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流浪者之歌(诗剧)]
王藏文集
·希望之声:美国会通过决议案纪念六四
·希望之声:高智晟律师回家倒计时 20天
·希望之声:“微信十条”后 85名“造谣者”遭惩处
·自由亚洲:北京宋庄艺术家被一度驱逐
·自由亚洲:北京艺术家因创作计划生育作品遭警驱逐 与异议人士来往频密被当
·甘粹/朱毅/胡佳/王书瑶:为严正学/朱春柳募捐公告(附至8-25全明细)
·亟待认领的严正学/朱春柳治癌捐款
·民生观察:在京维权人王藏等医院看望严正学妻子朱春柳女士
·大纪元:北京独立电影节遭封杀 逾百人联署抗议
●《血泪的洗礼——中国底层调查》
○我强睁疲惫的双眼,看着这滴血流泪的中国
《家破人亡两不知,血泪抗争到何时?——暴力强拆导致马玲丽户十五年蒙冤受害的调查报告》(诗行合一2008)
·漫漫血泪路——屈辱浇灌的受迫害和抗争经历(上篇)
·我要的是一个公道——马玲丽访谈(中篇)
·强拆在中国——令人揪心的文章标题(下篇)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一)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二)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三)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四)
蒙冤受害在继续(诗行合一2009)
·强烈抗议贵阳市云岩康厦房开公司经理王毅将16年蒙冤受害的被强拆户马玲丽打伤住院的公开呼吁信
《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诗行合一2010)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
·一位中学生致中共贵阳市市委书记李军的一封信
·两会期间,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对被暴力强拆人高喊:“给我打”!
·莫建刚:又一非法暴力强拆的事例——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民李毫美厂房和住房被强拆
·自由亚洲:贵阳残疾人抗议强拆政法委书记下令打人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自由亚洲:贵阳母女抗议强拆被打伤
·自由亚洲:贵州和北京分别有维权人士遭到当局传唤
·希望之声:贵阳官员高声命令殴打被强拆户
·希望之声:贵州维权人士维权活动被警方破坏
·毁灭非法强拆证据,党武乡政府罪上加罪!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受害人李毫美和女儿吴文燕在被暴力强拆后的废墟上(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境况(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临时居所(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寡母李毫美与失学女儿吴文燕被强拆后只能在废墟上鸣冤控诉(图)
·残疾寡母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花溪区乡政府官员殴打后随之抗议标语被强行烧毁(图)
·残疾寡母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花溪区乡政府官员殴打受伤躺在床上(图)
·人权捍卫者王藏、吴玉琴、莫建刚、廖双元与残疾人李毫美(中)在强拆废墟上(图)
●《诗想录》
·《诗想录》(1-15)
·博訊:王藏:《詩想錄》(節選)
●朝圣的足迹(雪域藏地之旅)
·顶礼至尊空行母门措上师
·门措上师简介
·顶礼大恩上师丹增嘉措活佛
·丹增嘉措活佛略传
·顶礼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仁波切
·索达吉堪布仁波切简介
·顶礼大恩上师慈诚罗珠堪布仁波切
·慈诚罗珠堪布仁波切简传
·顶礼大恩上师益西彭措堪布仁波切
·益西彭措堪布仁波切简介
·我忘不了去山顶挂经幡的小路上/黄颜色的小花星星点点
·与师兄们一起/挂完经幡/我抬头一望/多么美的天空
·它的眼神告诉我,这天已等很久
·太阳,化为一条/金色的河流/在尘世宁静流淌/我那颗渴望自由的心灵/沐浴其中
○○○○○○○○○○○○○○○○○○
·对王藏的批评节录(一)(2007年前)
·各界对王藏诗歌的评论节录(二)(2013前)
·川歌:中国当代年轻诗人素描
·川歌:谁是中国真正的杰出诗人?
·诗友诗歌中的小王子
·槟郎:关于诗歌创作答小王子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厌恶呼吸》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生命程序》的解读
·张嘉谚/杨春光对小王子作品《向日葵》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跳舞》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用爪子抓破光线》的解读
·杨春光:能否打好或打起现代文化战争,这是决定中国在本世纪能否提早进入世界主流文明民主社会的关键!
·杨春光:海外与本土民运相结合突破网络言论自由禁区的最新之路
·杨春光:重谈诗歌干涉政治与反对犬儒主义写作
·张嘉谚:中国网络反极权的"个体先锋"诗歌写作
·张嘉谚:中国低诗潮(06年1月定稿版)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上)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中)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下)
·老象给黄土、小王子的信
·张嘉谚:谈谈我的网络写作
·张嘉谚:谈谈"个体先锋写作"
·陈仲义:近5年网络诗坛诗象观察
·陈仲义:除了中产阶级"下午茶",还有什么?!
·《对张嘉谚的一次特别访谈》
·张嘉谚:"诗性正治"论
·虎 嘯:民運的沉思
·张嘉谚:诗人的骨头
·丁友星:现代文化战争终于打响了
·廖双元:夜读《小王子文集》赞独创精神
·吴若海:游图云关中山堂赠小王子(外一首)
·网友送给小王子的两首诗
·无聊人:向死而生----给小王子
·楚狂:王者的狂与伤————献给我的精神兄弟小王子
·看一则网络红卫兵对小王子的攻击——这类爱国愤青的激情有增无减啊
·一网友对《厌恶呼吸》的解读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黄河清:口占寄小王子
·齐白石嫡传弟子慷慨赠送我的书法作品:苦难慈悲
·九曲澄:读王藏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流浪者之歌(诗剧)

小王子:流浪者之歌(诗剧)
   (《自由圣火》首发稿)
   文章摘要: 语言是我的痛 也是你的痛 我的情绪见证地火的奔突 萌动
   作者 : 小王子,
   發表時間:3/26/2007
   ——兼致刚入狱的力虹及狱中的自由诗人们
   
   
   献诗
   
   
   昨天的,今天的,明天的
   黑夜与白昼
   围坐在王者周围
   每一天逼近最后一天
   每一天逼近新的一天
   已知的,未知的
   诗人和预言家胸揣
   天空大地两兄妹
   在时间的身上低声合唱
   风继续前进
   步履继续流血
   孩子的嗓门高亢
   他的啼叫引来了众神的微笑
   众神微笑
   只因他们接受了从大海深出
   缓慢浮起的火焰
   献给他们的火焰也会被所有人拥有
   
   
   
   
   开场:E星球上某个王子的独白
   
   
   
   我不愿独守金色的宫殿
   也不会登上那权力的高座
   在我的时代
   我是一名四处游走的孤魂
   但亲爱的陌生人啊
   我也期盼我们能成为患难的兄弟姐妹
   我愿逢上一位苦行僧
   把我流浪的脚步说与他听——
   那广袤的旷野是我行吟的大好宝地
   那灰色的废墟是我起飞的最佳场所
   如你某天见到我僵硬温热的尸体
   请不要感到惊讶
   收获季节的大片尘世
   是用我身上的诗稿涂抹而成
   冬日雪天的一道光芒
   那是我留驻世间的永恒微笑
   我自己是自己的王
   时间的念珠上
   有我曾经的血泪凄凉
   苦难的印记里
   是言说不尽的孤寂苍茫
   某天我愿意成为也定会成为哑巴
   只因此时此刻我已说了太多的话
   
   
   
   
   第一幕 流浪者与影子的对谈
   
   
   
   地点:某个高原的某座山顶。
   时间:或许是今天。或许是今夜。
   人物:流浪者、某个影子。
   
   
   
   
   流浪者:
   
   远古 墓碑 诗句 经受黄河冲击 潮涌 光明
   预言的影壁 拂尘清扫万里秋水 念珠翻滚千年时空
   歌者迎着落日 一杯金色光芒瞬间狂饮而下
   九天银河奔腾直走 长成一个民族的手腕
   没有一种琴弦可以射穿天幕的眼眸 风的倾诉 过期的绝望
   通过云贵高原的陡峭 回眸喜玛拉雅的拉萨殿堂 有一声沉默
   如内蒙古草原彪汉的骏马 滔滔羊群追赶无边苍茫
   从寒冷的黑龙江驾船呼吁 我的喉咙横跨黄土 秦岭 青海湖
   吐鲁番 我口含沙石的热烫 收藏孔子门徒的仁义王道
   轻轻的 我乘风追去 鲲鹏与羽毛如冬梅夏雨 纷纷扬扬
   抚摩沙漠 眺望悬崖 与沙漠同刻咆哮 一只带血的鹰眼叼走
   我负伤的眼球 山谷的胸膛 荒野的风采
   今夜的大地属于猛犸们 记忆与幻想 意象与真相
   它们是一条透明凝重之线 我的泪光与挣扎 统统挂满它的腰枝
   呼吸已经随风潜入夜 春花秋月 伴我旅行坟山菜地
   紫色的葡萄园 有我最多愁善感的姑娘眺望
   陌生的祈祷 天山的雪莲 我用沉着的美丽与你共趟浩淼
   
   
   影子:
   
   万籁寂静 黑色之火密语燃烧 它们约定找寻黑色桂冠
   犯罪的蓝鸽子萌动着 长眠白日的电闪雷鸣
   是一个失去乳头的孩童 魔鬼的纪念馆没有我所等待的面包
   金黄的孤僻盛开 它们像一群饥饿的疯子 满脸悲凉
   为什么总是冷寂的黑夜 现出时间的辉煌 死亡
   或许流血的心房能清晰感知 深夜与文字带来的轰炸机的呼啸
   每一个句子都好象尝遍每一座沉沦的圣殿 血管是盲者的战场
   盲者们的眼睛只长在时间的脸上 露水需要沉思
   待它凝固的时刻就是锁链崩断的时刻 是谁在擦拭与照看亲人的鲜血
   嗡嗡作响的牛蝇 你的肚囊究竟沉积多少英雄之陵墓
   躺进我的怀里 我愿与你交谈 生命的重量
   如果要我付出厄运的代价 我也能把倔强的头颅当成宝物
   献上你那毫不逊色的玫瑰花园 我就是你们要找寻的黑色之火
   你们一直呆在我的世界 我丝毫没有放弃 给你们以昂贵的温度
   
   
   流浪者:
   
   我在人间 人间的生灵走来走去 我是其中的一员
   头顶蓝天 脚踩大地 我与炽热为伍 夜夜准备焚燃
   当清晨的歌声换来不堪重负的太阳 一屡清香会在你窗台的鼻孔留连
   语言是我的痛 也是你的痛 我的情绪见证地火的奔突 萌动
   如果我必须死一千次 我也要死在那儿
   如果我必须生一千次 我也要生在那儿(1)
   我在中国 这个蘸满鲜血的馒头上 窒息的 击碎的
   暴风雨中的刀刃 呼唤严厉且坚硬的刀尖热舞
   能仰望群星的身影 请你珍惜 请给予黎明 心灵的渴望
   某个僻静的山村 会为勇敢者开一朵贞洁的野花
   至此故土的水井与蜂巢 能够奏响醇厚的高山流水
   辛弃疾像一匹疾驰沙场的老马 眼里掩埋泪水
   一身清风带给黄昏的沉长 而陶潜这位丛林中的仙人
   在地球的世外桃源张扬他的田园精神
   顺从陋室 转一个韵律的大弯 我拉着睡莲的手
   和淳朴的山民雅士谈论着一块美玉的修养
   一剪雪梅晃荡灼目的光线 回首过去 回向未来
   洁白的僧侣们 成为蚂蚁和人类的朋友
   还有一首无题 飞出李商隐的春蚕蜡炬
   有谁怜悯 葬花的双手 有谁怜悯 一年三百六十日
   舌头发蓝 我在寻觅远方 月亮 醉生梦死
   地平线升起 有谁看到我在黑铁的废墟大梦无梦
   
   
   ———————————————————
   (1)此两行为聂鲁达《让那劈木做栅栏的醒来》其中诗句——某个秘密的听者注。
   
   
   影子:
   
   回到沼泽的时辰 黑亮的树根 你的巨大能量暂时保持傲慢
   暴徒侵占一切哭泣 你在等候旷野的魂魄吗
   我亲爱的血液与眼睛 流亡的孤儿 你拥有凌厉的欢乐 剑锋
   秋夜柔情似水 那熊熊燃烧的斧头 婵娟如此性感
   我奏起语言的音乐 天涯的沦落歌女 泉水般寂静
   有人执着 有人痴迷 囚禁凄美 抹去土地古老的真实
   琼宇的花瓣剥落 我的恋人与兄弟远离人群
   离我远去的还有浪花 风尘分不清岁月 旗帜
   杜鹃的啼叫 幻化为我永恒的不死之星
   从明天的彼岸爬起 收拾行装 打理多余的废话
   伸手触及整个三月的黑暗 来路上灌满耳朵的全是绝境的悲叹
   祖国 花园 晶亮的词汇 冥想进我的绝望与希望
   绝望之为虚妄 正与希望等同(1)
   
   
   —————————————————
   (1) 此行为裴多菲语。鲁迅在《野草》中引述过————某个秘密的听者注。
   
   
   流浪者:
   
   生物睁大眼睛注视着空旷 我们就这样生活着并不断告别(1)
   白驹不停止过隙 我无力洞穿真相 命运不可理喻也不可洞穿
   只能凝望墙壁 聆听红色警戒 四处密布禁区雷区
   严酷过滤完的血液 残留鲜艳 少却舞蹈
   舞蹈又有何意思 如沾花惹草的太监有何快感
   我嘴里竟是嗜睡的怪物 使每一天的颜色无精打采 无所忧虑
   唯一充满刺激的是 夜半的惊醒 梦魇是饥渴的粉色荡妇
   我一个比黄花还瘦的动物 花光黑夜 喝干白天 怎么也不能
   促成她的高潮 心脏如达利的钟表 软悬在干枯的枝干上
   拾穗者一直弓着脊背 脚下的节奏被凡高狂暴涂抹
   我也要割去一只耳朵吗 这自豪的举动将献给谁 谁配拥有
   让我割去我的诗歌的一只耳朵吧 它的自画像也就是我的自画像
   麦田里的乌鸦兄弟 此时我要你亲切地叫喊 我要你从我眼里看清
   死亡究竟什么模样 你是否也与毕加索老兄一道
   看清了我立体的脑袋肺腑及其中的满腔热情
   
   
   ————————————————————————
   (1)此二句为里尔克《杜伊诺哀歌》第八首第一句和最后一句————某个秘密的听者注。
   
   
   影子:
   
   灰褐色的气质 毫无感觉 一盆可怕的莲瓣兰
   超长的寂寞容入国画境界 滚滚降落的大雨
   洗不清沉默的骨头 我的生命在骚动之后的清晨
   埋伏着恐惧的叫嚣 时间开始了吗 时间结束了吗
   起义放倒浑浊的眼泪 微微颤动的收获那么妖艳
   把理想献祭给一台机器的人民 我们的命运不幸与恐惧捆绑在一起
   那棵稻草死得就像一个生动的譬喻
   噢 激情飘扬的向日葵 从形而上走进形而下
   从泥土走进天空 幽谧而凝重的魂魄 乐意选择伟大的逃亡
   从落叶到幼苗 从五四到六四 从思想重洋到心灵故土
   从镣铐到脚步 从僵立的语言到柔软的事故
   使黄花岗感动的风向也将感动我 使我惊愕的红色 也将惊愕它自己
   
   
   流浪者:
   
   死亡轮番轰炸 日子的废墟光片把我刺伤
   我的玫瑰滴着血 不幸的双手晒着太阳
   化石的花瓣没有变样 殷红的群星是灯盏在流淌
   谁用重复的痛苦给我窒息的畅快 呼吸的绵长
   清晨的黑牛奶 我在夜间喝你 我们在早晨和中午喝你(1)
   傍晚的透明叶子 我的梦境全是你的潮湿 你的暴力
   一个悬崖向我展开 世界的钢锯取下我的双腿
   时间动弹不得 飘浮的身体一落千丈
   帷幕后有亲人的叫嚣 哭泣 还有见不到形状的子弹
   尘埃飞荡 无法落定 不留痕迹的下葬
   新生出我的面相 一个走不到边的悲壮
   闷热的大地上 人去楼空 语言惨败
   日子的废墟光片把我刺伤 我对无话可说的彩虹有如痴如醉的颠狂
   
   
   ————————————————————————
   (1)此行为策兰早期诗作《死亡赋格曲》其中诗句————某个秘密的听者注。
   
   
   影子:
   
   与黑色和罪恶相关的话语同时插入弱者的身体内
   远方的朋友 请你带走这个世界上
   少有的泪光与蜡烛 请留下我 在土壤的内心深处
   我能以太阳的温度写下 苦厄与深渊
   一只火鸟飞去飞来 一片苦叶子是她的嫁衣
   我的祖先是永恒的风景 他们的舌头今夜正在充血膨胀
   为了这错综复杂的天干地支 生命前景的阴阳协调
   我的灵魂背负烫手的预言 血流成河 河成大江并入海 海在天空
   迷途中我不断安慰病者 我有与死亡相关的清凉散
   我也是吝啬的 我不会给行乞者任何一种神奇的馈赠
   只有盲目与惨烈的叫喊 才会激荡起我温柔如羊的药酒
   不要再说更多的话 不要再奢求自私的恋爱
   当你某天再次焚烧自己 我也就成了你绿色的丰腴情人
   
   
   
   (2007年1月起笔。《流浪者之歌》第一幕完。待续。)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