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我的诗歌为您们吟颂兼致《民主论坛》]
王藏文集
·虐待
·赶紧自杀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诗歌为您们吟颂兼致《民主论坛》

   我的诗歌为您们吟颂兼致《民主论坛》
   小王子
   
   
   在北海打工期间,我在浏览网页的时候读到女诗人小蝶的一张帖子:

   
   前几天,我在街上碰巧看到城管办的倾巢出动,清理街道,有一对摆
   水果摊的中年夫妇,遭没收了货三轮和全部水果,并遭罚款100。那
   女的哭天抢地,好可怜!围观的人很多,但都不说话。我忍不住说了
   几句,没想到群众全都声援起来。经过一番努力,城管办的人把没收
   的东西从车上搬了下来,退还给那对夫妇,也没再要求交罚款了。为
   这事我乐了好几天呢!
   
   我因此忆起一事并回复她一帖:前天晚上,我从网吧出来,大约12点
   左右,街上人还挺多。我租房住的这条路每晚都摆满烧烤海鲜的摊
   位,平时走路的街道被大窝小窝的人群挤满,他们围在塑料桌边喝啤
   酒,打扑克,大喊大叫。由于囊中羞涩,我的目光没有在烧烤摊位上
   停留太久。转过头来,我看到有位头发纯白的老头,在我的视线范围
   内静静地坐着。我走近他,看到他身旁的口缸是空的。我知道他是我
   们的城市里以靠乞讨为生的庞大“丐帮”的一位成员。以前路过他们
   的时候,我经常看
   到他们的器皿里有一毛两毛的零钱──至少都有一点。而那位老人的
   口缸,竟一无所有?或许也没必要惊讶,如今的人们吃婴儿补身体的
   事情都不为奇了。人们连一个眼神也不会给一个,何况愿意逗留,还
   要弯下腰呢。当时我更多的感觉,还是有一股冷气从我心底涌出,马
   上浸透全身。我往裤兜里一摸,把一元钱放进他的口缸。他竟马上抬
   起头,象受到什么恐怖的刺激一般,连声地跟我说:“谢谢,谢谢
   您!谢谢……”然后,边流泪水边给我磕头……我第一次看到一个靠
   乞讨为生的人流下眼泪。当然,以前没有流泪的那些彻底的无产阶
   级,他们在人们施舍的刹那,也应是充满感激的,也会有嫌钱太少与
   默默诅咒的。更多的时候,我想他们有的只是渴望及没有乞讨过的人
   体会不到的莫大痛苦,也或许他们没有“痛苦”,只残余被长期的屈
   辱与恐惧麻木了的艰难呼吸,以至显示出一种近乎空白的痴呆(请原
   谅我这么形容)。那个老人大概60多岁,我对他说完“不用谢”后就
   匆匆走开了,我真的受不了别人的磕头。我的身后,依旧不断传来他
   的“谢谢”。
   
   我原打算把那首酝酿已久的诗歌贴出来,可当时回完帖子后,我再想
   不起任何诗句来。我离开了对我来说网费偏贵的网吧。回到住处,躺
   在凉席上,我想那个老人之所以如此感谢我,或许是因为整天都没得
   过一分钱,也或许好几天没吃上饭了吧。不知那一元钱能对他能有多
   大帮助。我后来离开了北海,来到贵州贵阳继续打工的岁月。城市没
   变,我真实的嗓音没变。明天呢,明天会怎样?我也想请求上苍:保
   佑我们这些,吃不上饭或吃上饭的人民。
   
   此时,我想到在我的周围,我的师长友人们及我不熟悉的海内外的诗
   人作家们正从事着的光辉壮举。他们悲悯众生的情怀与所承受的沉重
   苦难鲜为人知。他们肩负众多猜疑与打击的余暇依旧默默地从事着思
   想启蒙,民主运动;从事着对民族苦难的沉淀抒发与对生命尊严生命
   理想的热情讴歌;从事着纷繁琐屑几近“无聊”的对真相与灾难的编辑校
   对工作……
   
   在这里,我以一名中国人的身分向您们致敬,向您们的家人朋友祝
   福。而我更愿意以一名孩子的眼睛(如果您们不觉得我已搀杂浸透太
   多世俗物欲的话),对您们作深情的凝眸与记录,我的诗歌,将为您
   们吟颂,为我们的父亲母亲吟颂,为我们共同的家园与天空吟颂。不
   论我目前的嗓子是否依然稚嫩粗糙,我的呼吸与肩膀还那么微弱。
   
   我看到,祖国母亲的眼泪越发晶莹、透亮,宛如李白的月亮,杜甫的
   乡愁。我的心跳,此时回荡在东方文化那博大无边温柔如水的智慧之
   中。太平洋上方的那片云霞,正渲染我们相逢千年的太阳与土地的铮
   铮动脉。
   
   在这里,我要拒绝某些声音。拒绝那些以精神自残肉体自虐为荣的
   “前卫艺术”、“先锋诗歌”,那些死尸般卫生纸般的“零度叙
   事”,那些虚伪乏力无休无止的“献媚撒娇”,那些口水泡沫肆虐横
   行的“伪解构伪日常生活”,那些帮凶刽子手般的“摇旗呐喊”,那
   些阳痿不举不堪忍睹的“下半身贱卖”,那些萎靡不正虚浮作态的风
   花雪月胭脂口红──
   
     光线的设计,改装
     口号重新组合
   
     躺在死尸卧榻上的奸污
     喊着杀人万岁的前卫
   
     故作犬齿帮凶的自得
     欲望与卑劣的舌头
     我拒绝你们
     我以太阳的光芒照耀你们
     以大红的灵魂之火燃烧你们
   
     明天的清晨
   
     我会在一屡野花的气息中
     在爱人的优雅旷野
     栽种平和的祈祷,欢笑
     我睡在牛屎身旁
     我成为朴素的屎壳郎
     只懂得看地球上空的光亮
   
     我的拒绝是天地间的核能量
     它在废墟的天堂中
     惊天爆炸
     毁灭与复活
     在我诗句的首个汉语词汇中
   
     骄傲完成
     我继续的舞蹈
     只为鲜血滋润的大地
     大地胸膛上的亲人
   
     (2007-02-07草稿)
   
     (2007-03-18再改)
   
   
   民主论坛 上载:[2007-03-22] 修订:[2007-03-22]
   
   

此文于2007年03月3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