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虎 嘯:民運的沉思]
王藏文集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部分图片
·民主斗士张林到京,为自由干杯,饭醉饭醉
·自由作家、伤残维权警察郭少坤来京,铁玫瑰园留念
·与于浩成先生、郭少坤先生、李智英先生
·与鲍彤先生
·左起:姚监复先生、鲍彤先生、严正学先生、王藏
父与子
·近六岁的小华华(吴郁之子)写给我的信
小念慈满月(31天)
·还拍啊,宝宝有点累了
·爸爸我满月啦,不要忧伤
·哎,我也时常有诗人的忧伤
·尿布没换老爸又想上网,看来我得假哭哈
·男儿当自强,没有母乳吃也要挺住
·好人好梦,我要做好梦了,爸爸你也要做
小念慈37天
·爸爸累了,我要自己捧着吃
·别看我还含着奶嘴,我已在酝酿我的梦
·来张近距离的
·嘿嘿
·宝宝长大了比爸爸帅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54天
·王藏/小念慈两父子与贵州友人
·吴玉琴大姐、小华华与小念慈
小念慈1周岁
·吴玉琴、马玲丽到云南为小念慈过生日 5/26/2010
●转载共赏,不定期添加
·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兼论海外民运
·袁红冰: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属于中国文化大师的时代
·袁红冰: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袁红冰执笔: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黄翔: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高智晟、袁红冰执笔:修改宪法维护基本人权宣言
·高智晟:致胡锦涛 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
·郭国汀:将接力绝食抗暴运动进行至最后胜利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
·东海一枭:无相大光明论
·仲维光:自由文化运动与中国知识传统的重建——极权主义及其文化问题批判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傅正明:苦难文学的双向启蒙
·傅正明: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党治国:金色的圣山 玉洁的灵魂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王力雄:末法时代——藏传佛教的社会功能及毁坏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梦之魂:关于“六四”的平反问题
·張三一言:沒有革命,哪來改良?
·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黄河清:六四军人列传/六四名人列传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石雨哲:“轮回”:从永恒到绝不——论袁红冰先生对尼采思想的扬弃与升华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吴玉琴: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曾节明: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廖祖笙:挽歌中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廖梦君惨烈遇害三周年祭
·郭国汀: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下不可能存在法治!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丁一一:试论二十一世纪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唯色:西藏的官员们,饶了布达拉宫吧
·徐沛谈鲁迅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黄鹤昇:孔孟之道判释
·《遇罗克与遇罗锦》
·仲维光:极权主义研究及其政治文化问题探源——关于极权主义问题探究给刘晓东女士的信
·申有连:讨伐马克思主义
·《唐子教授文集》
·黄河清:为胡佳又入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名单呐喊
·何清涟:《台湾大劫难》:一桶泼向温水锅中青蛙的冰水
·安乐业(东赛)的“藏人主张”
·李大立:也說英國光榮革命和法國大革命
·王炳章:放弃革命的权利就等于放弃了一切——南斯拉夫的革命昭示了我们什么?
·俞梅荪:反右往事悠悠 维权前路茫茫——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
·《曾铮文集》
·顾万久:胡锦涛有种请站出来与顾万久决斗!
·顾万久:中国共产党集团才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莫建刚:歌功颂德淫乱中华
·廖双元: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遇罗锦:读老骥【附:老驥《自由聖火》文集《佝僂的背影》連載地址】
·滕彪: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艾未未:2010清明祭:2008年四川512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共5212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虎 嘯:民運的沉思

   温哥华支援民主运动联合会
   【薪火】28期
   
   
   

   民運的沉思
   
   ◎虎 嘯
   
   時時聽到人們對海外民運抱怨說,這批流亡精英個個是叻仔,就是不能彼此合作。辛辛苦苦地建立起一些民運團體,便搞窩裏鬥,鬧分裂,自己把力量拆散,搞得一事無成,各奔東西。
   
   這些怨言都對,但也不能一概而論,譬如香港支聯會就搞得很出色,其他各地支聯會,也很少有窩裏鬥的現象出現,這是什麼原因?
   
   我有這麼一種泛泛的看法。支聯會成員基本上都是業餘的,他們參加支聯會,純粹是為了支持中國民主運動,別無個人目的,完全是無私的奉獻,故彼此會有利益衝突。同時,正因為沒有利益衝突,所以合則多聚首,不合少碰頭,但遇到大事來臨,大家還是自願地走在一起,這叫做對事對人,反而來去自由無牽掛,減少了許多不必要的磨擦和糾紛。
   
   海外流亡精英建立的團體,掌權的多數是「職業革命家」,其工作既是奉獻,又同時兼具謀生性質,因此便會產生利益關係。再說,流亡精英與參加支聯會的僑民同,個個講得爭得,各有一套理論和見解,自視頗高,很難虛心求同存異,和衷共濟。於是政治見解的差異與經濟利益的衝突搞在一起,勢必各自產生「山頭」,形成糾紛,終至分裂。當年民陣和民聯的紛爭,都屬於這類性質。
   
   當然這種泛論並不適用於今天方勵之等退出「中國人權」的事例,像方勵之、劉賓雁、郭羅基等都是品格高尚人士,他們自有職業或生活來源,與「中國人權」沒有經濟利害關係。他們出任「中國人權」共同主席或理事,完全出於對人權事業的獻心和獻身。問題出在劉青身上。劉青雖然對人權事業也有一番熱情,但他依靠「中國人權」為生卻是爭的事實。當他獨力掌控「中國人權」組織,而其他理事散居各地,各有職業,無法實際參與工作和監督,在十三年漫長的歲月裏,日久頑生,難免會受到利益誘惑,做出合乎規矩和理念的事。據說,方勵之等對此曾設法尋求內部解決,郭羅基更且提出罷免劉青的建議,結果都無法達致,逼得辭職,以免其清白的聲譽被人利用來謀取私利。
   
   國外流亡精英不爭氣確實令人傷心,所幸國內的民運人士、護權人士、自由派人士與國外精英迥不相同。他們生活在高壓底下,時時受公安監視,身處牢獄邊緣,反而表現出嶙峋傲骨的高尚品質,沒有人揪後腿,沒有人倒戈,大家同心協力,在各個戰線上各自作戰,相互呼應,配合無間,沒有時間和空間鬧內部紛爭,也不可能有鬧糾紛的心情。
   
   目前在國內有少人在各自崗位上作戰,有些是明的,有些是半明的,更有些是在潛伏中默默工作的。能夠讓我們見到的都是公開戰鬥的人。就我所知,其中大概可以分為六大類。第一類是黨內開明人士,如胡績偉、李銳、林牧、鮑彤、朱厚澤、蔣彥永、任仲夷、吳南生、吳敬璉、杜導正、杜潤生等先輩。第二類是有形無形的社團活動分子,如「天安門母親運動」的丁子霖、「思源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的曹思源、「天則經濟研究所」的茅於軾、「獨立中文作家筆會」的整批作家等。
   
   第三類是在網絡上作戰的政論家、作家、詩人。這一類人數最多,他們散居全國各地,許多人彼此未必見過面,但經常保持電郵和電話連絡,送喧問暖。劉曉波是他們的中心,其餘有餘傑、王怡、杜導斌、趙達功、楊銀波、餘世存、樊百華、餘國湧等等。最近我讀到楊春光的一篇文章,他說,劉曉波等的文章,多數發表在國外網上,再在國內轉貼,所以他們的文章,國內並不篇篇都能看到。楊春光他們另有一批朋友是集中在國內網上發言的,因而設法在網絡語言上動腦筋避過封鎖。他們有東海一梟、師濤、張嘉諺、丁友星、川歌、小王子、錢剛、水古、管上、典裘沽酒、丁目、高鵬舉、李磊等。我因少看國內網站,十分抱歉,對這批人的作品所知不多。
   
   第四類是中國民主黨人士。1998年該黨初建之時,風起雲湧,一時間全國各省紛紛響應,不久,大部分人被捕入獄,殘留的只好偃旗息鼓。去年起,又有人開始活躍,浙江的王榮清等以起草政黨法的方式挑戰一黨專政,重慶的許萬平發起聯名向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投訴,就是例子。據說,該黨雖無公開組織形式,但地下活動仍在發展。
   
   第五類是維權人士,他們有廣泛的群眾基礎。其群眾一部分是拆遷戶,另一部分是農民。拆遷戶在上海和北京的抗爭本來相當活躍,但上海自鄭恩寵律師被捕,北京自葉國柱等被打壓之後,欲振乏力。農民被逼遷或土地被佔用的維權運動,在唐山和秦皇島,以及福建的寧德和福安,分別都有萬多農民參加簽名聯署,他們得到律師俞梅蓀、李柏光,記者趙岩和學者張耀等支持,頗有勢頭。黑龍江司法幹部李國柱對農民上訪的支援也很著力。
   
   第六類是法學界人士挺身而起。過去孫志剛事件中就是由三位年輕律師浦志強、許志永、騰彪上書人大而導致遣送條例的廢除。後來在孫大午案件上和修憲問題上法學界人士更加活躍,連北京政法學院院長江平和國家行政學院法學部主任應松年都出頭了。現在已出現一批人權律師如張思之、莫少平、郭國汀、張星水、李柏光、高晟智等,他們都自願替政治受迫害者義務辦案和辯護,這對火線上奮戰的人是莫大的鼓勵。
   
   此外,還有許多人在媒體界和學術界潛伏著或冒了頭的。南方報業中,北京《新京報》、《中國青年報》、《21世紀經濟報道》中,《中國改革》和《炎黃春秋》雜誌中,都有追求民主自由的記者和編輯,冒了頭的有盧躍剛、趙岩、王光澤等。北大副教授焦國標公開討伐中宣部,更是異軍突起。
   
   中國人才濟濟,未到時機還會萬馬齊奔。目前是黎明前的黑暗期。胡錦濤近乎末代皇朝,他自知威望不夠,便用盡一切吃奶的力量將媒體和網絡封死,並調動巨量的員警到處放崗。兩會召開時他竟在正式員警外,動用65萬編外的紅軸員警,將北京大街小巷佈滿,足見其恐懼程度。他的「穩定」和「和諧社會」十足是一個員警社會,靠消聲靠高壓維持其統治。這顯然是緩和社會矛盾,而是捆綁社會矛盾。因此解構這個高壓政權,首要的任務在於突破新聞封鎖和言論自由。只有突破這一點,自由的閘門就會大開,其他如結社自由、集會自由、示威自由都會跟著來。
   
   民主將在自由和人權之後;沒有自由和人權就沒有民主。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