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槟郎:关于诗歌创作答小王子]
王藏文集
●《草原苍凉》(献给蒙古的诗)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以诗声援内蒙抗议示威
●《血色格桑花》(献给西藏的诗)
·血色格桑花(长诗)
·给自焚抗议的扎白——写于西藏“3.10”起义50周年纪念日
·以诗声援青海藏族学生抗议文革战火
·103根"心脏的骨头"—献给藏人艺术家朋友邝老五
●《抗议被警方强行带离居所非法软禁七天六夜》(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抗议被警方强行带离居所非法软禁七天六夜【王藏行为艺术】
·自由亚洲电台:国际人权日前后诗人王藏失踪七天 徐沛呼吁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Radio Free Asia:Guizhou Poet 'Still Missing'
·黄河清:读王藏诗口占致王藏
·遇罗锦:我说怎么王藏消失了?今见他的来信才知!我欲哭无泪.真不明白这腐共到底要干什么! 难道一心要学习北朝鲜?
·三妹:嚴正抗議中共警方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仲维光:如果方便请你发给我几张你认为可以发表的照片,供我以后万一需要时用。
·郭国汀:强烈谴责中共暴政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唐柏桥:王藏兄弟多保重,我们会高度关注你的处境!
●《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组诗)
·黄 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黄河清:铁铸诗章警世钟——读王藏“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力虹”组诗感赋一律
·唐柏桥:强烈推荐青年诗人王藏用血泪写就的力作《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
·张嘉谚:以“一个人就是一个军团”的胆魄、激情与诗性创造,似乎又要引领新一轮中国诗人决绝抗争的时代
·郭国汀: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激情洋溢,热血沸腾,化作深情厚意,熔化千年冰山,抚慰心灵苦楚,振奋垂暮之年。
·吴玉琴:我在自由圣火上看到了你写的诗,我是流着泪读完的。看到写申有连那段时,我已经全身发抖,泪如雨下了……
·楚狂:深深震撼于兄之悼念钱云会力虹的组诗,望兄保重!在必将到来的新纪元,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老乐:王藏吾弟:太喜欢你这首诗----《让坦克下的诗歌飞!》……这首诗应该广为流传。我已将它打印出来贴在我家墙上。
·严正学:几天來,心如寒冰!读罢诗,热泪盈眶!!!!!!
●《黑暗日》(长诗)
·黑暗日(之一)
·黑暗日(之二)
·黑暗日(之三)
·黑暗日(之四)
·黑暗日(之五)
·黑暗日(之六)
●《王者归来》(王者哲学)
·《王者归来》序诗
一、严冬残梦
·严冬残梦(一)
·严冬残梦(二)
·严冬残梦(三)
●《我还在面对》(短诗2012)
·《我还在面对》(2012短诗4首)
●《京城的鬼》组诗2013(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京城的鬼——2013诗歌15首
●《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2013(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沒有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2014
·自由写作:王藏:《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全稿
○○○○○○○○○○○○○○○○○○
●《王藏小说集》
·雪城(连载一)
·消失的光芒
《黑火》(献给红朝天国的亡魂)
焦热的夜,是黑色的火在猛烧
●寫作中
●《鋒刃上的裸舞——為自由而戰》(恩師楊春光及後現代思想研究)
●《太陽從極權東方升起——中國自由文化的復興》(黃翔、袁紅冰、楊春光等人及49後中國自由文學/思想/文化現狀探究)
●《極權主義的終結——一名中國詩人寫給地球受難者們的安魂曲》(極權主義問題研究)
○○○○○○○○○○○○○○○○○○
●《学着独立地思想》(诗行合一2003-2005)
○凌乱,或偏激——反正已学着独立了,开始记录思想了
·十七岁时的自言自语
·关注东海一枭──五四感怀
·新奥斯维辛之中的写作
·坚决争取中国知识分子的话语权力
·"我们的深深铭记与永久感谢"
·来自中国农村底层的声音
·为印度洋海啸中死去的人们默哀
·米奇尼克的公民语言
·何谓文学牛虱?
·在极权体制下如何争取知识分子话语权力
·中国诗人紧缺的政治关怀在哪
·诚邀黄翔、张嘉谚、茉莉、东海一枭、川歌、蔡楚、杨春光
·四行"小诗",重压"诗坛"
·被捕不断成为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一种命运
·"低诗歌写作"应主动争取并充分行使自己的话语权
·与龙俊花枪等朋友谈谈低诗歌的发展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一)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二)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三)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四)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五)
·垃圾也疯狂——炮打《诗刊》主编叶延滨
·火,在网络奔驰———悼念中国先驱诗人、自由思想者杨春光,网络诗坛综述
·关于低诗歌的访谈——老象、小王子对谈录
●《点燃梦想的热血》(诗行合一2006-2009)
○粗糙,或张扬——说什么也得梦想,也要点燃青春
·一些与写作相关的词
·以诗歌的名义反击:我们的国家丑陋又可憎—— ——戳穿网络红卫兵的谎言与对极权机器的顶礼膜拜
·等待与无语
·两个"反革命"青年的邂逅与对白——欧阳小戎、小王子谈话节录
·我的诗歌为您们吟颂兼致《民主论坛》
·别海内博客
·敏感的人是幸福的
·2007年6月4日与洪哲胜博士的通信
·回洪哲胜博士信暨向《民主论坛》新年献辞
·吴玉琴: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权——纪念"民主墙"30周年座谈会辑录
·热血男儿不孤寂
·热血男儿不孤寂(二)
·我为什么改笔名为“王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槟郎:关于诗歌创作答小王子

   关于诗歌创作答小王子
   
   /槟郎
   
   读屏慢,目前只读了你的诗读了第一组的大部分短诗。

   
   便有点零碎的来不及推敲的感想:
   
   1,在文革地下诗歌到朦胧诗潮的政治反思批判(当然也是人性的批判)之后,出现了第三代或后朦胧诗的远离政治的庸常化,而在世纪末到新世纪,又出现了新政治派诗歌或后政治诗派。
   
   这一诗派的的人员就我们范围所举:
   
   文革地下诗歌到朦胧诗潮的延续:黄翔、张嘉谚
   
   第三代或后朦胧诗的延续:廖亦武、杨春光
   
   新世纪走上网络诗坛的:(中年)东海一枭、川歌、槟郎(自称为“左翼政治诗歌”)等,(青年)小王子(新世纪的后政治诗派年轻的而已有相当实力的一位,某种程度上代表着这一诗派的未来)等。
   
   这一派的诗歌美学与世纪初的社会改革暴露问题后的反思批判有关,是朦胧诗潮政治批评后的再批判和新时代的推进,因而与文革地下诗歌到朦胧诗潮有承继关系和相似之处,但当然也有新变化:吸收了第三代诗的一些经验,不排斥意象化,又接受生活流,比朦胧诗更加平民化,政治观也更成熟,更具现代性;比第三代诗更介入社会政治,直面中国政治现实、开拓公共空间,和你所说的反抗权力话语。
   
   2,你的部分诗有朦胧诗人北岛的冷峻的政治批判风格。但正如上面所说第三代诗的平民化对你也有影响,而与此相关的杨春光的“屎尿屁”地为人民写作,我曾经在评他的那文中批评过,在你诗中也留下影响的烙印,如鸡巴屁股等词的反复出现,这是我极不欣赏的。
   
   当然,如《大屁要放在北京》,我非常欣赏,有着智趣和幽默。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太决绝,我也有这类诗,但自己可写,却不望你心灵如此沉重。
   
   
   
   我主要在国内论坛发贴,主要是国内时评类论坛,因而有部分诗的特点,便是强烈的政论性、新闻评论性,意象简明不跳跃,少暗示不朦胧,大众化通俗化,学习民歌的格律,有时也写七律旧体。
   
   
   
   谢谢你对我的关注,02—04年是我网络写作的一个高潮,以杂文和随笔为主。05、06转向诗歌,写的少,影响也小得多了。汉语文学网站后来不接受我的投稿,我去信问回音也不回信解释,但我过去的文集还留着。最近这网站打不开了,不知原因。
   
   《今夜,我与谁倾听》可以看出你忧国忧民的焦灼心态,但太压抑了也不好,应该有希望,有温情。
   
   
   
   你受黄翔和杨春光的诗歌影响比较大,前者我在当代文学史课上倒提及他,文革地下诗歌贵州诗人群的代表,奇特的命运和爱情,但我只能给学生介绍他的《野兽》,我只知道这首诗,非常好,很喜欢。杨春光以前寄给我电子版诗集,还是我在韩国时候,早丢了。
   
   我教课当代文学,只涉及朦胧诗和第三代诗(或后朦胧诗潮),我对90年代后的新诗潮不大清楚,自己随便写点诗在网上贴,跟当下的主流诗坛几乎没有来往。我开选修课“新诗赏析”偏向于名诗的具体解读,“新史研究”则主要是现当代诗歌思潮流派论,都是80年代以前为重心的。我深感学院教学与当下诗歌现状的脱节。
   
   我议政而不参政,学鲁迅的独立,虽有风险也愿承担。我不希望你卷入实际政治斗争,或过深。我的政治观自称为鲁迅左派,与毛左派和自由派不大一样,今日的台湾民进党国民党的关系就很有参考意义。
   
   
   
   转贴和读了一些关于低诗歌的诗论,主要是张嘉谚的。对粗俗化的表达来得到解构的效果,我不大认同,当然在后政治批判和自由民主社会的理想的追求上是相似的。
   
   不断地学习和写作,能走多远走多远,相信你会不断进步,取得更大的成绩。
   
   
   
   论坛坛头移动着的那段话的确是很精彩的句子。其中的关键词“民间立场”倒是我想到了90年代末第三代诗人的分化,即民间立场派与知识分子写作派之争,在我看来,民警立场与知识分子写作是可以兼顾的,民间立场以与权贵文人、庙堂文人相区别,而知识分子的独立精神既体现在不同于权贵,有不同于一般民众,即掌握了文化武器,从事文化创造和价值重建使命,这是由知识分子职业和身份决定的。关于知识分子这个词汇,在你的文论中好像谈得不多,不过,诗人一词已经内涵了知识分子的含义。知识分子内部也很复杂,这里所说的是一种理想的人文知识分子和公共知识分子。
   
    你对一些诗歌思潮中的粗俗化的理解和你本人的倾向,我能够尊重,但自己不会实践,即不会有意识大规模实验性的地使用粗俗化语言。而在具体的阅读中对这样的语言为特色的诗歌也是不能很好地欣赏,比如张的《“诗性正治”论》中提到的典裘沽酒的《张志新,我后悔没有把我的处男身献给你》即不能欣赏。我对“屁”一词倒能接受,对性词汇就很反感,这可能是我的偏见,我想人类作为文明人总有禁忌的,不时一切禁忌都是异化人性的,有的是成全人性的。
   
   关于鲁迅,我因专业的关系,不能不多关注。如果关注中国二十世纪文人精神,鲁迅不能不说是最博大和深刻的,对权力话语的解析和批判鲁迅也是最深刻的,从这方面来说,你的话语权力论倒是对鲁迅的继承。鲁迅对权力的反人性因素的反抗是最不妥协的,所谓横站,即是对国共两者虽因在朝与在野及其他方面的关系,有距离的远近,但都是反对他们的权力的压迫。
   
   你是从《野草》进入鲁迅的,而我是从杂文进入鲁迅的,这很有意思,你先把握的是诗,而我在世纪初的网络首先作为冲杀武器的是杂文。这涉及诗性思维与杂文思维的不同,我读你们的文论,涉及的政治问题上都比较朦胧没有展开。而我过去的杂文感兴趣的却是具体的政治制度问题。
   
   我发现我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当下中国的自由派,一是我对民主社会主义有肯定,而对自由主义的天生的资产阶级性和贵族气是本能的反感的,虽然两者都强调民主自由,但在此基础上,我和民主社会主义者偏心于劳工和受雇佣阶级,而自由主义者,或右派偏心于资产阶级,绝对公正的中间派只能是一种假设。所以我写了不少为工人阶级呐喊的诗,强调阶级斗争和阶级意识,诗文中经常出现左翼、左派、左翼文人等作为肯定性的概念,这是非左翼诗人不大涉及的。
   
   二是在国际上,我强烈反对帝国主义行为,站在第三世界被压迫民族一边,这与亲帝国主义的自由主义和右翼不同。对美国入侵伊拉克,我是反战派,而余和刘都是挺战派,我在杂文里在这一点攻击过他们。
   
   政治问题与诗歌的关系上,你们的朦胧化的处理或许更好,更符合诗性的特点,或许杂文是我对具体的政治观点感兴趣。
   
   根据你的来信,随便谈及这五个方面。
   
   通过一番交流,在许多方面我们是观点相近和一致的,在对待自由主义与左翼方面有点倾向不同,但这不是主要的。
   
   大规模的交流可以暂时终止。我自己这边的文字我可以自己整理成随笔文章。
   
   你的文字比我多得多,如你要整理成对话录,我要看你整理后的情况再决定是否同意。
   
   学期末事务忙,我上网少了。以后尽量多联系。祝好!
   
   2007、6

此文于2007年12月0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