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以诗歌的名义反击:我们的国家丑陋又可憎——戳穿网络红卫兵小月亮的谎言与对极权机器的顶礼膜拜]
王藏文集
·自由亚洲:北京艺术家因创作计划生育作品遭警驱逐 与异议人士来往频密被当
·甘粹/朱毅/胡佳/王书瑶:为严正学/朱春柳募捐公告(附至8-25全明细)
·亟待认领的严正学/朱春柳治癌捐款
·民生观察:在京维权人王藏等医院看望严正学妻子朱春柳女士
·大纪元:北京独立电影节遭封杀 逾百人联署抗议
●《血泪的洗礼——中国底层调查》
○我强睁疲惫的双眼,看着这滴血流泪的中国
《家破人亡两不知,血泪抗争到何时?——暴力强拆导致马玲丽户十五年蒙冤受害的调查报告》(诗行合一2008)
·漫漫血泪路——屈辱浇灌的受迫害和抗争经历(上篇)
·我要的是一个公道——马玲丽访谈(中篇)
·强拆在中国——令人揪心的文章标题(下篇)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一)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二)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三)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四)
蒙冤受害在继续(诗行合一2009)
·强烈抗议贵阳市云岩康厦房开公司经理王毅将16年蒙冤受害的被强拆户马玲丽打伤住院的公开呼吁信
《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诗行合一2010)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
·一位中学生致中共贵阳市市委书记李军的一封信
·两会期间,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对被暴力强拆人高喊:“给我打”!
·莫建刚:又一非法暴力强拆的事例——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民李毫美厂房和住房被强拆
·自由亚洲:贵阳残疾人抗议强拆政法委书记下令打人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自由亚洲:贵阳母女抗议强拆被打伤
·自由亚洲:贵州和北京分别有维权人士遭到当局传唤
·希望之声:贵阳官员高声命令殴打被强拆户
·希望之声:贵州维权人士维权活动被警方破坏
·毁灭非法强拆证据,党武乡政府罪上加罪!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受害人李毫美和女儿吴文燕在被暴力强拆后的废墟上(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境况(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临时居所(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寡母李毫美与失学女儿吴文燕被强拆后只能在废墟上鸣冤控诉(图)
·残疾寡母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花溪区乡政府官员殴打后随之抗议标语被强行烧毁(图)
·残疾寡母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花溪区乡政府官员殴打受伤躺在床上(图)
·人权捍卫者王藏、吴玉琴、莫建刚、廖双元与残疾人李毫美(中)在强拆废墟上(图)
●《诗想录》
·《诗想录》(1-15)
·博訊:王藏:《詩想錄》(節選)
●朝圣的足迹(雪域藏地之旅)
·顶礼至尊空行母门措上师
·门措上师简介
·顶礼大恩上师丹增嘉措活佛
·丹增嘉措活佛略传
·顶礼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仁波切
·索达吉堪布仁波切简介
·顶礼大恩上师慈诚罗珠堪布仁波切
·慈诚罗珠堪布仁波切简传
·顶礼大恩上师益西彭措堪布仁波切
·益西彭措堪布仁波切简介
·我忘不了去山顶挂经幡的小路上/黄颜色的小花星星点点
·与师兄们一起/挂完经幡/我抬头一望/多么美的天空
·它的眼神告诉我,这天已等很久
·太阳,化为一条/金色的河流/在尘世宁静流淌/我那颗渴望自由的心灵/沐浴其中
○○○○○○○○○○○○○○○○○○
·对王藏的批评节录(一)(2007年前)
·各界对王藏诗歌的评论节录(二)(2013前)
·川歌:中国当代年轻诗人素描
·川歌:谁是中国真正的杰出诗人?
·诗友诗歌中的小王子
·槟郎:关于诗歌创作答小王子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厌恶呼吸》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生命程序》的解读
·张嘉谚/杨春光对小王子作品《向日葵》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跳舞》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用爪子抓破光线》的解读
·杨春光:能否打好或打起现代文化战争,这是决定中国在本世纪能否提早进入世界主流文明民主社会的关键!
·杨春光:海外与本土民运相结合突破网络言论自由禁区的最新之路
·杨春光:重谈诗歌干涉政治与反对犬儒主义写作
·张嘉谚:中国网络反极权的"个体先锋"诗歌写作
·张嘉谚:中国低诗潮(06年1月定稿版)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上)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中)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下)
·老象给黄土、小王子的信
·张嘉谚:谈谈我的网络写作
·张嘉谚:谈谈"个体先锋写作"
·陈仲义:近5年网络诗坛诗象观察
·陈仲义:除了中产阶级"下午茶",还有什么?!
·《对张嘉谚的一次特别访谈》
·张嘉谚:"诗性正治"论
·虎 嘯:民運的沉思
·张嘉谚:诗人的骨头
·丁友星:现代文化战争终于打响了
·廖双元:夜读《小王子文集》赞独创精神
·吴若海:游图云关中山堂赠小王子(外一首)
·网友送给小王子的两首诗
·无聊人:向死而生----给小王子
·楚狂:王者的狂与伤————献给我的精神兄弟小王子
·看一则网络红卫兵对小王子的攻击——这类爱国愤青的激情有增无减啊
·一网友对《厌恶呼吸》的解读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黄河清:口占寄小王子
·齐白石嫡传弟子慷慨赠送我的书法作品:苦难慈悲
·九曲澄:读王藏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诗歌的名义反击:我们的国家丑陋又可憎——戳穿网络红卫兵小月亮的谎言与对极权机器的顶礼膜拜

以诗歌的名义反击:我们的国家丑陋又可憎
    ——戳穿网络红卫兵的谎言与对极权机器的顶礼膜拜
   
    ● 小王子
   

    我曾在《北京评论》贴出我的两篇文章《被捕不断成为中国自由知识
    分子的一种命运》与《米奇尼克的公民语言》后,垃圾派那名滑稽搞
    笑的“红卫兵诗人”立马在我面前为GCD坚决拥护(其背后的利益
    用意是光天化日地用屁股向它献媚卖弄,以显示自己确实是忠心的奴
    隶良民),还热情十足地送了我一首“诗”。
    我本是不想搭理这类网络渣滓的,她和很多的所谓“诗人”只会分行
    排列琐屑无聊的口水鼻涕以标榜“先锋”,“在场”和“日常”。他们根
    本不具备最起码的常识,连“知道分子”也算不上,
    更不谈文化及诗性诗艺。可笑与悲哀的是中国网民本
    身就少,除却大批的游戏青年聊天人民网络公务员而外,上网发诗谈
    诗的就更少。而在这少得可怕的“诗歌论坛”中,这批“网络红卫
    兵”的数量超级庞大,且翻倍猛增!他们免费申请一个论坛,马上就
    挂满名字,以一伙用网络消费生命的绿头苍蝇,来博取虚得不能再虚
    的小名,借此占着还没屁眼大的一个地盘大呼小叫。嘿嘿,自封的诗
    人帽子遍网络穿梭飞扬,指手划脚搔头弄耳的样子忙着上小报副刊花
    边新闻,得意忘形的头颅向官方诗刊的哈巴狗编辑与靠权力弄到“评
    论家”的糟老头撒娇着“文化事业在党的政策领导下正白花齐放百家
    争鸣地繁荣”,欢天喜地的手掌在虚伪至极的献媚恭维中集结起新的
    权力机构与买卖交易……
    我一直对网络给中国的自由空间与诗歌文学的复兴甚至是民族复兴寄
    以近乎“红太阳式”的热望,也以此自勉和默默努力着。但看遍百分
    之九十九以上的上网诗人和作家的表现后,我也不禁黯然神伤。文字
    的发表空间变了,文字的苍白面孔没变;世界的信息量丰富了,鼻子
    眼睛的一元呆滞与长久的奴性阴暗没变;关于诗歌文学的声响浩大复
    杂了,中国人的灵魂却依旧旷世无根、狭隘、死寂。
    当时我看到小月亮辛苦费力地弄了一大篇诗歌“教导”我的时候(她
    是被他们圈子及很多网虫宠爱的值班斑竹),恰逢我有空。我于是也
    学着秉持网络的“娱乐精神”以牙还牙,速作一诗,以示反击。
   
    两首诗歌重录如下,供朋友们一笑。
    ------------------------------------------------------------
    我们的祖国美丽可爱
    ──给小王子
    小月亮
    我们的祖国美丽可爱!
    生长在母亲怀抱里的人们呀,当你们呱呱落地的那一刻,
    看吧,你们的血脉,就属于脚下的那片大地,
    你们的骨子里,就倾注着祖国母亲的血液。
    后来你们自由地呼吸,自由地生长,
    畅饮祖国母亲的河水,摘取那平原上的果实饱腹。
    那时你们的母亲,有一颗善良的心,
    她温和的语言,教会你们祖国的文字,
    祖国的语言;她一双明亮的眼睛,
    告诉你们甚么是爱。于是,你们可爱的嘴里,
    就说出让人喜悦的话,对你们的家人,
    年长的男性,称爷爷爸爸,或者叔叔大伯;
    年长的女性,称母亲和奶奶,或姑姑和姨姨,
    他们对你们的关怀无微不至,
    让你们感到温暖,感到可亲;
    他们保护你们,不受野兽的伤害,不被病魔击倒;
    时间过得很快,你们从儿童长到少年,
    从少年长到青年,都是在亲人的爱护中,
    在和平的年代里,在良好的气氛里。
    到了青年时代,你们就象鸟儿一样,
    能自由地思考,自由地飞翔了,
    这时你们就选择自己的路走,思想不受母亲的爱的左右。
    可爱的青年,人在这样的时候,骨子里注满青春的热血,
    行动总象好斗的山羊,有些虚狂,有些莽撞;
    看任何事情,有些不冷静,有些偏激。
    以前我也是这样的,对年老的人,行动上总是挑剔,
    总是偏见地认为,年轻就是一切,
    年轻人可主宰这个世界。年轻人总是轻视年老人的意见,
    这很常见。到后来,等他们遭遇到挫折,
    行动总是要失败,他们就会想到老年人,
    想到他们有远见的劝告。如今,你们正走在青年时代,
    活得自由,活得无拘无束,你们接受新知识,
    范围很广;你们收集到的信息,也很新很及时。
    每个人走甚么路,取决于自己的见识。
    可是,小王子,作为诗人,爱诗歌的人,
    你受妖魔理论的蛊惑,接受他人的指教,
    听从他人的话,恨起了你的祖国,恨起了你的母亲。
    你不愿过和平的日子,你要和他人一起破坏;
    你想在你的母亲身上,要掘深沟浅槽;
    你要用可恶的话语,奸污你的母亲。这件事情,
    你的母亲知道了,她不知该怎样谴责你,
    会说:“儿子,是甚么念头,钻入你的内心,
    使你变得那样痴狂,让你不再喜爱自己的祖国,
    不为祖国的繁荣昌盛高兴,
    不为祖国的安静和平做些事情,而要引导你,
    去恨你的祖国呢?你读外国人的书,
    本应懂得批判,懂得舍取,本应有清醒的头脑,
    有明辩是非的思维,可你,相信了歪理邪说,
    接受他人的蛊惑,心里起了仇恨祖国的念头,
    这真的很危险,到时候,谁也不会容忍你的破坏,
    大家看你是敌人。那时。你的母亲,
    不会因为生养了你这样的儿子高兴,
    而要因为你而怨恨,甚至经受无休止的苦。”
    我相信:你的家人,非常地爱他们生活的那片土地;
    你的母亲,会那样不解地看着你,
    会向你说责备的话。在他们看来,一片国土,
    对他们多么重要,他们宁死也要死在自己的祖国。
    因为这是人之常情,是人类最伟大的感情。
    他们希望你,走一条光明的大道,
    不要相信歪理邪说,爱就爱自己的祖国和人民。
    希望你,内心要美丽,要宽广,要包容。
    现在让我们争眼看看,祖国的大地,
    是多么地富丽辽阔;每一条河流,都在欢畅地流着。
    每一座大山,都披着绚丽的骄阳。
    每一座房屋里,都能听见欢声笑语。
    更多的人,过上了安居乐业的生活。
    更多的地方,看见的是幸福生活的人。
    我们的制度,我们的政策,
    越来越完善,越来越贴近民心。在我们看来,
    谁也不要沮丧,对前途不抱希望;
    谁也不要看见一片阴影,就内心惶惶;
    一切都在往好处变化,都在展示它可喜的一面。
    我们要对自己有心信,要相信爱我们的人,
    相信他们,给他们鼓舞,给他们勇气。直到有一天,
    我们夺取最大的胜利,傲然世界之上,
    显示我们的伟大,显示我们的光荣。
    那时,谁也不会小看我们,说损坏我们名誉的话。
    那时,我们可爱的祖国,才是真正地美丽可爱。
    (2005-01-09)
    本贴由小月亮于2005年1月09日在《北京评论》发表。
    ------------------------------------------------------------
    我们的国家丑陋又可憎
    ──回小月亮
    小王子
    “生长在母亲怀抱里的人们呀,当你们呱呱落地的那一刻,
    看吧,你们的血脉,就属于脚下的那片大地,
    你们的骨子里,就倾注着祖国母亲的血液。”
    这多么宛如智者的口吻啊,在我们喳喳写诗的每一天,
    听吧,我们的耳朵,是否正常地长于大脑外,
    我们的骨头里倾注着祖国的血液丝毫不用怀疑。
    你还在唱着红卫兵的歌谣
    中国半世纪以来几乎就无自由的呼吸与成长
    我们的国家深陷你争我斗的狗屁哲学与人性之恶中,
    战争与疾病与困苦与死亡从未收起它们庞大的黑色之翼,
    血腥的红色暴力与奥斯维辛的苍蝇,
    穿梭远古的中世纪之城与秦始皇的墓林
    并一直嗡嗡不停地环绕这颗蓝色有水的星球
    祖先的坟墓及我们的日常生活,
    它们还在不停地成长与繁殖。
    我们早已经见惯了它们充满病毒与罪恶的腿脚,
    任它们猖狂地在我们的食物土地上留下排排屎痕;
    我们早已闻惯了它们浑身的腐臭
    让它们与自己的呼吸成长相伴。
    这些常识掩藏于我们无穷尽的史书与我们的文学著作中,
    “畅饮祖国母亲的河水,摘取那平原上的果实饱腹”的我们怎就这么
    善于健忘或是这些相隔我们这群活在今生吃饱鱼肉的人们已太遥远?
    “在和平的年代里在良好的气氛里”作井观天自以为是的青蛙
    怎能见乞讨的母亲与兄弟姐妹在黄土上露宿发抖
    以及战火硝烟掩盖的哭嚎诅咒?
    别人的爷爷爸爸和奶奶妈妈叔叔大伯姑姑大姨以人性的关爱让我们
    时刻不忘感恩与流泪,但当他们衣不避体饭不填肚的时候
    我们就只会隔河相望或甩头离开或依然洋洋得意地书写我们
    花鸟虫鱼风花雪月的抒情诗歌。
     我们的感恩漂泊在自己貌似感恩的语词中。
    我们此时自然而然地从“我们”中区分出了一个“你们”,
    还经常学圣哲的口吻为自己虚弱的灵魂和瞎了的眼睛辩护,
    也不忘穿上厚实的外套冷冰冰地说着貌似真诚的话语。
    靠此从恶臭的官方地盘挖得金条与官衔的人们,
    指手划脚的机械动作既成为了自我保护的躯壳
    还成了主流意识形态的高级传声筒。
    总有“可爱的青年,人在这样的时候,骨子里注满青春的热血,
    行动总象好斗的山羊,有些虚狂,有些莽撞;
    看任何事情,有些不冷静,有些偏激。”
    这样的星星之火在文艺复兴启蒙运动的原野在中国北京的五四与六四
    如聂鲁达的歌喉掀开了暴风雨之前的沉寂麻木残忍欺骗权威闷热,
    换来人性的复归文艺的复活政治的觉醒人的尊严,
    尽管遭遇教皇红朝的打击子弹拳头的威胁及腐朽势力的顽抗,
    但《神曲》的炼狱之精血依旧从梦娜丽莎的微笑里眩目地展现出
    “吃人”背后的《命运交响曲》。
    即便在最后的晚餐中有背叛耶酥的犹大,
    草莽中国再次生起“红太阳”的毒日,
    我们却还拥有了林昭与张志新的自由心灵。
    如今,我们的国家正走在幼儿时代,
    我们的人们远不能拥有“中国公民”的称谓,
    这需要年轻人要“活得自由,活得无拘无束,”
    要“收集到的信息,也很新很及时。”
    “每个人走甚么路,取决于自己的见识。”
    可是,小月亮,作为诗人,爱诗歌的人,
    你受主流话语权威喇叭的毒化,却神气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