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故园●黑砖窑]
王藏文集
·《严正学自由圣火专栏》
·《黄河清自由圣火专栏》
·《郭国汀自由圣火专栏》
·《三妹(刘晓东)自由圣火专栏》
·《徐沛自由圣火专栏》
·《刘自立自由圣火专栏》
·《郭少坤自由圣火专栏》
·《朱毅(祭园守园人)自由圣火专栏》
·《党治国自由圣火专栏》
·《沈良庆自由圣火专栏》
·《石雨哲自由圣火专栏》
·《傅正明自由圣火专栏》
·《茉莉博讯文集》
·《晓明自由圣火专栏》
·《李晓雪自由圣火专栏》
·《希望之声名家谈》 伍凡、郭国汀、仲维光、何清涟、草庵居士、石涛、苏明、横河、程晓农等
·《杨春光博讯文集》
·《高智晟博讯文集》
·《仲维光博客》
·《还学文博客》
·《唐柏桥看中国专栏》
·《廖祖笙博讯文集》
·《孙宝强博讯文集》
·《滕彪博讯文集》
·《王容芬新世纪专栏》
·《张嘉谚博讯文集》
·《东海一枭博讯文集》
·《力虹博讯文集》
·《唯色博客》
·《盛雪文集》
·《艾鸽文集》
·《清水君(黄金秋)博讯文集》
·张林《悲怆的灵魂》
·《黄翔博讯文集》
·《辛灏年作品》
·《郑贻春博讯文集》
·《蒋品超博讯文集》
·《老乐博讯文集》
·胡佳推特
·北风推特
·王荔蕻推特
·屠夫推特
·唐柏桥推特
·遇罗锦推特
·何清涟推特
·滕彪推特
·艾未未推特
·江天勇推特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
·妙觉慈智法师推特
·天理(陈启棠)推特
·陈树庆:我所了解的力虹和夫人董敏近况
·仲维光评中共为什么根本不可能政改
·三妹为力虹哭歌
·严正学: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黄 翔:中国当下需要的是什么?——悼念力虹兼致底层社会抗争者和弱势者
·黄 翔: 在西半球地域和青空下 藏“雪域文化”与汉“神韵艺术”
·黄 翔:翻越“地球人”思维极限
·黄 翔:在西班牙的大地上 新的21世纪人类精神视界的辽阔延伸
·黄 翔:在意大利的天空下 文艺复兴故乡精神之旅
·任畹町:就余杰、王怡白宫骗案及危害 致布施政府、德国总理、媒体、西方各国及中国民运的声明书
·袁红冰:伪类们意欲何为?
·黄河清:严正学是线人析——严正学案反思之一
·黄河清:谁输谁赢谁哭谁笑谁罪谁错?——严正学案反思之二
·黄河清:严正学案的思往鉴今、见微知著——严正学案反思之三
·黄河清:严正学案的一个答案、两个背景——严正学案反思之四
·黄河清:严正学“渔父词”及其他——严正学案反思之五
·黃河清:刘路暗害严正学真相大白记!
·黄河清:刘路伪造并以“询问笔录”暗害严正学备细——刘害严事实之一
·严正学:刘路,你为什么要如此害我?——士可杀不可辱!
·沈良庆:余杰的道德制高点和上帝之城
·沈良庆:改良,抑或革命?——对08宪章及其主事者的异议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一)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二)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三)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四)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五)
·郭国汀:我眼中的高智晟
·袁红冰:高智晟精神
·三妹:與希特勒和解共生的慘痛教訓
·三妹:中共从来就是铁板一块
·三妹:李慎之思想的困境
·黄河清:哭“失意文人”之首座王若望九周年冥诞
·中美的10句话对比——剖析的真是精辟啊
·任不寐:二零一零(小小说,代元旦致辞)
·魏京生:2010年终评语
·高智晟: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
·胡访美前 美联社披露高智晟受虐待细节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关注失踪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被酷刑对待
·高智晟:我的心声
·春天,是野合的季节
·北京之春:《李九莲就义35周年纪念专辑》朱毅 等撰稿整理
·新年元旦,与王力雄唯色夫妇,邝老五赵跃夫妇。扎西德勒
·六四屠杀的延续——面对苦难铁汉李旺阳“被自杀”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部分图片
·高智晟被获准见家人 禁谈狱中情况
·黄翔:绝不能制造第二个李旺阳
·胡佳:我和王藏陪同南方街头运动的王默与谢文飞
·巾帼英雄齐月英大姐答谢宴,帝都数十维权人士饭醉
·关于要求立即释放伊力哈木教授的联署
·廖祖笙等:若策动谋杀的不是你中共——众评廖梦君之死节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故园●黑砖窑

   小王子:故园●黑砖窑
   
   (首发《自由圣火》)
   
   文章摘要: 谁在心灵的沙漠戈壁 / 用切入骨髓的苦楚 / 染红了尘世的一点爱恨

   
   作者 : 小王子
   發表時間:7/7/2007
   
    1
   
   我爱暖和的阳光
   习惯无所事事,空坐在墓园里
   我也爱黑夜里的私语
   转瞬即逝,分享着虚空
   
   远方,有个苍老的故园寂寞着
   束束刺白花摇晃着沉默
   等待那个害羞的穿着花布鞋的小姑娘
   提着新编的竹箩,哼着山调
   用柔软的手指采下一片烂漫
   
   一年四季的风啊,可曾平息水牛的喘气
   亲人远在远方的阵痛,哭泣
   
   村庄的孩子没有太多语言发问
   他们只把自己的秘密讲与微风倾听
   
    2
   
   每一天的时间张开大口
   迎接真诚的语言与祈祷
   生者与死者的残骸混杂在一起
   
   诗人,你如何分清
   何为低贱?高贵又是什么东西
   
   那些赤身清贫的血渍
   究竟怎样把活着的希望腐蚀
   
   那些发黑的汗水,是否如吊瓶里的液滴
   正缓缓注入底层的静脉
   求生的身体,是否得以安康
   得以在失去姓氏与自由的国家肠胃里断续挣扎
   
   
    3
   
   整个国家的肚皮上挺立着密不透风的癌瘤
   土壤内腑,那些黑砖窑是不计其数的坟包
   
   每一个奴隶就是一个棺材
   把自己树着抬进去,然后被同伴横着抬出来
   
   抬进去,抬出来
   抬进去,抬出来
   抬进去,抬出来
   再抬进去,抬出来
   接着抬进去,抬出来
   依然抬进去,抬出来
   还是抬进去,抬出来
   继续抬进去,抬出来
   抬进去,抬出来
   抬进去,抬出来……
   
   抬出来,再抬进去
   用另外的尸体草草盖住
   
    4
   
   月光,公平地照耀着我们的耻辱
   离开家乡与母亲的孩子,你眼中为何填满怯懦与呆滞
   你双手抱着砖块,如大机器肚里的小齿轮
   机械地转动着脆弱而沉重不堪的童话
   
   孩子,你默默流泪是向远不可及的星星撒娇吗
   你的泪珠还有多少
   多余的能否结成一圈美丽的免费花环
   把它挂在身旁的煤堆上
   献祭给亲爱的爸爸妈妈
   
   孩子,你的泪珠还有多少
   剩余的可想着留给自己
   把它吞咽下去,成就一副长大的模样——
   
   人的模样
   
    5
   
   母亲,衣不避体的你
   唤回你早夭的孩子了吗
   他安静地躺在煤灰里
   你想把他点燃吗
   想听听他幼小的骨头
   在火焰的劈啪作响中再喊你一声“妈妈”吗
   
   谁向冷寂的时空投进了绝望的投枪
   谁在无以言表的真相面前用尽了力气,失去了声音
   
   谁在心灵的沙漠戈壁
   用切入骨髓的苦楚
   染红了尘世的一点爱恨
   
    6
   
   阳光呵,阳光呵
   你何时能清晰照着葵花大胆开放
   你何时成为自己的主人
   挑战腐烂
   
   阳光呵,你何时再把握雷电的回响
   彻底粉碎血腥的广场,战场
   
   你看到了吗,真的清晰看到了吗
   一个又一个无辜的孩子
   倒在你高傲的背影里
   还来不及呼喊一声
   救命
   
    7
   
   故园里究竟埋藏着多少绝望而无助的鬼魂
   使得人与人之间如此陌生
   
   故园,同样显得陌生
   我连喊出这样一个词汇也胆战心惊
   
   我确实离开你的怀抱太久了
   如今我在黑砖窑里
   再次体会了你的亲切
   
    8
   
   童奴!性奴!厂妓!包身工!人贩子!监工!工头!窑主!打手!魔鬼!
   黑人!野人!饿人!恶人!痴人!妄人!呆人!残疾人!疯人!老人!小人!死人!
   黑砖窑!黑协议!黑饭食!黑卧榻!黑眼珠!黑心肝!黑破布!黑机器!黑组织!黑社会!
   倾家荡产!一无所有!有求无应!泣血流汗!四处游走!无家可归!无路可走!无处可逃!一死了之!
   头破血流!血肉模糊!拳打脚踢!威胁恐吓!棍棒伺候!伤情恶化!奄奄一息!蛆虫分尸!活活枯死!无处埋葬!
   烧红的砖头!火热的皮鞭!干硬的电棍!冰冷的地窖!尽职的巡逻!神秘的失踪!严密的封锁!全面的掩盖!空寂的大地!
   大胆地欺骗!下流地引诱!放肆地玷污!野莽地剥削!无耻地刁难!下贱地推脱!卑鄙地狡辩!残酷地迫害!无畏地吸血!狂妄地吃人!
   
    9
   
   雪亮的季节,时隐时现
   具具洁净的骷髅,在旷野上纵横
   他们上升着,如一丝幽蓝的灵魂
   
   夜幕放出翅膀,在我的指尖飞翔
   风雨从铁窗里泄露进来
   
   我梦着,梦中的我用树枝描绘尘埃
   我的眼睛是死者的眼睛
   一直盯着东方那一抹即将来临的壮景
   
   我将用一句话拯救那些纸上的罪恶
   
    10
   
   天空飘荡起消隐已久的夜歌
   一只乌鸦突然出现,仿佛要告诫我活着的意义
   
   生命被颓废的思想折腾够了
   在我面前,请放弃对暴徒的宽容
   我深知因果报应,无可抗拒
   
   罪恶理应受到惩戒,无论此种力量来自现实或是现实之外
   一种大的气息,正在我的鼻孔间展开
   
   我像是一棵野草
   早已独自远行
    11
   
   我迷失于苦难的梦魇
   独自一人,我狂饮着廉价的二锅头
   谁能给我一把王者之剑
   让我毫不犹豫且无须忏悔地取下暴虐者的头颅
   
   我清醒于心底强光的锋芒
   万马奔腾,我凝聚着山崩地裂的颠覆力量
   谁能给我一个温柔之乡
   让我醉生梦死风流倜傥不再怒火焚烧肝肠寸断
   
   众人有嗓子不敢发出声音,我却欲哭无泪欲说还休!
   
    12
   
   在世界枯寂的海洋中,有透明的晨露给予
   无可追踪的情绪
   黄昏的痛苦勾兑成美的愉悦
   
   今生我直起身躯,于生命的酒杯狂舞热歌
   万物的河流带走我的梦想,我的记忆
   
   不死之火,焚尽一腔热血
   闪烁的光环,在我虔诚的祈祷中与我
   不期而遇
   
   
   2007年7月6日 23:18 醉中含泪写就

此文于2007年12月1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