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在极权体制下如何争取知识分子话语权力]
王藏文集
·博讯:“南乐教案”律师、媒体遭围攻,公民联署支持律师发出决斗挑战书(第
·希望之声:警察日志走红 全民支持法轮功
·博讯:王藏:言论主体和切入现实问题及知道分子批判
·维权网:艺术家看望参与官员财产公示活动被打残的周晓山并发起募捐
·自由亚洲电台:周晓山无故被打没钱住院
·博讯:北京:胡佳在党国眼皮底下与王炳章同囚
·民主中国:王藏: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在家中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王藏: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与王炳章同囚活动又在北京燃烧
·参与:王藏勇士在北京宋庄,接力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张玉祥:中国良心运动——营救王炳章活动的倡议
·留存纪念。王炳章先生家人的祝福贺卡
·自由亚洲电台:严正学疑遭报复被长期断电
·与艾晓明教授、严正学老师
·与被精神病长达55个月的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先生
·參與:王藏: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小王子语录》(短诗选2003-2007)
○昔背“伟光正”的《毛主席语录》,今读“低暗歪”的《小王子语录》
·向日葵
·生命程序
·病态的向日葵
·厌恶呼吸
·太阳死了
·烈士
·杀人狂
·用爪子抓破光线
·如果我就死在这块土地上
·我成了国家主席
·埋葬今天
·脸谱
·虐待
·赶紧自杀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极权体制下如何争取知识分子话语权力

关于如何争取中国知识分子话语权力的通信
   ——暨动员申请介绍加入国际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的通信
   (《民主通讯》 版本 2005.10.25 新闻与评论 杨春光整理发表)
                 ●小王子 张嘉谚 杨春光
   各位:
     按语:我刚刚收到由张嘉谚先生发来的他与小王子的关于如何在极权统治环境下争取与行使我们知识分子话语权力的通信,即也是我们大陆自由知识分子文人诗人应积极申请介绍加入国际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的通信,看后我感觉,这是我们自由写作者坚持在大陆极权统治当局对自由写作言说者日趋严酷打压环境下的如何与之极权政治中心权力话语争夺与争取话语权力(利)的清醒认识与誓死宣言,也是我们自由诗人写作者准备好了必须与之极权政治中心权力话语统治者争取我们应有的话语权力所必须进行的现代文化战争的积极请战动员书。他们的深刻清醒认识与积极请缨态度,逐代表了我的想法,恐怕也表达了大家的共同心声。  正如老象(张嘉谚)所说:“对于话语权力的态度,在自由语境与专制语境是不同的:前者可用‘行使’,后者却须‘争取’才能获得。”我的理解,在现有极权统治语境下,我们知识分子文人必须毫无畏惧地充分行使我们的天然话语权力,以此为老百姓和我们自己争取话语权利,即首先争得自由言说的作为人的基本权利,也就是首先获得言论自由的作为人的基本权利,其后我们才能取得并相继获得其他人的自由权利,然后我们才能真正享有或具有免于物质匮乏的经济独立自主基础生活富裕权,和免于精神恐惧的政治自由独立高级生活幸福权。特别在现实语境下,我们必须充分行使我们知识分子文人天然握有的话语权力,从而以此为强有力的巨大武器,深入持久地批判和解构以极权政治中心权力话语为主的一切赖以生存的反动霸权主义一党统治文化权力话语体系,而且对于那些还没有充分行驶或握有这种话语权力的知识分子文人及其所有爱好自由、追求并向往民主生活、要求进步的所有中国人,首先是敢于为自己争取这种话语权力并使之自己享有一切人应有的基本人权的话语权利,其实质就是尽力争取和充分享有作为人性首先必有的言论自由表达权。惟其我们有了言论自由,我们才能有可持续保障发展的经济独立自由,我们作为人区别于低级动物的根本也是基本标志的政治独立自由才能真正获得和充分享有。
   也正如小王子(王玉文)清醒认识的那样:“新的一年,回顾过去一段时间极权主义对自由知识分子不断的非法逮捕与迫害,我们知道目前的言论空间不容乐观,中国知识分子的处境异常艰难!现今的中国,只有网络,才能争取得到中国人自由表达的话语权力。而我们在网络上都发现,就连网络这样的平台也时常被我们自己的同胞无辜封锁与监控,他们的猥琐与愚蠢足见专制力量的严酷。……我越发感受到‘争取话语权力’的紧迫性,看来只有‘争’才是硬道理。还有就是要与大家团结起来!如果我们不团结起来,如果知识分子还要‘一意孤行’,恐怕‘沉默的监守’最终也会被邪恶的疯长无情摧毁,大量的正义之士还会蒙受更大更难以想象的折磨与非礼,那么有史以来一直处于底层的大多数呢,还得麻木地忍受猪狗不如的中庸生活,屈身于中心权力者的屁股底下,可想而知,苦难的人民何时能自醒,何时才能得到自由与民主的温暖抚慰,获得人最基本的尊严?历史到了大转型时期,历史需要每一个有良知与责任感的中国公民携起手来,只有这样,才能积蓄正义的力量,与暴政抗衡,与腐朽的势力打一场没有硝烟的非暴力的现代文化战争,以自由的精神锻造古老悠久的象形文字,让汉民族语言担负起民族复兴的重任。”
   由之可见,我们在新的一年来临之际,我们必须充分准备好随时与极权政治中心权力话语统治的一党文化体系展开以争取言论自由话语权力为主要目的的现代文化战争!这是我们中华民族能否彻底走向现代文明、能否在本世纪尽快获得人的尊严和人权、能否争取得到和享有政治民主自由的新生活天下的最后决战!我们知识分子文人再不带头主动打响以争取言论自由为目的的现代网络文化战争,那么我们民族刚刚有所改善的经济地位与权利就会丧失和倒退,我们作为人的基本标志的政治文化人权就不能恩赐给我们、我们就不可能得到政治人权,我们民族就不可能作为人而不是低级动物的高级动物而活在人类的世界民族之林里。须知,一个民族的人民如果没有文化权力(利),就不可能有政治权利与地位,而没有或不争取文化话语权力,就不会有政治话语权利,而没有政治话语权利,也就没有人权。没有人权的民族是无异于低级动物的民族。我们之所以要进行一场现代文化战争,就是要进行一场没有硝烟的只会有利于人生的而不会有人死的温柔革命战争,最后一役才能争得政治民主、言论自由和人权自由的真正享受与充分获得的彻底解放!
                          杨春光                    2005年1月6日星期四
   小王子:
     很高兴你对中国知识分子争取话语权力的如此认识。对于话语权力的态度,在自由语境与专制语境是不同的:前者可用“行使”,后者却须“争取”才能获得。也就是你所说的――
     “我越发感受到“争取话语权力”的紧迫性,看来只有“争”才是硬道理。还有就是要与大家团结起来!如果我们不团结起来,如果知识分子还要“一意孤行”,恐怕“沉默的监守”最终也会被邪恶的疯长无情摧毁,大量的正义之士还会蒙受更大更难以想象的折磨与非礼,那么有史以来一直处于底层的大多数呢,还得麻木地忍受猪狗不如的中庸生活,屈身于中心权力者的屁股底下,可想而知,苦难的人民何时能自醒,何时才能得到自由与民主的温暖抚慰,获得人最基本的尊严?历史到了大转型时期,历史需要每一个有良知与责任感的中国公民携起手来,只有这样,才能积蓄正义的力量,与暴政抗衡,与腐朽的势力打一场没有硝烟的非暴力的现代文化战争,以自由的精神锻造古老悠久的象形文字,让汉民族语言担负起民族复兴的重任。”
     此信我将转给其他同道一阅。同时寄上笔会章程与申请表。此章程与申请表我已同时寄给另外几位我与春光认为够资格加入笔会的诗友,你先填好寄我和春光,等其他诗友反馈后一并推荐吧。
                            张嘉谚                       于2005-1-5 0:27
   嘉谚好!
     很感谢您和春光推荐我加入国际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我愿意加入这样一个独立、自由言说的群体,并会坚持为争取中国知识分子的话语权力做出我应尽的努力。这是我们大家的共同追求与信仰。新的一年,回顾过去一段时间极权主义对自由知识分子不断的非法逮捕与迫害,我们知道目前的言论空间不容乐观,中国知识分子的处境异常艰难!现今的中国,只有网络,才能争取得中国人自由表达的话语权力。而我们在网络上都发现,就连网络这样的平台也时常被我们自己的同胞无辜封锁与监控,他们的猥琐与愚蠢足见专制力量的严酷。记得不久前,我试图转贴您寄给我的黄翔先生的重要文章《世界公民》,其中的“艰辛”我是深有体会的。我花了多少时间,在其文字之间划了多少斜线也不能把它在“乐趣园”全文转贴,最终也只能贴出一小部分章节。还有关于救助杨春光先生的资料文献,就是这样一篇在华夏大地上散发着人类人道主义与中国人的爱心之书,我也花了很长时间,竟无法发表?!等等等等。中国到底什么样的文字能轻松发表?中国人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文字?如果这样的文字都还要被扼杀于网络(还不说刊物),可想而知,中国究竟是什么样的中国,中国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中国人,人何以要以“人”来命名,人何以以“人”向芸芸的动物们自豪?……当时我是异常愤怒的,我用力地敲击着键盘,顿觉自己的无能为力和自己生存环境的可悲!这样的境况相信我们不是头一次遭遇。后来平静下来凝望着视屏,我越发感受到“争取话语权力”的紧迫性,看来只有“争”才是硬道理。还有就是要与大家团结起来!如果我们不团结起来,如果知识分子还要“一意孤行”,恐怕“沉默的监守”最终也会被邪恶的疯长无情摧毁,大量的正义之士还会蒙受更大更难以想象的折磨与非礼,那么有史以来一直处于底层的大多数呢,还得麻木地忍受猪狗不如的中庸生活,屈身于中心权力者的屁股底下,可想而知,苦难的人民何时能自醒,何时才能得到自由与民主的温暖抚慰,获得人最基本的尊严?历史到了大转型时期,历史需要每一个有良知与责任感的中国公民携起手来,只有这样,才能积蓄正义的力量,与暴政抗衡,与腐朽的势力打一场没有硝烟的非暴力的现代文化战争,以自由的精神锻造古老悠久的象形文字,让汉民族语言担负起民族复兴的重任。
     这样的理想总是与有价值的文化产品联系在一起,我作为笔会的一员,定当为着创造出更多有价值的文化产品而坚强地生存下去,同时也是我生存的价值与追求所在。想起不久前心里一直想着的“自己不够资格”,这句话现在就作为我持久的勉励与自我警醒吧。路漫漫其修远兮。
                             小王子                   2005年1月4日晚10:45
   在极权体制下如何争取知识分子话语权力
   -- 与张嘉谚和小王子就如何争取中国知识分子话语权力的通信综述
   杨春光(辽宁)
   (《议报》版本 原载《议报》第211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杨春光整理发表)
   在极权统治环境下,如何争取与行使我们知识分子的话语权力,这是我们自由写作者必须清醒认识与殛待解决的大问题。
   正如老象(张嘉谚)所说:“对于话语权力的态度,在自由语境与专制语境是不同的:前者可用‘行使’,后者却须‘争取’才能获得。”我的理解,在现有极权统治语境下,我们知识分子文人必须毫无畏惧地争取充分行使我们的天然话语权力,以此才能更好地为老百姓和我们自己行使话语权利,即首先要争得自由言说的作为人的基本权利,也就是首先获得言论自由的作为人的基本权利,其后我们才能取得并相继获得人的其他自由权利,然后我们才能真正享有或具有免于物质匮乏的经济独立自主基础生活富裕权,和免于精神恐惧的政治自由独立高级生活幸福权。特别是在现实语境下,我们必须充分争取行使我们知识分子文人天然握有的话语权力,从而以此为强有力的巨大武器,深入持久地批判和解构以极权政治中心权力话语为主的一切赖以生存的反动霸权主义一党统治文化权力话语体系,而且,对于那些还没有充分行使或握有这种话语权力的知识分子文人及其所有爱好自由、追求并向往民主生活、要求进步的所有中国人,首先是敢于为自己争取这种话语权力,并使之自己享有一切人应有的基本人权的话语权利,其实质就是尽力争取和充分享有作为人性首先必有的言论自由表达权。惟其我们有了言论自由,我们才能有可持续保障发展的经济独立自由性,我们作为人区别于低级动物的根本,也即是基本标志的政治独立自由才能真正获得和充分享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