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陈仲义:除了中产阶级“下午茶”,还有什么?!]
王藏文集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仲义:除了中产阶级“下午茶”,还有什么?!

   除了中产阶级“下午茶”,还有什么?!
   
   陈仲义
   
   

    一
     
     张清华先生在2006年2月《星星》诗刊上撰文指出,当前诗歌界存在着中产介级写作趣味,无疑的,他洞察了诗歌歌界一个普遍的“病灶”。
   
     但如果我们用另一种蜻蜓的“复眼”观察,当会发现在中产阶级写作趣味和“冷漠苍白的诗学”背面,还隐伏着许多与之很不对称、很不协调、甚至完全相反的东西。趁这个机会抖落出来,或许可以使公众对中国诗歌地貌图的隔膜与误读,多少有些矫正。
   
     的确,中产阶级趣味写作,犹如它心仪的“下午茶”:康乃馨、斜阳、钢琴伴奏、提拉米酥和卡布奇诺共同组成的精致、闲适。但在它后面,应该看到,还有很让人惊悚的一面:狼藉的刀叉、自制的泡菜、辣椒、粗馍馍、以及呛人的二锅头。
   
     这就是说,除中产阶级趣味外,尚存其它写作维度,其中之一的“贱民”写作,主要体现在底层、民间和网站。打开那些链接,难道还少见那些痞子般的呐喊、呼告、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覠难道还感受不出血浓于水的悸痛?覠那么,本来就颇有混沌的中国诗歌版图,就变得更加复杂了。任何侧重的或貌似全面的描述,总是显得极其“偏见”和困难。
     
     二
     
     新世纪只有五六年时间,却使网络,民间的诗歌力量获得空前聚集壮大,重新形成一股冲击波,其基本特征,是在更大范围内,冲击传统、文化。极端的说就是反崇高、反本质,反经典、颠覆正统主流话语。主张崇低、推崇审丑,还原世俗化、尘世化,呈现生活的原生状态,释放被剥夺压抑的话语。
   
     越来越多的人马汇入这类底层写作,有“破坏即建设”的空房子写作;有后期非非的体制外写作;性作为突破口的下半身写作;“反理念反现状反方向”的垃圾写作;纵横禁区的后政治写作:“言之无物”的废话写作;游戏性、快感为圭皋的灌水写作;“不润饰不饰真”的反蚀主义;“与世界不正经”的荒诞写作;对存在不断追问体悟的俗世此在写作;“为天地立心、为生民请命”的民间说唱;立足国计民生的民本诗歌;专注底层的打工诗歌;坚持“反抗、反讽、反省”的撒娇派;反诗道、反病态、主张轻狂的放肆派;力戳谎言和骗局的《军火库》;“争取人权、民主”的《中国话语权力》。还有处于同一条联盟的原创写作、猩猩主义、狼心狗肺、平民文学、同志等等。
   
     回顾“惫付年现代诗大展”以来,后现代的萌芽已经整整过去舶年,当年“非非”、“莽汉”播下的“跳蚤”,经由“空房子”、“下半身”、“垃圾派”各有侧重的接续,已然又鼓捣出新的“孽种”——以崇低为“龙头”的低诗潮——低诗歌。意识形态松绑,加剧着自由写作空间迅速膨胀,网络的出现,怂恿大量“出轨”文本。诗人在对抗权利、物质的双重压迫下,“使命感”再度获得“觉醒”,自身的写作行为在与后现代语境的交互中,蜕变为另一类写作向度。这,恰恰是目前小说界取悦公众的流行色所匮缺的,也是与当下诗歌界普遍存在的——中产阶级写作趣味背道而驰的。
   
     张嘉谚先生曾对之进行全面的理论深化,他在《低诗歌选》中概括说:“崇低,是低诗歌的精神信念,审丑,是低诗歌的价值取向;反饰廿语言的直白、直截与不假修饰卅,是低诗歌的文体格调;粗陋玩世主义,是低诗歌的基本创作方法;以下犯上与平面挤荡,是低诗歌兴起的运动路线;“后政治”、“反讽”、“冷叙事”“诗性政治”等等,是低诗人与诗评家注重并倡导的话语策略;不拘形迹纵情抒写的言说狂欢,是低诗人的节日庆典。”
   
     借助网络,利用网络,得益网络,中国民间诗歌比任何时期,更自由更自信,再度掀动一次后现代诗潮?
   
     低诗歌写作,的确有别于其他诗歌,它区别于朦胧诗抗衡期写作,多采用隐蔽曲折的方式;区别于早期“非非”主义,注重前文化思维和激活语感的写作;区别于“他们”力推现象学,做客观平淡不动声色的叙说;也区别于精致蕴藉的“新古典”、温润情怀的“新乡土”;不同于一味自我深入抚触的“玄学”;更是大大不同于学院派的风度和技术修辞。在大大咧咧的“嚎猪”廿李亚伟们卅、“野种之歌”廿伊沙们卅和“心藏大恶”廿沈浩波们卅之后,加大力度,频度、幅度,刮起新一轮“血雨腥风”。
   
     此种另类作为,由于发生在民间,网络,由于对抗、疏离着主流,所以一直难以被认同,同时也被传统审美惯性所拒绝,就是一般公众,也会因种种缘由,将之视为“非诗”“烂诗”,也因此,使得浮在面上的、所谓中产阶级趣味写作,掩盖了这一底层急流而“顶替”之,成为目前普遍公开的“显学”。也难怪,大众对“垃圾们”所知甚少,反而多针对中产阶级的普遍苍白、晦涩,发出啧啧烦言。
   
     有人坚定声称低诗歌,“带给中国诗歌界一次彻底的革命,”;廿小月亮卅,有人高度评价低诗歌,其意义可以同西方贝—倍世纪的文艺复兴相媲美,简直势不可挡,是一次真正意义的中国文艺复兴运动廿老头子卅。
   
     我以为,用“低”字来概括这一诗歌现象是言之成理的,拽住要害,针对此前政治、文化、审美的“高”——信仰的乌托邦、理想的假大空、理性的工具化、语词的伪饰粉妆,试图用“引体向下”的“低”,来实施新一轮诗歌的“暴动起义”和“犯上作乱”。当然,他们惊世骇俗的撒野猖獗,会因“过激”,可能带来另一种“先锋的庸俗”。对伦理底线的严重“触犯”,也会引起读者持续不满。但他们整个写作方向,除了对正统形态的猛烈冲撞,在效果实质上,还与整个中产阶级趣味“对着干”。从而修正了“那种不痛不痒的空洞形式写作、无病呻吟的风花雪月写作、无视残酷现实真相的逃避写作、蔑视人间苦难的张扬自我写作和日常无聊的个性化写作”廿杨春光卅
   
     如果当代诗歌流变史,无视或低估了他们,将是一种严重缺损。
   
     不过,以垃圾派为核心的低诗歌、低诗潮运动,还是没有逃出整个激进的后现代文化范畴(反传统、反艺术、反体制、反权威、反语言、反诗歌),换句话说,诗歌的后现代主义正在他们手上和网络,推向极至。好在他们是真正立足于中国底层——实施本土化、草根性开发。虽放纵粗陋且精品不多,却绝缘于所谓的全球化后殖民化,方显出中国问题的中国式的独到言说,在文化上、政治上产生巨大冲击波(包括后现代艺术拓展)。低诗歌写作中,少数上乘作品,是意识形态才干和诗性智慧的巧妙结合,这在全世界是绝无仅有的。
   
     而本人最后想保留的是:所谓“低诗潮”,同历史上的一切诗潮一样,并非能一揽子解决诗歌的问题,在所有的话语场域上,它无法“包打天下”,最多只能流通于某一层面某一地带。它只是一种方向,而不是廿无法代表卅全部方向;尤其在“全息”美学光谱面前,仍露出粗壮的贫血——因刻意偏食而营养不良。
     
     三
     
     眼下,我们处在现代与后现代语境空前混杂中,在精神、肉体充分打开的时期,有什么写作倾向不能接受的呢?覠哪怕是那些纯形式的、纯快感的、纯趣味的。换句话说,不管是审美的、审丑的、精致的、粗陋的、高雅的、流俗的、呓语的、玄学的、私密的、公共的、意境的、碎片的、抗衡的、和缓的……都应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诗歌写作者会根据自身的状况,侧重某一倾向,某一趣味,读者也会根据自己的需求加以选择,这才是正常的生态循环。否则,任何一种诗歌的“单边主义”,都是不可取的。
   
     我们不排斥中产阶级的“下午茶”,也欢迎窝窝头,我们咽得下咸菜萝卜干,也喝玉米汁。
     
      2006.2.20急草
   
    原载《星星》2006年第04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