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丁友星:现代文化战争终于打响了]
王藏文集
·三妹:嚴正抗議中共警方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仲维光:如果方便请你发给我几张你认为可以发表的照片,供我以后万一需要时用。
·郭国汀:强烈谴责中共暴政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唐柏桥:王藏兄弟多保重,我们会高度关注你的处境!
●《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组诗)
·黄 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黄河清:铁铸诗章警世钟——读王藏“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力虹”组诗感赋一律
·唐柏桥:强烈推荐青年诗人王藏用血泪写就的力作《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
·张嘉谚:以“一个人就是一个军团”的胆魄、激情与诗性创造,似乎又要引领新一轮中国诗人决绝抗争的时代
·郭国汀: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激情洋溢,热血沸腾,化作深情厚意,熔化千年冰山,抚慰心灵苦楚,振奋垂暮之年。
·吴玉琴:我在自由圣火上看到了你写的诗,我是流着泪读完的。看到写申有连那段时,我已经全身发抖,泪如雨下了……
·楚狂:深深震撼于兄之悼念钱云会力虹的组诗,望兄保重!在必将到来的新纪元,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老乐:王藏吾弟:太喜欢你这首诗----《让坦克下的诗歌飞!》……这首诗应该广为流传。我已将它打印出来贴在我家墙上。
·严正学:几天來,心如寒冰!读罢诗,热泪盈眶!!!!!!
●《黑暗日》(长诗)
·黑暗日(之一)
·黑暗日(之二)
·黑暗日(之三)
·黑暗日(之四)
·黑暗日(之五)
·黑暗日(之六)
●《王者归来》(王者哲学)
·《王者归来》序诗
一、严冬残梦
·严冬残梦(一)
·严冬残梦(二)
·严冬残梦(三)
●《我还在面对》(短诗2012)
·《我还在面对》(2012短诗4首)
●《京城的鬼》组诗2013(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京城的鬼——2013诗歌15首
●《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2013(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沒有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2014
·自由写作:王藏:《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全稿
○○○○○○○○○○○○○○○○○○
●《王藏小说集》
·雪城(连载一)
·消失的光芒
《黑火》(献给红朝天国的亡魂)
焦热的夜,是黑色的火在猛烧
●寫作中
●《鋒刃上的裸舞——為自由而戰》(恩師楊春光及後現代思想研究)
●《太陽從極權東方升起——中國自由文化的復興》(黃翔、袁紅冰、楊春光等人及49後中國自由文學/思想/文化現狀探究)
●《極權主義的終結——一名中國詩人寫給地球受難者們的安魂曲》(極權主義問題研究)
○○○○○○○○○○○○○○○○○○
●《学着独立地思想》(诗行合一2003-2005)
○凌乱,或偏激——反正已学着独立了,开始记录思想了
·十七岁时的自言自语
·关注东海一枭──五四感怀
·新奥斯维辛之中的写作
·坚决争取中国知识分子的话语权力
·"我们的深深铭记与永久感谢"
·来自中国农村底层的声音
·为印度洋海啸中死去的人们默哀
·米奇尼克的公民语言
·何谓文学牛虱?
·在极权体制下如何争取知识分子话语权力
·中国诗人紧缺的政治关怀在哪
·诚邀黄翔、张嘉谚、茉莉、东海一枭、川歌、蔡楚、杨春光
·四行"小诗",重压"诗坛"
·被捕不断成为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一种命运
·"低诗歌写作"应主动争取并充分行使自己的话语权
·与龙俊花枪等朋友谈谈低诗歌的发展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一)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二)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三)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四)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五)
·垃圾也疯狂——炮打《诗刊》主编叶延滨
·火,在网络奔驰———悼念中国先驱诗人、自由思想者杨春光,网络诗坛综述
·关于低诗歌的访谈——老象、小王子对谈录
●《点燃梦想的热血》(诗行合一2006-2009)
○粗糙,或张扬——说什么也得梦想,也要点燃青春
·一些与写作相关的词
·以诗歌的名义反击:我们的国家丑陋又可憎—— ——戳穿网络红卫兵的谎言与对极权机器的顶礼膜拜
·等待与无语
·两个"反革命"青年的邂逅与对白——欧阳小戎、小王子谈话节录
·我的诗歌为您们吟颂兼致《民主论坛》
·别海内博客
·敏感的人是幸福的
·2007年6月4日与洪哲胜博士的通信
·回洪哲胜博士信暨向《民主论坛》新年献辞
·吴玉琴: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权——纪念"民主墙"30周年座谈会辑录
·热血男儿不孤寂
·热血男儿不孤寂(二)
·我为什么改笔名为“王者”?
·人人皆可为王者
·王者不妄
·欧阳小戎《我的贵阳》一文附言
·不甘为奴的见证——相逢贵州人权研讨会
·为“零分作文”和“犯罪事件”欢呼鼓掌
·一位老文革诗人的激情诗旅和精神蜕变
·致张嘉谚——刘晓波被重判更严峻说明改良老调再谈无大意义
·温情留念
·廖双元/吴玉琴/欧阳小戎/王藏
·云南欧阳小戎/王藏两兄弟与贵州友人(09年)
●《追寻自由的虹光》I(诗行合一2009—2010)
○追寻自由灵魂,酝酿心灵虹光
·来生愿做藏人——改定笔名为“王藏”(兼作为遗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丁友星:现代文化战争终于打响了

   现代文化战争终于打响了
   /丁友星
   
   
      在《论现代文化革命》(丁友星)、《现代文学革命的使命与任务及其走向》(杨春光)、《低诗歌运动》(张嘉谚)发表半年之后,一场正在改变中国文化历史的战争——现代文化战争,终于在谭延桐的《某些所谓的诗人们》一文的应战之下从“低诗歌”开始打响了!并因此形成了两个相互对峙的阵营,即:“高诗歌”阵营与“低诗歌”阵营,展开了第一次交锋。在“低诗歌”阵营中,赫然站立着杨春光、张嘉谚、丁友星、徐乡愁、虚云子、小王子、彭澍等诗人,他们主张“解构、崇低、反饰”;在“高诗歌”阵营中,也赫然站立着谭延桐、鲁西狂徒、白马非马、王文智、罗青山等诗人,他们主张“结构、崇高、粉饰”。两个阵营互不相让,一时间,网坛上硝烟弥漫、战火纷飞,波及到整个网络诗坛。可以这么说,这场现代文化战争既在我们的意料之中,(丁友星在《论现代文化革命》早已预言“自低诗歌运动始,到现代文学革命,到现代文化革命止,全面彻底地开展现代文化革命,最终实现文化现代化!”)又迟到于我们的意料。不过,这场迟到的现代文化战争总归还是打响了,而且还是按照我们预言的轨迹进行的,这就不能不令人欢欣鼓舞了。

   
   
      正如社会革命一样,这场现代文化战争也将发起“三大战役”,即:第一个战役是低诗歌运动,第二个战役是现代文学革命,第三个战役是现代文化革命。在第一个战役中,我们的战略目标是彻底瓦解“崇高”在文化领域的专制垄断统治,开展“低诗歌运动”,实现诗歌“崇低”的胜利;在第二个战役中,我们的战略目标将由“低诗歌运动”的“崇低”进一步扩大延伸到整个文学领域,实现文学“解构、后政治”的胜利;在第三个战役中,我们的战略目标将是全方位地摧毁传统的粉饰文化,实现文化“反饰”的胜利。
   
   
      在觉醒的时代,我们曾经被经济的表面发展和虚假繁荣所迷惑,心无垢尘,激情歌唱,崇敬“崇高”,排斥“崇低”。“高”者,“上”也;“低”者,“下”也。在那个时代或者以前,我们惟“高”是从,惟“上”是从,惟独心中无“低”、无“下”。其实,“低”与“下”就是我们自己,就是亿万斯民,就是现实。当觉醒的时代结束后,现在,我们进入了代之而来的转型时代,人们突然发现自己对于中国的变化感到并不惬意。此时,“先知先觉”(民主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语)者开始发现“高处不胜寒”,“高”处不胜危。于是,在社会的低层,新的价值体系——“崇低”开始形成。他们不断降“低”自己,“厚重”自己,心比天“低”命比土厚,低就低到不能再低,厚就厚到不能再厚的程度,而且很快这种新的价值体系就被人们普遍地接受。但“乌托邦”式的制度体制还在发挥着强大的作用,于是,就又有人开始起来寻求“反乌托邦”式的制度体制取而代之。然而,不管是“乌托邦”的胜利也好,还是“反乌托邦”的胜利也好,反正民众的心态已经走向了高涨期的反面。“丰足的经济和贫瘠的精神”与“贫瘠的经济和丰足的精神”同时存在于同一种肌体上,腐蚀得公共机构的信任度降低到了历史的最低点。由此引发出的将不仅是文化方向上的反正,还有政治体制上的反正。
   
      现代文化战争也因此而打响了!
   
      实质上,这场现代文化战争就是“解构、崇低、反饰”文化对“结构、崇高、粉饰”文化的一场战争。转型时代的人们不再信任庞大的官僚机构,只相信个人,他们从市场、多元文化性、交互式技术等各个方面寻找个人的直接人生体验,对个人生活的意义也缩“小”、降“低”到“个人己见、内在价值和决然姿态”的现实层面。最显著的特征表现在诗歌文化领域,具有相同体验的诗人相互吸引,形成了一个个小的诗歌团体,他们相互强化,抛弃旧的、广泛的世界观,创立新的、特殊的世界观。但惟一遗憾的是任何来自团体以外的观点和意见都会受到怀疑,哪怕是正确的、符合历史发展方向的观点和意见,因为他们缺乏真正的思想与信仰。因此,这就决定了他们只能从一个小团体到另一个小团体,并在之间划上一道道“气度沟”和“情感沟”。这也决定了我们发动现代文化战争、发起“三大战役”的历史意义,决定了我们为这场战争输送理论思想的艰巨性、迫切性和必要性。
   
      当下的诗歌文化已经丧失了统一的标准和价值尺度。很多诗人变得离经叛道、愤世嫉俗,变得粗鄙、自贬、淫秽或邪恶,公众话语充斥着妄想和偏执,甚至发展到相互讥讽、相互攻击、相互谩骂的程度,而且还在愈演愈烈。但正是这些因素的不断增长,才推动了现代文化战争的最终爆发。在以往一切专制集权体制社会,或多或少总存在一部分社会力量和能量被排斥在社会体制之外,不为社会体制所用,人为地将社会各阶级对立或等级起来,造成社会力量和能量的极大浪费,形成社会熵。现代文化战争将吸纳一切被传统的观念视为非法习惯、规则和礼仪的社会熵,把它们与已利用的社会能量聚合、融汇在一起,并充分地利用这些社会熵。这样,现代文化战争将释放出巨大的社会现代能量,它不仅能够摧毁传统的观念、习惯、规则和礼仪;而且能够打破垂直式命令结构,建立起水平式分散化多元结构。同时,现代文化战争也创造了许多新的词汇,诸如:反饰、另类、低诗歌、高诗歌、崇低、犬儒、下半身、社会熵等等,以及把“后”和“新”之类的前缀加在各种新潮前面的词汇。
   
      现代文化战争的打响改变的将不仅是文化历史!
   
   2004年9月19日初稿于颍州

此文于2007年04月0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