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血色的黄昏]
王藏文集
·博讯:王藏: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与王炳章同囚活动又在北京燃烧
·参与:王藏勇士在北京宋庄,接力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张玉祥:中国良心运动——营救王炳章活动的倡议
·留存纪念。王炳章先生家人的祝福贺卡
·自由亚洲电台:严正学疑遭报复被长期断电
·与艾晓明教授、严正学老师
·与被精神病长达55个月的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先生
·參與:王藏: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小王子语录》(短诗选2003-2007)
○昔背“伟光正”的《毛主席语录》,今读“低暗歪”的《小王子语录》
·向日葵
·生命程序
·病态的向日葵
·厌恶呼吸
·太阳死了
·烈士
·杀人狂
·用爪子抓破光线
·如果我就死在这块土地上
·我成了国家主席
·埋葬今天
·脸谱
·虐待
·赶紧自杀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血色的黄昏

   沉醉的人儿
   独品辽阔的绚烂
   ——题记
   
   

   
   
    ●
   
   时间陷入双眼,刺出浑浊的河流
   我,一个用诗言说的穷鬼
   还想再对一块腥臭的伤口说些什么呢
   祖国的肚皮
   时常晾晒一片
   血色的黄昏
   
   
    ●
   
   鼠豸的猥劣
   只会被滚烫的血液烫伤
   我的诗性光芒
   只配高贵的头颅
   
    ●
   
   红色的记忆从我心灵的东方升腾
   岁月如坦克的铁履驶过肉的身躯
   环抱家园
   流亡的儿女
   遥望
   白鸽进行
   虚拟的飞翔
   风暴涌上古老的族群
   枪眼之下
   剔除人的梦幻
   
    ●
   
   血液依然低声吟唱
   记忆是惨痛的,语言是无助的
   门一扇一扇打开
   屈死的阴魂接踵而至
   鬼火四处蔓延,烧伤悬崖边上
   迎风思想的芦苇
   我目睹颗颗无头的呐喊
   在教科书的阴影里
   迷失,涣散
   门一扇一扇关闭
   暴力的舞台兜售人血馒头
   撕裂着真相
   
    ●
   
   我,一个以沉痛为华美着装的王子
   在漫长的梦魇中询问
   抗议沉没
   瘦弱的身影
   浪迹黑社会的庞大肚肠
   背负化成专制之屎的命运
   帝国上空的挥手
   用正规的方式掐住真理的喉咙
   人肉工厂传来激昂的回声
   同志们好——
   首长好——
   同志们辛苦了——
   为人民服务——
   
    ●
   
   血珠好象昙花一现的仙女
   总是把低头的麦穗带向收获的记忆
   语言之花
   总是默然躁动
   
    ●
   树梢摇摇摆摆,接受风走遍的大地
   月亮是深夜的反动分子
   总与牢固的根系合谋
   唯物的屠刀提倡枪杆子出政权
   热爱阶级、批斗
   
    ●
   
   谁将情绪任意穿梭,将统一的枪声搅乱
   谁在寂寞的荒原凝眸流星的心脏
   谁在倾听宇宙中响彻不停的梵音
   谁在不断询问,没有终止
   
    ●
   
   我该怎样承认自己的隐痛,甚至虚弱
   掩面痛哭的轮廓
   行囊中的骨灰
   正被秘密的风声开刀
   
    ●
   
   我呼吸着
   愿一直是“无用之人”
   “社会不稳定因素”,“叛徒”,“人民公敌”,“毒草”……
   而决不会是“共产主义伟大事业的接班人”
   
   ●
   
   晚霞的冷笑,似铅块的落叶
   雪迹上的蜘蛛网,抽搐的许诺:
   一座地狱是肯定不够的
   囚禁的声音颤抖着:
   我们在血腥中瓦解的
   何止是
   天国
   
   ●
   
   死去的星辰如银白的铁钩
   在新生中遗忘
   酒吧的塑料玫瑰枯萎着
   镜片裸露,有时间惊愕的足迹,有风霜孱弱的病容
   火热的冰海上,灵车幽静行进
   
   ●
   
   疲倦的语言的石头
   死尸般打着哈欠
   春梦燃烧
   呼唤英雄
   还有谁愿意相信
   人类心灵的崇高,饱受苦难的尊严
   聂鲁达在歌唱:
   “被抛弃的人儿如同晨曦中的码头
   是离去的时候了。哦,被抛弃的我”
   毒药与匕首成就
   大批的烈士
   他们就算走进死亡也要疯狂
   日换成夜,夜又换成日
   不期而至的死亡
   扑面而来
   
    ●
   
   请告诉我,哪里还有
   爱
   情
   是否
   我们都
   被
   榨干了
   爱的汁液
   生的勇气
   
    ●
   
   一直酝酿一首卡在喉咙里的歌
   一直被道道血光从暴君的天空惊醒
   一直认真拾取累累伤痕
   一直泪流满面,好似矫揉造作的丑角
   
    ●
   
   哀歌还在黄昏中沸腾,哀歌还在沸腾的黄昏中
   而风啊,快走吧,到时候了
   前方还是望不到边的黑暗
   亲爱的,快走吧,到时候了
   到时候了
   用你的血泪准备好
   
   
   
   2006年7月6日 草稿
   2007年1月11日 稍改
   
   
   首发《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