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王藏文集
·黄河清:读王藏诗口占致王藏
·遇罗锦:我说怎么王藏消失了?今见他的来信才知!我欲哭无泪.真不明白这腐共到底要干什么! 难道一心要学习北朝鲜?
·三妹:嚴正抗議中共警方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仲维光:如果方便请你发给我几张你认为可以发表的照片,供我以后万一需要时用。
·郭国汀:强烈谴责中共暴政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唐柏桥:王藏兄弟多保重,我们会高度关注你的处境!
·黄 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黄河清:铁铸诗章警世钟——读王藏“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力虹”组诗感赋一律
·唐柏桥:强烈推荐青年诗人王藏用血泪写就的力作《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
·张嘉谚:以“一个人就是一个军团”的胆魄、激情与诗性创造,似乎又要引领新一轮中国诗人决绝抗争的时代
·郭国汀: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激情洋溢,热血沸腾,化作深情厚意,熔化千年冰山,抚慰心灵苦楚,振奋垂暮之年。
·吴玉琴:我在自由圣火上看到了你写的诗,我是流着泪读完的。看到写申有连那段时,我已经全身发抖,泪如雨下了……
·楚狂:深深震撼于兄之悼念钱云会力虹的组诗,望兄保重!在必将到来的新纪元,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老乐:王藏吾弟:太喜欢你这首诗----《让坦克下的诗歌飞!》……这首诗应该广为流传。我已将它打印出来贴在我家墙上。
·严正学:几天來,心如寒冰!读罢诗,热泪盈眶!!!!!!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评奖委员会:关于2007年中国自由文化奖第二号通告
·石雨哲对2007年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候选人的提名
·雨花:提名中国自由文化奖获奖名单
·秋水白衣提名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获奖名单
·小王子获二零零八《自由圣火》写作奖
·让血有浓度,让泪有光泽【“2008《自由圣火》写作奖”获奖感言】
·郭國汀大律師學者師友讀《讓我們坐牢將監獄填滿擠爆》
·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傅正明:詩,從鴻溝裡突圍—談王藏詩歌的精神向度
●友情转发
·转读者来信:不再是一个人的战斗!!
·转:特赦杨佳之公民建议书的第三批签名(共411公民)
·张嘉谚诗学专著《中国低诗歌》正式出版
·棵子:逆流而上的诗歌河豚 ——读张嘉谚《中国低诗歌》
·莫建刚:《诗章:弦乐四重奏》
·小王子推荐之《2008年的幸福》
·陈仲义:“崇低”与“祛魅”——中国“低诗潮”分析
·转江婴诗:榴红似火复如血〔外一篇〕
·民心不死,如火如荼,且看《新史记烈女传之邓玉娇传》
·吴玉琴:《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总结概述
·欧阳小戎:我的贵阳
·張菁:紀念貴州民主牆運動30周年
·著名作家张林出狱:决不违背良心而苟活
·坐监22年 民主斗士秦永敏出狱引公众关注
●真相(图片上传)
·王藏与小学生在自定义的课堂上
·杨银波:杨春光资料简编
·把自己的眼睛弄瞎后,我会看到我想要的光明
·"苦难慈悲"
·乡村童年:弟弟与王藏
·"太阳,牵着我的手/我愿寂寞地跟你走"
云南王子在贵州(与贵州的公民们)
·温情留念
·廖双元/吴玉琴/欧阳小戎/王藏
·云南欧阳小戎/王藏两兄弟与贵州友人(09年)
·王藏与贵州友人 2010新春茶话会 留影纪念
·铁幕下的友谊 山野寻梦 11/11/2010
北漂留影
·与严正学老师
·与滕彪律师
·铁玫瑰园 与欧阳小戎兄
·铁玫瑰园 严正学、朱春柳夫妇
·左起:欧阳小戎、严正学、王藏、朱春柳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朱春柳、肖国珍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王藏
·左起:胡石根、赵常青、王藏、胡俊雄
·与“六四暴徒”画家武文建
·与诗人殷龙龙
·铁玫瑰园:尊严自由的生命之祈
·与诗人凡斯(中)、诗人何路(左)
·右起:胡佳、钱理群、杨佳妈妈王静梅、杜光、王藏
·与祭园守园人 朱毅老师
·与杨佳妈妈
·与钱理群教授
·与王荔蕻大姐
·与屠夫兄
·欧阳小戎、王藏与老艺术家周永阳(中)
·与杜婉华老师
·左起:严正学、胡石根、王藏
·与胡佳兄
·与江天勇律师
·北京网友声援释放朱承志
·艺术家聚北京宋庄 戴“避言罩”挺南周(组图)
·新年元旦,与王力雄唯色夫妇,邝老五赵跃夫妇。扎西德勒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部分图片
·民主斗士张林到京,为自由干杯,饭醉饭醉
·自由作家、伤残维权警察郭少坤来京,铁玫瑰园留念
·与于浩成先生、郭少坤先生、李智英先生
·与鲍彤先生
·左起:姚监复先生、鲍彤先生、严正学先生、王藏
父与子
·近六岁的小华华(吴郁之子)写给我的信
小念慈满月(31天)
·还拍啊,宝宝有点累了
·爸爸我满月啦,不要忧伤
·哎,我也时常有诗人的忧伤
·尿布没换老爸又想上网,看来我得假哭哈
·男儿当自强,没有母乳吃也要挺住
·好人好梦,我要做好梦了,爸爸你也要做
小念慈37天
·爸爸累了,我要自己捧着吃
·别看我还含着奶嘴,我已在酝酿我的梦
·来张近距离的
·嘿嘿
·宝宝长大了比爸爸帅
小念慈68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

   
    (首发《自由圣火》;發表時間:7/9/2007)
   
    文章摘要: 面对着非人道的野蛮现实,诗人以正义之火对抗奴役的现实。这样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是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小王子先生在醉中含泪写就的长诗《故园●黑砖窑》,就是这样一首人性的诗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对生命的人道主义关注,是人性诗学的根基。人性的诗歌,能够揭示出在专制社会下对于人性的束缚与扭曲。面对着非人道的野蛮现实,诗人以正义之火对抗奴役的现实。这样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是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小王子先生在醉中含泪写就的长诗《故园●黑砖窑》,就是这样一首人性的诗歌。
   
   奴役的现实,这种种不人道的摧残,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在小王子先生的笔下,有一种声震寰宇的义愤之情。他面对着诗坛主流的集体失语、面对着诗人群体的诗歌精神与人道精神的衰落,以自己独立的反省,鞭挞这丑恶的现实。在今天的中国大地上,聪明人面对着黑暗、不幸与不平,只知道扭过头去,歌颂那一片歌舞升平。在在今天的中国大地上,苦难与罪恶一次次地被人遗忘、被人恶意地遮蔽。在小王子先生笔端,满是面对现实的悲愤与忧思。正义在现实世界里成为了被人嘲弄的词句,就在举世狂欢,群魔乱舞的世界里,小王子先生在醒眼中寻求诗歌的正义。
   
   诗歌的起始是如此平易的词句:“我爱暖和的阳光\习惯无所事事,空坐在墓园里\我也爱黑夜里的私语\转瞬即逝,分享着虚空\”小王子先生的眼光在远方,在那天地之间的地平线上。在这里,白昼与黑夜无法分辨,生与死,爱与恨都晦暗不明。这是是一种虚空之境,那压制生命的暗黑力量在蠢蠢欲动,而爱与生在奋起反抗它。小王子先生写道“时间张开大口\迎接真诚的语言与祈祷\生者与死者的残骸混杂在一起”,从这里可以看到人性与生命的对立面间的愤怒,正在是故园里,绝望才能升华为希望。这并非陶渊明式隐逸的田园风,这是一种能够让苦难升华的力量,使得苦难焕发出人性的光辉。
   
   黑砖窖,这一生命的对立面,在人道主义的宣谕者小王子先生那里,成为了故园对照的另一极。可以把这看作是种意象或象征,在这“隐喻—象征”中,隐含着小王子先生强烈的对于社会现实的批判。在诗人的想象力中,故园与黑砖窖就如天地一线般在那朦胧之境汇合。这是一种强烈的撞击,诗歌的批判性已经超越当下的“黑砖窖事件”事件本身,而成为了对人生,对历史,对社会,对政体制度以及文化生活各方面的批判。在地平线的终端,小王子先生看到的是一个又一个的坟包,“那些黑砖窑是不计其数的坟包\ \每一个奴隶就是一个棺材\把自己树着抬进去,然后被同伴横着抬出来\ \抬进去,抬出来\抬进去,抬出来\抬进去……”
   
   人本是“会思想的苇草“,人性的存在伟大尊贵而又脆弱不堪。生命在其本身的历程中,本来应当充满着愉悦、快乐还有智慧。人活着,本能去尽情地拥抱生命,享受生命,而在这奴役状态下无从逃离的劫难里,人的生命却如此卑微,在这恐惧与痛苦中挣扎。那些身处黑砖窖中的奴工们,在这样一种奴役的生活下,是否也曾回忆起过故乡?回忆在那故园里的田园诗般的岁月?
   
   生命成为了一种痛苦的挣扎。难道在平庸的生活里,人竟然无法证实其自身的存在?只是在最后成为了一具尸首,被草草地埋葬在那乱坟岗之下。而那些生者,他们在月光下,“平地照耀着我们的耻辱\离开家乡与母亲的孩子”,“眼中填满怯懦与呆滞,双手抱着砖块”。在那地平线上,故园与黑煤窑变得晦暗不明,在这乱坟岗上,生者与死者也变得暧昧不明。死亡并非仅仅是一种生理状态,在更多的时候,它是一种心理情态,虽生犹死。
   
   在这样一种忧痛的景况下,生者与死者的唯一区别就是眼泪。一旦泪水流干,生者便只剩下一副躯壳。“孩子,你的泪珠还有多少\剩余的可想着留给自己\把它吞咽下去,成就一副长大的模样——\ \人的模样。”这是是小王子先生对于生命意识的觉醒与召唤。在生者所珍重的无数理念中,从人格、尊严、权利、价值、独立与人性中,最重要的是对于活生生的生命的肯定与礼赞。在这样一个惨痛的现实面前,无论是浪漫情怀还是英雄主义,都抵不上这肯定了生命的泪水。在专制权力话语扭曲生命的现实面前,小王子先生的诗作反射出强烈的人道色彩。他直抵生命底层的故园,在天际乌云压过的时候,直视着黑煤窑的死亡。
   
   人生永久的焦虑是死亡与命运。无尽的黑暗会削弱人那来自内心的力量。在晦涩的文本与繁复的形式中寻找庇护所,诗人情感的表达会滞迟而混乱。在现实的压力前,诗人本真的声音更显得珍贵。在这片黑暗面前,人们止步不前,失去了信心。而在沉默的人群中,小王子先生却在召唤着阳光,“\阳光呵,阳光呵\你何时能清晰照着葵花大胆开放\你何时成为自己的主人\挑战腐烂\ \阳光呵,你何时再把握雷电的回响\彻底粉碎血腥的广场,战场\ \你看到了吗,真的清晰看到了吗\一个又一个无辜的孩子\倒在你高傲的背影里\还来不及呼喊一声\救命”。这对阳光的渴求,是小王子先生在诉说他对于生命最深切的体验。这是一种自我的审视,正是在这样一种诗人对于自我、对于诗歌本身的独自担当中,我们得以看到被黑暗所压迫的灵魂、还有那因奴役而被遗忘的苦难与欢欣。正是这种源于诗人真诚的诗性表达,让我们再一次见识了小王子先生的故园。在这黑砖窖与故园间,就是那生者与死者的重逢相契。
   
   但此刻,这故园里还剩下什么呢?离乡之人是否真正能回到他的家园?故园里剩下的是活生生的亲人还是仅仅是一个童年的梦幻?“故园里究竟埋藏着多少绝望而无助的鬼魂\使得人与人之间如此陌生\ \故园,同样显得陌生\我连喊出这样一个词汇也胆战心惊\ \我确实离开你的怀抱太久了\如今我在黑砖窑里\再次体会了你的亲切”小王子先生用颤抖的手,描写奴工的苦难。奴工对于故园的回忆,是以极端的方式将这苦难情感呈现于读者面前。这样的诗句,已经远远超越了诗人泛泛的触景生情、而成为人道主义者的悲天悯人。
   
   据说当年的高尔基,曾经访问过索洛维茨岛。他回到莫斯科发表《索洛维茨岛——犯人的天堂》一文,鼓吹岛上的生活无与伦比。而在这人间地狱的犯人们,本来是相信并指望高尔基能了解他们的苦难并拯救他们。曾有个名叫伊利诺夫的小男孩,在高尔基参观儿童教养院时突然开口说:“高尔基爷爷,你看见的全是假的。”高尔基关闭了他内心的耳朵,等他一走,小男孩就被枪毙了。但这一切,被高尔基身后一个年轻的随从所目击,他就是《古拉格群岛》的作者是索尔仁尼琴。暴政会恣行一时,历史会被遮蔽一时,但清算一切的日子必将到来。
   
   在这现实的痛苦前,人的精神苦难将在诗歌中找寻出路。诗人“迷失于苦难的梦魇\独自一人,我狂饮着廉价的二锅头\谁能给我一把王者之剑\让我毫不犹豫且无须忏悔地取下暴虐者的头颅\ \我清醒于心底强光的锋芒\万马奔腾,我凝聚着山崩地裂的颠覆力量\谁能给我一个温柔之乡\让我醉生梦死风流倜傥不再怒火焚烧肝肠寸断\ \众人有嗓子不敢发出声音,我却欲哭无泪欲说还休!”诗人在这样的世界意味着什么?故园又在哪里?诗歌不是那个小小的自我安慰的圈子,而故园则只存在于神性的敬畏与自然之心中。在对抗现实中,诗人才能取得人格的建树;在这无畏地面前暴政时,灵魂才能在炼狱中升华。
   
   以血肉之躯对抗野蛮专制的茫茫暗夜,小王子先生的诗歌充满着古典式的人道主义信念。在这人性精神的信念中,有强烈的意志和乐观主义。面对着苦难、奴役与厄运的抗争,诗歌犹如战士般地勇敢坚韧。在这黑煤窑的悲剧中,点起一盏虽然微弱却永不熄灭的自由之灯。这神圣的火种,让苦难的人们擦干泪眼,手拉手相互扶助,通往自由的曙光。这个曙光于故园重新,小王子先生歌唱道:“在世界枯寂的海洋中,有透明的晨露给予\无可追踪的情绪\黄昏的痛苦勾兑成美的愉悦\ \今生我直起身躯,于生命的酒杯狂舞热歌\万物的河流带走我的梦想,我的记忆\ \不死之火,焚尽一腔热血\闪烁的光环,在我虔诚的祈祷中与我\不期而遇”。在这故园的寻求中,作为诗人的小王子先生也完成了一次精神的升华。
   
   这样的诗作,击碎了那个道貌岸然的乌托邦。诗歌不能只是象牙塔里的小玩物,诗人以追问者与担担者的姿态,面向这苦难压迫的严峻现实。在这惨淡人生,诗人与奴工们在一起,心手相连。此时,掠过我们眼前的,是我们内心里那个圣洁而美妙的故园。此时,诗人带我们在这黑煤窑的苦难行程中给我们的灵魂洗礼。苦难的世界与那本真的童心相契合,正如生者与死者在追念中的契合一样。
   
   据说当年的高尔基,曾经访问过索洛维茨岛。他回到莫斯科发表《索洛维茨岛——犯人的天堂》一文,鼓吹岛上的生活无与伦比。而在这人间地狱的犯人们,本来是相信并指望高尔基能了解他们的苦难并拯救他们。曾有个名叫伊利诺夫的小男孩,在高尔基参观儿童教养院时突然开口说:“高尔基爷爷,你看见的全是假的。”高尔基关闭了他内心的耳朵,等他一走,小男孩就被枪毙了。但这一切,被高尔基身后一个年轻的随从所目击,他就是《古拉格群岛》的作者是索尔仁尼琴。要记住:暴政会恣行一时,历史会被遮蔽一时,但清算一切的日子必将到来。
   
   附:小王子:故园●黑砖窑 (略)

此文于2007年07月0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