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槟郎:关于诗歌创作答小王子]
王藏文集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槟郎:关于诗歌创作答小王子

   关于诗歌创作答小王子
   
   /槟郎
   
   读屏慢,目前只读了你的诗读了第一组的大部分短诗。

   
   便有点零碎的来不及推敲的感想:
   
   1,在文革地下诗歌到朦胧诗潮的政治反思批判(当然也是人性的批判)之后,出现了第三代或后朦胧诗的远离政治的庸常化,而在世纪末到新世纪,又出现了新政治派诗歌或后政治诗派。
   
   这一诗派的的人员就我们范围所举:
   
   文革地下诗歌到朦胧诗潮的延续:黄翔、张嘉谚
   
   第三代或后朦胧诗的延续:廖亦武、杨春光
   
   新世纪走上网络诗坛的:(中年)东海一枭、川歌、槟郎(自称为“左翼政治诗歌”)等,(青年)小王子(新世纪的后政治诗派年轻的而已有相当实力的一位,某种程度上代表着这一诗派的未来)等。
   
   这一派的诗歌美学与世纪初的社会改革暴露问题后的反思批判有关,是朦胧诗潮政治批评后的再批判和新时代的推进,因而与文革地下诗歌到朦胧诗潮有承继关系和相似之处,但当然也有新变化:吸收了第三代诗的一些经验,不排斥意象化,又接受生活流,比朦胧诗更加平民化,政治观也更成熟,更具现代性;比第三代诗更介入社会政治,直面中国政治现实、开拓公共空间,和你所说的反抗权力话语。
   
   2,你的部分诗有朦胧诗人北岛的冷峻的政治批判风格。但正如上面所说第三代诗的平民化对你也有影响,而与此相关的杨春光的“屎尿屁”地为人民写作,我曾经在评他的那文中批评过,在你诗中也留下影响的烙印,如鸡巴屁股等词的反复出现,这是我极不欣赏的。
   
   当然,如《大屁要放在北京》,我非常欣赏,有着智趣和幽默。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太决绝,我也有这类诗,但自己可写,却不望你心灵如此沉重。
   
   
   
   我主要在国内论坛发贴,主要是国内时评类论坛,因而有部分诗的特点,便是强烈的政论性、新闻评论性,意象简明不跳跃,少暗示不朦胧,大众化通俗化,学习民歌的格律,有时也写七律旧体。
   
   
   
   谢谢你对我的关注,02—04年是我网络写作的一个高潮,以杂文和随笔为主。05、06转向诗歌,写的少,影响也小得多了。汉语文学网站后来不接受我的投稿,我去信问回音也不回信解释,但我过去的文集还留着。最近这网站打不开了,不知原因。
   
   《今夜,我与谁倾听》可以看出你忧国忧民的焦灼心态,但太压抑了也不好,应该有希望,有温情。
   
   
   
   你受黄翔和杨春光的诗歌影响比较大,前者我在当代文学史课上倒提及他,文革地下诗歌贵州诗人群的代表,奇特的命运和爱情,但我只能给学生介绍他的《野兽》,我只知道这首诗,非常好,很喜欢。杨春光以前寄给我电子版诗集,还是我在韩国时候,早丢了。
   
   我教课当代文学,只涉及朦胧诗和第三代诗(或后朦胧诗潮),我对90年代后的新诗潮不大清楚,自己随便写点诗在网上贴,跟当下的主流诗坛几乎没有来往。我开选修课“新诗赏析”偏向于名诗的具体解读,“新史研究”则主要是现当代诗歌思潮流派论,都是80年代以前为重心的。我深感学院教学与当下诗歌现状的脱节。
   
   我议政而不参政,学鲁迅的独立,虽有风险也愿承担。我不希望你卷入实际政治斗争,或过深。我的政治观自称为鲁迅左派,与毛左派和自由派不大一样,今日的台湾民进党国民党的关系就很有参考意义。
   
   
   
   转贴和读了一些关于低诗歌的诗论,主要是张嘉谚的。对粗俗化的表达来得到解构的效果,我不大认同,当然在后政治批判和自由民主社会的理想的追求上是相似的。
   
   不断地学习和写作,能走多远走多远,相信你会不断进步,取得更大的成绩。
   
   
   
   论坛坛头移动着的那段话的确是很精彩的句子。其中的关键词“民间立场”倒是我想到了90年代末第三代诗人的分化,即民间立场派与知识分子写作派之争,在我看来,民警立场与知识分子写作是可以兼顾的,民间立场以与权贵文人、庙堂文人相区别,而知识分子的独立精神既体现在不同于权贵,有不同于一般民众,即掌握了文化武器,从事文化创造和价值重建使命,这是由知识分子职业和身份决定的。关于知识分子这个词汇,在你的文论中好像谈得不多,不过,诗人一词已经内涵了知识分子的含义。知识分子内部也很复杂,这里所说的是一种理想的人文知识分子和公共知识分子。
   
    你对一些诗歌思潮中的粗俗化的理解和你本人的倾向,我能够尊重,但自己不会实践,即不会有意识大规模实验性的地使用粗俗化语言。而在具体的阅读中对这样的语言为特色的诗歌也是不能很好地欣赏,比如张的《“诗性正治”论》中提到的典裘沽酒的《张志新,我后悔没有把我的处男身献给你》即不能欣赏。我对“屁”一词倒能接受,对性词汇就很反感,这可能是我的偏见,我想人类作为文明人总有禁忌的,不时一切禁忌都是异化人性的,有的是成全人性的。
   
   关于鲁迅,我因专业的关系,不能不多关注。如果关注中国二十世纪文人精神,鲁迅不能不说是最博大和深刻的,对权力话语的解析和批判鲁迅也是最深刻的,从这方面来说,你的话语权力论倒是对鲁迅的继承。鲁迅对权力的反人性因素的反抗是最不妥协的,所谓横站,即是对国共两者虽因在朝与在野及其他方面的关系,有距离的远近,但都是反对他们的权力的压迫。
   
   你是从《野草》进入鲁迅的,而我是从杂文进入鲁迅的,这很有意思,你先把握的是诗,而我在世纪初的网络首先作为冲杀武器的是杂文。这涉及诗性思维与杂文思维的不同,我读你们的文论,涉及的政治问题上都比较朦胧没有展开。而我过去的杂文感兴趣的却是具体的政治制度问题。
   
   我发现我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当下中国的自由派,一是我对民主社会主义有肯定,而对自由主义的天生的资产阶级性和贵族气是本能的反感的,虽然两者都强调民主自由,但在此基础上,我和民主社会主义者偏心于劳工和受雇佣阶级,而自由主义者,或右派偏心于资产阶级,绝对公正的中间派只能是一种假设。所以我写了不少为工人阶级呐喊的诗,强调阶级斗争和阶级意识,诗文中经常出现左翼、左派、左翼文人等作为肯定性的概念,这是非左翼诗人不大涉及的。
   
   二是在国际上,我强烈反对帝国主义行为,站在第三世界被压迫民族一边,这与亲帝国主义的自由主义和右翼不同。对美国入侵伊拉克,我是反战派,而余和刘都是挺战派,我在杂文里在这一点攻击过他们。
   
   政治问题与诗歌的关系上,你们的朦胧化的处理或许更好,更符合诗性的特点,或许杂文是我对具体的政治观点感兴趣。
   
   根据你的来信,随便谈及这五个方面。
   
   通过一番交流,在许多方面我们是观点相近和一致的,在对待自由主义与左翼方面有点倾向不同,但这不是主要的。
   
   大规模的交流可以暂时终止。我自己这边的文字我可以自己整理成随笔文章。
   
   你的文字比我多得多,如你要整理成对话录,我要看你整理后的情况再决定是否同意。
   
   学期末事务忙,我上网少了。以后尽量多联系。祝好!
   
   2007、6

此文于2007年12月0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