念。王炳章先生家人的祝福贺卡
·自由亚洲电台:严正学疑遭报复被长期断电
·与艾晓明教授、严正学老师
·与被精神病长达55个月的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先生
·參與:王藏: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小王子语录》(短诗选2003-2007)
○昔背“伟光正”的《毛主席语录》,今读“低暗歪”的《小王子语录》
·向日葵
·生命程序
·病态的向日葵
·厌恶呼吸
·太阳死了
·烈士
·杀人狂
·用爪子抓破光线
·如果我就死在这块土地上
·我成了国家主席
·埋葬今天
·脸谱
·虐待
·赶紧自杀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墓园恋歌

   
    一
   
   黑色的闪着火花的土壤
   我有深邃的孤寂与你同床

   我已血液沸腾,身心疲倦
   犁头或镰刀,腐朽在农民的无助里
   我荒废了许多夜晚,也遗弃了许多白天
   我该怎么表达,不去考虑以后现代之名的喧嚣
   以及各种主义的无聊,冷漠,苍白
   在这样的家园,我是一名中弹的孩子
   大地的孩子,泥土的孩子
   很现实,很理想
   
   我时常胡言乱语,飞扬的唾沫好似匕首
   让暴徒流血,也让自己受伤
   我无怨无悔,既然我不能选择生的方式
   那就让我选择死的方式
   
   每当月亮沉入宇宙,大地失声痛哭
   我的心就不能假装平静
   我收起令我高贵的影子
   向自己倾诉:
   我不是一个人,我还有成千上万的兄弟姐妹
   
   
    二
   
   我在柔弱的雨的叹息声中
   直至每一轮滚烫的落日
   满怀预言,下沉到大地的心脏
   世界的背景依稀可辨
   这时候活动的生灵,充满韵味
   有的新生在死里,有的死在新生里
   我年轻的身体的每一个毛孔及细胞
   经历着无数的挑战、搏杀
   我真的显得很苍老
   不合自己的年龄
   
   某几次,我也试着把废墟描绘成彩虹
   我体会了其中的安慰,还有震动
   可没过多久,我又再次被赤裸的时间引向
   冰冻的围墙,破碎的烟柱
   那些彩色的美景,竟也
   流淌出鲜血,黄脓
   连我自己的嘴巴也附着腐臭
   
   周围的一切充满着胜利
   我好象只有极权大手下的失败
   
   三
   
   我渴望爱,渴望一位神秘女郎的皮肤
   渴望音乐的身体
   温暖永恒,震撼依旧
   
   渴望山花肆无忌惮地开放
   家乡的小河静默清澈地流浪
   
   渴望母亲躺入坟墓
   就不要再发出冷峻的哀叹
   
   我渴望不需要诗句的诗意
   渴望,一觉醒来
   李白的小鸟在落红处
   撒娇的歌唱
   
   
    四
   
   童年的疾风残阳仍然灿烂
   即便再经过多少人
   没有一点新意的回顾探望
   我记得小脚的外婆,醉酒的外公
   时常搂着我这个文静的外孙
   又是拿糖果,又是亲切的呼唤
   两老口,时而哼唱各种童谣
   时而相互大吵大骂
   更多时候,是枯坐在藤椅上
   现在看来,似穿透时空的雕像
   他们与对面的山冈一起
   一言不发
   到做饭的时间
   外婆肥胖的身体端上包谷面
   外公就把那匹年长的老马
   牵到房后的荒地
   啃食草皮,自己点上一锅旱烟
   随着我个子的增高,对苦难理解的深入
   他们,我最亲爱的人
   一个半身不遂
   躺在床上说什么都没人听得清楚
   一个在中国这个大墓园里
   也为自己的一生
   开垦了一个小墓园
   
   
   五
   
   悄无声息的夜色
   把遗失的绝唱酿成葡萄酒
   不需要墓碑的语言
   刚说出口,就意味着无家可归
   我从不愿离开此地,即便做个乞丐
   让肉体被逼无奈吧,远走他乡
   我激动的一切,还会回到这里
   找到安宁,纯美的初恋记忆
   在猪圈的沼泽中,获得人类的诗性
   
   我的梦想,播种在每一场风暴的侵袭里
   我的遗产,散为故土的尘埃
   
   此刻,我能否喊出
   人的梦想不应是野草的灰烬
   人的遗产不应是杀手的激昂
   
   
    六
   
   不知从何时起
   我喜欢上一切寒冷中的事物
   青藏高原的雪莲
   虽然我没亲眼目睹它的圣洁
   但我有一颗迎接他的圣洁之心
   这颗心埋藏在我心灵的最底层
   人们需要经历很多的黑暗,耻辱
   包括丑陋
   还有那些被垃圾强行洗涤
   然后层层紧缚的经脉
   才能到达它的殿堂
   很小,我也就喜欢上了梅花
   与梅花相关的古诗
   记得父亲的中学课本上
   写有“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他在我的课本上
   写了“梅花香自苦寒来”
   有位一直被村里人称为
   “臭老九”的残疾老人
   也教我念过一句
   “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我不羞涩,我宁愿包揽与寒冷
   相关的象征
   后来读到俄罗斯,这个苦难的民族
   同样在冰天雪地上,在寂寞的古拉格岛
   在罪与罚的季节,在第六病室
   在高加索的群山中
   在当代英雄的思索与日瓦戈医生的诗性中
   在静静的顿河的波光里
   在普希金和阿赫玛托娃的额头
   找到了他们高贵的太阳,明净的月亮
   
   不知何时,我也会深沉地喜欢上
   那些在寒冷之外的事物
   
   
    七
   
   已经很久了,我的恋人
   我从来没用嘴说出完整的爱慕
   也很少写温柔的诗句
   你也忽远忽近,让我不能触摸那
   寂静的火焰,我翻越无尽的喘息
   但总忘却你我早就许下的诺言
   你的眼睛洒满夜幕的星辰
   我的幻想因你滑翔
   
   我知道我失去你已经很久了
   目前萦绕过多的悲凉
   我的思想被无形的绳索
   持续判处着绞刑
   你能看清刽子手的真相吗
   你是否还在
   数着坠地的流星
   
   我的恋人,收起思念的眼泪吧
   让我淡忘你赤诚的容颜
   黑暗过后,祖国的花园会为我献上
   最为神圣的亲吻
   而光线铺就的大地
   就是我们少年
   梦想的婚床
   
   
    八
   
   我要埋葬这块土地上
   萎缩的抒情
   我想避开众人滑稽的声带
   我游走在菜市场,铁道上
   地下商场,埋人的矿井边
   我在为着下一顿的饭菜挣扎
   很多走出大学的青年也是这样
   他们的口中会高声讲出:
   这个世道横尸街头有什么稀奇古怪
   生命没有一点价值,狗屁不是
   还有很多的人
   习惯贴近大地的胸膛
   沿街磕头,叫唤
   我不仅口袋可怜,胸膛里的所有
   也都显得可怜
   我到底还剩些什么
   我到底能给予别人什么呢
   难道除了一些血淋淋的悲叹
   还是血淋淋的悲叹
   
   
    九
   
   我曾经自辱过,自贱过
   在那些光辉的掩饰面前
   我想让他们追逐专制的金光的眼睛
   看看自己身上的肮脏
   我因此被他们辱骂过,诋毁过
   我有勇气承担他们的卑鄙
   他们却没有勇气警醒自己的卑鄙
   
   现在,我要与他们彻底区别开来
   把卑鄙还给他们
   把肮脏还给他们
   把耻辱还给他们
   把罪恶还给他们
   把废墟还给他们
   
   该进入垃圾的进入垃圾
   该走进花园的走进花园
   
   我的另一个世界
   正在我的手中诞生
   
   我不是他们栽种的向日葵
   我的光芒有一个独立的天空
   
   
    十
   
   宇宙的心脏,在我的体内跳动
   我实际很浩瀚
   没有边际,也不需要归宿
   我不追究我从哪里来
   但我深知将向何处去
   
   我的回眸,我的叹息
   也会终于无语的虚空
   
   我未来带给你们的诗句
   肯定是昨天就写下的
   
   今天,我愿与一切生灵同在
   今天,我愿把苦难抱在怀里
   
   
   
   2007年1月14日
   
   
   首发《自由圣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