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王藏文集
·黑暗日(之一)
·黑暗日(之二)
·黑暗日(之三)
·黑暗日(之四)
·黑暗日(之五)
·黑暗日(之六)
●《王者归来》(王者哲学)
·《王者归来》序诗
一、严冬残梦
·严冬残梦(一)
·严冬残梦(二)
·严冬残梦(三)
●《我还在面对》(短诗2012)
·《我还在面对》(2012短诗4首)
●《京城的鬼》组诗2013(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京城的鬼——2013诗歌15首
●《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2013(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沒有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2014
·自由写作:王藏:《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全稿
○○○○○○○○○○○○○○○○○○
●《王藏小说集》
·雪城(连载一)
·消失的光芒
《黑火》(献给红朝天国的亡魂)
焦热的夜,是黑色的火在猛烧
●寫作中
●《鋒刃上的裸舞——為自由而戰》(恩師楊春光及後現代思想研究)
●《太陽從極權東方升起——中國自由文化的復興》(黃翔、袁紅冰、楊春光等人及49後中國自由文學/思想/文化現狀探究)
●《極權主義的終結——一名中國詩人寫給地球受難者們的安魂曲》(極權主義問題研究)
○○○○○○○○○○○○○○○○○○
●《学着独立地思想》(诗行合一2003-2005)
○凌乱,或偏激——反正已学着独立了,开始记录思想了
·十七岁时的自言自语
·关注东海一枭──五四感怀
·新奥斯维辛之中的写作
·坚决争取中国知识分子的话语权力
·"我们的深深铭记与永久感谢"
·来自中国农村底层的声音
·为印度洋海啸中死去的人们默哀
·米奇尼克的公民语言
·何谓文学牛虱?
·在极权体制下如何争取知识分子话语权力
·中国诗人紧缺的政治关怀在哪
·诚邀黄翔、张嘉谚、茉莉、东海一枭、川歌、蔡楚、杨春光
·四行"小诗",重压"诗坛"
·被捕不断成为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一种命运
·"低诗歌写作"应主动争取并充分行使自己的话语权
·与龙俊花枪等朋友谈谈低诗歌的发展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一)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二)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三)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四)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五)
·垃圾也疯狂——炮打《诗刊》主编叶延滨
·火,在网络奔驰———悼念中国先驱诗人、自由思想者杨春光,网络诗坛综述
·关于低诗歌的访谈——老象、小王子对谈录
●《点燃梦想的热血》(诗行合一2006-2009)
○粗糙,或张扬——说什么也得梦想,也要点燃青春
·一些与写作相关的词
·以诗歌的名义反击:我们的国家丑陋又可憎—— ——戳穿网络红卫兵的谎言与对极权机器的顶礼膜拜
·等待与无语
·两个"反革命"青年的邂逅与对白——欧阳小戎、小王子谈话节录
·我的诗歌为您们吟颂兼致《民主论坛》
·别海内博客
·敏感的人是幸福的
·2007年6月4日与洪哲胜博士的通信
·回洪哲胜博士信暨向《民主论坛》新年献辞
·吴玉琴: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权——纪念"民主墙"30周年座谈会辑录
·热血男儿不孤寂
·热血男儿不孤寂(二)
·我为什么改笔名为“王者”?
·人人皆可为王者
·王者不妄
·欧阳小戎《我的贵阳》一文附言
·不甘为奴的见证——相逢贵州人权研讨会
·为“零分作文”和“犯罪事件”欢呼鼓掌
·一位老文革诗人的激情诗旅和精神蜕变
·致张嘉谚——刘晓波被重判更严峻说明改良老调再谈无大意义
·温情留念
·廖双元/吴玉琴/欧阳小戎/王藏
·云南欧阳小戎/王藏两兄弟与贵州友人(09年)
●《追寻自由的虹光》I(诗行合一2009—2010)
○追寻自由灵魂,酝酿心灵虹光
·来生愿做藏人——改定笔名为“王藏”(兼作为遗书)
·王藏签名并呼吁支持王力雄、唯色发起关于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遭拘押的呼吁
·王藏:苦难的命运,高贵的自由————对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的提名与建议(上)
·王藏:苦難的命運,高貴的自由——對二零零九第三屆《中國自由文化獎》的提名與建議(下)
·达赖喇嘛与自由文化运动成员悉尼会面
·袁红冰:《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尊者见面会上的发言
·王藏:神圣的聚会,自由的虹光——欢喜《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尊者悉尼见面会
·达赖喇嘛:人民有权知道真相 有权做出自己的判断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见面会图集(一)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见面会图集(二)
·至尊日波益西仁波切演唱的仓央嘉措情歌,太美了
·王藏退共青团和少先队声明(2006.12.31)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大纪元:海内外学者:超越恐惧开心锁 堂堂正正观神韵
·大纪元:胡访美前夕美联社专访高智晟 大陆学者:我们会继续
·新唐人电视:民主人士:高智晟正受极特殊压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洪水——
   洪水逆上帝使命改道而行,新的毁灭
   不受约束锻造拓展疆土的钢轮

   劣马踏扁斜日,战车压跨道路
   国王胸有围城。将军,秃鹫
   撕扯下生蛆的皮肉
   雁唳长空,队伍的人形流产畸形儿
   伤口对弈着,大海在正午时分起伏翻腾
   海燕的尾巴,海龟的屁股
   折了腰的白杨,啼血的杜鹃
   沙场的号角,迷路的苍蝇
   春风复燃江南,西伯利亚覆盖冬雪
   一切不过是昙花一现
   流放的贱民,尸体横陈
   大地逐渐弓起肚皮。像拉紧的弦
   泥土和波浪,将抵达无人之境
   洪水如同猎狗
   望断天涯路
   洪水不歇息,没有劳累的水流
   梦幻之中水珠凝聚
   弹丸复制着弹丸,药丸粘贴着药丸
   
   洪水就是平民百姓的血液
   
   ——摇滚——
   究竟得用多少火柴 才能将天国照亮
   究竟得用多少河水 才能撑起爱之理想
   究竟有多少苍老 正被命运之神收买
   究竟有多少酸楚 正被遗忘之神照料
   暗盒里的方向 将沉睡多久 赤足的苦行僧 要去向何处
   未曾跳跃的节奏 沉默不语 没有平静的凝固 喧哗不休
   世界摇滚 自行摇滚的世界呵
   
   ——茅草——
   蚂蚁军队忙着扛运甲壳虫的荒诞入侵。茅草长满屋顶,四季沉湎
   躺卧的姿态。甲午,戊戌,公车,辛亥
   邓汝昌,康有为,梁启超,胡适……孙大炮正合适宜地放了一大炮
   镶嵌珍珠宝石的帽子被炸飞。溥仪东躲西藏
   在长辫子的队伍阿Q的家族中摆弄家谱
   八旗兵,银圆,善于谈判的李鸿章,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屋子,西方传道士
   洋服,洋枪,洋炮,相机,上海滩的红嘴鸥,陈独秀,共产党,垃圾
   蒋介石,国民党,废铁。寂静着,喧闹着
   无所依靠的茅草 在晚清与民国的世道上摇摆
   斧头帮,剪刀帮,青龙帮……
   人去楼空的桂花楼为红胡子黄头发免费服务
   总督府的主人,在梦境中栽种着罂粟花
   太监们哭天喊地,迎来了袁世凯的大型油肚
   北京青年学生胆大妄为,外争国权,内惩国贼
   茅草于是有了超验的鼻孔,提前感受了春的预言。茅草在布衣中潜伏,成长
   最后走到鲁迅的笔端,成为名副其实的野草
   祥林嫂的眼睛,孔乙己的酒碗,高老夫子的长衫
   围观者,魏连役,假洋鬼子,太爷们都只能在无物之阵中伤逝
   茶馆络绎不绝,祥子在烈日和暴雨下拉起沙漠中的骆驼
   茅草在上天的嘴唇子下飘摇,蛛蛛丝连接枝叶的经脉
   转瞬即逝的越轨思想,深不见底的国民劣根性。破碎的国粹,圆明园的白骨石雕
   
   ——摇滚——
   秋风吹起 穷人茅草漫天飞
   星星之火一闪一跳
   坚硬的脑门不开窍
   一无所有的我们 搬不来唐朝明月
   青春的热血啊 酱缸里的岁月
   不要告诉我 你是堂堂中华儿女
   我没那么走运 不理解你这么多的创伤
   
   ——鬼子——
   拔割压路——
   裹头巾的村民 裤裆里兜满屎屁尿
   东条英机 土肥原贤二 松井石根 木村兵太郎 广田弘毅
   坂垣征四郎 武藤章 谷寿夫 田中军吉
   烧 杀 淫 掠
   野田毅/向井敏明的“百人斩”比赛如火如荼
   紫金山万山红遍
   731部队 活人解剖 细菌实验 毒气弹药 慰安妇
   婴儿在刺刀尖头沉睡
   眼泪瞬间坍塌
   汉奸茁壮成长
   母猪 母鸡 母牛 母马 母羊 母鸭 母狗 母鹅 母猫 母X
   只要是母的 就一个不放过地鸡奸
   鬼子举着红日 哟西哟西
   花姑娘地大大地好
   三角内裤于是甩到了村头的古井里
   井里躺着自杀的少妇与露出肚肠的老人小孩
   鬼子吓跑了流离失所的鬼魂
   鬼子阴魂不散 如同极权的巨毒
   受伤的古老龙族
   长期以蛇的姿势持续受伤
   ——摇滚——
   你举手不举手 你投降不投降
   放下武器 咱老百姓没有武器
   女人的奶子不是地雷
   男人的卵蛋不是手榴弹
   咱一家老小全做了战争的人肉炸弹
   小日本鬼子 你举手不举手 投降不投降
   你到底认罪不认罪 苍天在上那 等着瞧吧
   
   ——红旗——
   鲜红的旗帜 血液浸染的天空
   鲜花白白开放 口号齐齐叫嚷
   绝对服从 精神脱壳而出
   红旗飘扬 红旗放肆地飘扬
   红旗遮天避日的飘扬
   教条在飘
   乌托邦在扬
   马克思老牛吃嫩草 东方的胃口很大
   斯大林爱上了暗杀与抓捕
   毛老人家老当愈壮 老来发春
   雄心勃勃 跑步进入旷世帝国
   影子挽着影子
   影子糟蹋着影子
   影子干掉影子
   影子屙出影子
   影子扛着红旗 肆无忌惮
   美其名曰 为理想而战斗
   红旗高声说 打倒无产阶级的敌人
   反动分子
   打倒一切牛鬼蛇神 打倒孔家店
   坚决取下人民的敌人的狗头
   ——摇滚——
   东方红 太阳升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毒日头大红 其道大光
   中国出了个秦始皇
   东方血红 太阳没升
   我的纸太阳哟 光芒万丈
   东方红 太阳升 异口同声千篇一律的颂词
   异口同声千篇一律的颂词
   
   ——牛——
   牛内心的黑暗漫无边际
   牛 如假包换的下等动物
   牧童骑黄牛 水牛 牦牛 犀牛 蜗牛 天牛
   公牛 母牛 不公不母牛 大牛 小牛 不大不小牛
   牧童总叉开双腿一屁股骑上去
   不是牛的也不管 他已经习惯骑的姿势 骑的满足感
   因此他的世界里只有牛
   包括自己 父母 兄妹 亲戚
   也正在被骑和骑在别人头上
   骑者光荣 不骑者可耻
   先人是挡在国人头上的大牛
   农民翻身斗地主 斗脑力劳动者
   牛生来就要被骑和劳动 为人民服务
   用思想 肉体 牛有牛的沉默
   牧者有牧者的权力与手段
   脆弱的喉咙 清晰的对抗
   家族的敌人 意志为王 招引专制的蜜蜂采蜜造蜂房
   大建工厂 牛鼻孔里的蜜啊
   滋养了陷阱里的金光大道
   
   深渊有深渊的娱乐
   愚昧有愚昧的歌唱
   ——摇滚——
   牛大爷牛大爷牛啊牛大爷
   你他妈不懂我们是牲口还是人
   我们不知你也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
   我的牛大爷 你的牛大爷
   我们都是你的牛大爷
   你们都是我的牛大爷
   害瘟的 就只顾低着头往前走
   
   ——鬼——
   密语者,游动的孤魂
   这是最后的生命,恩典,俸禄,乞食
   “我正站在门外敲门,若有谁闻声开门
   我必进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
   清醒者所有的绝望与你有缘
   
   一群暴徒以国家的名义心怀鬼胎
   鬼斧神工地洗遍亿万躯体的脑浆
   黑陶罐里的匪首
   有着发酵同化的力量
   翻越监狱的文字被
   击中心脏
   溃散 悬置 空幻
   恐惧在白昼刺开透明的玻璃
   太阳系驶出轨道 撞向宇宙的额角
   嘘的一声 大地关闭上苍
   
   蓝色的冷海 僵硬的脉络
   川流不息——
   你听不见自己的心跳
   
   哪里有拯救 有转世的轮盘
   抬头低头见鬼撞鬼的鬼
   鬼模鬼样的装神
   
   ——摇滚——
   鬼鬼鬼鬼鬼鬼鬼鬼鬼啊鬼啊鬼啊鬼在大声叫鬼啊
   你眼里有鬼
   你全身上下都沾满了鬼
   你鬼鬼祟祟
   你鬼头鬼脑
   你鬼来鬼去
   你心头有鬼
   ——蛇——
   细长的马达马不停蹄。机器的液态
   被营养着的罪恶
   分叉的舌丝保持原状
   牙齿不露声色,牙齿蓄意每一场谋杀
   我们走不出蛇的身体
   我们就甘愿充当蛇的鳞片
   魔法的能量由鳞片的悲哀决定
   丧家的鞭子由政治鬼脸沉重悬挂
   一套简单的程序
   游戏的线球时而拉长,时而收拢为一团
   时而绕过正门,乘虚而入
   “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因为他是公义的,信实的。”
   模糊平行铺盖,尖锐的词汇混淆视听
   一个声音放马过来:
   我就是东方的上帝
   蛇的腐蚀不仅限于蔬菜,房屋,果园,玉米地
   也不仅限于报纸,话筒,喇叭,手势,文件
   鬼声的合唱,十根不净之地
   三教九流
   也包括与蛇有关的比喻,暗示
   及与灵魂有关的全部修辞
   
   ——摇滚——
   孤独的嗓子啊 空旷的夜
   烛光的哭泣不停歇
   我们是已成灰的孩子
   我们唱着远方的歌
   远方不答应
   我们一直长不大
   我们大声喊救命 我们一直没有声音
   ——神——
   偶像用阳具指着众人的脑门心
   众人将偶像之尖塔虚妄堆砌
   玄机重重
   污浊的神龛和暴露的斑点
   狮子的凶心
   兔子的胆怯
   狐狸的狡猾
   失语的狂人
   无声的呐喊,乱套的屈从
   神在无神处迷路
   钟鼎轻浮,青铜风化
   粮食虫,耳屎
   点滴逐渐庞大,口吻的结构格杀勿论
   土地公挥舞拐杖
   鸡犬相闻,狗盗之徒全家自杀
   江流湖泊,琥珀玉石
   因威吓而生下的金蛋
   铜钱纸币,受伤的巫术
   分裂,愈合,再愈合,再分裂。瞬间的动作
   瞬间不能成为瞬间,瞬间快得根本发现不了
   瞬间成为漫长的瞬间,瞬间慢得从未消失过
   
   ——摇滚——
   活着不如死去 死去就不要醒来
   活着就是死去 死了就再死一次
   不要醒来 末日的浩劫
   末法时代 鬼神不分的时代
   敏感而易碎的心 多情而无情的人类
   死去的活人
   活着的死人
   
   ——镰刀*铁锤——
   在镰刀的范围内行走
   需要足够的勇气与麻木
   稻穗头上堆稻穗,谎言像骄阳下的向日葵
   跟着统一的方向盛开
   那些黑色的果实,饱满的睡在半空
   火石被迫发霉,钻木不起火的黑暗
   饥饿,尸体,天灾,人祸
   凋落的尊严鼻青脸肿
   岁月,被镰刀齐唰唰放倒
   收割成熟的脖颈,镰刀任重而道远
   道在愚民的一生歌唱
   镰刀锋利地叫嚣
   红色的锋利不证自明,像暴力的想象
   从大海的内脏掀起海啸
   乌贼盲目地啃食土地
   另外的镰刀奏响全国范围内的警报
   镰刀耐不住寂寞,镰刀需要悲剧的伴侣
   用“伟大”修饰的怀孕
   革命与病毒,咆哮的黑铁
   皮革,生命,病苦,毒素
   垃圾俱乐部,肉球游乐场
   
   铁锤是镰刀的另外一种叫法
   或者镰刀也可称作铁锤
   两者混合但形象没有改变
   锤打 阉割 横冲直撞
   像螃蟹进了精神病院
   又像鲨鱼
   频频交欢
   合二为一的密谋
   一种意识
   一个政党
   秘密警察
   垄断情报,武器,新闻
   中央控制的经济
   一声万岁,胡子不仅长出来
   阴毛他妈的也变白
   处女护卫着处女膜万岁
   童子夹着童子鸡万万岁
   镰刀把处女膜分开
   铁锤将童子鸡压扁
   不成熟的血滴落地生根
   直到长成二者的把子与靶子
   ——摇滚——
   滚滚长江东逝血
   千里冰封 万里血飘
   无辜的血 新鲜的血
   血不抵债 以血还牙的年月
   愤怒的血 自由的血 你还有多少血
   一江血水向东流
   只增加满腹的忧愁
   
   ——兽——
   头顶的星座冻结为兽的风景
   昼夜交替,兽的风景多种多样
   最惹人注目的一只大兽挥着巨手
   浑身的毛如同钢针,能放干眼球里的水
   发布庄严的号令
   另有四只,是一个帮派
   全都围绕着它的凶心旋转
   五只兽像夜幕上的五只虱子,吸食着天空的血液
   又像天上的雷公,令世人发抖
   五颗星让星空下的人民充满歌颂的激情
   无论身处何地,都能亲眼目睹兽的形象与风采
   人们对兽有着绝对的敬畏与忠诚
   兽的钢指爬满他们的胸膛
   瞎了眼的人们向往兽的屠杀与光明
   并在一片漆黑中
   白纸黑字的抄写光明的词汇
   到处是虚妄的兽中英雄
   这是兽的时代,这是兽群革命的时代
   革的命越多,越有机会成为
   英雄 他们高呼
   英雄万岁
   ——摇滚——
   当所有沉默的眼泪变得廉价而一钱不值
   是否还有一种清醒 放弃合唱的阴谋
   是否还有一种决绝 迎接夜的枪口
   膨胀的野心 屈辱的重量
   直到不能再被感知
   是否也还有残余的思想碎片
   承当起一个人呼吸的价值与理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