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序诗:复活的歌]
王藏文集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序诗:复活的歌

   序诗:复活的歌
   
   我们就是这样一批首先免于恐惧然后才能免于匮乏的诗人
   我们即以活尸的方式站立起来了
   ——我们就彻底复活起来

    ——摘自杨春光:《复活》,2004年5月
   
   一
   
   此刻 歌已经远去
   眼神弃神而逃 色彩扑朔迷离
   声音沿着甬道 有人沿着红色情绪
   劳动的人民养育命运无常
   支离破碎的城墙反射矛盾血光
   持矛的人遗弃命令 步履如流血的时间
   持盾的人培植了几块沧海桑田
   任凭黄叶收拢春天 瓜果腐烂一片
   农庄中的孩子舌头卷曲 词语含混
   握不紧手中的幸福 歌已经远去
   半夜的琴声 芦苇丛与河水
   小声的倾吐 云朵变幻的野兽的尖牙
   惊弓之鹰 葬进了高原雪山
   一汪清泉的眼睛里有
   多情反被情苦的祖先白骨
   如履薄冰 整座庙堂因一粒怀孕的尘埃崩溃
   净土萎缩成律条的漏洞
   消失不见的背景 月亮的睡梦
   歌已经远去——
    往世复活
    复活最终以悲剧的身躯默默作哑
   
   二
   
   此刻 轻舟已过万重山载起血泪之沧桑——
   一样的古老怪圈 一样的缓慢起点
   生命的片段不断喘息 呼吁死神以加速度行进
   秒针的周转 姿势表演 剩余的彷徨 竹简深处的鬼哭狼嚎
   山麓迷惑地爬向天际
   厚黑的墙壁是稻草人的衣裳 那么静穆
   心跳加速着 无形的巨手道貌岸然
   捏碎古道尽头的透明葡萄
   目击者 狂妄的臣子 皆被烧成黑碳
   说话也不怕闪坏舌头的代表
   让驼背的老者 有一份安逸的差事
   这是收拾杀鸡给猴看的现场
   事件继续 桃花源的避难所继续扩张
   空荡无处躲藏 被太阳的热镜照得魂飞四散
   牛马牲口咀嚼着 挂满毒蛇汁液的青草
   以乱伦为前提的肉体不停止
   繁殖 遗传 熟透
   然后非自然失踪
   理想的呼吸禁受起严峻的考验——
    此世复活
    复活最终以苦难的方式验证自己的骄傲
   
   
   三
   
   此刻 瞬间的血的凝聚
   大地之外 地平线以另外的高度
   撑起虚空中的太阳 光线纷纷倒下
   纺织出苍穹的自由鼻孔
   星球泛滥奔跑 穿越所有象征的森林
   如同翅膀长出思想拂过恒河之沙
   时间背负着时间 空间剪切着空间
   然后发散 飘落 游走
   种子与根系一同发芽
   长满象形的文明
   
   瞬间的血的凝聚 虚构的预言往上浮 母腹晃动
   遥远逼近 远方已成为昨天的囚笼
   鹦鹉学舌吐露王的秘密
   王者骑虎南下 老虎的步伐掷地有声
   在纸张里咬死柔弱的抒情
   歌已经远去 此刻抒情继续
   
   瞬间的血的自焚
   独辟一径的行者以荆棘为冠 喉咙颤动着
   只见他毅然起身 地壳震动 波浪翻腾着——
   来世复活
   复活最终以春光的形象区别废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