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轮回中的苦心花园——小王子情歌54支(之01~05)]
王藏文集
·參與:王藏: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小王子语录》(短诗选2003-2007)
○昔背“伟光正”的《毛主席语录》,今读“低暗歪”的《小王子语录》
·向日葵
·生命程序
·病态的向日葵
·厌恶呼吸
·太阳死了
·烈士
·杀人狂
·用爪子抓破光线
·如果我就死在这块土地上
·我成了国家主席
·埋葬今天
·脸谱
·虐待
·赶紧自杀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小王子情歌54支(之01~05)

    ┌───────────────────┐
        │  以此诗集             │
        │  献给在中国流亡的西藏作家唯色女士
    献给如林昭一般的巾帼们      │
        │  献给苦难中国的打工妹与发廊妹们  │

        │  也献给未来自由诗国的爱人
        └───────────────────┘
   
           第一支
   
           不知从何开始吐露心声,用浸透
           天幕与地火的诗句温暖我们扎根的家园
           你是遥远的源泉,母性的大海
           自然的风,生灵的泪
           你头顶的星空拂动着那精灵的梦幻
   
           我有响亮的热情,却没有响亮的歌喉
           神似一朵疯狂的迎春花,被人割去了激动的舌头
   
           我感到你就在我的周围
           象母亲的手,时间的唇
           忧伤且惊恐的几近麻木的空白时光
           无言以对故土的苍茫
   
           亲爱的
           我没有使人陶醉的华美诗句
           此时,此地
           我踩着有形无形的尸骸,鲜血
           踩着它们,我弱小且无能
           在现实的脚下
   
           亲吻雨滴,汗水
           重复
           绝望着,希望着,绝望着,希望着
   
           亲爱的女王,我是一名流浪的笨拙歌手
           仅仅直抒胸意
           粗糙地传递爱,情
   
           第二支
   
           我已寻觅不到真实的影象,牢狱的四周
           皆是卑鄙者费心设计的圈套
           谎言交替登场,无边的禁区大地
           紧紧锁住我们相逢的花街
   
           或许你只能象长着翅膀的安琪尔,或是悲泣的缪斯
           亲临我混沌的夜空
   
           或许,我们会在别人的童话里
           相逢于一片草场的绿
           相互倾听,凝望
           慢慢消失于寂寥的地平线
   
           我相信,我们前世就已相逢
           曾经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轮回中的我们,若即若离
           经历各自的人生苦道
   
           我们,还会在同一条来回的船上
           认出对方,认出自己
   
           第三支
   
           所谓伊人,一直在水一方么
           我想你是我怀中的婴孩
           我拥有了一切就仿同拥有了圣女贞德
   
           我也想我们一起在时间女人的怀中成长
           吮吸甘净的乳汁,拥有蓝蓝的孩子的眼睛
           轻扭着对方的小脸蛋
           红红的面颊隐去灰黑的浮云
           
   
           你有着无数的肉身,时而飞向清冷的广寒宫
           时而身陷街头,与我做伴
           旧烂的衣服,凌乱的步履
           引起小市民们的观望,指手划脚
   
           某时,你又进入琵琶行
           未成曲调先有情
           我成为历史重复增添的破落文人一个
           徒有风花雪月,依旧是天涯沦落之人
           第四支
   
           我病了,不是一般的病且病得很重
           今天我的病无法讲清无法诉说
           任何医生都不清楚我得了什么病
           以及这种病的来由,征象
   
           我病了,病得虽知有病但不愿治疗
           还自欺欺人地安慰着自己
           嘴上说着我没病
   
           我的病似突如其来
           又似自古存在
   
           我的病看似遗传,自己造成
           更似外来病毒的感染
   
           我病了
           我带病抒情带病叙事,带病活着
   
           我带病进坟墓带病出娘胎
           也可以说成
           我病死了又活过来持续生病
   
           我的病会好么
   
   
           第五支
   
           让我们钟情冬日的雪花
           漫天飞舞,回旋飘洒
           倾注了神灵的语言
   
           我多想我们永远含笑
           同视坦克诗句,同饮岁月苦酒
   
           万籁无语,土壤上行走着众多的菩萨化身
           你在我的心头流浪,记录
   
           凌晨的萤火虫是你眼中的火焰
           你的大胆飞翔,使流逝的沙子格外安详
   
           只要你愿意,我会融入普通的事物
           每天采摘清澈的朝露
           把它们挂在你眺望的台阶前
           点缀你每一条凄美的路途
   
           无论你是否注意到
           我的每一声歌唱都愿为你
   
           摇曳的蝴蝶含苞的睡莲就是我所有的音符
   
   
   
   
   (原载《民主论坛》,http://www.asiademo.org ;2007-07-09 )
   

此文于2009年05月1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