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两个“反革命”青年的邂逅与对白——欧阳小戎、小王子谈话节录]
王藏文集
·希望之声:中国官员表现令马航乘客家属失望
·希望之声:报告:中国是网民监狱 被指更严重
·希望之声:中国投资移民激增 冲击美签证计划
·希望之声:律师公民团被抓 更多公民前往声援
·希望之声:更多律师公民联合闯中共禁区
·希望之声:建三江前线告急 中共下令或暴力清场
·希望之声:建三江3律师获释已在返京途中
·希望之声:从中国官员频频自杀看中共体制
·新唐人電視:政協委員自曝中共文藝團體海外演出醜聞
·新唐人電視:中共警察带枪巡逻 被指国家恐怖主义
·新唐人電視:建三江闹大了 滕彪:2014律师界该破题了!
·新唐人電視:建三江通告攻击律师 引巨大反弹
·新唐人電視:器官捐獻率世界之末 活摘器官盛行
·自由亚洲电台:开庭用复印文件 律师抗议退庭法官照审
·大纪元:玉清心:北京为何下禁令封锁“建三江”事件?
·大纪元:绑架四律师黑龙江农垦总局党委书记想毁掉的照片
·博讯:王藏:對昆明事件的10個懷疑論
·博讯:王藏:再次向“少數民族”同胞悔罪致歉
·博讯:王藏:“反恐”賦
·博讯:王藏:馬三家受害者上訪被押回,劉華被關蘇家屯紅菱鎮派出所
·参与:王藏: 烛光悼念曹順利和拉萨3.14事件死难者
·博訊:王藏:緊急關注正在截訪車上心臟病發的雲南訪民羅金翠
·博訊:王藏:【亂彈錄】近期微信語錄選
·博訊:王藏:有關民權民生,“暴徒”“流氓”
·博訊:王藏:某些「知識人」為何於風起雲湧的抗爭中鼓吹「素
·博訊:王藏:河北受害访民李学忠的两封信,请求关注
·博訊:王藏:以民國精神聲援建三江行動(行為)
·博訊:王藏:【黑頭套•黑社會】行為聲援建三江(之二)
·博訊:王藏:挽恩师黃河清先生
·王藏:銘刻情義,痛悼河清
·参与:黄河清先生遗体4月6日告别 海內外各界友人挽联祭语汇编(多图)
·博讯:人权艺术家举画像声援丁家喜律师
·郭國汀大律師學者師友讀《讓我們坐牢將監獄填滿擠爆》
·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参与:铁笼里祭林昭被暴政屠杀46周年(图)
·参与:王书瑶和王藏到最高法递交推翻夏俊峰错案联署请愿书(多图)
·参与:北京:高氏兄弟新工作室开张与生日派对(多图)
·参与:呼吁帮助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多图)
·傅正明:詩,從鴻溝裡突圍—談王藏詩歌的精神向度
·自由亞洲:《六四诗选》港台同步发售 “六四”游行案开庭多人被抓
·自由亚洲:【刘云书评】《六四诗选》
·自由亚洲:专题﹕八九民运精神薪火相传(视频)
·民主中国:王藏:为自焚藏人立碑的汉人画家刘毅
·希望之声:中国乱像丛生 3天5起暴力袭击事件
·希望之声:自作自受?蓝皮书曝中共安全恐慌
·希望之声:红领巾夺命案再现 学者吁废除红领巾
·希望之声:朴槿惠含泪再致歉 中国人感慨万千
·希望之声:遭秋后算账 北京女律师绝食抗议
·希望之声:六四前夕 中共当局疯狂拘押异议人士
·希望之声:美国会通过决议案纪念六四
·希望之声:高智晟律师回家倒计时 20天
·希望之声:“微信十条”后 85名“造谣者”遭惩处
·自由亚洲:北京宋庄艺术家被一度驱逐
·自由亚洲:北京艺术家因创作计划生育作品遭警驱逐 与异议人士来往频密被当
·甘粹/朱毅/胡佳/王书瑶:为严正学/朱春柳募捐公告(附至8-25全明细)
·亟待认领的严正学/朱春柳治癌捐款
·民生观察:在京维权人王藏等医院看望严正学妻子朱春柳女士
·大纪元:北京独立电影节遭封杀 逾百人联署抗议
●近期更新 .诗行合一2013
·新年元旦,与王力雄唯色夫妇,邝老五赵跃夫妇。扎西德勒
·希望之声:南周献辞掀风暴 全民反中共新闻审查
·大纪元:艺术家聚北京宋庄 戴“避言罩”挺南周(组图)
·民主中国: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面对苦难铁汉李旺阳“被自杀”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部分图片
·希望之声:民间签名呼吁党官公示财产的意义
·民主斗士张林到京,为自由干杯,饭醉饭醉
·维权网:宋庄艺术家与上访维权人士同做“砸出色彩”行为艺术
·自由作家、伤残维权警察郭少坤来京,铁玫瑰园留念
·与于浩成先生、郭少坤先生、李智英先生
·与鲍彤先生
·左起:姚监复先生、鲍彤先生、严正学先生、王藏
·戴面具的诗人王藏。胡佳 摄。谢谢佳哥,这是我懂事以来最酷的一张个人照。
·德国之声:斯巴达第二季:一夜再回十八大前
·博讯:唐柏桥等紧急呼吁各界关注严正学的处境
·维权网:大陆民主维权人士发布“立即制止对安徽张林父女非法侵害的呼吁书”
·希望之声:党毒发作 云南县官怒砸机场
·RFA:两会前各地多名民主人士被威胁监控拘押 异见艺术家称要自焚后失踪
·大纪元:两会前异议人士被严控 艺术家欲自焚抗争
·希望之声:《南周》为浦志强募集十万粉丝打大老虎
·希望之声:民众:彻底清算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罪行
·敦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呼吁书(首批联
·希望之声:两会代表对环境问题沉默折射官员何种心态?
·维权网:北京宋庄糖厂艺术区遭遇强拆
·维权网:北京宋庄糖厂艺术区强拆继续升级,抗争持续
·RFA:宋庄艺术家维权活动遭当局干扰
·看中国:宋庄艺术区被疯狂改造 艺术家愤怒了(组图)
·大纪元:京最大艺术区遭强拆 艺术家举办反强拆艺术节
·荷兰在线:北京宋庄糖厂艺术区强拆:中国艺术先锋的沦陷?(组图)
·胡佳:我是杨佳的兄弟胡佳
·美国之音:杨佳墓“敏感” 扫墓者遭抓
·六四天网:歌星伊能静将捐款10000元给73岁访民王英强
·博讯:伊能静私信王藏:愿捐助访民王英强1万元
·自由亚洲电台:台湾艺人伊能静捐助陕西访民
·大纪元:女艺人伊能静再“羞”中共 捐万元助访民
·新唐人电视台:獲伊能靜捐款一萬 訪民感動流淚
·自由亚洲电台:诗人王藏将伊能静的捐款交给陕西访民
·维权网:艺术界声援陕西访民王英强等人,感谢伊能靜爱心捐助(图)
·大纪元:投书:陕西访民王英强被遗弃街头 再失踪
·中国禁闻-禁书网:蓝田访民曹秀琴陈述从北京被押回的遭遇
·新唐人电视台:陕西冤民:致联合国人权办的一封集体联名信
·新唐人电视台:多名艺术家关注的73岁老人再次赴京上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两个“反革命”青年的邂逅与对白——欧阳小戎、小王子谈话节录


   ------------------------------------------------------------
   谈 话 人:欧阳小戎(简称“欧”)、小王子(简称“王”)
   对谈地点:贵阳
   对谈时间:2007年3月11日 礼拜天

   ------------------------------------------------------------
   王:感谢贵阳的陈西、廖双元、吴玉琴、张重发、申有连、杜
     和平、李任科……等等一些友人的热情接待与用心安排,让我们
     两个有“反革命倾向”的云南老乡走到一块。
   欧:感谢贵阳的朋友。“反革命”这顶帽子我完全接受,因为我确实
     是个“反革命”。我反对暴民式的革命,中国数千年来直到现在
     也一直没有摆脱暴民革命思维。
   王:请戎哥谈谈去年您被监视居住的情况。
   欧:称“戎哥”有点黑社会的味道。(笑)去年我一共两次被监视居
     住。第一次从2月19日开始到4月7日,地点在昆明。这次警方给
     我出具正式的监视居住手续,当时他们只是给我看了相关的文
     件,没有让我带走任何相关的东西,甚至包括我在此期间所写的
     文艺作品和日记。此次的罪名是我“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后解除监视居住的理由是我的“情节轻微,不予追究”。第二次
     是8月21日到9月20日,地点在云南保山市。这一次是他们从青岛
     把我“接回云南”,一直到放我回家,他们都没有出具任何法律
     手续。
   王:患难之交,你大我多岁,以后我就称您“戎哥”了。(笑)我在
     网络上了解了您积极参与去年以高智晟和郭飞熊为首的维权接力
     绝食,这让海内、外人士激赏。蔡楚、川歌、赵昕、欧阳懿、王
     德邦、李建强等各方人士为您公开呼吁,关注您的离奇失踪。我
     因此进而关注您的写作,在网上读到了您那首感人肺腑的诗歌
     《妈妈,让我去绝食吧》。我看到同时代的年轻人有您走在了维
     权抗暴的最前端。
   欧:感谢所有以上提到和没有提到的关心关注我的朋友,我唯一能做
     回报这份友谊的事就是努力坚持有人格有尊严的生活下去。当时
     我准备做这场绝食活动的志愿者,我还来不及作任何工作就遭到
     警方抓捕。现在这场绝食活动已告结束,已成历史,把它留给时
     间来判断吧。但我从来没有因此感到任何后悔。那首诗在网络上
     被广泛转载,主要原因还是接力绝食活动受到了广泛关注,并非
     诗歌本身的文学价值有多高。从创作的角度来说,我对这首诗并
     不满意,我想我应该可以写得更好。这场维权抗暴只是中国文明
     化进程中一个很小的段落,过去30年的时间类似的情况我们已经
     经历了许多,未来肯定还要经历许多。
   王:我也希望此类投射出高贵良知与民主自由信念的事件多多益善,
     尤其是发生在青年人身上。在此,我想到应是我们共同友人的杨
     银波,他多年以来切实从事着底层的调查走访与为弱势群体提供
     各种道义援助。我们都从农村走出,同处底层,同在严酷现实的
     夹缝中求生。
   欧:良知并不高贵,它是一个人存活的基础。我认识的很多朋友,他
     们从来不以高贵者自居。我正向他们学习。杨银波我从未见过,
     但也心仪已久,他非常了不起。客观上说,我们现在虽然身处社
     会底层,但一方面,我们还不是当今社会的最底层;另一方面,
     我们目前的处境,比起很多年长朋友年轻时要好很多倍。他们当
     年那是身处当时社会的真正的最底层,而且现在的社会,单从经
     济上说要比以前发达。我因此感到庆幸。
   王:理解并同意您的说法。我说良知高贵,是因良知缺失。我也正向
     那些把良知当成一种生存常识的人们学习。
   二、
   王:现在谈谈“异乡人”的笔记。背井离乡流浪漂泊成为了我们共同
     的生活状态。
   欧:我是个喜欢文艺的青年,我觉得这种生活很浪漫。男儿当行远,
     而且我每到一处就受到当地朋友的热情接待,有时我觉得愧疚,
     因为难以回报他们的盛情。
   王:我也有类似的感受。同道与前辈们的帮助使我们幸福地拥有了此
     种愧疚,相信愧疚感会如荆棘,激励着我们对理想的不懈追求。
     我们的确任重道远。
   欧:深表赞同。目前我能想到也是我正在做的一件事就是写作我的 
     《异乡人笔记》系列,把前辈和朋友们的音容笑貌记录下来,希
     望我能通过类似的创作留给历史与文学一份见证。为此我必须努
     力在创作上达到更高的水平。
   王:我想到“故土上的流亡”这种说法。
   欧:我们确实是“在故土上流亡”。我们生在中国,人也没有离开中
     国这片土地,但是我们是一群没有“国”的人。所谓流亡者,就
     是失去了国的人,我们的国不在现在,而在未来。或者说是在我
     们心中,这个国大概就是梁启超所说的“少年中国”以及哈维尔
     理想中“真正的共和国”。服务于个人并因此希望个人也能为之
     服务,充满少年精神的共和国。这和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那
     种死气沉沉的靠所谓悠久历史而夜郎自大又容不下任何一点异议
     声音的专制国家炯异。这个国必定以民选为基础,民选是它的第
     一步。
   王:也可以说我们“自愿选择流亡”,并在寻找与构筑自己的精神家
     园。
   欧:是的,心灵的自由高于一切,做出这种选择,我们会失去很多自
     由。比如身体被拘禁,丧失择业自由等等,但是所有失去的这些
     都是为了换来心灵上的自由。
   王:您的文笔很好,这在您的诗文中可以看出。我觉得您还有着俄罗
     斯流亡者式的情怀。
   欧:在中国文笔好的青年多如牛毛,我只不过是因某些因素受到一定
     程度的关注而已。说起俄罗斯,我非常向往这个国度,这种情结
     难以言表。开玩笑地说,我也许上辈子是个俄国人。我觉得俄罗
     斯民族与汉民族在气质上差异非常大,比如说同样是对英雄式人
     物的理解,汉民族的英雄都“轰轰烈烈”、“惊天动地”,但俄
     罗斯的英雄则悲怆忧伤,内心充满悲剧性冲突。总的来说,俄罗
     斯民族艺术气质浓厚,情感丰富剧烈,带有悲剧美色彩。这种色
     彩令我向往。
   王:两个民族气质上的不同,我觉得是因信仰问题造成的。您跟我谈
     起您信仰基督。
   欧:是的,我信仰基督。信仰是不带任何功利色彩的。我有两个信
     仰,一个是基督信仰,另外我还信仰民主。民主本身不是一种信
     仰,但对于投身民主化事业的人来说,只有把民主上升到信仰高
     度,才能支撑我们坚定不移地为其努力,不放弃世俗世界的追
     求。其实,民主并不象很多人想象的那么美好,但是民主是人类
     历史上所创造的最不坏的一个制度。民主制度给所有的思潮都提
     供合理的舞台,包括我们不太喜欢的那些思潮。信仰民主好象是
     个悖论,带上了浓厚的功业色彩,这是身不由己。专制极权者几
     乎不留任何追求民主的空间,民主对于我来说自然而然也成了一
     种信仰。
   王:米奇尼克也曾说,民主是灰色的。但是我们连追求一点灰色的东
     西都十足艰难。如您所表达的意思,民主被“逼”成一种信仰,
     因为它不在我们的此岸。
   欧:宗教信仰对人心的净化作用造成两个民族气质上的差异,我接受
     这种观点。但又回到刚才我所说的,宗教信仰是不带任何功利色
     彩的,我们不能指望靠推行某种宗教信仰来建功立业。宗教属
     灵,不能用人的理性去诠释。
   王:《异乡人笔记》中你记录了很多异议人士和他们的家属。
   欧:我记录下来的基本上都是这些人日常生活中的细节,真相往往存
     在于细节中,我相信细心的读者能从中体会出他们是些什么样的
     人。异议群体是中国最优秀的群体,也是受难最深但很少被关注
     的群体。(笑)我想热闹热闹他们。
   三、
   王:纸上的笔迹与土地上的足迹汇成了华夏大地上鲜血淋漓的不死之
     魂。
   欧:你的用语,令我想起林昭和她的血书。请允许我向她在天之灵祈
     祷。(祈祷)纸上的笔迹很容易被人发现,而土地上的足迹很少
     有人看见。所以我认为土地上的足迹比纸上的笔记更可贵。况
     且,从来都是先有足迹,然后才有笔迹。从过去50多年的历史来
     看,足迹比笔迹承载着更大更深重的道义责任和风险,也更容易
     为人所诟病或忽略。
   王:是这样。人类前行的意义高出文学本身的意义。知行合一,实修
     实证,才是王者的生命本色。
   欧:知行合一是我努力的目标,这很难完全做到,我需要不断朝这个
     方向努力,尽自己可能接近这个境界。
   四、
   王:我们目前的道路是坦克下的呐喊、废墟上的飞翔。
   欧:真正坦克下的呐喊我没有经历过。我的很多朋友倒是亲身经历
     过。我想这种经历对于他们来说一定刻骨铭心到了极点。我们面
     对的是手中掌握整个国家机器的人。他们几乎可以调动全中国一
     切人力、物力、财力资源。我们并没有将这个庞然大物视为敌
     人。这个庞大的东西,必将转换为未来民选社会的一部分。这个
     庞然大物虽然强大,却异常虚弱,将我们这些手无寸铁之辈视为
     敌对分子,这很可笑。
   王:鲁迅说想吃人的人拥有狮子的凶心、兔子的胆怯、狐狸的狡猾。
   欧:废墟上也可以飞翔。雨果《九三年》中有句名言:“人生来不是
     为了戴枷锁,而是为了展翅飞翔。”重要的是飞翔本身,而不用
     管下面是废墟或是其它东西,因为当你飞起来之后,你是在天空
     中,而不在废墟上。(笑)我飞不起来,我连坐火车外出一趟都
     要战战兢兢担心被“接”回云南去。
   王:飞起来了。他们接回去与拘禁的仅是肉身。感谢坦克与废墟,时
     时刻刻在造就真正的自由诗人,使其拥有了呐喊与飞翔。任何时
     空,慈悲与爱愿应是呐喊与飞翔的生命底色。
   欧:(笑)他们这样折磨我,你还感谢他们……
   五、
   王:谈谈《幕布下的恋歌》吧。
   欧:这是我的一个诗歌集子,也是异议群体的一个普遍现象:难以解
     决婚恋问题。投身民主化运动的人,往往精神上的追求胜于物质
     上,他们对爱情的理解和忠贞程度令人惊叹。但很可悲,他们很
     多人难以找到对象。因为极权势力的打压,异议人士们的配偶不
     仅不能因为和爱人走到一起,就能得到什么一般意义上的好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