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王藏文集
·希望之声:中共江泽民集团应受法律的严厉制裁
·自由亚洲电台:胡佳与杜峡疑论雾霾天气被警带走
·新唐人电视台:报告:北京污染严重〝不宜居住〞
·新唐人电视台:请王岐山书记针对此事出来走两步谈谈看法
·希望之声:乌克兰拟取缔共产党 50多列宁像被推倒
·参与:陕西省80余访民致中共两会的一封集体呼吁书(图)
·参与:王藏整编:网友“扫黄”语录荟萃1
·参与:王藏整编:网友“扫黄”语录荟萃2(微博版)
·博讯:孙宝强:民窑和官窑的区别—回应王藏整编的《网友扫黄语录》
·博訊:王藏:河北元氏县政府打人致残还向李学忠家投炸弹并毁粮
·新唐人電視:河北强占村民土地 投6枚炸弹炸房屋
·博訊:王藏:再《別海內博客書》
·博訊:王藏:简谈公仇私仇皆报并抗议对胡佳曾金燕女儿的威胁
·博訊:王藏:晒两封冒充唐吉田律师和秦永敏先生发来的信
·希望之聲:人权艺术家严正学两会前遭传唤
·自由写作:王藏:《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全稿
·希望之声:王岐山谈韩剧 传统回归挡不住
·希望之声:中国官员表现令马航乘客家属失望
·希望之声:报告:中国是网民监狱 被指更严重
·希望之声:中国投资移民激增 冲击美签证计划
·希望之声:律师公民团被抓 更多公民前往声援
·希望之声:更多律师公民联合闯中共禁区
·希望之声:建三江前线告急 中共下令或暴力清场
·希望之声:建三江3律师获释已在返京途中
·希望之声:从中国官员频频自杀看中共体制
·新唐人電視:政協委員自曝中共文藝團體海外演出醜聞
·新唐人電視:中共警察带枪巡逻 被指国家恐怖主义
·新唐人電視:建三江闹大了 滕彪:2014律师界该破题了!
·新唐人電視:建三江通告攻击律师 引巨大反弹
·新唐人電視:器官捐獻率世界之末 活摘器官盛行
·自由亚洲电台:开庭用复印文件 律师抗议退庭法官照审
·大纪元:玉清心:北京为何下禁令封锁“建三江”事件?
·大纪元:绑架四律师黑龙江农垦总局党委书记想毁掉的照片
·博讯:王藏:對昆明事件的10個懷疑論
·博讯:王藏:再次向“少數民族”同胞悔罪致歉
·博讯:王藏:“反恐”賦
·博讯:王藏:馬三家受害者上訪被押回,劉華被關蘇家屯紅菱鎮派出所
·参与:王藏: 烛光悼念曹順利和拉萨3.14事件死难者
·博訊:王藏:緊急關注正在截訪車上心臟病發的雲南訪民羅金翠
·博訊:王藏:【亂彈錄】近期微信語錄選
·博訊:王藏:有關民權民生,“暴徒”“流氓”
·博訊:王藏:某些「知識人」為何於風起雲湧的抗爭中鼓吹「素
·博訊:王藏:河北受害访民李学忠的两封信,请求关注
·博訊:王藏:以民國精神聲援建三江行動(行為)
·博訊:王藏:【黑頭套•黑社會】行為聲援建三江(之二)
·博訊:王藏:挽恩师黃河清先生
·王藏:銘刻情義,痛悼河清
·参与:黄河清先生遗体4月6日告别 海內外各界友人挽联祭语汇编(多图)
·博讯:人权艺术家举画像声援丁家喜律师
·郭國汀大律師學者師友讀《讓我們坐牢將監獄填滿擠爆》
·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参与:铁笼里祭林昭被暴政屠杀46周年(图)
·参与:王书瑶和王藏到最高法递交推翻夏俊峰错案联署请愿书(多图)
·参与:北京:高氏兄弟新工作室开张与生日派对(多图)
·参与:呼吁帮助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多图)
·傅正明:詩,從鴻溝裡突圍—談王藏詩歌的精神向度
·自由亞洲:《六四诗选》港台同步发售 “六四”游行案开庭多人被抓
·自由亚洲:【刘云书评】《六四诗选》
·自由亚洲:专题﹕八九民运精神薪火相传(视频)
·民主中国:王藏:为自焚藏人立碑的汉人画家刘毅
·希望之声:中国乱像丛生 3天5起暴力袭击事件
·希望之声:自作自受?蓝皮书曝中共安全恐慌
·希望之声:红领巾夺命案再现 学者吁废除红领巾
·希望之声:朴槿惠含泪再致歉 中国人感慨万千
·希望之声:遭秋后算账 北京女律师绝食抗议
·希望之声:六四前夕 中共当局疯狂拘押异议人士
·希望之声:美国会通过决议案纪念六四
·希望之声:高智晟律师回家倒计时 20天
·希望之声:“微信十条”后 85名“造谣者”遭惩处
·自由亚洲:北京宋庄艺术家被一度驱逐
·自由亚洲:北京艺术家因创作计划生育作品遭警驱逐 与异议人士来往频密被当
·甘粹/朱毅/胡佳/王书瑶:为严正学/朱春柳募捐公告(附至8-25全明细)
·亟待认领的严正学/朱春柳治癌捐款
·民生观察:在京维权人王藏等医院看望严正学妻子朱春柳女士
·大纪元:北京独立电影节遭封杀 逾百人联署抗议
●《血泪的洗礼——中国底层调查》
○我强睁疲惫的双眼,看着这滴血流泪的中国
《家破人亡两不知,血泪抗争到何时?——暴力强拆导致马玲丽户十五年蒙冤受害的调查报告》(诗行合一2008)
·漫漫血泪路——屈辱浇灌的受迫害和抗争经历(上篇)
·我要的是一个公道——马玲丽访谈(中篇)
·强拆在中国——令人揪心的文章标题(下篇)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一)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二)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三)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四)
蒙冤受害在继续(诗行合一2009)
·强烈抗议贵阳市云岩康厦房开公司经理王毅将16年蒙冤受害的被强拆户马玲丽打伤住院的公开呼吁信
《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诗行合一2010)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
·一位中学生致中共贵阳市市委书记李军的一封信
·两会期间,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对被暴力强拆人高喊:“给我打”!
·莫建刚:又一非法暴力强拆的事例——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民李毫美厂房和住房被强拆
·自由亚洲:贵阳残疾人抗议强拆政法委书记下令打人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自由亚洲:贵阳母女抗议强拆被打伤
·自由亚洲:贵州和北京分别有维权人士遭到当局传唤
·希望之声:贵阳官员高声命令殴打被强拆户
·希望之声:贵州维权人士维权活动被警方破坏
·毁灭非法强拆证据,党武乡政府罪上加罪!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受害人李毫美和女儿吴文燕在被暴力强拆后的废墟上(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境况(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至今没有归宿
   我躺在土地上
   土地牢抓自己的每一声咳嗽
   我们血肉相连
   深邃的天际

   远古的残缺
   我心底的诗篇潺潺流过生命的高原
   汇成土地遗憾的海
   
   尘土飞扬的白昼与黑夜
   用尽世代的苍凉
   雁群回转寂静的雪山
   所有的神秘,圣洁
   在我的沉郁中
   沉埋
   
   我紧抱稻田的锋芒,王者的情义……
   
   土地自焚着
   穿越身体内外的
   墓碑
   提前衰老的青春啊
   已素描出孤独的形象
   像露水,无语
   让宇宙哀怜
   
   或许只剩简单的谚语
   才能触及土地的无边黑暗
   
   星空组合,交替出现
   人类的太阳穴
   呈现可有可无的斑斓
   我已身处虚空的大火
   闪电下的黑马,渐渐奔走而来
   
   农民弯下天空
   粮食顿时跟着起火
   火的韵律跌宕迅速
   骄傲的吐出火猿,火鸽,火眼,火舌,火船,火路,火海,火蛇,火斧,火犁,火锄,火镰,火锤,火虱……
   它们全都在我的土地上密语,成长
   这是我的土地与幸运
   也是土地的眼泪与
   血
   
   火中也有一种诗的气质,精神的高贵
   
   缝隙放大海的胸膛
   那些奔腾的颜色,浪花的胡须
   沉默的海边的黑石
   银滩上横冲直撞的螃蟹
   白色的叫不出名字的鸟
   时间的晶莹透亮的次次呼吸
   驶向古希腊的风,金字塔的帆船
   东方的狮的星象
   
   潮湿的野草,泥泞的石头
   
   火中的火种膨胀,炸裂
   火中的情绪,情绪中的火
   火燃烧着火,火升华着火
   火给火加着柴禾
   我给我输着血液
   火中的土地,土地中的火
   火中的我,我中的火
   
   火是火的
   比喻
   火是火的
   直觉
   火是火的
   象形
   
   火是纵火者躁动的游戏与文字
   
   我是世界的拼凑弥合
   我是时空的错接连续
   
   一种近乎虚妄的情绪
   一种即将成为现实的预言
   
   连绵不断的寒冬,雪的讯息
   光脚掌的野兽不定时出没
   
   马车空荡
   路程
   完
   结
   崭新的丛林
   飞出受难的乳鸽
   
   土地自焚着
   我还是一言不发,乱舞着手臂
   身后是嗜血的园林
   我的民族拽着马匹
   语言自焚着
   
   孩子手提花篮,走入梦的深井
   村庄冒着炊烟
   像泉水的头发,村庄
   专门收留那些无处可去的云朵
   
   林中的鹿,与村庄擦兼而过
   跑上少女的胸膛,我只能
   远远观望
   我眼睛的泉水
   在包谷地里
   一滴一滴冥想
   
   唐朝的陶罐,土地的夜晚
   一场旷世的等待
   我喝着河流在里面醉倒
   苦难的度数的确过高
   
   我曾于求生的路途上,用木棍写过一行句子
   “落叶成为乡景的裹尸布”
   
   梦境一如既往的焦急,忧虑
   只身在风的高原爬行
   犁头滑翔而过,父亲的肚皮
   翻出土地黝黑的肝脏
   
   春雨召唤已久
   麦苗瘦弱地与我默然,对望
   我们都无力奉献
   太阳的光芒
   太阳再次徒步跨过炎热的沟坎
   我的姐妹兄弟在泥土里
   饥渴,风化
   
   无色的月光环抱无色的土地
   我沉陷于无数世纪的朦胧与虚幻
   
   栅栏与围墙的阴影,插满锋利的玻璃
   苦难的针刺,土地的肌肤
   吮吸着尘封的王国,刀剑
   
   牛羊的创伤在圈里骚动不安
   时常发出求救的嚎叫
   夜色接着流淌,那是思念的歌谣
   
   那是思念的歌谣啊
   流淌着夜色
   
   往事蜕去毛皮重新浮现
   原野的弧度伸出骨头的嫩叶
   我想赶上奔丧的队伍
   把我的祈祷庄严
   围寄,我没有多余的虔诚
   
   狼蹄
   踏过盾牌,溃败的肉体的指纹刻下朝代的湮灭
   怀念清明节的母亲
   纺织出大片桑叶的脉络
   飞天的绸缎
   活像一个宫廷的稻草人
   
   月亮呆滞的面容穿梭于乌云之间
   
   史册起了虫子,诸侯的谱系顺食道延续
   人物死了,传说活着
   真相死了,语言活着
   山丘堆砌着粪便,历史的肛门扩张着
   十二生肖轮番走动四季
   走动生命的元素
   黄昏的血管里,阻隔有落日的血栓
   疼痛过后,地面上飘动萤火
   层层叠叠的黑暗
   成为黎明前的化石群岛
   
   我攀扶悬崖的枝蔓
   瀑布
   飞
   流
   直
   下
   一条小溪是岁月放出的
   青
   蛇
   祖先的遗物,首饰,手迹
   拉扯枯淡的丰收之弦
   
   我遥望漂浮的经幔
   黄土地与红土地在我身畔
   无名氏建造的石墙,将十里桂花香埋葬。夏雨伴落花,云鬓月光寒
   
   酒暖灯红,格律迷恋着风雪
   中原的杨柳送走边关友人
   
   千丘万壑熟透了做爱的阴户
   山冈的眉毛一岁一枯荣
   
   银河只是我
   诗歌的一根
   白骨
   我压抑的精血
   翻弄出粮食的乳房
   
   太多的悲凉,被季节晾晒出来
   挖掘的
   波浪,仿佛昨天的希望
   船桨始终缄默
   飞旋的水库,死鱼的肚皮朝向苍天
   
   我顺着一条大河逆流而上
   蜂巢,果园,单独的洞穴,预言的屋顶
   起伏着生的搏动,经脉到达不了
   狭路上的激情相逢,山峰动摇、呻吟
   大地的身子渗出疲乏的汗水
   呼声怯懦,杳无声息
   
   土地正走入一场安静的大火
   安静得几乎使我觉察不出存在的意义
   身体的风暴也平息为旷古的秘密
   像一块断裂着的翡翠
   
   南国的大海手语着
   哪里是天之崖,海之角
   一位少女曾消失在土地沉沉的地平线上
   她的衣裙,很多少女的衣裙,在河之洲,在国风中走远
   戴有民歌手的相思之泪
   
   黑夜的海上,摇晃的船身如语言的尸体
   而黑色的海水永世荡漾
   健康的活着
   
   天穹下歌调的堤岸闪烁
   冲起万物渴求的晨梦
   萧笛的曲线,如同轻烟
   升上星球浩瀚的下巴
   我收藏起我的来自世界的伤痕
   我脚步的
   力
   开始把黄金的链子抖响
   
   神的余光颤摇土地
   每一个空隙
   迷蒙的羞耻
   牧者用羊鞭把下垂的暮色
   赶回山峰之后的大圈
   时间与精力在我的困顿里合上双眼
   火的泉口顶着
   黑岩、盖子
   视线之外,雨
   努力下着
   
   林野消磨了
   浓雨
   线条飘洒
   
   大片大片的荒野
   填满黄叶
   
   我于是把土地搂得更紧
   我于是更需要安慰
   
   我凝望
   天空,情感的花瓣
   将我挽留
   我是一个
   一丝不挂的
   乞丐
   等待我精神的
   主人
   慷慨赠予
   我的火柴越过生死之间的漫长距离
   我的生命的荣耀由它牵引
   也将击打出
   血液里的颗颗微星
   
   双眼因一场洪水
    失明的瘦小老人
   每天都要靠在土箕与谷草累积的墙上
   晒短暂和暖的阳光
   他一个人,被另一个人的影子
   细心包围
   石榴叶把
   岁月累积的
   绵绵苦痛
   吹成只有自己时代的老者
   才能深切体悟的波动
   我看见他的双手与紫色的嘴唇
   颤抖得厉害,口水、眼水、泪水一同自然地
   流
   远
   
   不可限量的僵魇
   穿插藩篱
   空洞的世纪的眼眶
   发芽,重叠,自由地
   在死硬、狂欢的颜色深处
   姿态摇曳……
   
   拉长嗓门哭丧的老妪
   腊肠般的山路
   边走边唱
   扛棺木的队伍
   干巴巴挥舞的胳臂
   试图从空虚的苍穹里
   抓住些什么
   
   磕头的额角粘稳陈腐的松针与
   土
   
   我还在坟墓的土里
   在冻僵的死人的脸颊旅行不归
   我知道每一个脚印
   都是归宿
   每一声喘息都是
   土地的宿命
   我迟钝的伤口
   总是赶不上时代或者远远
   超越时代
   
   群星
   扑面而来
   如香草的创伤
   土地自焚着
   用尽全力地向无边的暮霭射击出空旷而高贵的生之绝望
   自焚的土地呵……
   不知何时能把一个土地上声嘶力竭般无语沉默的浪子捧举向那高远壮阔的火的太阳
   
   我还在土的地牢里……
   
   生灵的烈日毒辣地烤着一个部落的寒凉
   圆满的黑色的哲学
   
   从哪里来的回声
   从哪里回去
   不要告戒我的生命
   说众生的母性之爱,仅是一堵
   废弃的冰墙
   
   一只小脚的蓝蝴蝶
   穿着巫山的行云
   
   我收拾着我的遗骸
   我的马跑进神秘的森林
   不知是谁,失落了远方的遗梦
   现在的水上,有他亮丽的象牙塔
   
   龙的神话,依附于战车碾过的寺庙之柱
   水深火热中的良民
   祈求着雨滴与火
   小王子还在土地的牢里,牢火的记忆
   飞越过悲凉的此岸,常在没人的倾诉中
   缓缓沉寂
   
   土地饱满愚公的颂唱
   土地的子孙喧哗一片
   想象的母豹
   退出形象
   
   土地自焚着……
   
   火中的火种膨胀,炸裂
   火中的情绪,情绪中的火
   火燃烧着火,火升华着火
   火给火加着柴禾
   我给我输着血液
   火中的土地,土地中的火
   火中的我,我中的火
   
   火的王子,王子的火
   精神的王,王的精神
   大中的小,小中的大
   
   小王子归来,王者归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