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我的诗歌为您们吟颂兼致《民主论坛》]
王藏文集
·铁玫瑰园 与欧阳小戎兄
·铁玫瑰园 严正学、朱春柳夫妇
·左起:欧阳小戎、严正学、王藏、朱春柳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朱春柳、肖国珍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王藏
·左起:胡石根、赵常青、王藏、胡俊雄
·与“六四暴徒”画家武文建
·与诗人殷龙龙
·铁玫瑰园:尊严自由的生命之祈
·与诗人凡斯(中)、诗人何路(左)
·右起:胡佳、钱理群、杨佳妈妈王静梅、杜光、王藏
·与祭园守园人 朱毅老师
·与杨佳妈妈
·与钱理群教授
·与王荔蕻大姐
·与屠夫兄
·欧阳小戎、王藏与老艺术家周永阳(中)
·与杜婉华老师
·左起:严正学、胡石根、王藏
·与胡佳兄
·与江天勇律师
·北京网友声援释放朱承志
·艺术家聚北京宋庄 戴“避言罩”挺南周(组图)
·新年元旦,与王力雄唯色夫妇,邝老五赵跃夫妇。扎西德勒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部分图片
·民主斗士张林到京,为自由干杯,饭醉饭醉
·自由作家、伤残维权警察郭少坤来京,铁玫瑰园留念
·与于浩成先生、郭少坤先生、李智英先生
·与鲍彤先生
·左起:姚监复先生、鲍彤先生、严正学先生、王藏
父与子
·近六岁的小华华(吴郁之子)写给我的信
小念慈满月(31天)
·还拍啊,宝宝有点累了
·爸爸我满月啦,不要忧伤
·哎,我也时常有诗人的忧伤
·尿布没换老爸又想上网,看来我得假哭哈
·男儿当自强,没有母乳吃也要挺住
·好人好梦,我要做好梦了,爸爸你也要做
小念慈37天
·爸爸累了,我要自己捧着吃
·别看我还含着奶嘴,我已在酝酿我的梦
·来张近距离的
·嘿嘿
·宝宝长大了比爸爸帅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54天
·王藏/小念慈两父子与贵州友人
·吴玉琴大姐、小华华与小念慈
小念慈1周岁
·吴玉琴、马玲丽到云南为小念慈过生日 5/26/2010
●转载共赏,不定期添加
·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兼论海外民运
·袁红冰: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属于中国文化大师的时代
·袁红冰: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袁红冰执笔: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黄翔: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高智晟、袁红冰执笔:修改宪法维护基本人权宣言
·高智晟:致胡锦涛 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
·郭国汀:将接力绝食抗暴运动进行至最后胜利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
·东海一枭:无相大光明论
·仲维光:自由文化运动与中国知识传统的重建——极权主义及其文化问题批判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傅正明:苦难文学的双向启蒙
·傅正明: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党治国:金色的圣山 玉洁的灵魂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王力雄:末法时代——藏传佛教的社会功能及毁坏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梦之魂:关于“六四”的平反问题
·張三一言:沒有革命,哪來改良?
·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黄河清:六四军人列传/六四名人列传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石雨哲:“轮回”:从永恒到绝不——论袁红冰先生对尼采思想的扬弃与升华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吴玉琴: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曾节明: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廖祖笙:挽歌中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廖梦君惨烈遇害三周年祭
·郭国汀: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下不可能存在法治!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丁一一:试论二十一世纪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诗歌为您们吟颂兼致《民主论坛》

   我的诗歌为您们吟颂兼致《民主论坛》
   小王子
   
   
   在北海打工期间,我在浏览网页的时候读到女诗人小蝶的一张帖子:

   
   前几天,我在街上碰巧看到城管办的倾巢出动,清理街道,有一对摆
   水果摊的中年夫妇,遭没收了货三轮和全部水果,并遭罚款100。那
   女的哭天抢地,好可怜!围观的人很多,但都不说话。我忍不住说了
   几句,没想到群众全都声援起来。经过一番努力,城管办的人把没收
   的东西从车上搬了下来,退还给那对夫妇,也没再要求交罚款了。为
   这事我乐了好几天呢!
   
   我因此忆起一事并回复她一帖:前天晚上,我从网吧出来,大约12点
   左右,街上人还挺多。我租房住的这条路每晚都摆满烧烤海鲜的摊
   位,平时走路的街道被大窝小窝的人群挤满,他们围在塑料桌边喝啤
   酒,打扑克,大喊大叫。由于囊中羞涩,我的目光没有在烧烤摊位上
   停留太久。转过头来,我看到有位头发纯白的老头,在我的视线范围
   内静静地坐着。我走近他,看到他身旁的口缸是空的。我知道他是我
   们的城市里以靠乞讨为生的庞大“丐帮”的一位成员。以前路过他们
   的时候,我经常看
   到他们的器皿里有一毛两毛的零钱──至少都有一点。而那位老人的
   口缸,竟一无所有?或许也没必要惊讶,如今的人们吃婴儿补身体的
   事情都不为奇了。人们连一个眼神也不会给一个,何况愿意逗留,还
   要弯下腰呢。当时我更多的感觉,还是有一股冷气从我心底涌出,马
   上浸透全身。我往裤兜里一摸,把一元钱放进他的口缸。他竟马上抬
   起头,象受到什么恐怖的刺激一般,连声地跟我说:“谢谢,谢谢
   您!谢谢……”然后,边流泪水边给我磕头……我第一次看到一个靠
   乞讨为生的人流下眼泪。当然,以前没有流泪的那些彻底的无产阶
   级,他们在人们施舍的刹那,也应是充满感激的,也会有嫌钱太少与
   默默诅咒的。更多的时候,我想他们有的只是渴望及没有乞讨过的人
   体会不到的莫大痛苦,也或许他们没有“痛苦”,只残余被长期的屈
   辱与恐惧麻木了的艰难呼吸,以至显示出一种近乎空白的痴呆(请原
   谅我这么形容)。那个老人大概60多岁,我对他说完“不用谢”后就
   匆匆走开了,我真的受不了别人的磕头。我的身后,依旧不断传来他
   的“谢谢”。
   
   我原打算把那首酝酿已久的诗歌贴出来,可当时回完帖子后,我再想
   不起任何诗句来。我离开了对我来说网费偏贵的网吧。回到住处,躺
   在凉席上,我想那个老人之所以如此感谢我,或许是因为整天都没得
   过一分钱,也或许好几天没吃上饭了吧。不知那一元钱能对他能有多
   大帮助。我后来离开了北海,来到贵州贵阳继续打工的岁月。城市没
   变,我真实的嗓音没变。明天呢,明天会怎样?我也想请求上苍:保
   佑我们这些,吃不上饭或吃上饭的人民。
   
   此时,我想到在我的周围,我的师长友人们及我不熟悉的海内外的诗
   人作家们正从事着的光辉壮举。他们悲悯众生的情怀与所承受的沉重
   苦难鲜为人知。他们肩负众多猜疑与打击的余暇依旧默默地从事着思
   想启蒙,民主运动;从事着对民族苦难的沉淀抒发与对生命尊严生命
   理想的热情讴歌;从事着纷繁琐屑几近“无聊”的对真相与灾难的编辑校
   对工作……
   
   在这里,我以一名中国人的身分向您们致敬,向您们的家人朋友祝
   福。而我更愿意以一名孩子的眼睛(如果您们不觉得我已搀杂浸透太
   多世俗物欲的话),对您们作深情的凝眸与记录,我的诗歌,将为您
   们吟颂,为我们的父亲母亲吟颂,为我们共同的家园与天空吟颂。不
   论我目前的嗓子是否依然稚嫩粗糙,我的呼吸与肩膀还那么微弱。
   
   我看到,祖国母亲的眼泪越发晶莹、透亮,宛如李白的月亮,杜甫的
   乡愁。我的心跳,此时回荡在东方文化那博大无边温柔如水的智慧之
   中。太平洋上方的那片云霞,正渲染我们相逢千年的太阳与土地的铮
   铮动脉。
   
   在这里,我要拒绝某些声音。拒绝那些以精神自残肉体自虐为荣的
   “前卫艺术”、“先锋诗歌”,那些死尸般卫生纸般的“零度叙
   事”,那些虚伪乏力无休无止的“献媚撒娇”,那些口水泡沫肆虐横
   行的“伪解构伪日常生活”,那些帮凶刽子手般的“摇旗呐喊”,那
   些阳痿不举不堪忍睹的“下半身贱卖”,那些萎靡不正虚浮作态的风
   花雪月胭脂口红──
   
     光线的设计,改装
     口号重新组合
   
     躺在死尸卧榻上的奸污
     喊着杀人万岁的前卫
   
     故作犬齿帮凶的自得
     欲望与卑劣的舌头
     我拒绝你们
     我以太阳的光芒照耀你们
     以大红的灵魂之火燃烧你们
   
     明天的清晨
   
     我会在一屡野花的气息中
     在爱人的优雅旷野
     栽种平和的祈祷,欢笑
     我睡在牛屎身旁
     我成为朴素的屎壳郎
     只懂得看地球上空的光亮
   
     我的拒绝是天地间的核能量
     它在废墟的天堂中
     惊天爆炸
     毁灭与复活
     在我诗句的首个汉语词汇中
   
     骄傲完成
     我继续的舞蹈
     只为鲜血滋润的大地
     大地胸膛上的亲人
   
     (2007-02-07草稿)
   
     (2007-03-18再改)
   
   
   民主论坛 上载:[2007-03-22] 修订:[2007-03-22]
   
   

此文于2007年03月3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