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以诗歌的名义反击:我们的国家丑陋又可憎——戳穿网络红卫兵小月亮的谎言与对极权机器的顶礼膜拜]
王藏文集
·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沒有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2014
·自由写作:王藏:《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全稿
○○○○○○○○○○○○○○○○○○
●《王藏小说集》
·雪城(连载一)
·消失的光芒
《黑火》(献给红朝天国的亡魂)
焦热的夜,是黑色的火在猛烧
●寫作中
●《鋒刃上的裸舞——為自由而戰》(恩師楊春光及後現代思想研究)
●《太陽從極權東方升起——中國自由文化的復興》(黃翔、袁紅冰、楊春光等人及49後中國自由文學/思想/文化現狀探究)
●《極權主義的終結——一名中國詩人寫給地球受難者們的安魂曲》(極權主義問題研究)
○○○○○○○○○○○○○○○○○○
●《学着独立地思想》(诗行合一2003-2005)
○凌乱,或偏激——反正已学着独立了,开始记录思想了
·十七岁时的自言自语
·关注东海一枭──五四感怀
·新奥斯维辛之中的写作
·坚决争取中国知识分子的话语权力
·"我们的深深铭记与永久感谢"
·来自中国农村底层的声音
·为印度洋海啸中死去的人们默哀
·米奇尼克的公民语言
·何谓文学牛虱?
·在极权体制下如何争取知识分子话语权力
·中国诗人紧缺的政治关怀在哪
·诚邀黄翔、张嘉谚、茉莉、东海一枭、川歌、蔡楚、杨春光
·四行"小诗",重压"诗坛"
·被捕不断成为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一种命运
·"低诗歌写作"应主动争取并充分行使自己的话语权
·与龙俊花枪等朋友谈谈低诗歌的发展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一)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二)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三)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四)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五)
·垃圾也疯狂——炮打《诗刊》主编叶延滨
·火,在网络奔驰———悼念中国先驱诗人、自由思想者杨春光,网络诗坛综述
·关于低诗歌的访谈——老象、小王子对谈录
●《点燃梦想的热血》(诗行合一2006-2009)
○粗糙,或张扬——说什么也得梦想,也要点燃青春
·一些与写作相关的词
·以诗歌的名义反击:我们的国家丑陋又可憎—— ——戳穿网络红卫兵的谎言与对极权机器的顶礼膜拜
·等待与无语
·两个"反革命"青年的邂逅与对白——欧阳小戎、小王子谈话节录
·我的诗歌为您们吟颂兼致《民主论坛》
·别海内博客
·敏感的人是幸福的
·2007年6月4日与洪哲胜博士的通信
·回洪哲胜博士信暨向《民主论坛》新年献辞
·吴玉琴: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权——纪念"民主墙"30周年座谈会辑录
·热血男儿不孤寂
·热血男儿不孤寂(二)
·我为什么改笔名为“王者”?
·人人皆可为王者
·王者不妄
·欧阳小戎《我的贵阳》一文附言
·不甘为奴的见证——相逢贵州人权研讨会
·为“零分作文”和“犯罪事件”欢呼鼓掌
·一位老文革诗人的激情诗旅和精神蜕变
·致张嘉谚——刘晓波被重判更严峻说明改良老调再谈无大意义
·温情留念
·廖双元/吴玉琴/欧阳小戎/王藏
·云南欧阳小戎/王藏两兄弟与贵州友人(09年)
●《追寻自由的虹光》I(诗行合一2009—2010)
○追寻自由灵魂,酝酿心灵虹光
·来生愿做藏人——改定笔名为“王藏”(兼作为遗书)
·王藏签名并呼吁支持王力雄、唯色发起关于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遭拘押的呼吁
·王藏:苦难的命运,高贵的自由————对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的提名与建议(上)
·王藏:苦難的命運,高貴的自由——對二零零九第三屆《中國自由文化獎》的提名與建議(下)
·达赖喇嘛与自由文化运动成员悉尼会面
·袁红冰:《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尊者见面会上的发言
·王藏:神圣的聚会,自由的虹光——欢喜《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尊者悉尼见面会
·达赖喇嘛:人民有权知道真相 有权做出自己的判断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见面会图集(一)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见面会图集(二)
·至尊日波益西仁波切演唱的仓央嘉措情歌,太美了
·王藏退共青团和少先队声明(2006.12.31)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大纪元:海内外学者:超越恐惧开心锁 堂堂正正观神韵
·大纪元:胡访美前夕美联社专访高智晟 大陆学者:我们会继续
·新唐人电视:民主人士:高智晟正受极特殊压力
·希望之声:民主人士:高智晟正遭受极特殊压力 望他重获自由
·梅豔芳演繹的《血染的風采》、盧冠廷演繹的《漆黑將不再面對》感人淚下/重貼舊作,祭奠“六四暴徒”的魂
·中國藝術聖雄嚴正學(上)
·中國藝術聖雄嚴正學(下)
·贵州人权研讨会:朴实无华,德颜永存——蒋德贵先生追思会
·今日绝食,声援刘贤斌: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49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呼唤:共同寻找失踪英雄高智晟
·博讯:贵州人权研讨会人员申有连、徐国庆、王藏被当地警察限制人身自由
·维权网: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声明:践踏宪法,没有好下场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维权网: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谴责贵阳国保践踏人权的行为
·维权网:抗日将领遗子糜崇骠为国人获诺奖宣传 自由诗人王藏为其声援助威
·王藏:一枝白梅紅塵開——讀徐沛新著《無恥的洋人》(上)
·王藏:一枝白梅紅塵開——讀徐沛新著《無恥的洋人》(下)
·大纪元:法官如惊弓之鸟躲进“碉堡” 专家揭司法现状
·大纪元:诗人:马克思成魔之路解开百思不解的问题
·希望之声:王藏:“马克思成魔之路”的揭发撼动追随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诗歌的名义反击:我们的国家丑陋又可憎——戳穿网络红卫兵小月亮的谎言与对极权机器的顶礼膜拜

以诗歌的名义反击:我们的国家丑陋又可憎
    ——戳穿网络红卫兵的谎言与对极权机器的顶礼膜拜
   
    ● 小王子
   

    我曾在《北京评论》贴出我的两篇文章《被捕不断成为中国自由知识
    分子的一种命运》与《米奇尼克的公民语言》后,垃圾派那名滑稽搞
    笑的“红卫兵诗人”立马在我面前为GCD坚决拥护(其背后的利益
    用意是光天化日地用屁股向它献媚卖弄,以显示自己确实是忠心的奴
    隶良民),还热情十足地送了我一首“诗”。
    我本是不想搭理这类网络渣滓的,她和很多的所谓“诗人”只会分行
    排列琐屑无聊的口水鼻涕以标榜“先锋”,“在场”和“日常”。他们根
    本不具备最起码的常识,连“知道分子”也算不上,
    更不谈文化及诗性诗艺。可笑与悲哀的是中国网民本
    身就少,除却大批的游戏青年聊天人民网络公务员而外,上网发诗谈
    诗的就更少。而在这少得可怕的“诗歌论坛”中,这批“网络红卫
    兵”的数量超级庞大,且翻倍猛增!他们免费申请一个论坛,马上就
    挂满名字,以一伙用网络消费生命的绿头苍蝇,来博取虚得不能再虚
    的小名,借此占着还没屁眼大的一个地盘大呼小叫。嘿嘿,自封的诗
    人帽子遍网络穿梭飞扬,指手划脚搔头弄耳的样子忙着上小报副刊花
    边新闻,得意忘形的头颅向官方诗刊的哈巴狗编辑与靠权力弄到“评
    论家”的糟老头撒娇着“文化事业在党的政策领导下正白花齐放百家
    争鸣地繁荣”,欢天喜地的手掌在虚伪至极的献媚恭维中集结起新的
    权力机构与买卖交易……
    我一直对网络给中国的自由空间与诗歌文学的复兴甚至是民族复兴寄
    以近乎“红太阳式”的热望,也以此自勉和默默努力着。但看遍百分
    之九十九以上的上网诗人和作家的表现后,我也不禁黯然神伤。文字
    的发表空间变了,文字的苍白面孔没变;世界的信息量丰富了,鼻子
    眼睛的一元呆滞与长久的奴性阴暗没变;关于诗歌文学的声响浩大复
    杂了,中国人的灵魂却依旧旷世无根、狭隘、死寂。
    当时我看到小月亮辛苦费力地弄了一大篇诗歌“教导”我的时候(她
    是被他们圈子及很多网虫宠爱的值班斑竹),恰逢我有空。我于是也
    学着秉持网络的“娱乐精神”以牙还牙,速作一诗,以示反击。
   
    两首诗歌重录如下,供朋友们一笑。
    ------------------------------------------------------------
    我们的祖国美丽可爱
    ──给小王子
    小月亮
    我们的祖国美丽可爱!
    生长在母亲怀抱里的人们呀,当你们呱呱落地的那一刻,
    看吧,你们的血脉,就属于脚下的那片大地,
    你们的骨子里,就倾注着祖国母亲的血液。
    后来你们自由地呼吸,自由地生长,
    畅饮祖国母亲的河水,摘取那平原上的果实饱腹。
    那时你们的母亲,有一颗善良的心,
    她温和的语言,教会你们祖国的文字,
    祖国的语言;她一双明亮的眼睛,
    告诉你们甚么是爱。于是,你们可爱的嘴里,
    就说出让人喜悦的话,对你们的家人,
    年长的男性,称爷爷爸爸,或者叔叔大伯;
    年长的女性,称母亲和奶奶,或姑姑和姨姨,
    他们对你们的关怀无微不至,
    让你们感到温暖,感到可亲;
    他们保护你们,不受野兽的伤害,不被病魔击倒;
    时间过得很快,你们从儿童长到少年,
    从少年长到青年,都是在亲人的爱护中,
    在和平的年代里,在良好的气氛里。
    到了青年时代,你们就象鸟儿一样,
    能自由地思考,自由地飞翔了,
    这时你们就选择自己的路走,思想不受母亲的爱的左右。
    可爱的青年,人在这样的时候,骨子里注满青春的热血,
    行动总象好斗的山羊,有些虚狂,有些莽撞;
    看任何事情,有些不冷静,有些偏激。
    以前我也是这样的,对年老的人,行动上总是挑剔,
    总是偏见地认为,年轻就是一切,
    年轻人可主宰这个世界。年轻人总是轻视年老人的意见,
    这很常见。到后来,等他们遭遇到挫折,
    行动总是要失败,他们就会想到老年人,
    想到他们有远见的劝告。如今,你们正走在青年时代,
    活得自由,活得无拘无束,你们接受新知识,
    范围很广;你们收集到的信息,也很新很及时。
    每个人走甚么路,取决于自己的见识。
    可是,小王子,作为诗人,爱诗歌的人,
    你受妖魔理论的蛊惑,接受他人的指教,
    听从他人的话,恨起了你的祖国,恨起了你的母亲。
    你不愿过和平的日子,你要和他人一起破坏;
    你想在你的母亲身上,要掘深沟浅槽;
    你要用可恶的话语,奸污你的母亲。这件事情,
    你的母亲知道了,她不知该怎样谴责你,
    会说:“儿子,是甚么念头,钻入你的内心,
    使你变得那样痴狂,让你不再喜爱自己的祖国,
    不为祖国的繁荣昌盛高兴,
    不为祖国的安静和平做些事情,而要引导你,
    去恨你的祖国呢?你读外国人的书,
    本应懂得批判,懂得舍取,本应有清醒的头脑,
    有明辩是非的思维,可你,相信了歪理邪说,
    接受他人的蛊惑,心里起了仇恨祖国的念头,
    这真的很危险,到时候,谁也不会容忍你的破坏,
    大家看你是敌人。那时。你的母亲,
    不会因为生养了你这样的儿子高兴,
    而要因为你而怨恨,甚至经受无休止的苦。”
    我相信:你的家人,非常地爱他们生活的那片土地;
    你的母亲,会那样不解地看着你,
    会向你说责备的话。在他们看来,一片国土,
    对他们多么重要,他们宁死也要死在自己的祖国。
    因为这是人之常情,是人类最伟大的感情。
    他们希望你,走一条光明的大道,
    不要相信歪理邪说,爱就爱自己的祖国和人民。
    希望你,内心要美丽,要宽广,要包容。
    现在让我们争眼看看,祖国的大地,
    是多么地富丽辽阔;每一条河流,都在欢畅地流着。
    每一座大山,都披着绚丽的骄阳。
    每一座房屋里,都能听见欢声笑语。
    更多的人,过上了安居乐业的生活。
    更多的地方,看见的是幸福生活的人。
    我们的制度,我们的政策,
    越来越完善,越来越贴近民心。在我们看来,
    谁也不要沮丧,对前途不抱希望;
    谁也不要看见一片阴影,就内心惶惶;
    一切都在往好处变化,都在展示它可喜的一面。
    我们要对自己有心信,要相信爱我们的人,
    相信他们,给他们鼓舞,给他们勇气。直到有一天,
    我们夺取最大的胜利,傲然世界之上,
    显示我们的伟大,显示我们的光荣。
    那时,谁也不会小看我们,说损坏我们名誉的话。
    那时,我们可爱的祖国,才是真正地美丽可爱。
    (2005-01-09)
    本贴由小月亮于2005年1月09日在《北京评论》发表。
    ------------------------------------------------------------
    我们的国家丑陋又可憎
    ──回小月亮
    小王子
    “生长在母亲怀抱里的人们呀,当你们呱呱落地的那一刻,
    看吧,你们的血脉,就属于脚下的那片大地,
    你们的骨子里,就倾注着祖国母亲的血液。”
    这多么宛如智者的口吻啊,在我们喳喳写诗的每一天,
    听吧,我们的耳朵,是否正常地长于大脑外,
    我们的骨头里倾注着祖国的血液丝毫不用怀疑。
    你还在唱着红卫兵的歌谣
    中国半世纪以来几乎就无自由的呼吸与成长
    我们的国家深陷你争我斗的狗屁哲学与人性之恶中,
    战争与疾病与困苦与死亡从未收起它们庞大的黑色之翼,
    血腥的红色暴力与奥斯维辛的苍蝇,
    穿梭远古的中世纪之城与秦始皇的墓林
    并一直嗡嗡不停地环绕这颗蓝色有水的星球
    祖先的坟墓及我们的日常生活,
    它们还在不停地成长与繁殖。
    我们早已经见惯了它们充满病毒与罪恶的腿脚,
    任它们猖狂地在我们的食物土地上留下排排屎痕;
    我们早已闻惯了它们浑身的腐臭
    让它们与自己的呼吸成长相伴。
    这些常识掩藏于我们无穷尽的史书与我们的文学著作中,
    “畅饮祖国母亲的河水,摘取那平原上的果实饱腹”的我们怎就这么
    善于健忘或是这些相隔我们这群活在今生吃饱鱼肉的人们已太遥远?
    “在和平的年代里在良好的气氛里”作井观天自以为是的青蛙
    怎能见乞讨的母亲与兄弟姐妹在黄土上露宿发抖
    以及战火硝烟掩盖的哭嚎诅咒?
    别人的爷爷爸爸和奶奶妈妈叔叔大伯姑姑大姨以人性的关爱让我们
    时刻不忘感恩与流泪,但当他们衣不避体饭不填肚的时候
    我们就只会隔河相望或甩头离开或依然洋洋得意地书写我们
    花鸟虫鱼风花雪月的抒情诗歌。
     我们的感恩漂泊在自己貌似感恩的语词中。
    我们此时自然而然地从“我们”中区分出了一个“你们”,
    还经常学圣哲的口吻为自己虚弱的灵魂和瞎了的眼睛辩护,
    也不忘穿上厚实的外套冷冰冰地说着貌似真诚的话语。
    靠此从恶臭的官方地盘挖得金条与官衔的人们,
    指手划脚的机械动作既成为了自我保护的躯壳
    还成了主流意识形态的高级传声筒。
    总有“可爱的青年,人在这样的时候,骨子里注满青春的热血,
    行动总象好斗的山羊,有些虚狂,有些莽撞;
    看任何事情,有些不冷静,有些偏激。”
    这样的星星之火在文艺复兴启蒙运动的原野在中国北京的五四与六四
    如聂鲁达的歌喉掀开了暴风雨之前的沉寂麻木残忍欺骗权威闷热,
    换来人性的复归文艺的复活政治的觉醒人的尊严,
    尽管遭遇教皇红朝的打击子弹拳头的威胁及腐朽势力的顽抗,
    但《神曲》的炼狱之精血依旧从梦娜丽莎的微笑里眩目地展现出
    “吃人”背后的《命运交响曲》。
    即便在最后的晚餐中有背叛耶酥的犹大,
    草莽中国再次生起“红太阳”的毒日,
    我们却还拥有了林昭与张志新的自由心灵。
    如今,我们的国家正走在幼儿时代,
    我们的人们远不能拥有“中国公民”的称谓,
    这需要年轻人要“活得自由,活得无拘无束,”
    要“收集到的信息,也很新很及时。”
    “每个人走甚么路,取决于自己的见识。”
    可是,小月亮,作为诗人,爱诗歌的人,
    你受主流话语权威喇叭的毒化,却神气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