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与龙俊花枪等朋友谈谈低诗歌的发展]
王藏文集
·铁幕下的友谊 山野寻梦 11/11/2010
北漂留影
·与严正学老师
·与滕彪律师
·铁玫瑰园 与欧阳小戎兄
·铁玫瑰园 严正学、朱春柳夫妇
·左起:欧阳小戎、严正学、王藏、朱春柳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朱春柳、肖国珍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王藏
·左起:胡石根、赵常青、王藏、胡俊雄
·与“六四暴徒”画家武文建
·与诗人殷龙龙
·铁玫瑰园:尊严自由的生命之祈
·与诗人凡斯(中)、诗人何路(左)
·右起:胡佳、钱理群、杨佳妈妈王静梅、杜光、王藏
·与祭园守园人 朱毅老师
·与杨佳妈妈
·与钱理群教授
·与王荔蕻大姐
·与屠夫兄
·欧阳小戎、王藏与老艺术家周永阳(中)
·与杜婉华老师
·左起:严正学、胡石根、王藏
·与胡佳兄
·与江天勇律师
·北京网友声援释放朱承志
·艺术家聚北京宋庄 戴“避言罩”挺南周(组图)
·新年元旦,与王力雄唯色夫妇,邝老五赵跃夫妇。扎西德勒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部分图片
·民主斗士张林到京,为自由干杯,饭醉饭醉
·自由作家、伤残维权警察郭少坤来京,铁玫瑰园留念
·与于浩成先生、郭少坤先生、李智英先生
·与鲍彤先生
·左起:姚监复先生、鲍彤先生、严正学先生、王藏
父与子
·近六岁的小华华(吴郁之子)写给我的信
小念慈满月(31天)
·还拍啊,宝宝有点累了
·爸爸我满月啦,不要忧伤
·哎,我也时常有诗人的忧伤
·尿布没换老爸又想上网,看来我得假哭哈
·男儿当自强,没有母乳吃也要挺住
·好人好梦,我要做好梦了,爸爸你也要做
小念慈37天
·爸爸累了,我要自己捧着吃
·别看我还含着奶嘴,我已在酝酿我的梦
·来张近距离的
·嘿嘿
·宝宝长大了比爸爸帅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54天
·王藏/小念慈两父子与贵州友人
·吴玉琴大姐、小华华与小念慈
小念慈1周岁
·吴玉琴、马玲丽到云南为小念慈过生日 5/26/2010
●转载共赏,不定期添加
·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兼论海外民运
·袁红冰: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属于中国文化大师的时代
·袁红冰: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袁红冰执笔: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黄翔: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高智晟、袁红冰执笔:修改宪法维护基本人权宣言
·高智晟:致胡锦涛 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
·郭国汀:将接力绝食抗暴运动进行至最后胜利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
·东海一枭:无相大光明论
·仲维光:自由文化运动与中国知识传统的重建——极权主义及其文化问题批判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傅正明:苦难文学的双向启蒙
·傅正明: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党治国:金色的圣山 玉洁的灵魂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王力雄:末法时代——藏传佛教的社会功能及毁坏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梦之魂:关于“六四”的平反问题
·張三一言:沒有革命,哪來改良?
·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黄河清:六四军人列传/六四名人列传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石雨哲:“轮回”:从永恒到绝不——论袁红冰先生对尼采思想的扬弃与升华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吴玉琴: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曾节明: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廖祖笙:挽歌中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廖梦君惨烈遇害三周年祭
·郭国汀: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下不可能存在法治!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丁一一:试论二十一世纪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龙俊花枪等朋友谈谈低诗歌的发展

   
    近日,典裘沽酒重新申请了一个诗歌论坛,取名“低诗歌论坛”,这引起了你们强烈的反应(抗议)和很多人的参与讨论,有人还随即写了一篇名叫:《低诗歌事件——网络江湖之武林篇》与《论坛纷争之纪实篇》的小说贴发,这在低诗歌写作的阵营中甚至各大论坛上都有目共睹。这是因为典的取名重复了“低诗歌”的命名,而先以“低诗歌”命名的“低诗歌运动”,如花枪在《对典裘沽酒说十点》中所说:“低诗歌运动自2004年3月开始已进行了差不多一年,低诗歌论坛也已同时开坛差不多一年。此事实已是众所皆知。”其意思是说:典剽窃抄袭了“低诗歌”及“低诗歌运动”所掀起的“低诗潮”。我个人认为低诗歌写作者之间发生这样一个为“名”而争论的事实是很容易让“旁观者”或“局外人”小看和诋毁的,这同大家视线的狭隘不无关联。可想而知,低诗歌“运动”之广阔前景与其承当诗歌话语革命乃至文学文化革命的历史使命的能力。
   
     争论既已争了,惟愿这只是兄弟之间一时的敏感与冲动所致(在网络上,信息传播影响诗人们的迅速反应造成意气之争很正常),但愿不影响真诗人对诗歌乃至更重大的文化革命责任承担的大局。从网络每次的“争”中,都可看出诗人们在这块相对自由交流的平台上的自由言论,比以往我们在权威话语专制淫威下的萎靡不正小心翼翼的语境来说,应当说是一个充满生气与活力的新气象、好气象。我们可以在相互看帖提帖论帖的过程中表达自己的见解与思想,也可充分利用资源,争取自己诗艺的进步,苏醒自由言论的神经,锻造独立不屈的人格,发表忠于心灵的文字。我们也可从中发现很多问题,包括危机。最要命的问题是拥有网络平台的幸运儿们,从长期的一元话语霸权中挣扎出来,却又可悲的退回到其阴影毒害的现实之中,“换汤不换药”,继续神气十足地充当自己曾经竭力反对的对象,竖杆揭旗,挂牌做东,“新权威”、“新专制”不断改头换面的成批生产。这样的例子很多,比如《诗江湖》就真成了诗歌的“江湖圈”,凡与自己言论对立或诗学主张相反的个人和群体,伊沙徐江们就自大无比破口漫骂,自比“江湖老大”,却偏有一批人格畸形思想扭曲体态滑稽可笑的低能儿、江湖混混尾随其屁股,恶俗龌龊得惨不忍睹!他们自然也只配在“下半身”里拾牙慧!靠“民间”的幌子不断自慰,岂不知“性时代”早已结束,无法先锋了。这样的坛子不止一个两个,连后起的“垃圾派”也“派”来“派”去,其中的一些斑竹也成了“帮主”,搞起了与中国政坛类似的体制。几千年专制主义与马列主义的毒瘤一直眩目地挂在中国诗人的脑门上,只是我们有时意识不到,觉察不出。
   

     诗歌只要挂勾在“门”和“派”上,诗人的功利心就会自觉不自觉地产生出来,造成一种悲哀的封闭。这也是虽以“运动”自称的《垃圾运动》仍然“运动”不下去的原因。“低诗歌运动”后来的发起,不仅统合了中国网络诗歌从下半身到垃圾诗写的先锋性,还汇聚了有杨春光领军的空房子主义、丁友星领军的反饰时代、小王子领军的中国话语权力、李磊领军的军火库、西部快枪领军的中国平民诗歌、武靖东领军的俗世此在主义、管上领军的民间说唱、他爱领军的放肆论坛等等主张的诗学路线,形成了低诗潮的汹涌之势,彻底打破了中国先锋诗歌守“门”据“派”的诗写格局。著名诗评家张嘉谚就一贯坚持这样的观点:低诗歌与低诗潮都不是门派,说白了它就是崇低审丑反饰争取话语权力等写作的大合唱!我记得在他的论文《低诗歌运动》与《中国低诗潮》中有这样深刻的表述:
     
     “低诗歌运动”的构成形态是开放无序的——集群登场或是散兵游勇的单打独斗,都无不可。它是赞同或参与“崇低、向下”的诗人们不分年龄自由松散的组合,不再是以出生年代论资排辈写作群体的失效划分了。但低诗歌的运动形态却又可能是统一有序的,所谓“统一”,表现在低诗歌运动与文学革命、新文化运动在“话语革命”的一致;所谓“有序”,指低诗歌写作有“崇低”、“审丑”、“反饰”、“后政治”、“争取话语权力”等共通的“解构”性诗写特征。
   
     “低诗歌运动”把那些追求自由写作的先锋诗人吸聚在一股“崇低/反叛”的洪流之中;它不仅是一个流派或几个群体的诗写,而是众多诗歌流派与众多诗写群集的合唱!
        ——《低诗歌运动——网络话语革命的前潮》
   
     中国低诗潮是若干低诗歌写作支流从各个起点汇集而成的诗写潮流。但又不是一般的状态与潮流,它汇聚的是所有从事低诗歌或阳性诗写作的诗人、流派或团体。这些个人、集群或流派越是充分地致力于它们的个性与集群、流派的写作主张,低诗歌运动就越加高涨,中国低诗潮也愈加壮盛。
   
    ——《中国低诗潮》
   
     只要坚持这样的主张,低诗潮就会随着诗人们的参与不断发展壮大下去,显然,“低诗歌”并不是一个或几个论坛的写作景象,而是所有崇低诗人的大联欢。“低诗歌运动”应当有更多的个人或集群创办论坛,而非简单狭隘的“专利产品”,只此一家别无分店。作为“低诗歌”的倡导者们,更应拥有包容的胸怀与气概,自觉抛弃偏狭的小我限制。因此我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人去创办各种低诗歌论坛,主动地争取更多的话语权力对抗强权威慑,以此来捍卫自己独立的人格。
   
     低诗歌的发展应有海纳百川的趋势,低诗歌的品质应有现实关怀,低诗歌的创作应有介入平面政治的勇气。这样的低诗歌运动才是国人所期望的。
   
     那么,回头看《低诗歌事件——网络江湖之武林篇》与《论坛纷争之纪实篇》这样的文章,低诗人们对此应感到莫大的耻辱与羞愧,理当反感与拒绝。记得一个多月前,被垃圾派冠以“著名女诗人”的小月亮——其实是个只会抓住“垃圾派”尾巴和只敢呆在“北评” 论坛的自以为是的虚妄典型!——就与我发生了争论。她那些所谓的“战斗诗”和“抒情诗”,真正才是一堆“圈子”和“派性”的垃圾!这样的诗人,无非是一个狭隘派别活动的小角色而已。我欣赏李磊在《网络时代精神与游戏规则》一文开头所引典裘沽酒所说的话:地球最低是大海/所以能容纳百川 /诗歌最低是网络 /所以能掀起诗潮 。文末李磊如是说: “我们将一如既往地在网络新闻舆论的自由空间,公开讨论或者参与纠正社会存在的腐败现象,通过各种自发的民主方式净化我们的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以网络主人公和生力军的姿势,甚至不惜以红客或者黑客的身份,向可能获得通达科学真理的有效道路勇敢地前进。”
   
   对于典裘举办“低诗歌”论坛的行为,我将其看作是在网络自由精神鼓动下,先锋诗人身体力行争取更大的自由言论空间的例证。
   
     针对这样的事件,我浅述了仅代表我个人的观点,纯作与朋友们交流,诚恳等待朋友们的批评指正。
   
      2005年3月

此文于2007年02月0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