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老象给黄土、小王子的信]
王藏文集
·唐柏桥:强烈推荐青年诗人王藏用血泪写就的力作《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
·张嘉谚:以“一个人就是一个军团”的胆魄、激情与诗性创造,似乎又要引领新一轮中国诗人决绝抗争的时代
·郭国汀: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激情洋溢,热血沸腾,化作深情厚意,熔化千年冰山,抚慰心灵苦楚,振奋垂暮之年。
·吴玉琴:我在自由圣火上看到了你写的诗,我是流着泪读完的。看到写申有连那段时,我已经全身发抖,泪如雨下了……
·楚狂:深深震撼于兄之悼念钱云会力虹的组诗,望兄保重!在必将到来的新纪元,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老乐:王藏吾弟:太喜欢你这首诗----《让坦克下的诗歌飞!》……这首诗应该广为流传。我已将它打印出来贴在我家墙上。
·严正学:几天來,心如寒冰!读罢诗,热泪盈眶!!!!!!
●《黑暗日》(长诗)
·黑暗日(之一)
·黑暗日(之二)
·黑暗日(之三)
·黑暗日(之四)
·黑暗日(之五)
·黑暗日(之六)
●《王者归来》(王者哲学)
·《王者归来》序诗
一、严冬残梦
·严冬残梦(一)
·严冬残梦(二)
·严冬残梦(三)
●《我还在面对》(短诗2012)
·《我还在面对》(2012短诗4首)
●《京城的鬼》组诗2013(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京城的鬼——2013诗歌15首
●《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2013(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沒有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2014
·自由写作:王藏:《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全稿
○○○○○○○○○○○○○○○○○○
●《王藏小说集》
·雪城(连载一)
·消失的光芒
《黑火》(献给红朝天国的亡魂)
焦热的夜,是黑色的火在猛烧
●寫作中
●《鋒刃上的裸舞——為自由而戰》(恩師楊春光及後現代思想研究)
●《太陽從極權東方升起——中國自由文化的復興》(黃翔、袁紅冰、楊春光等人及49後中國自由文學/思想/文化現狀探究)
●《極權主義的終結——一名中國詩人寫給地球受難者們的安魂曲》(極權主義問題研究)
○○○○○○○○○○○○○○○○○○
●《学着独立地思想》(诗行合一2003-2005)
○凌乱,或偏激——反正已学着独立了,开始记录思想了
·十七岁时的自言自语
·关注东海一枭──五四感怀
·新奥斯维辛之中的写作
·坚决争取中国知识分子的话语权力
·"我们的深深铭记与永久感谢"
·来自中国农村底层的声音
·为印度洋海啸中死去的人们默哀
·米奇尼克的公民语言
·何谓文学牛虱?
·在极权体制下如何争取知识分子话语权力
·中国诗人紧缺的政治关怀在哪
·诚邀黄翔、张嘉谚、茉莉、东海一枭、川歌、蔡楚、杨春光
·四行"小诗",重压"诗坛"
·被捕不断成为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一种命运
·"低诗歌写作"应主动争取并充分行使自己的话语权
·与龙俊花枪等朋友谈谈低诗歌的发展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一)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二)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三)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四)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五)
·垃圾也疯狂——炮打《诗刊》主编叶延滨
·火,在网络奔驰———悼念中国先驱诗人、自由思想者杨春光,网络诗坛综述
·关于低诗歌的访谈——老象、小王子对谈录
●《点燃梦想的热血》(诗行合一2006-2009)
○粗糙,或张扬——说什么也得梦想,也要点燃青春
·一些与写作相关的词
·以诗歌的名义反击:我们的国家丑陋又可憎—— ——戳穿网络红卫兵的谎言与对极权机器的顶礼膜拜
·等待与无语
·两个"反革命"青年的邂逅与对白——欧阳小戎、小王子谈话节录
·我的诗歌为您们吟颂兼致《民主论坛》
·别海内博客
·敏感的人是幸福的
·2007年6月4日与洪哲胜博士的通信
·回洪哲胜博士信暨向《民主论坛》新年献辞
·吴玉琴: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权——纪念"民主墙"30周年座谈会辑录
·热血男儿不孤寂
·热血男儿不孤寂(二)
·我为什么改笔名为“王者”?
·人人皆可为王者
·王者不妄
·欧阳小戎《我的贵阳》一文附言
·不甘为奴的见证——相逢贵州人权研讨会
·为“零分作文”和“犯罪事件”欢呼鼓掌
·一位老文革诗人的激情诗旅和精神蜕变
·致张嘉谚——刘晓波被重判更严峻说明改良老调再谈无大意义
·温情留念
·廖双元/吴玉琴/欧阳小戎/王藏
·云南欧阳小戎/王藏两兄弟与贵州友人(09年)
●《追寻自由的虹光》I(诗行合一2009—2010)
○追寻自由灵魂,酝酿心灵虹光
·来生愿做藏人——改定笔名为“王藏”(兼作为遗书)
·王藏签名并呼吁支持王力雄、唯色发起关于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遭拘押的呼吁
·王藏:苦难的命运,高贵的自由————对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的提名与建议(上)
·王藏:苦難的命運,高貴的自由——對二零零九第三屆《中國自由文化獎》的提名與建議(下)
·达赖喇嘛与自由文化运动成员悉尼会面
·袁红冰:《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尊者见面会上的发言
·王藏:神圣的聚会,自由的虹光——欢喜《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尊者悉尼见面会
·达赖喇嘛:人民有权知道真相 有权做出自己的判断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见面会图集(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象给黄土、小王子的信

   黄土、小王子:
   
   最近,龙俊花枪为一个“低诗歌”论坛名与典裘产生争吵,我在一旁看得很清楚。关于低诗歌、低诗歌运动、低诗潮,我始终认为,参与的人越自觉越多就越好,为什么?因为低诗歌、低诗歌运动、低诗潮是当前中国先锋诗歌客观发展和先锋诗人自觉推动的大趋势,决不是一两个人一伙子人一两个集团或少数诗歌流派的事,应该说,低诗歌坛子办得越多,我们的事业越兴盛!这是我、杨春光、丁友星等人早就希望的——低诗歌运动仅仅是网络文学革命与文化革命运动的第一阶段。仅仅为一个名而争,太小气也未免太功利了。两边都是好兄弟,我希望私下好好沟通商量,不要因此伤了和气。龙俊花枪对一个名反映如此强烈,这是我不欣赏的。但他们的确在为低诗歌运动做实事,所以我不愿因公开表明我的看法使事情复杂化,便把已经写好的下面贴子硬压了下来——
   
   此事牵扯到我,不得不在此说几句:

   
   1.“低诗歌”是一种客观现象,谁也发明不了。
   
   2.关于“低诗歌”的命名的由来,我也讲一下:去年初我刚涉网,写完《谈谈垃圾写作的灵性》,《垃圾写作的精神资粮》等文后,我便在各论坛随意浏览,并转向思考网络文学革命的一些问题。联系崇低审丑诗写现象的普遍,我开始着手写一篇文章,目的是从这种新的诗歌现象入手,较为切实地推进中国网络的文学革命。这篇文章劈面遇到的,就是为这种新的诗歌现象命名。我是向来反感用什么“新”和“后”之类的字眼为一种写作现象命名的,那太缺乏想象力了。我承认,为“低诗歌”这个命名,我想了整整三天之久,也为想出这么一个较为满意的命名而高兴。这事我与杨春光、丁友星都在电话中谈过。文章写得差不多了,恰好龙俊来电话,说他们正拟办一个刊物,希望有我一篇。“好啊,我刚写有一篇,很快完稿。” 我在电话中对龙俊谈了我想到的“低诗歌”这个不无得意的命名,并谈了我那文章的一些观点和对低诗歌现象的展望。龙俊说,他和他的朋友们也讨论过类似诗歌现象,与我想的很一致。用“低诗歌”的说法,可说不谋而合了。既然一拍即合,我与龙俊便商量该怎么搞“低诗歌运动”。在电话里,我们讨论了推进低诗歌运动的一些做法。
   
   当时,我还不知道花枪,后来在《写者部落》读到他的诗,觉得不错,问起龙俊,才知道花枪与龙俊是我们搞低诗歌运动的共同发起人。
   
   ○       ○       ○
   
   为“低诗歌”这一个命名,我感觉龙俊向来十分在意,认为是他和花枪先想到的。我也曾就此诧异地问过他,“当然了,”龙俊告诉我说,“为办刊物,他和花枪很早就注意到并讨论过这种新的诗歌现象,也曾提出过‘低低’、‘低诗’等命名。”我听了不以为然。我看得很清楚,低诗歌作为先锋诗歌现象,最重要的是要以诗性化途径和手段冲击政治禁区。其次。低诗歌运动应是一场吸引众多流派、集群和个人参与的话语革命,它要求倡导者无私无畏,有容纳百川的肚量,而这两点,龙俊与花枪恰恰做不到。低诗歌运动论坛开到至今一直冷清,这是大家都看见的。
   
   我的“低诗歌运动”观与杨春光、丁友星更一致, 因为与龙俊同为贵州老乡,同是朋友,我不想扫他的兴。除了上面两点他做不到,他的什么“诗到灵魂为止”的提法,也是我不赞同的。诗有止吗?诗压根儿就无止。如果说,“诗到语言为止”与“诗从语言始,到政治止”的提法有其艺术背景与社会背景的针对性,那么,“诗到灵魂为止”之类的提法则毫无意义,等于什么也没说。
   
   我写文章是任性而为的,不想受人制约。《低诗歌运动》一文修改为《低诗潮宣说》直到最终定稿为《中国低诗潮》,我征求了你俩及另一些人的意见,恰恰没征求龙俊与花枪,这不是有意的。我也不知怎么没想到征求他俩的意见。
   
   龙俊等人做事,不像杨春光,总是及时电话商谈。他们办的刊,其组稿选稿用稿原则与具体情形,我一概不知;其选定目录,我也和大家一样,他发表了才知道。他居然没注意我那篇文章换了说法,以至于把同一篇文章当成两篇并排发出。办论坛的事,他也急,待我看见《低诗歌运动》名儿出台,心里暗暗惋惜:用“低诗歌”三字就够了!《低诗歌》论坛,多好!凡写低诗歌的诗人都会被吸引,自然而来,很快就人气大盛。可惜了。为此,我记得曾经给黄土的信中表示过类似意思,就是希望黄土以“低诗歌”为名办一个论坛。可想而知,若黄土那时办“低诗歌论坛”,也会引来争吵的。
   
   我上网的原则是,不公开加入任何一个帮派,我只想自由言说,后来更是有意地践行独立、自由的写作原则。当看见“张嘉谚”之名被《空房子诗报》、《低诗歌运动》公开挂出,我只好另取一个网名“老象”,拒绝挂上任何论坛,死保独立自由!并一再声明:只作真诗人之友。现在看来,由于中国诗人普遍缺乏民主意识,小圈子,小团伙、小流派意识浓重。从某个角度看,“党同伐异”正是中国几千年来专制主义最为根深蒂固的深厚土壤。有一些人坚持独立自由的写作原则是完全必要的,我现在批伊沙们,将来也会批皮旦们的狭隘帮派意识,这纯属个人行为,与“党同伐异” 无关。
   
   ○        ○        ○
   
   黄土,小王子,你们俩都是我看好的最有潜能的新一代将才。我之所以详尽地与你们讲这回事,一是希望事情真相多有几个人心中有底;二是不希望看到你们不自觉地陷入狭隘的帮派之中。我看过80后诗人的一些排名,竟然没有你俩的名字。这和你们局限在单一派别活动不无关系。历史承认够格的诗人,最终都是以单个衡量的。真正的先锋诗人不会有几个,拉帮结伙可以壮胆,可悲的是现在最先锋的拉帮结伙的诗人们(垃圾派与垃圾运动)连壮胆也做不到。这是明显的,不敢冲禁区,怎么称先锋?当今中国,性禁区已冲得一塌糊涂,只剩一个意识形态特别是政治话语禁区了。且不说要求诗人们像东海一枭、刘晓波、余杰式的以政论话语赤裸裸地直面批判,就是用诗性化手段形象含蓄地最有安全系数地去冲击(即杨春光倡导的“后政治”和我提倡的“诗性正治”),诗人们也畏畏缩缩,美其名曰只谈艺术,不谈政治。这样的诗人,我是轻视的。永远别指望他们写出什么有份量的东西出来。试问:古往今来的大诗人,屈原歌德杜甫苏轼拜伦普希金……哪一个没有现世政治关怀?
   
   当然,我说这些,并非要你们退出某派某群体,而是相反,应立足于某一群体用先锋精神与先锋写作带动这一群体;我也并非要你们只从事诗性正治写作,而是希望你们始终忠实于内心感受,随时关注并在目前注重诗性正治诗歌的前导性。
   
   好了,说得太多了。即此不赘。
   
   张嘉谚2005年2月23日
   
   此信发了两次,你们都没收到。奇怪。已经过去一周了,龙俊花枪总算把低诗歌论坛办了起来,很好。以后,我活动的主要坛子就是典裘的低诗潮和龙俊花枪的低诗歌。空房子和别的论坛我也会去,但可能没时间与精力跟贴,除非有很抢眼的现象。空房子在杨春光没重振它时,我主要把它作为一个发些富于思想性或较为尖锐性的资料地,从这个意义上说,冷清一点或许还好些。因为网络诗人关注思想有思想追求的并不多。
   2005年3月1日张嘉谚又及
   
   ○      ○       ○
   
   小王子,这封信已过去两个星期,我至少发了四次,总是发不到你的手里!奇怪,连换邮箱也不行。最近两天我发现我怎么也发不上贴。只能事先打在文档上再贴上去,这太难过了。不知是否我的电脑问题。这封信连杨春光都收到了,只好请他转发给你。内容暂时不宜公开。因我发现最近龙俊在极力拉你。只要是推动低诗歌与低诗潮,都是好事。我们警惕的只是为谋私利而影响了统一阵线,搞成封闭性小团伙闹小派性,那就太无聊了。
   
   张嘉谚2005年3月6日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