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中)]
王藏文集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2009年最后一天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中国马赛曲》(组诗)
·中国马赛曲
●《飘散的情诗》(情诗集)
·飄散的情詩(2008-2009)
·飄散的情詩(2010之1)——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2)——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3)——獻給格桑梅朵
●《向日葵》(2010短诗集)
·向日葵(五首)
·生日悼亡曲
·月圆之夜——献给中秋之夜逝世的恩师杨春光及狱中的自由灵魂
·小诗一首献给血泊中的中国山羊们
·中国,你到底还有多少希望?!
·为《大纪元》成立十周年而作
●《草原苍凉》(献给蒙古的诗)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以诗声援内蒙抗议示威
●《血色格桑花》(献给西藏的诗)
·血色格桑花(长诗)
·给自焚抗议的扎白——写于西藏“3.10”起义50周年纪念日
·以诗声援青海藏族学生抗议文革战火
·103根"心脏的骨头"—献给藏人艺术家朋友邝老五
●《抗议被警方强行带离居所非法软禁七天六夜》(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抗议被警方强行带离居所非法软禁七天六夜【王藏行为艺术】
·自由亚洲电台:国际人权日前后诗人王藏失踪七天 徐沛呼吁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Radio Free Asia:Guizhou Poet 'Still Missing'
·黄河清:读王藏诗口占致王藏
·遇罗锦:我说怎么王藏消失了?今见他的来信才知!我欲哭无泪.真不明白这腐共到底要干什么! 难道一心要学习北朝鲜?
·三妹:嚴正抗議中共警方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仲维光:如果方便请你发给我几张你认为可以发表的照片,供我以后万一需要时用。
·郭国汀:强烈谴责中共暴政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唐柏桥:王藏兄弟多保重,我们会高度关注你的处境!
●《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组诗)
·黄 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黄河清:铁铸诗章警世钟——读王藏“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力虹”组诗感赋一律
·唐柏桥:强烈推荐青年诗人王藏用血泪写就的力作《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中)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中)【会议文件】
   (首发稿)
   文章摘要: 自由文学与文化思想的转型,对于个体而言,是指独立写作从文稿的手写式转变为电脑输入式的换笔;对于群体来说,转型意味着自由写作从有限的纸质民刊大面积转移到网络建站设坛。这种转型所带来的整合,不仅是从纸质民刊转移到网站论坛的“过渡”,也是整合形式的改变与规模的拓展:毫无疑问,通过网站与论坛进行的整合比通过纸质民刊整合更为方便快捷,更容易迅速形成规模,使原来各地域分散的沙龙式聚会活动,更容易转变为五湖四海追求自由的大聚汇运动!

   作者 : 张嘉谚,
   發表時間:11/21/2006
   中国当代学人
   1985年前后直到九十年代,中国思想文化各领域兴起了种种非体制性新兴学术思潮,以及伴随这些学术思潮涌现出来的新锐学人,包括各种文化研究者、文化批评者、良知作家与文艺家、政论家与公共知识分子等等,虽然其学术立场与言说话语各各不同,在红朝威权结构中的身份地位与所起的作用也大有区别,但其观念取向,彻底否定极权主义与专制体制已成一种共识。本文所指的“中国当代学人”,便立足在这个基点上。他们在各个知识与学术领域的活动,形成了今日中国非常独特的解构极权腐朽大厦的各路蚁群,无一不在颠覆官方主导话语,消解极权意识。这是一些当今中国的“白蚁”之士,而今已遍布海内外。 以下仅为随手列举,远远不是一份完全的名单:
   
   力虹、于仲达、余杰、余英时、余世存、余樟法(东海一枭)、王怡、王康、王力雄、王岳川、王小东、王晓明、王富仁、付正明、付国涌、安琪、汪晖、汪丁丁、朱学勤、朱大可、朱学渊、朱健国、孙立平、还学文、史铁生、北明、甘阳、方觉、冯崇义、高寒、高全喜、龙应台、艾晓明、汉心、石勇、李昌平、李银河;林毓生、林行止、卢跃刚、任不寐、任剑涛、任畹町、马健、吴思、吴国光、吴稼祥、吴敬琏、许纪霖、许志永、徐 贲、徐友渔、刘康、刘自立、刘小枫、刘军宁、刘再复、刘晓波、刘国凯、严家其、茉莉、仲维光、焦国标、赵达功、郑义、郑也夫、郑贻春、杜光、杜维明、杜导斌、范亚峰、贺卫方、贺伟华、胡平、胡志伟、胡绩伟、季卫东、陈丹青、陈永苗、陈映真、陈璧生、陈明、陈西、陈思和、陈奎德、何清涟、烈雷、笑蜀、崔健、崔卫平、苏晓康、韩少功、张五常、张卫星、张光芒、张伟国、张承志、张祖桦、郎咸平、章诒和、孟繁华、周国平、周伦佑、金观涛、秋风、狄马、茅于轼、党治国、唯色、杨远宏、摩罗、谢泳、黄贝岭、郭国汀、郭罗基、曹长青、蒋品超、秦晖、槟榔、袁伟时、顾万久、康晓光、梁泉、钱永祥、钱理群、戴晴、戴锦华、蒋庆、费良勇、温铁军、辛灏年、草庵居士…… 这是一些中国最有实力也最具活力的自由精英写作人物,这是一支目前最为理性,最为聪明与也最具渗透性影响的思想启蒙队伍,是最不可漠视的意识消解话语颠覆力量。其中不少的话语领域,官方意识权力已被剥夺尽净,极权主义话语已踪迹全无!这与文革之前的马教式党化学术相比,应该说是非常重大的转变。这些自由学术人物,其写作特点是冷静,理性与智慧;其思考则与专制结构、极权意识、独断主义分道扬镳!在反对专制主义、破斥极权意识,否决独裁机制,消解权力话语方面,中国当代学人的写作,富于理性策略与话语颠覆性。在他们的学术研究旁边,虽然官方威权虎视眈眈,但文革之后的非毛化反思,对体制病害的揭露批判,仍由这样一批当代学人发出。其学术研究话语通过官方报刊发表,虽经党化机制检查难免转弯抹角,使自由思想大打折扣,但正是这些中国当代学人的学术活动与话语言说,切实地影响了当今中国知识人的思想启蒙。
   
   无论他们的言说姿态与历史需求有多么大的距离,无论时代与社会现实对他们多么不满意,当今中国学人毕竟是半个多世纪的中国极权主义淤泥中生长起来的思想苦果与涩果!最为直接地负担了埋葬中国专制思想与极权意识的历史任务。应当看到,近年来许多中国学人已通过国内外网络活跃地知名于世。他们或置身于体制内或游离于体制外,或从业于经济活动或从事于新兴学术,或公然活动于公众视野,干脆以特立独行姿态着力于自由写作,成为引人注目的新锐学人与独立作家。正是中国当代学人在体制内外互相影响,在网络上下互相呼应,在中心与边缘互相激发,在国内或海外互相推动,形成中国争取自由民主与人权宪政的活泼力量。他们的写作活动、学术活动与社会活动,无疑将对中国的社会变革产生举足轻重的影响。其中某些特出精英人物,将对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作出历史性的伟大贡献!
   
   中国当代学人的自由写作有两类:反体制与非体制。反体制自由写作与伟光正意识明显对抗或强烈对峙。一般而言,这类自由写作大多集中在海外,极少出现在国内。由于极权机制的的竭力封堵,这类写作至多只能零星地阵歇式出现在大陆网络论坛,不可能在大陆官方报刊发表,更不可能通过大陆出版公开发行。
   
   另一类自由写作姿态较为平和,可称其为“非体制写作”,这一类写作比较讲究话语策略。因而可以有限地在大陆报刊公开发表,并被有限地容忍出版放行。这类写作又包含了两种情形:一是 “身在曹营心在汉”,从事这类写作的,大多为新兴学者、新锐学人、先锋诗人与独立作家等等;还有一类人则游走于体制内外,他们多为寄身于体制裂缝的自由写作者。这类人的活动,形成了各色各式零星的火花式自由写作。这种种非体制化写作,应该说都是对极权专制主义的釜底抽薪,使其丧失合理性与合法性,仍然属于消解假大空特控话语和解构伟光正专制意识的自由写作。
   
   从当代中国诗界来看,各自独立或成派的非体制写作,除北岛领军的“白洋淀诗群”与周伦佑领军的“非非主义”诗群很早浮出水面,广为人知而外,通过网络广为人知的非体制写作还有下半身与垃圾派等等。值得提及的自由写作诗群与诗人尚有以杨春光创立的空房子诗派:同仁有大帝、狂虻、、高鹏举、郑贻春、文盲……等等;而独立自由写作突出的个体诗人,则有广西的东海一枭;广东的典裘沽酒;湖南海上;陕西张联;南京川歌;云南的小王子;安徽的皮旦、管党生;陕西的管上;福建的蓝蝴蝶紫丁香;贵州的哑默、吴若海;四川的廖亦武、周发星、徐乡愁……等等。
   
   无论是中国民主墙运动的发起者,参与者,还是中国80年代中期以后出现的新锐学人,亦或当今走上网络舞台的先锋诗人与先锋作家,乃至“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倡导者,组织者,参与者和推动者,他们的活动呈现的是一幅多种多样的自由写作图景。从时间轴考察,独立写作在各边缘地域闪现起伏,既可谓源远流长,又那么曲折艰辛;从空间幅度看,自由文学是从狭窄地域走向全幅的世界性全球视野;从单一或零散的地下写作逐渐与各地域各区间的自由写作呼应、勾通、联接,通过开放性交流,由零散而集中,形成网络状的自由写作风景,最后汇聚为波澜壮阔的中国自由文学/文化运动。而参与其间的弄潮者,从一般意义上看,他们都是随着当今社会变革与文化转型而崛起的,从当代“中国知识分子”中剥离出来的“中国当代学人”。
   
   自然,中国当代学人还可从不同的结构层次考察,而作种种类别与功能的划分。行文至此,笔者忽然想到仲维光先生一篇眼光精深的文章:《从追随专制到逃避自由——对文革到六四历史时期的再思索》,并深表赞同:对于当前的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我们特别需要警惕的,是“防火墙”式的中国当代学人!
   特出者与领军人
   在一场重大运动中,特出者与领军人既能表现整个运动的精神,又包含整个运动的必备要素。任何文学的,思想的、文化的、精神的,社会的运动,特出者与领军人的作用无庸置疑,应是第一位的。正是他们集中了造成一场运动的基本理念,决定其基本性质、运动形态与发展格局。从始至终,他们的才学胆识、策略主张与人格示范,对于一场运动都是举足轻重的。一个历史人物的出现及其价值,首先取决于其生命品质和精神能量。特出者与领军人不仅靠的是作品实绩与创造成就,此外还有气质感染、思想影响、人格魅力与精神吸引,等等因素,都在自然发挥作用与影响。特别是作为一场运动的领军人物,首先,他能够以广博的胸怀宽容吸纳各各不同甚至在性格和观念上相互冲突的优秀人才,体现把握复杂系统整合矛盾关系的结构能力;其次,他必须目光远大,见解深刻,洞察各种可能发生的变化并能从容应付。此外,他还能够注重必要的细节。这样一种善于组织结构、协调整体运动,胸怀全局具备实际运作能力的领军人物,对于像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这样的重大历史任务来说,无疑最是难得!
   
   当今中国的自由文学活动与广泛的自由写作,已经产生了不少引人瞩目的特出个体,正是他们凭借各种不同的地下沙龙、自办民刊与网站论坛等舞台作不断的努力,带动了中国自由思考与自由写作的群体跟进。目前,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通过《自由圣火》正吸引越来越多的杰出人物参与其中,他们正以自身对中华文化复兴事业的奉献成为新一轮历史人物。毫无疑问,强力推动这场运动的特出者与领导这场运动的领军人已经出现,这正是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希望所在。由于了解不够与本文篇幅所限,本文在此不作列举式的述说。笔者只想就个人的有限了解,谈一谈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有关的三位特出者或领军人。
   
   在笔者眼中,代表中国自由文学/文化运动三种形式或三个阶段的特出者与领军人有三位:第一位是以“启蒙”火炬撕开中国专制主义铁幕,引发出当代中国自由文学/文化潮流的诗人黄翔;第二位是坚持在国内开辟争取话语权力主战场,倡导并践行“后政治写作”直批极权政治的诗人杨春光;第三位是作家袁红冰,他在国内为自由理想进行过卓越的思想探索与卓有成效的活动,03年逃亡海外后,又通过《自由圣火》发动震荡海内外的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黄翔火炬”
   作为当代中国自由文学/文化运动的引潮人,黄翔一生因自由追求先后六次被监禁,创中国自由作家坐狱之最;其文学作品在大陆不能出版,至今长达47年!在中国自由作家中可谓受压最烈,封埋最深。
   这位诗人因自小被歧视排斥,反而使他获得了一种极为特殊的非体制性教育,最终形成较为健全的东西方文化观念。其高举“启蒙”火炬以自我爆炸的方式,引发了中国文学艺术与思想文化变革大潮,直接催生了中国民主墙运动。在民主墙运动期间,黄翔以大字报形式发表的雄辩政论《论历史人物对历史的作用和反作用》,为中国非毛化政治清算的先声;他的《致卡特总统》一文,以和卡特总统平等对话的姿态,第一次将中国人权问题提到国际社会的视野中加以关注,无疑都是极端超前的;他在民主墙发表的爱情组诗《田园交响诗》(后改为《我的奏鸣曲》),提出“来一场静悄悄的情感革命”,亦将单纯的诗歌写作引向广阔的文艺复兴领域。极权中国出现的第一个民间社团《启蒙》社,在组织者黄翔心中,就是要启文学之蒙,文艺之蒙、政治之蒙,思想之蒙,文化之蒙——他试图搞一种对民族心智进行全方位启迪蒙昧的百科全书式的综合式精神性文化复兴运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