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老象给黄土、小王子的信]
王藏文集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象给黄土、小王子的信

   黄土、小王子:
   
   最近,龙俊花枪为一个“低诗歌”论坛名与典裘产生争吵,我在一旁看得很清楚。关于低诗歌、低诗歌运动、低诗潮,我始终认为,参与的人越自觉越多就越好,为什么?因为低诗歌、低诗歌运动、低诗潮是当前中国先锋诗歌客观发展和先锋诗人自觉推动的大趋势,决不是一两个人一伙子人一两个集团或少数诗歌流派的事,应该说,低诗歌坛子办得越多,我们的事业越兴盛!这是我、杨春光、丁友星等人早就希望的——低诗歌运动仅仅是网络文学革命与文化革命运动的第一阶段。仅仅为一个名而争,太小气也未免太功利了。两边都是好兄弟,我希望私下好好沟通商量,不要因此伤了和气。龙俊花枪对一个名反映如此强烈,这是我不欣赏的。但他们的确在为低诗歌运动做实事,所以我不愿因公开表明我的看法使事情复杂化,便把已经写好的下面贴子硬压了下来——
   
   此事牵扯到我,不得不在此说几句:

   
   1.“低诗歌”是一种客观现象,谁也发明不了。
   
   2.关于“低诗歌”的命名的由来,我也讲一下:去年初我刚涉网,写完《谈谈垃圾写作的灵性》,《垃圾写作的精神资粮》等文后,我便在各论坛随意浏览,并转向思考网络文学革命的一些问题。联系崇低审丑诗写现象的普遍,我开始着手写一篇文章,目的是从这种新的诗歌现象入手,较为切实地推进中国网络的文学革命。这篇文章劈面遇到的,就是为这种新的诗歌现象命名。我是向来反感用什么“新”和“后”之类的字眼为一种写作现象命名的,那太缺乏想象力了。我承认,为“低诗歌”这个命名,我想了整整三天之久,也为想出这么一个较为满意的命名而高兴。这事我与杨春光、丁友星都在电话中谈过。文章写得差不多了,恰好龙俊来电话,说他们正拟办一个刊物,希望有我一篇。“好啊,我刚写有一篇,很快完稿。” 我在电话中对龙俊谈了我想到的“低诗歌”这个不无得意的命名,并谈了我那文章的一些观点和对低诗歌现象的展望。龙俊说,他和他的朋友们也讨论过类似诗歌现象,与我想的很一致。用“低诗歌”的说法,可说不谋而合了。既然一拍即合,我与龙俊便商量该怎么搞“低诗歌运动”。在电话里,我们讨论了推进低诗歌运动的一些做法。
   
   当时,我还不知道花枪,后来在《写者部落》读到他的诗,觉得不错,问起龙俊,才知道花枪与龙俊是我们搞低诗歌运动的共同发起人。
   
   ○       ○       ○
   
   为“低诗歌”这一个命名,我感觉龙俊向来十分在意,认为是他和花枪先想到的。我也曾就此诧异地问过他,“当然了,”龙俊告诉我说,“为办刊物,他和花枪很早就注意到并讨论过这种新的诗歌现象,也曾提出过‘低低’、‘低诗’等命名。”我听了不以为然。我看得很清楚,低诗歌作为先锋诗歌现象,最重要的是要以诗性化途径和手段冲击政治禁区。其次。低诗歌运动应是一场吸引众多流派、集群和个人参与的话语革命,它要求倡导者无私无畏,有容纳百川的肚量,而这两点,龙俊与花枪恰恰做不到。低诗歌运动论坛开到至今一直冷清,这是大家都看见的。
   
   我的“低诗歌运动”观与杨春光、丁友星更一致, 因为与龙俊同为贵州老乡,同是朋友,我不想扫他的兴。除了上面两点他做不到,他的什么“诗到灵魂为止”的提法,也是我不赞同的。诗有止吗?诗压根儿就无止。如果说,“诗到语言为止”与“诗从语言始,到政治止”的提法有其艺术背景与社会背景的针对性,那么,“诗到灵魂为止”之类的提法则毫无意义,等于什么也没说。
   
   我写文章是任性而为的,不想受人制约。《低诗歌运动》一文修改为《低诗潮宣说》直到最终定稿为《中国低诗潮》,我征求了你俩及另一些人的意见,恰恰没征求龙俊与花枪,这不是有意的。我也不知怎么没想到征求他俩的意见。
   
   龙俊等人做事,不像杨春光,总是及时电话商谈。他们办的刊,其组稿选稿用稿原则与具体情形,我一概不知;其选定目录,我也和大家一样,他发表了才知道。他居然没注意我那篇文章换了说法,以至于把同一篇文章当成两篇并排发出。办论坛的事,他也急,待我看见《低诗歌运动》名儿出台,心里暗暗惋惜:用“低诗歌”三字就够了!《低诗歌》论坛,多好!凡写低诗歌的诗人都会被吸引,自然而来,很快就人气大盛。可惜了。为此,我记得曾经给黄土的信中表示过类似意思,就是希望黄土以“低诗歌”为名办一个论坛。可想而知,若黄土那时办“低诗歌论坛”,也会引来争吵的。
   
   我上网的原则是,不公开加入任何一个帮派,我只想自由言说,后来更是有意地践行独立、自由的写作原则。当看见“张嘉谚”之名被《空房子诗报》、《低诗歌运动》公开挂出,我只好另取一个网名“老象”,拒绝挂上任何论坛,死保独立自由!并一再声明:只作真诗人之友。现在看来,由于中国诗人普遍缺乏民主意识,小圈子,小团伙、小流派意识浓重。从某个角度看,“党同伐异”正是中国几千年来专制主义最为根深蒂固的深厚土壤。有一些人坚持独立自由的写作原则是完全必要的,我现在批伊沙们,将来也会批皮旦们的狭隘帮派意识,这纯属个人行为,与“党同伐异” 无关。
   
   ○        ○        ○
   
   黄土,小王子,你们俩都是我看好的最有潜能的新一代将才。我之所以详尽地与你们讲这回事,一是希望事情真相多有几个人心中有底;二是不希望看到你们不自觉地陷入狭隘的帮派之中。我看过80后诗人的一些排名,竟然没有你俩的名字。这和你们局限在单一派别活动不无关系。历史承认够格的诗人,最终都是以单个衡量的。真正的先锋诗人不会有几个,拉帮结伙可以壮胆,可悲的是现在最先锋的拉帮结伙的诗人们(垃圾派与垃圾运动)连壮胆也做不到。这是明显的,不敢冲禁区,怎么称先锋?当今中国,性禁区已冲得一塌糊涂,只剩一个意识形态特别是政治话语禁区了。且不说要求诗人们像东海一枭、刘晓波、余杰式的以政论话语赤裸裸地直面批判,就是用诗性化手段形象含蓄地最有安全系数地去冲击(即杨春光倡导的“后政治”和我提倡的“诗性正治”),诗人们也畏畏缩缩,美其名曰只谈艺术,不谈政治。这样的诗人,我是轻视的。永远别指望他们写出什么有份量的东西出来。试问:古往今来的大诗人,屈原歌德杜甫苏轼拜伦普希金……哪一个没有现世政治关怀?
   
   当然,我说这些,并非要你们退出某派某群体,而是相反,应立足于某一群体用先锋精神与先锋写作带动这一群体;我也并非要你们只从事诗性正治写作,而是希望你们始终忠实于内心感受,随时关注并在目前注重诗性正治诗歌的前导性。
   
   好了,说得太多了。即此不赘。
   
   张嘉谚2005年2月23日
   
   此信发了两次,你们都没收到。奇怪。已经过去一周了,龙俊花枪总算把低诗歌论坛办了起来,很好。以后,我活动的主要坛子就是典裘的低诗潮和龙俊花枪的低诗歌。空房子和别的论坛我也会去,但可能没时间与精力跟贴,除非有很抢眼的现象。空房子在杨春光没重振它时,我主要把它作为一个发些富于思想性或较为尖锐性的资料地,从这个意义上说,冷清一点或许还好些。因为网络诗人关注思想有思想追求的并不多。
   2005年3月1日张嘉谚又及
   
   ○      ○       ○
   
   小王子,这封信已过去两个星期,我至少发了四次,总是发不到你的手里!奇怪,连换邮箱也不行。最近两天我发现我怎么也发不上贴。只能事先打在文档上再贴上去,这太难过了。不知是否我的电脑问题。这封信连杨春光都收到了,只好请他转发给你。内容暂时不宜公开。因我发现最近龙俊在极力拉你。只要是推动低诗歌与低诗潮,都是好事。我们警惕的只是为谋私利而影响了统一阵线,搞成封闭性小团伙闹小派性,那就太无聊了。
   
   张嘉谚2005年3月6日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