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王藏文集
·新唐人电视台:【禁闻】大陆独立电影〝被杀〞 自由思想不自由
·王藏行为艺术【再说一遍:校长,放过小学生!开房找我!】
·美联社:Chinese against sex abuse: Sleep with me, not kids
·南华早报:内地将严惩儿童性侵犯
·自由亚洲电台:作家杜导斌遭抄家及刑拘 刘萍涉非法集会罪被逮捕
·自由亚洲电台:宋庄艺术家王藏遭逼迁 当局打压行为艺术
·新唐人电视台:在京诗人王藏被国保逼出宋庄 呼吁联合抗争
·希望之声:大陆诗人王藏被国保逼出北京宋庄
·维权网:李焕君会见律师讲述被抓捕、抄家的过程(图)
·维权网:“漩涡”公民艺术视觉展在北京举行(图)
·[父女声援释放郭飞雄]王藏与10个月女儿一起呼吁:释放郭飞雄!停止政治迫害
·自由飞雄!左起/前排:向莉、林潇、胡佳 ;后排:朱日坤 、张建俊、戈平、
·李海、王荔蕻、胡佳、王藏、曼殊和上等佛弟子一起声援郭飞雄!
·参与:释放良心记者陈永洲捍卫记者权利呼吁书
·自由亚洲电台:司法不公官民待遇迥异 废除死刑民间再度热议
·自由亚洲电台:严正学再有亲人遇车祸 友质疑背后动机
·博讯:郭飞雄(杨茂东)案公民观察团声明
·自由亚洲电台:广州12名维权工人遭当局集体逮捕 郭飞雄案公民观察团发声再
·希望之声:夏俊峰之死再掀中共活摘器官质疑
·希望之声:陈永洲正式逮捕 当局腐败维稳宣言?
·大纪元:广东维权人士郭飞雄被非法关押 各界呼吁放人
·中国人权: 關於恢復唐吉田等良心律師執業權利呼籲書
·接受<<南方周末>>采访,谈夏俊峰之子强强被质疑"代笔"、"抄袭"之事
·大纪元:中共国保使黑招逼走诗人王藏及维权者叶海燕
·民主中国:王藏:伤残警察郭少坤的维权之路
·希望之声:邱县漫画被立典型 相比之下两重天
·希望之声:民众:抓周永康是好事更应废一党专政
·新唐人電視:茅于轼杭州演讲 恐再遭毛左搅局
·博讯:王藏:京城的鬼——2013诗歌15首
·各界对王藏诗歌的评论节录(二)(2013前)
·大纪元:护家园 北京宋庄六百艺术家举横幅抗议(组图)
·希望之声:北京宋庄艺术区再遭强拆 诗人王藏吁抗争
·参与:王藏:江天勇等4位律师控告青龙山洗脑班涉嫌非法拘禁(图)
·参与:北京宋庄和巴沟两处同时强拆!抗拆维权行动异地同时有规模展开!
·在夏俊峰之子签售会上当张晶面向出版机构立的字据
·参与:世界人权日北京艺术家与子女于宋庄街头抗议雾霾(多图)
·希望之声:世界人权日 北京艺术家要空气清新权
·新唐人电视台:雾霾持续 民吁上街抗议政府失职
·博讯镜头 严正学向北京公安局正式提出游行、示威申请
·博讯:严正学:游行、示威、静坐申请书
·希望之声:雾霾致病新证据出炉 民众愤怒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社交媒体中微信删贴最少?
·新唐人电视台:禁人肉搜索 中共网络打压又一招
·希望之声:民众:为乌克兰人民欢呼 毛像也该推倒
·博讯:“南乐教案”律师、媒体遭围攻,公民联署支持律师发出决斗挑战书(第
·希望之声:警察日志走红 全民支持法轮功
·博讯:王藏:言论主体和切入现实问题及知道分子批判
·维权网:艺术家看望参与官员财产公示活动被打残的周晓山并发起募捐
·自由亚洲电台:周晓山无故被打没钱住院
·博讯:北京:胡佳在党国眼皮底下与王炳章同囚
·民主中国:王藏: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在家中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王藏: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与王炳章同囚活动又在北京燃烧
·参与:王藏勇士在北京宋庄,接力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张玉祥:中国良心运动——营救王炳章活动的倡议
·留存纪念。王炳章先生家人的祝福贺卡
·自由亚洲电台:严正学疑遭报复被长期断电
·与艾晓明教授、严正学老师
·与被精神病长达55个月的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先生
·參與:王藏: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诗行合一2014
·人权艺术家严正学70大寿,饭醉庆贺留影
·参与:诗人王藏部分行为艺术+参与活动17图
·民主中國:王藏:扯开只许州官强奸不许百姓做爱的遮羞布—评张海鹰“扫黄”创作并谈“人权艺术”
·胡佳:我和王藏陪同南方街头运动的王默与谢文飞
·巾帼英雄齐月英大姐答谢宴,帝都数十维权人士饭醉
·博讯:王藏:推特談“道歉劇”
·博讯:王藏:推特簡談雪域苦難與每個人相關
·关于要求立即释放伊力哈木教授的联署
·廖祖笙等:若策动谋杀的不是你中共——众评廖梦君之死节选
·希望之聲:是什麼促使上
·新唐人电视台:【禁聞】「一無所有」崔健不上春晚
·希望之声:鲍彤:刘云山“祖宗”论已过时
·希望之聲:崔建拒馮小剛不再導 春晚哪出問題
·希望之聲:民眾:各民族共同的敵人是中共
·参与:王藏:家庭教会人员看望张文和老人被关押,呼吁关注(图)
·参与:王藏:马三家受酷刑最惨重的基督徒访民朱桂芹又进马家楼(图)
·博讯:王藏:刺瞎世界的灵魂之火
·博訊:詩人王藏對於薛明凱先生父死母失蹤事件的聲明
·博訊:王藏:网友大年初二营救薛明凯母亲小回顾
·参与:强烈抗议山东省曲阜市当局卑鄙行径联署第四批185人
·转:薛明凯事件公民观察团
·博訊:王藏:《詩想錄》(節選)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希望之声:浙渔船日海域失火 中共拒援引民愤
·希望之声:中共江泽民集团应受法律的严厉制裁
·自由亚洲电台:胡佳与杜峡疑论雾霾天气被警带走
·新唐人电视台:报告:北京污染严重〝不宜居住〞
·新唐人电视台:请王岐山书记针对此事出来走两步谈谈看法
·希望之声:乌克兰拟取缔共产党 50多列宁像被推倒
·参与:陕西省80余访民致中共两会的一封集体呼吁书(图)
·参与:王藏整编:网友“扫黄”语录荟萃1
·参与:王藏整编:网友“扫黄”语录荟萃2(微博版)
·博讯:孙宝强:民窑和官窑的区别—回应王藏整编的《网友扫黄语录》
·博訊:王藏:河北元氏县政府打人致残还向李学忠家投炸弹并毁粮
·新唐人電視:河北强占村民土地 投6枚炸弹炸房屋
·博訊:王藏:再《別海內博客書》
·博訊:王藏:简谈公仇私仇皆报并抗议对胡佳曾金燕女儿的威胁
·博訊:王藏:晒两封冒充唐吉田律师和秦永敏先生发来的信
·希望之聲:人权艺术家严正学两会前遭传唤
·自由写作:王藏:《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全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那天
   我坐在窗畔,双手锁膝
   陪伴着自己的沉重的影子(1)

   小型天空由生锈的铁棍切割为几块
   从冬天的夜晚溜进的月光正好躺在血迹斑斑的皮肤上
   我的衣裤已经破烂不堪甚至遮不住持久青紫色的乳房
   包括一个人的下体——
   这是非人的暴行,我感到无以复加的巨大耻辱与痛苦
   我的同类们,同胞们
   他们禽兽般地把我当禽兽对待,折磨
   我控诉这恶魔般的时代
   我一直坚持这样的信念:
   无论如何,我将为着真理,为着自由的曙光
   活下去,背负起这沉重的苦难
   二
   那天不忍记忆
   生命的白纸片静默成一尊根雕
   坚硬的私语源源不绝
   劫数越出
   苦涩的鸟巢
   身体里的病毒漫无边际
   
   不忍记忆的何止那天的光阴
   星河的水波浑浊不清
   接二连三的黑影如傀儡逃脱的每一种罪行
   使凌乱的死亡按下手印
   编造的台词越来越长
   我的记忆越来越慢
   
   下一颗流星来不及回头
   就离开尘世
   三
   
   那天
   那天就像昨天一般清晰,漫长
   凄惨的痛苦的日子犹如他们从中战栗地啜饮的黑色酒杯(2)
   脚步如同午夜的幽灵
   祖国像原始森林的阴影一样陌生,冷清
   人们的青春啊,却似偷粮食的耗子
   战战兢兢缩手缩脚,不敢也不肯以有力的步伐
   踩出应有的热情与理想
   这是沉静的黄昏
   我想起和我一样年轻的朋友们
   可没有人能了解一个人
   在国家监狱里的疲乏时光与对人心冷漠刺骨的灰暗感受
   那些穷尽人所有聪明的惩罚“犯人”的可怕花招
   
   这是一个沉静的黄昏,一切都显得那么苍老
   四
   那天,冰冷的墙壁破旧的木床
   散发着霉臭的黑棉花与我一同沉默着
   我心底的微光啊
   是否值得为这惨淡的人世而一闪一亮
   它配上我的矜持吗
   我所做的一切配得上我们民族的血液吗
   我们都配吗
   又配得上上帝对人的所有恩宠吗
   还有那些为光明的时刻所准备的黑暗粮食
   我想弹奏起少女般清美纯洁的琴弦
   给我日夜劳累但因子女的成长满心喜悦的母亲听
   给我的童年,与我一起上山采蝴蝶花的伙伴
   给我自己,曾经黑亮的头发
   朴实真挚的容颜,对未来的多彩幻想
   五
   那天,五六个穿国家制服的工作者
   在我睡意蒙胧的时候冲进我的牢房
   就在潮湿的土地上,我的四肢被压住
   他们撕光我的衣服裤子
   轮流压在我的身上
   随着剧烈的疼痛,我的脑海一片空白……
   我的挣扎那样可怜
   他们的喘气声如此熏臭,可憎
   我的一卷发丝,散落在地上
   发根上低垂着几粒鲜艳的血珠
   门反锁着,他们随时可以进来重复相同的动作
   而我却出不去
   我甚至也不敢想象外面的世界
   每一个白天都像失去了光泽的胴体
   六
   那天,棺木不断生发红色的芽
   每一个人的眼球流着悠长的墨汁
   
   那天,棺木不断生发红色的芽
   每一个人的眼球流着悠长的墨汁
   
   那天,棺木不断生发红色的芽
   每一个人的眼球流着悠长的墨汁
   
   那天,棺木不断生发红色的芽
   每一个人的眼球流着悠长的墨汁
   
   那天,棺木不断生发红色的芽
   每一个人的眼球流着悠长的墨汁
   
   那天,棺木不断生发红色的芽
   每一个人的眼球流着悠长的墨汁
   
   棺木不断生发红色的芽,每一个人的眼球流着悠长的墨汁
   那天,一直重复的真实的幻景
   七
   那天究竟是哪一天,我记不清
   那天又是一个缓慢的梦
   梦中的人儿,那个满脸严肃而稚气的孩子
   拎把锤子,捏着几颗铁钉
   在一伙人的围观中
   在一伙人的护卫下
   来到捆绑在大槐树下的母亲身边
   这女人流着泪水,望着自己的孩子
   “呸”的一声,一口痰就粘在她的额头
   “你这狗娘养的!”
   儿子话刚说完,就狠踢了母亲一脚
   然后把铁钉敲进她的脑门
   一伙人鼓起了双掌
   是响亮的掌声
   八
   那天。我看到日子的胃口大张着
   老鼠的吱吱声在铁门外的走道里传开
   世界渗出悲哀的汗渍
   敌人无处不在如同真理远在天边
   
   那天我看到日子的胃口大张着
   毒汁混合的菜汤让我呕吐不止
   我用完所有力气
   都没表达出完整的抗议
   
   那天我看到日子的胃口大张着
   我整个的身体往下沉
   那天的眼睛红肿着
   一半是因为别人的暴打
   一半是因为默默强忍的眼泪
   
   那天我看到日子的胃口大张着
   九
   那天清晨
   我照例被捆绑在床上
   一切是那么安静
   那双贪婪的眼睛,那双莽横的手掌
   先是几个耳光
   然后乱摸一阵
   很长一段时间
   伴着他的冷笑
   他先一拳打在我的小腹上
   接着朝我的身上撒尿
   我的头发湿透了
   下身的疼痛加剧,我咬紧牙齿——
   他用一把玻璃碎沫塞进那个部位
   然后用一根筷子使劲抽动
   十
   那天我想到我的死亡
   我与毒药的瓶口久久对望
   它是那么亲切
   那么亲切的召唤着我
   我闭着眼睛
   感到它温暖的双手
   爱人般的抚摩
   一片有光点的海洋
   远处一条有青草与虫子的土路
   有孩子嘻嘻的笑声
   那是我出生的地方,我的山村
   我哼着大人们唱的情歌
   跑向远处的云朵……
   全身突然一麻,我被胸前黑亮的电棍触醒
   十一
   那天
   似乎为着
   不曾真正现身的
   光的锋芒
   风的高度上升
   大地耸拉着脚掌
   好象一切胎记
   不曾生长
   坟
   横拦住下一个词
   光秃秃的墙壁
   是热闹的
   上面有指头
   划开的红
   十二
   那天
   我这样想:我要记录下这漫长的隧道
   那些来自灵魂深处的声音
   这是给我可爱的尚未来临的时代
   及生养我的土地的礼物
   
   耳边是另外房间里的嚎叫
   我听惯了这样的声音
   每一次听到,我都闻到死亡与恐怖的气息
   他们无时无刻不在制造着新的卑鄙
   他们时时刻刻都不曾拥有那么一丝人道
   不断有无辜的生命押送进来
   然后以死尸的身份被运送出去秘密掩埋
   我好几天没吃东西了
   我又看到他们手中的胶把钳与电棍……
   十三
   那天依然静悄悄
   孤零零的时间枝头
   堆满鲜艳的雪人
   我的心早已流放到寂静的野地
   遍地的沼泽与杂草是家园的幻觉
   苍茫的万物像一群红蜻蜓
   若隐若现的雾气让它们
   居无定所
   我享受着旅途的次次衰竭
   垂闭的地平线说不出什么
   
   天空静悄悄,大地静悄悄
   房间静悄悄,墙壁静悄悄
   
   黑夜的橱柜有着不同的新装
   我也有一件披在身上
   十四
   那天隔离了对一个人的思念
   那天之前
   那天之后
   还是那天的尘土
   他们唱着斗争的凯歌
   我不过是其中的一场灾祸
   春天的污面被冬天的双手打扮
   哀歌隐匿,逃循
   土地的角落埋有大小不一的地雷
   每一句敏感的话语都能将其踩响
   地雷之上
   建造有秘密的集中营
   大批的贱民,在这里接受物理与化学双重手段的
   强行洗脑,奸污,宰杀,肢解,诬陷,诈骗,疯癫,哑默……
   十五
   那天破门而来
   在乱石中安居
   五四时节播撒的种子没有光彩
   钟表呻吟着旋转
   中弹的生命诗行奄奄一息
   于爬行的中途累倒
   红色的主席在合唱中啃啄一切
   压力之间
   我跌跌撞撞
   动作是可悲的
   声音是可悲的
   一场徒劳滑稽的游戏
   一场君临天下的单纯信仰
   头破血流
   十六
   那天
   我的脚筋被逼问挑断
   木板上空大小各异的苍蝇
   围着我的伤口打转
   夜的战斗机不断叫嚣
   这是我的原因,我鼓不足气力下床大小便
   我的身体散发出恶心的熏臭
   皮肤起了块块红斑,瘙痒不止
   没有一个指甲,我不能抓痒
   一只绿头的大苍蝇撮弄着腿
   整整一天,一直停在我的脚趾头顶
   它比起其它的苍蝇来
   是那么慈祥,安静
   不在伤口上喜新厌旧
   十七
   那天的爱人不在我的身旁——
   那天的脸庞是生冷的太阳
   那天的身体消瘦在“同志”中
   那天的卵巢里安排有一个像章
   那天的视线里建有一堵金墙
   那天的口水里饱含饥饿的歌唱
   那天的排泄是众人的精神食粮
   那天的喉咙是千载难逢的辉煌
   那天的衣服是绿色的海洋
   那天的文字是流血的战场
   那天的领袖万寿无疆
   那天的人民斗气昂扬
   那天的大脑开花发胀
   那天的蚂蚁小丑还是一个样
   十八
   那天
   雨点般的拳头如国旗般升起
   被梦境遗忘的眼珠
   见证不了乌云的真相
   我将枕着死亡的命运睡去
   我的死尸也将滋养一批肥壮的虫蛆
   不曾有人把我忆起
   我守着尚未结束飘落的花瓣的美丽
   仅仅一条生命
   引不起人们的致意
   仅仅一条生命
   麻木的灵魂不会施舍一丝怜悯
   那天,就让它离我远去
   远远地,无声无息……
   十九
   那天半夜
   隔壁传来一个女人的歌声
   歌声过后是大笑声
   大笑声与歌声相互交替
   有时唱好长时间,然后笑几声
   有时唱几句,然后大笑好长时间
   我记不清她的歌词
   但记得她的笑声
   开始很尖锐
   后来就嘶哑了
   又像是哭,或是边哭边笑
   一阵开门的声音
   又一阵大叫过后
   隔壁的房间里就再也没有声音传来
   二十
   那天
   我看到她披头散发的样子
   两个寄着相同颜色领带的党员
   拖着她的头发到我的身旁
   我看到她被割去了乳房
   黑紫色的血块
   我看到她的眼睛大睁着
   眼角潮湿
   那天我泪流不止
   她不说话
   我爬到她的身边
   她只把眼睛慢慢转向我……
   “你们不能这么做”——
   第二天,我向拖尸体出去的身影吼道
   
   二十一
   那天,在我的结束中是我的开始(3)
   让更多的记忆在那天省略吧
   不管将要到达什么地方
   
   那天,就让它离我远去
   远远地,无声无息……
   
   我们就将死于专制的父爱的关注
   它须臾不离引导着我们,无论我们身在何处(4)
   
   岁月的哀戚像一首永远无法结尾的长诗
   我的喉咙与记忆却像肿痛的骨骼
   移动着恍惚的碎步
   
   那天,一把匕首向我的脖颈袭来
   世界一片冰凉,沉重
   
   我的呼吸逐渐减慢
   另一种呼吸已经开始
   
   
   
   ————————
   
   [注] (1)“我坐在窗畔,双手锁膝/陪伴着自己的沉重的影子”两行为布罗茨基《我总是声称,命运就是游戏》一诗中诗句。
   (2)“凄惨的痛苦的日子犹如他们从其中战栗地啜饮的黑色酒杯”一行为聂鲁达《马楚•比楚高峰》一诗中诗句。
    (3)“在我的结束中是我的开始”一行为艾略特《四首四重奏》之二的最后一句。
    (4)“我们就将死于专制的父爱的关注/它须臾不离引导着我们,无论我们身处何处”两行同上皆为其中诗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