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墓园恋歌]
王藏文集
·黄河清:口占寄小王子
·齐白石嫡传弟子慷慨赠送我的书法作品:苦难慈悲
·九曲澄:读王藏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廖双元大哥廖复元生日晚宴上。2009年最后一天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自由亚洲电台:国际人权日前后诗人王藏失踪七天 徐沛呼吁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Radio Free Asia:Guizhou Poet 'Still Missing'
·黄河清:读王藏诗口占致王藏
·遇罗锦:我说怎么王藏消失了?今见他的来信才知!我欲哭无泪.真不明白这腐共到底要干什么! 难道一心要学习北朝鲜?
·三妹:嚴正抗議中共警方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仲维光:如果方便请你发给我几张你认为可以发表的照片,供我以后万一需要时用。
·郭国汀:强烈谴责中共暴政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唐柏桥:王藏兄弟多保重,我们会高度关注你的处境!
·黄 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黄河清:铁铸诗章警世钟——读王藏“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力虹”组诗感赋一律
·唐柏桥:强烈推荐青年诗人王藏用血泪写就的力作《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
·张嘉谚:以“一个人就是一个军团”的胆魄、激情与诗性创造,似乎又要引领新一轮中国诗人决绝抗争的时代
·郭国汀: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激情洋溢,热血沸腾,化作深情厚意,熔化千年冰山,抚慰心灵苦楚,振奋垂暮之年。
·吴玉琴:我在自由圣火上看到了你写的诗,我是流着泪读完的。看到写申有连那段时,我已经全身发抖,泪如雨下了……
·楚狂:深深震撼于兄之悼念钱云会力虹的组诗,望兄保重!在必将到来的新纪元,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老乐:王藏吾弟:太喜欢你这首诗----《让坦克下的诗歌飞!》……这首诗应该广为流传。我已将它打印出来贴在我家墙上。
·严正学:几天來,心如寒冰!读罢诗,热泪盈眶!!!!!!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评奖委员会:关于2007年中国自由文化奖第二号通告
·石雨哲对2007年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候选人的提名
·雨花:提名中国自由文化奖获奖名单
·秋水白衣提名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获奖名单
·小王子获二零零八《自由圣火》写作奖
·让血有浓度,让泪有光泽【“2008《自由圣火》写作奖”获奖感言】
·郭國汀大律師學者師友讀《讓我們坐牢將監獄填滿擠爆》
·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傅正明:詩,從鴻溝裡突圍—談王藏詩歌的精神向度
●友情转发
·转读者来信:不再是一个人的战斗!!
·转:特赦杨佳之公民建议书的第三批签名(共411公民)
·张嘉谚诗学专著《中国低诗歌》正式出版
·棵子:逆流而上的诗歌河豚 ——读张嘉谚《中国低诗歌》
·莫建刚:《诗章:弦乐四重奏》
·小王子推荐之《2008年的幸福》
·陈仲义:“崇低”与“祛魅”——中国“低诗潮”分析
·转江婴诗:榴红似火复如血〔外一篇〕
·民心不死,如火如荼,且看《新史记烈女传之邓玉娇传》
·吴玉琴:《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总结概述
·欧阳小戎:我的贵阳
·張菁:紀念貴州民主牆運動30周年
·著名作家张林出狱:决不违背良心而苟活
·坐监22年 民主斗士秦永敏出狱引公众关注
●真相(图片上传)
·王藏与小学生在自定义的课堂上
·杨银波:杨春光资料简编
·把自己的眼睛弄瞎后,我会看到我想要的光明
·"苦难慈悲"
·乡村童年:弟弟与王藏
·"太阳,牵着我的手/我愿寂寞地跟你走"
云南王子在贵州(与贵州的公民们)
·温情留念
·廖双元/吴玉琴/欧阳小戎/王藏
·云南欧阳小戎/王藏两兄弟与贵州友人(09年)
·王藏与贵州友人 2010新春茶话会 留影纪念
·铁幕下的友谊 山野寻梦 11/11/2010
北漂留影
·与严正学老师
·与滕彪律师
·铁玫瑰园 与欧阳小戎兄
·铁玫瑰园 严正学、朱春柳夫妇
·左起:欧阳小戎、严正学、王藏、朱春柳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朱春柳、肖国珍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王藏
·左起:胡石根、赵常青、王藏、胡俊雄
·与“六四暴徒”画家武文建
·与诗人殷龙龙
·铁玫瑰园:尊严自由的生命之祈
·与诗人凡斯(中)、诗人何路(左)
·右起:胡佳、钱理群、杨佳妈妈王静梅、杜光、王藏
·与祭园守园人 朱毅老师
·与杨佳妈妈
·与钱理群教授
·与王荔蕻大姐
·与屠夫兄
·欧阳小戎、王藏与老艺术家周永阳(中)
·与杜婉华老师
·左起:严正学、胡石根、王藏
·与胡佳兄
·与江天勇律师
·北京网友声援释放朱承志
·艺术家聚北京宋庄 戴“避言罩”挺南周(组图)
·新年元旦,与王力雄唯色夫妇,邝老五赵跃夫妇。扎西德勒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部分图片
·民主斗士张林到京,为自由干杯,饭醉饭醉
·自由作家、伤残维权警察郭少坤来京,铁玫瑰园留念
·与于浩成先生、郭少坤先生、李智英先生
·与鲍彤先生
·左起:姚监复先生、鲍彤先生、严正学先生、王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墓园恋歌

   
    一
   
   黑色的闪着火花的土壤
   我有深邃的孤寂与你同床

   我已血液沸腾,身心疲倦
   犁头或镰刀,腐朽在农民的无助里
   我荒废了许多夜晚,也遗弃了许多白天
   我该怎么表达,不去考虑以后现代之名的喧嚣
   以及各种主义的无聊,冷漠,苍白
   在这样的家园,我是一名中弹的孩子
   大地的孩子,泥土的孩子
   很现实,很理想
   
   我时常胡言乱语,飞扬的唾沫好似匕首
   让暴徒流血,也让自己受伤
   我无怨无悔,既然我不能选择生的方式
   那就让我选择死的方式
   
   每当月亮沉入宇宙,大地失声痛哭
   我的心就不能假装平静
   我收起令我高贵的影子
   向自己倾诉:
   我不是一个人,我还有成千上万的兄弟姐妹
   
   
    二
   
   我在柔弱的雨的叹息声中
   直至每一轮滚烫的落日
   满怀预言,下沉到大地的心脏
   世界的背景依稀可辨
   这时候活动的生灵,充满韵味
   有的新生在死里,有的死在新生里
   我年轻的身体的每一个毛孔及细胞
   经历着无数的挑战、搏杀
   我真的显得很苍老
   不合自己的年龄
   
   某几次,我也试着把废墟描绘成彩虹
   我体会了其中的安慰,还有震动
   可没过多久,我又再次被赤裸的时间引向
   冰冻的围墙,破碎的烟柱
   那些彩色的美景,竟也
   流淌出鲜血,黄脓
   连我自己的嘴巴也附着腐臭
   
   周围的一切充满着胜利
   我好象只有极权大手下的失败
   
   三
   
   我渴望爱,渴望一位神秘女郎的皮肤
   渴望音乐的身体
   温暖永恒,震撼依旧
   
   渴望山花肆无忌惮地开放
   家乡的小河静默清澈地流浪
   
   渴望母亲躺入坟墓
   就不要再发出冷峻的哀叹
   
   我渴望不需要诗句的诗意
   渴望,一觉醒来
   李白的小鸟在落红处
   撒娇的歌唱
   
   
    四
   
   童年的疾风残阳仍然灿烂
   即便再经过多少人
   没有一点新意的回顾探望
   我记得小脚的外婆,醉酒的外公
   时常搂着我这个文静的外孙
   又是拿糖果,又是亲切的呼唤
   两老口,时而哼唱各种童谣
   时而相互大吵大骂
   更多时候,是枯坐在藤椅上
   现在看来,似穿透时空的雕像
   他们与对面的山冈一起
   一言不发
   到做饭的时间
   外婆肥胖的身体端上包谷面
   外公就把那匹年长的老马
   牵到房后的荒地
   啃食草皮,自己点上一锅旱烟
   随着我个子的增高,对苦难理解的深入
   他们,我最亲爱的人
   一个半身不遂
   躺在床上说什么都没人听得清楚
   一个在中国这个大墓园里
   也为自己的一生
   开垦了一个小墓园
   
   
   五
   
   悄无声息的夜色
   把遗失的绝唱酿成葡萄酒
   不需要墓碑的语言
   刚说出口,就意味着无家可归
   我从不愿离开此地,即便做个乞丐
   让肉体被逼无奈吧,远走他乡
   我激动的一切,还会回到这里
   找到安宁,纯美的初恋记忆
   在猪圈的沼泽中,获得人类的诗性
   
   我的梦想,播种在每一场风暴的侵袭里
   我的遗产,散为故土的尘埃
   
   此刻,我能否喊出
   人的梦想不应是野草的灰烬
   人的遗产不应是杀手的激昂
   
   
    六
   
   不知从何时起
   我喜欢上一切寒冷中的事物
   青藏高原的雪莲
   虽然我没亲眼目睹它的圣洁
   但我有一颗迎接他的圣洁之心
   这颗心埋藏在我心灵的最底层
   人们需要经历很多的黑暗,耻辱
   包括丑陋
   还有那些被垃圾强行洗涤
   然后层层紧缚的经脉
   才能到达它的殿堂
   很小,我也就喜欢上了梅花
   与梅花相关的古诗
   记得父亲的中学课本上
   写有“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他在我的课本上
   写了“梅花香自苦寒来”
   有位一直被村里人称为
   “臭老九”的残疾老人
   也教我念过一句
   “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我不羞涩,我宁愿包揽与寒冷
   相关的象征
   后来读到俄罗斯,这个苦难的民族
   同样在冰天雪地上,在寂寞的古拉格岛
   在罪与罚的季节,在第六病室
   在高加索的群山中
   在当代英雄的思索与日瓦戈医生的诗性中
   在静静的顿河的波光里
   在普希金和阿赫玛托娃的额头
   找到了他们高贵的太阳,明净的月亮
   
   不知何时,我也会深沉地喜欢上
   那些在寒冷之外的事物
   
   
    七
   
   已经很久了,我的恋人
   我从来没用嘴说出完整的爱慕
   也很少写温柔的诗句
   你也忽远忽近,让我不能触摸那
   寂静的火焰,我翻越无尽的喘息
   但总忘却你我早就许下的诺言
   你的眼睛洒满夜幕的星辰
   我的幻想因你滑翔
   
   我知道我失去你已经很久了
   目前萦绕过多的悲凉
   我的思想被无形的绳索
   持续判处着绞刑
   你能看清刽子手的真相吗
   你是否还在
   数着坠地的流星
   
   我的恋人,收起思念的眼泪吧
   让我淡忘你赤诚的容颜
   黑暗过后,祖国的花园会为我献上
   最为神圣的亲吻
   而光线铺就的大地
   就是我们少年
   梦想的婚床
   
   
    八
   
   我要埋葬这块土地上
   萎缩的抒情
   我想避开众人滑稽的声带
   我游走在菜市场,铁道上
   地下商场,埋人的矿井边
   我在为着下一顿的饭菜挣扎
   很多走出大学的青年也是这样
   他们的口中会高声讲出:
   这个世道横尸街头有什么稀奇古怪
   生命没有一点价值,狗屁不是
   还有很多的人
   习惯贴近大地的胸膛
   沿街磕头,叫唤
   我不仅口袋可怜,胸膛里的所有
   也都显得可怜
   我到底还剩些什么
   我到底能给予别人什么呢
   难道除了一些血淋淋的悲叹
   还是血淋淋的悲叹
   
   
    九
   
   我曾经自辱过,自贱过
   在那些光辉的掩饰面前
   我想让他们追逐专制的金光的眼睛
   看看自己身上的肮脏
   我因此被他们辱骂过,诋毁过
   我有勇气承担他们的卑鄙
   他们却没有勇气警醒自己的卑鄙
   
   现在,我要与他们彻底区别开来
   把卑鄙还给他们
   把肮脏还给他们
   把耻辱还给他们
   把罪恶还给他们
   把废墟还给他们
   
   该进入垃圾的进入垃圾
   该走进花园的走进花园
   
   我的另一个世界
   正在我的手中诞生
   
   我不是他们栽种的向日葵
   我的光芒有一个独立的天空
   
   
    十
   
   宇宙的心脏,在我的体内跳动
   我实际很浩瀚
   没有边际,也不需要归宿
   我不追究我从哪里来
   但我深知将向何处去
   
   我的回眸,我的叹息
   也会终于无语的虚空
   
   我未来带给你们的诗句
   肯定是昨天就写下的
   
   今天,我愿与一切生灵同在
   今天,我愿把苦难抱在怀里
   
   
   
   2007年1月14日
   
   
   首发《自由圣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