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故园●黑砖窑]
王藏文集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社交媒体中微信删贴最少?
·新唐人电视台:禁人肉搜索 中共网络打压又一招
·希望之声:民众:为乌克兰人民欢呼 毛像也该推倒
·博讯:“南乐教案”律师、媒体遭围攻,公民联署支持律师发出决斗挑战书(第
·希望之声:警察日志走红 全民支持法轮功
·博讯:王藏:言论主体和切入现实问题及知道分子批判
·维权网:艺术家看望参与官员财产公示活动被打残的周晓山并发起募捐
·自由亚洲电台:周晓山无故被打没钱住院
·博讯:北京:胡佳在党国眼皮底下与王炳章同囚
·民主中国:王藏: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在家中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王藏: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与王炳章同囚活动又在北京燃烧
·参与:王藏勇士在北京宋庄,接力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张玉祥:中国良心运动——营救王炳章活动的倡议
·留存纪念。王炳章先生家人的祝福贺卡
·自由亚洲电台:严正学疑遭报复被长期断电
·与艾晓明教授、严正学老师
·与被精神病长达55个月的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先生
·參與:王藏: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小王子语录》(短诗选2003-2007)
○昔背“伟光正”的《毛主席语录》,今读“低暗歪”的《小王子语录》
·向日葵
·生命程序
·病态的向日葵
·厌恶呼吸
·太阳死了
·烈士
·杀人狂
·用爪子抓破光线
·如果我就死在这块土地上
·我成了国家主席
·埋葬今天
·脸谱
·虐待
·赶紧自杀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故园●黑砖窑

   小王子:故园●黑砖窑
   
   (首发《自由圣火》)
   
   文章摘要: 谁在心灵的沙漠戈壁 / 用切入骨髓的苦楚 / 染红了尘世的一点爱恨

   
   作者 : 小王子
   發表時間:7/7/2007
   
    1
   
   我爱暖和的阳光
   习惯无所事事,空坐在墓园里
   我也爱黑夜里的私语
   转瞬即逝,分享着虚空
   
   远方,有个苍老的故园寂寞着
   束束刺白花摇晃着沉默
   等待那个害羞的穿着花布鞋的小姑娘
   提着新编的竹箩,哼着山调
   用柔软的手指采下一片烂漫
   
   一年四季的风啊,可曾平息水牛的喘气
   亲人远在远方的阵痛,哭泣
   
   村庄的孩子没有太多语言发问
   他们只把自己的秘密讲与微风倾听
   
    2
   
   每一天的时间张开大口
   迎接真诚的语言与祈祷
   生者与死者的残骸混杂在一起
   
   诗人,你如何分清
   何为低贱?高贵又是什么东西
   
   那些赤身清贫的血渍
   究竟怎样把活着的希望腐蚀
   
   那些发黑的汗水,是否如吊瓶里的液滴
   正缓缓注入底层的静脉
   求生的身体,是否得以安康
   得以在失去姓氏与自由的国家肠胃里断续挣扎
   
   
    3
   
   整个国家的肚皮上挺立着密不透风的癌瘤
   土壤内腑,那些黑砖窑是不计其数的坟包
   
   每一个奴隶就是一个棺材
   把自己树着抬进去,然后被同伴横着抬出来
   
   抬进去,抬出来
   抬进去,抬出来
   抬进去,抬出来
   再抬进去,抬出来
   接着抬进去,抬出来
   依然抬进去,抬出来
   还是抬进去,抬出来
   继续抬进去,抬出来
   抬进去,抬出来
   抬进去,抬出来……
   
   抬出来,再抬进去
   用另外的尸体草草盖住
   
    4
   
   月光,公平地照耀着我们的耻辱
   离开家乡与母亲的孩子,你眼中为何填满怯懦与呆滞
   你双手抱着砖块,如大机器肚里的小齿轮
   机械地转动着脆弱而沉重不堪的童话
   
   孩子,你默默流泪是向远不可及的星星撒娇吗
   你的泪珠还有多少
   多余的能否结成一圈美丽的免费花环
   把它挂在身旁的煤堆上
   献祭给亲爱的爸爸妈妈
   
   孩子,你的泪珠还有多少
   剩余的可想着留给自己
   把它吞咽下去,成就一副长大的模样——
   
   人的模样
   
    5
   
   母亲,衣不避体的你
   唤回你早夭的孩子了吗
   他安静地躺在煤灰里
   你想把他点燃吗
   想听听他幼小的骨头
   在火焰的劈啪作响中再喊你一声“妈妈”吗
   
   谁向冷寂的时空投进了绝望的投枪
   谁在无以言表的真相面前用尽了力气,失去了声音
   
   谁在心灵的沙漠戈壁
   用切入骨髓的苦楚
   染红了尘世的一点爱恨
   
    6
   
   阳光呵,阳光呵
   你何时能清晰照着葵花大胆开放
   你何时成为自己的主人
   挑战腐烂
   
   阳光呵,你何时再把握雷电的回响
   彻底粉碎血腥的广场,战场
   
   你看到了吗,真的清晰看到了吗
   一个又一个无辜的孩子
   倒在你高傲的背影里
   还来不及呼喊一声
   救命
   
    7
   
   故园里究竟埋藏着多少绝望而无助的鬼魂
   使得人与人之间如此陌生
   
   故园,同样显得陌生
   我连喊出这样一个词汇也胆战心惊
   
   我确实离开你的怀抱太久了
   如今我在黑砖窑里
   再次体会了你的亲切
   
    8
   
   童奴!性奴!厂妓!包身工!人贩子!监工!工头!窑主!打手!魔鬼!
   黑人!野人!饿人!恶人!痴人!妄人!呆人!残疾人!疯人!老人!小人!死人!
   黑砖窑!黑协议!黑饭食!黑卧榻!黑眼珠!黑心肝!黑破布!黑机器!黑组织!黑社会!
   倾家荡产!一无所有!有求无应!泣血流汗!四处游走!无家可归!无路可走!无处可逃!一死了之!
   头破血流!血肉模糊!拳打脚踢!威胁恐吓!棍棒伺候!伤情恶化!奄奄一息!蛆虫分尸!活活枯死!无处埋葬!
   烧红的砖头!火热的皮鞭!干硬的电棍!冰冷的地窖!尽职的巡逻!神秘的失踪!严密的封锁!全面的掩盖!空寂的大地!
   大胆地欺骗!下流地引诱!放肆地玷污!野莽地剥削!无耻地刁难!下贱地推脱!卑鄙地狡辩!残酷地迫害!无畏地吸血!狂妄地吃人!
   
    9
   
   雪亮的季节,时隐时现
   具具洁净的骷髅,在旷野上纵横
   他们上升着,如一丝幽蓝的灵魂
   
   夜幕放出翅膀,在我的指尖飞翔
   风雨从铁窗里泄露进来
   
   我梦着,梦中的我用树枝描绘尘埃
   我的眼睛是死者的眼睛
   一直盯着东方那一抹即将来临的壮景
   
   我将用一句话拯救那些纸上的罪恶
   
    10
   
   天空飘荡起消隐已久的夜歌
   一只乌鸦突然出现,仿佛要告诫我活着的意义
   
   生命被颓废的思想折腾够了
   在我面前,请放弃对暴徒的宽容
   我深知因果报应,无可抗拒
   
   罪恶理应受到惩戒,无论此种力量来自现实或是现实之外
   一种大的气息,正在我的鼻孔间展开
   
   我像是一棵野草
   早已独自远行
    11
   
   我迷失于苦难的梦魇
   独自一人,我狂饮着廉价的二锅头
   谁能给我一把王者之剑
   让我毫不犹豫且无须忏悔地取下暴虐者的头颅
   
   我清醒于心底强光的锋芒
   万马奔腾,我凝聚着山崩地裂的颠覆力量
   谁能给我一个温柔之乡
   让我醉生梦死风流倜傥不再怒火焚烧肝肠寸断
   
   众人有嗓子不敢发出声音,我却欲哭无泪欲说还休!
   
    12
   
   在世界枯寂的海洋中,有透明的晨露给予
   无可追踪的情绪
   黄昏的痛苦勾兑成美的愉悦
   
   今生我直起身躯,于生命的酒杯狂舞热歌
   万物的河流带走我的梦想,我的记忆
   
   不死之火,焚尽一腔热血
   闪烁的光环,在我虔诚的祈祷中与我
   不期而遇
   
   
   2007年7月6日 23:18 醉中含泪写就

此文于2007年12月1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