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组诗)]
王藏文集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梦之魂:关于“六四”的平反问题
·張三一言:沒有革命,哪來改良?
·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黄河清:六四军人列传/六四名人列传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石雨哲:“轮回”:从永恒到绝不——论袁红冰先生对尼采思想的扬弃与升华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吴玉琴: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曾节明: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廖祖笙:挽歌中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廖梦君惨烈遇害三周年祭
·郭国汀: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下不可能存在法治!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丁一一:试论二十一世纪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唯色:西藏的官员们,饶了布达拉宫吧
·徐沛谈鲁迅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黄鹤昇:孔孟之道判释
·《遇罗克与遇罗锦》
·仲维光:极权主义研究及其政治文化问题探源——关于极权主义问题探究给刘晓东女士的信
·申有连:讨伐马克思主义
·《唐子教授文集》
·黄河清:为胡佳又入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名单呐喊
·何清涟:《台湾大劫难》:一桶泼向温水锅中青蛙的冰水
·安乐业(东赛)的“藏人主张”
·李大立:也說英國光榮革命和法國大革命
·王炳章:放弃革命的权利就等于放弃了一切——南斯拉夫的革命昭示了我们什么?
·俞梅荪:反右往事悠悠 维权前路茫茫——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
·《曾铮文集》
·顾万久:胡锦涛有种请站出来与顾万久决斗!
·顾万久:中国共产党集团才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莫建刚:歌功颂德淫乱中华
·廖双元: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遇罗锦:读老骥【附:老驥《自由聖火》文集《佝僂的背影》連載地址】
·滕彪: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艾未未:2010清明祭:2008年四川512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共5212名)
·俞梅荪:“简法护民”——追忆胡耀邦的立法观【祭耀邦】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紫电(申有连):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魔鬼意志
·大纪元专栏:剖析马克思魔性人生及共产邪教
·黄河清: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严正学行为艺术】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何清涟:赵连海冤案:并非一个人的悲剧
·《大纪元评论》
·《阿波罗评论》
·《骆亚报导》
·《辛菲报导》
·《王若望九十诞辰纪念文集》
·《袁红冰自由圣火专栏》
·《江婴自由圣火专栏》
·《何清涟美国之音博客》
·《丹真宗智自由圣火专栏》
·《严正学自由圣火专栏》
·《黄河清自由圣火专栏》
·《郭国汀自由圣火专栏》
·《三妹(刘晓东)自由圣火专栏》
·《徐沛自由圣火专栏》
·《刘自立自由圣火专栏》
·《郭少坤自由圣火专栏》
·《朱毅(祭园守园人)自由圣火专栏》
·《党治国自由圣火专栏》
·《沈良庆自由圣火专栏》
·《石雨哲自由圣火专栏》
·《傅正明自由圣火专栏》
·《茉莉博讯文集》
·《晓明自由圣火专栏》
·《李晓雪自由圣火专栏》
·《希望之声名家谈》 伍凡、郭国汀、仲维光、何清涟、草庵居士、石涛、苏明、横河、程晓农等
·《杨春光博讯文集》
·《高智晟博讯文集》
·《仲维光博客》
·《还学文博客》
·《唐柏桥看中国专栏》
·《廖祖笙博讯文集》
·《孙宝强博讯文集》
·《滕彪博讯文集》
·《王容芬新世纪专栏》
·《张嘉谚博讯文集》
·《东海一枭博讯文集》
·《力虹博讯文集》
·《唯色博客》
·《盛雪文集》
·《艾鸽文集》
·《清水君(黄金秋)博讯文集》
·张林《悲怆的灵魂》
·《黄翔博讯文集》
·《辛灏年作品》
·《郑贻春博讯文集》
·《蒋品超博讯文集》
·《老乐博讯文集》
·胡佳推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组诗)

   《今夜,我不想入睡》
   
   今夜,我不想入睡
   眼神的闪电
   让我们相伴而行

   
   今夜,就让所有受伤的妈妈
   与孤儿
   在地球的脸面上
   歌颂自由的风
   
   我睡得太久
   我担心
   不能动弹
   我同样警惕
   腐烂的时间
   
   今夜,让我用独立的言语
   为一个血腥的时代
   举行一次公开的葬礼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
   
   当每一个崭新的黎明
   无力迎接太阳的光芒
   白日也让我们胆怯
   我知道,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
   
   当颤抖的雨水
   不能洗去广场的鲜血
   只增添诗人同情的诗句
   家园的粮食换成子弹
   我知道,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
   
   当泥土的芬芳,鲜花的海洋
   树起暴君的纪念堂
   心灵的真,善,美
   成为一个人的悲痛与耻辱时
   我知道,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
   
   当新生的婴儿的哭声
   不再是感恩
   变为凄厉的诅咒
   使人无法激动甚至微笑
   我知道,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
   
   革命不需要报酬
   只要你大胆说出——
   
   我爱这埋葬生命的土地与及阳光!
   
   《流亡》
   
   祖国的悲痛不能平息
   死者的喉咙不能淡忘
   命运的嘴唇拒绝
   极权
   
   千年的苦难
   历练
   深夜的彩虹
   
   流亡是阴影中的永恒
   不屈的抗议
   是苦海中的风景
   
   静默的火山
   等待复活
   
   《歌唱生命》
   
   请让赤诚的呐喊
   烧灼我
   
   请把黄河的挣扎
   留给我
   
   请用死亡的高贵
   唤醒我
   
   请求
   满怀苦难的叹息
   锻造
   自由战士的凯歌
   
   《中国大地之歌》
   
    一
   
   那名智利的人民诗人
   曾用此标题表达过
   他对中国大地的爱与期待
   他的这支歌,令我这个真正的中国人汗颜
   此刻,我没有他那么激昂
   但我羡慕且感谢他的激昂
   
    二
   
   中国苦难的深重
   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力
   有时我也会相信
   一切语言在中国的苦难面前
   都会不堪一击
   
    三
   
   这里有数不胜数的对暴君的颂赞
   “书本、战争和纪念碑”
   充满谎言
   
    四
   
   还睁着眼睛的中国人
   感受到的是
   火一样的孤独
   而喧嚣的气氛
   正忙于鸡鸣狗盗及牌坊的“伟大”建设
   
   五
   
   极权主义者们
   用铁链和棍棒
   死套着一个民族
   辉煌的文化和血液
   狠敲着种子的身体
   火的气息
   
   六
   
   你内腑的空间何其宽敞
   可以不断容纳
   矿难、自由诗人、信仰群体的
   尸体及魂魄
   
   七
   
   我两手空荡
   我双耳竖起
   直到有人再次说出:
   这世界是容不得吃人的人留在世上的
   
   八
   
   颓废的秩序
   兽园中的旗帜
   小心
   又一桌关于思想与自由的
   肉的盛宴
   
   九
   
   我的爱是把利剑
   我的恨也是一把利剑
   
    十
   
   我的恨是大恨
   我的爱是大爱
   
   我的大恨是大爱
   
    十一
   
   锻造一个真实的中国
   锻造一具钢铁的骨头
   用我们的双手
   用我们的诗句
   
   十二
   中国
   给我空气,给我河流,给我粮食,给我乳房
   给我你本来有的一切
   那是我本该有的一切
   
   
   十三
   
   我同时也相信如鲁迅所说的:
   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
   熔岩一旦喷出,将烧尽一切野草
   以及乔木,于是并且无可腐朽
   
   十四
   
   我写下这支歌
   只为埋葬英雄的广漠的墓地
   以及它迟来的必亡
   
   《王者归来》
   ——致高智晟、郭飞雄、师涛等王者
   
   我早已找不到纯洁的鲜花
   我只能用诗歌与你们交谈
   只希望我的这首小诗
   能配得上你们
   高贵的灵魂
   
   你们是可爱的调酒师
   把黑夜与火焰融合
   这让中国大地上的翅膀
   越来越清醒
   且找到方向
   
   在这里,我又想起死去的杨春光
   他正在彼岸世界眺望我们
   还有那位盲人公民陈光诚
   事实上,他比大多数人都看得清楚
   也看得更远
   想起你们的狱友郑贻春、严正学、杨天水
   在这块土地上
   还有哪一个独立自由的身躯不被称为罪犯呢
   
   你们是世界上每一个爱好
   自由民主和平的人的朋友
   比如林肯,比如马丁路德金,比如甘地
   但不是他们的翻版
   你们就是中国的高智晟、中国的郭飞雄、中国的师涛
   
   早先的林昭,张志新,遇罗克也是你们的朋友
   还有黄翔,袁红冰
   相信这样的友谊是圣徒式的友谊
   超越国界,超越此世
   
   此时我有太多的沉默要抛弃
   此时我有太少的歌声要找寻
   
   你们的身躯就是东方的地平线
   能不断托起每一轮希望的真相
   
   我们期待
   每一颗血红的头颅
   不再是马列主义的奴隶
   毛泽东的尸体不再放荡
   炎黄子孙终究会把他
   彻底埋葬
   
   声音
   就是与命运的抗争
   真理
   在我们的手心中舞蹈
   
   让我们,握起手来
   向屠夫们庄严宣告:
   从血泊中站起的每一个
   人
   都是生命的
   王者
   
   多余的诗行让我们化为祈祷与行动
   
   2007年1月13日 3:53
   
   首发《自由圣火》

此文于2007年01月1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