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杨银波:杨春光资料简编]
王藏文集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2009年最后一天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中国马赛曲》(组诗)
·中国马赛曲
●《飘散的情诗》(情诗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银波:杨春光资料简编

   杨银波:杨春光资料简编(1956年~2004年)
   
   作者:杨银波
   
   --------------------------------------------------------------------------------

   【大纪元9月27日讯】按:诗歌作爲艺术中的先锋,既是社会前进的批判武器,又是人性向善的目的形式和手段及方式,尤其是批判主义诗歌运动,更有其伟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我们要用我们能够熟悉使用的,并已习惯了的诗歌文体,以诗爲利器与武装,并行以其他还能握有的、代表我们与广大人民心灵意识相通的艺术形式表达话语权力,进而向著政治中心极权话语展开批判和彻底抗争──从而啓蒙人智、捍卫人权和奔向民主。──杨春光,摘自2004年4月12日《重谈诗歌干涉政治与反对犬儒主义写作》
   
   
   
   
   
   
   
   1981年的杨春光(25岁)
   
杨银波:杨春光资料简编

   
   1982年的杨春光(26岁)
   
杨银波:杨春光资料简编

   青年时代的杨春光
   
杨银波:杨春光资料简编

   
   
   90年代中期的杨春光
   
杨银波:杨春光资料简编

   
   杨春光在中国长城
   
杨银波:杨春光资料简编

   
   一、人生履历
   
   1956年12月28日,杨春光出生于辽宁省盘锦市盘山县城永顺泉大院(现爲酒厂)。
   
   1976年底(20岁),应征入伍入学中国人民解放军洛阳外国语学院,学习俄语情报专业。
   
   1980年(24岁),大学毕业,被分配到部队做军事情报工作,先后历任三局情报参谋、某集团军情报室主任、某师军史干事、某团政治处干事等职。
   
   1985年底(29岁),在《诗刊》发表处女作《太阳致大海》。
   
   1986年3月(30岁),创办并主编全国解放军第一家诗歌报《新星诗报》。
   
   1987年3月(31岁),在海南岛与琼岛文学社社长李平佳一道主持召开全国首届文学社团联合会并被当选爲主席。胡耀帮倒台后,杨春光在军内遭邓小平的点名批评,并在党内受到严重警告和军内行政上“降一职一薪”的处分,同时在部队被软禁半年之久。
   
   1988年(32岁),担任大型民间诗报《鸭绿江诗报》名誉主编,同时担任全国许多民间诗报的顾问、名誉社长或名誉主编等。年底,与孙樱著手主编《中国第三代诗人诗丛》。
   
   1989年初(33岁),组建全国现代青年诗人学会和辽宁省盘锦市青年诗人协会,并任会长,同时主编《现代青年诗人报》。是年春夏之交,参与学潮的后期活动,并在“六四”前后写出组诗《太阳与人和枪口》。9月1日,被公安部门秘密逮捕入狱。
   
   1991年(35岁),获释出狱后,开始致力于后现代先锋诗歌的写作和理论研究。
   
   1992年5月(36岁),爲亡友编辑并地下出版《爲沈痛悼念现代青年诗人岳冰的白皮书》。
   
   1993年(37岁),加入由周伦佑主编复刊的《非非》。
   
   1994年3月(38岁),与高鹏举在河南创办《空房子诗报》,并创始空房子主义诗歌流派。
   
   1996年(40岁),编选《中国当代青年诗人大辞典》。
   
   1998年(42岁),参与组建辽宁省民主党,遭特务暴徒的血洗并险些丧命。
   
   2000年(44岁),诗集已结集十大卷。
   
   2002年(46岁),8月9日,与21岁的蔡东梅结婚。整理列印积存300多万字的作品。年底,被设于美国纽约的“世界自由作家评奖委员会”提名爲2002年度候选人之一。
   
   2003年(47岁),6月30日,其子杨天伦出生。
   
   2004年(48岁),加入独立中文作家笔会。5月14日,其母刘素芳病逝。9月7日,杨春光因被诊断爲新型脑血栓、多处脑梗塞而重病住院。9月20日,被部分会友提名爲独立中文作家笔会“2004年度自由写作奖”候选人之一。数次被封杀的网站《空房子诗报》(http://hk.netsh.com/eden/bbs/384)在民间发挥出一定的影响力。
   
   二、作品专栏
   
   杨春光迄今已在海内外上百种报刊发表诗作和诗歌理论研究论文等500余件,创作诗歌作品3000余首,部分作品被译成英、日、法等文,现代诗歌评论60余万字左右。其作品90%属于反极权话语。www.baidu.com搜索“杨春光”可得2600项查询结果;www.google.com搜索“杨春光”可得53300项查询结果。(注:含部分同名查询结果)
   
   01.《大纪元》:www.epochtimes.com/gb/nf2880.htm
   02.《民主论坛》:www.asiademo.org/gb/author/yangchunguang.htm
   03.《中国魂》:www.zhongguohun.com/chison/chunguang/index.html
   04.《海纳百川》:www.hjclub.com/SpecialBBS_wenji.asp?Author=149
   05.《新世纪》:www.ncn.org/asp/zwginfo/TheAuthor.asp?keyword=杨春光
   06.《震旦》:www.zhendan.cn/index.php?op=article&id=83
   07.《汉语文学》:www.hywx.com/hywxbnameview.asp?bname=杨春光
   08.《诗家园》:www.sjycn.com/2j.asp?id=69&cid=100
   
   三、成就与影响(侧面介绍)
   
   01.狼人:《发现一种精神和一个诗人──论杨春光》,1996年2月4日
   www.hjclub.com/Showtopic.asp?ID=83873
   
   02.鬼叔中:《杨春光这头巨兽》,2000年9月8日
   www.hjclub.com/Showtopic.asp?ID=83875
   
   03.张树森:《我读杨春光》,2000年10月1日
   www.hjclub.com/Showtopic.asp?ID=83874
   
   04.黄翔:《充血带电杨春光》,2002年9月14日
   www.zhongguohun.com/chison/chunguang/001.html
   
   05.郑贻春:《杨春光是中国诗坛上别开生面的一种大境界、大气象》,2002年9月21日
   www.zhongguohun.com/chison/chunguang/008.html
   
   06.张嘉谚:《杨春光──一道声势赫赫的诗学风光,一道雄强霸道的文化风景》,2002年10月6日
   www.zhongguohun.com/chison/chunguang/index.html
   
   07.余樟法:《扬我诗威,争我诗光──爲当代中国大诗人杨春光鼓掌欢呼》,2003年3月3日
   www.zhendan.cn/index.php?op=article&file=read&aid=663
   
   08.李槟:《“爲人民写作”的诗人杨春光》,2003年3月4日
   www.ncn.org/asp/zwginfo/da.asp?ID=50711&ad=3/4/2003
   
   09.钱刚:《远离神圣你神圣无比──我看杨春光及空房子主义》,2003年7月6日
   www.epochtimes.com/gb/3/7/6/n338766.htm
   
   10.魏碑:《深遭埋没的诗坛匪首──大陆先锋诗界关注“杨春光现象”》,2003年7月14日
   www.epochtimes.com/gb/3/7/14/n342604.htm
   
   11.杨银波:《杨春光访谈录》,2004年2月11日
   www.zhongguohun.com/chison/chunguang/012.html
   
   12.傅正明:《杨春光:黑暗诗人的传人》,2004年9月14日、9月15日
   www.asiademo.org/gb/2004/09/20040914a.htm
   www.asiademo.org/gb/2004/09/20040915a.htm
   
   四、目前处境
   
   2004年2月11日,杨春光接受杨银波采访:“我们的生活苦不堪言,并在经济上已经达到几乎崩溃的边缘。”
   
   2004年9月18日,杨春光之妻蔡东梅接受杨银波采访:“我们都怕哪天一下子缺钱而被突然停止治疗。治疗之外,除了听广播,他就没干什麽了,看书也看不进去,一看书就是一格一格的,头晕得厉害。再有,昨天房东打电话过来,要我们搬家,我跟房东商量说能不能先让春光病好之后再搬,他说好吧,不过最多再等十多天。房东准备把我们目前租的这个房子给卖了,很急的样子。春光有工作单位──盘锦市文化局,他是那里的创作员,但他基本属于‘内退’状态,所以原本每月1000元的工资,单位每月就扣100元,剩下900元。这些钱除了交房租等费用之外,还要给他和他前妻的大儿子的抚养费。在国内的报纸上,没有人敢刊登他的东西。”
   
   2004年9月24日,蔡东梅在《神州文化》通报:“春光的记忆神经尚未打开。一个疗程下来已经花费了上万元,医生让春光准备下一个疗程治疗,关于经费的问题我们是一筹莫展。”
     
   2004年9月26日,杨春光之友王玉文在《北京评论》通报:“与上次的通话相比,他的话语表达顺畅了一些,但上网能力还没有恢复,写作能力与思考能力自己也不能确定。没有人在身边帮忙,东梅还要照顾孩子,还有很多繁杂的事情;他很希望有人去他的身边。他对海内外对他进行捐助的朋友表示深深的感谢,‘我给大家老是添麻烦’。更困难的是,要进一步治疗或维持现状,还需要昂贵的疗养费与药品费,现在还到处想办法借钱买药。”
   
   2004年9月26日下午,蔡东梅接受杨银波采访:“王玉文所说的,基本属实。目前,春光在盘锦市第二人民医院花了10000元左右,在针灸按摩医院花了3000多元,在外面买药花了1000多元,加上在医院吃饭等一系列花销,一共花的钱超过15000元。目前我收到的捐款有18000元左右,蔡卫和的200欧元(合人民币2050元)我还没到银行取,所以已经取下的将近16000元的捐款有超过15000元用在了医疗上,目前我家所有的钱加起来只有600元钱左右。9月24日,我向医院交了500元钱──这是最近一次交钱。缓解医疗费问题方面,这几天我准备和春光的堂弟杨春桥借一点,他是个工程师。”
   
   蔡东梅接著说:“但是目前一般的脑血栓、脑梗塞都要30000多元的医疗花费,更何况春光是‘新型脑血栓’,连医院都叫不出这个病的具体名字。近日的电话方面,海外的林政阳、黄翔、秋潇雨兰,国内的诗人王玉文、典裘沽酒都来过。这几天,电话明显少了一些。刘晓波寄来的600元钱因爲写的是我的名字,所以被退回去了,应该写春光的名字。至于春光的病情,现在只能说‘有点精神了’,但是血压忽高忽低,最高的时候180、190,最低的时候120,很不稳定。听见没有?我的孩子又在闹了。现在我在家,春光在针灸按摩医院接受中医治疗。知道你爲这个事情花费了那麽多调查和呼吁的精力,实在是太感谢你了,真的是。”
   
   五、附: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呼吁书
   www.zhendan.cn/forum/viewthread.php?tid=1295
   
   (大纪元首发)

此文于2007年03月1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