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我的自由之血(大型组诗)之一]
王藏文集
·与王荔蕻大姐
·与屠夫兄
·欧阳小戎、王藏与老艺术家周永阳(中)
·与杜婉华老师
·左起:严正学、胡石根、王藏
·与胡佳兄
·与江天勇律师
·北京网友声援释放朱承志
·艺术家聚北京宋庄 戴“避言罩”挺南周(组图)
·新年元旦,与王力雄唯色夫妇,邝老五赵跃夫妇。扎西德勒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部分图片
·民主斗士张林到京,为自由干杯,饭醉饭醉
·自由作家、伤残维权警察郭少坤来京,铁玫瑰园留念
·与于浩成先生、郭少坤先生、李智英先生
·与鲍彤先生
·左起:姚监复先生、鲍彤先生、严正学先生、王藏
父与子
·近六岁的小华华(吴郁之子)写给我的信
小念慈满月(31天)
·还拍啊,宝宝有点累了
·爸爸我满月啦,不要忧伤
·哎,我也时常有诗人的忧伤
·尿布没换老爸又想上网,看来我得假哭哈
·男儿当自强,没有母乳吃也要挺住
·好人好梦,我要做好梦了,爸爸你也要做
小念慈37天
·爸爸累了,我要自己捧着吃
·别看我还含着奶嘴,我已在酝酿我的梦
·来张近距离的
·嘿嘿
·宝宝长大了比爸爸帅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54天
·王藏/小念慈两父子与贵州友人
·吴玉琴大姐、小华华与小念慈
小念慈1周岁
·吴玉琴、马玲丽到云南为小念慈过生日 5/26/2010
●转载共赏,不定期添加
·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兼论海外民运
·袁红冰: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属于中国文化大师的时代
·袁红冰: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袁红冰执笔: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黄翔: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高智晟、袁红冰执笔:修改宪法维护基本人权宣言
·高智晟:致胡锦涛 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
·郭国汀:将接力绝食抗暴运动进行至最后胜利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
·东海一枭:无相大光明论
·仲维光:自由文化运动与中国知识传统的重建——极权主义及其文化问题批判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傅正明:苦难文学的双向启蒙
·傅正明: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党治国:金色的圣山 玉洁的灵魂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王力雄:末法时代——藏传佛教的社会功能及毁坏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梦之魂:关于“六四”的平反问题
·張三一言:沒有革命,哪來改良?
·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黄河清:六四军人列传/六四名人列传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石雨哲:“轮回”:从永恒到绝不——论袁红冰先生对尼采思想的扬弃与升华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吴玉琴: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曾节明: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廖祖笙:挽歌中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廖梦君惨烈遇害三周年祭
·郭国汀: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下不可能存在法治!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丁一一:试论二十一世纪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唯色:西藏的官员们,饶了布达拉宫吧
·徐沛谈鲁迅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黄鹤昇:孔孟之道判释
·《遇罗克与遇罗锦》
·仲维光:极权主义研究及其政治文化问题探源——关于极权主义问题探究给刘晓东女士的信
·申有连:讨伐马克思主义
·《唐子教授文集》
·黄河清:为胡佳又入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名单呐喊
·何清涟:《台湾大劫难》:一桶泼向温水锅中青蛙的冰水
·安乐业(东赛)的“藏人主张”
·李大立:也說英國光榮革命和法國大革命
·王炳章:放弃革命的权利就等于放弃了一切——南斯拉夫的革命昭示了我们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自由之血(大型组诗)之一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我的世界被长城与黑幕占据》
   
    我们/长城里的囚徒/烧烤烈日的瞎子/面对一张巨大的黑幕/里面随时会冒出一块标语/上面写满你的罪责/那是别人定义的墓志铭/没等你反抗的声音/又被幕布里的大手掐死/尸体被幕布外的沉寂/久久湮灭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是绕着枪口/踩着重步的蚂蚁/是枪口下/雨打芭蕉的音响/海啸/来自地球内脏的脉搏/席卷了我红色的血液/纸张与词的眼睛里/都会冒出我的每一次冲动/是潜伏的力/是心灵不安的躁动/是一个乡下农民/举起镰刀/收割谎言的姿势
   
   
   《骨头,不死的舞蹈》
   
   
    一块块骨头/写满祖先的模糊姓氏/那些曾被遗忘的马车,矛头/象形的舞蹈/骨头是肉体死亡之后的形状/是支撑肉体的精灵/骨头在成批焚烧/或弃之荒野/难忘的是一幕/站立的姿态/在机器的齿轮面前/在自由与民主的祈祷面前/在与神灵/心有灵犀的微笑之中/我们/我们是人/是犬儒与太监中/仰起头颅的人/用骨头在走路的/人/一个尚未成立的公式/一名不是公民的地球公民
   
   《我相信——给流亡美国的诗人黄翔》
   
   我相信-——狂欢 激动的嘴唇 埋下大地的羞辱 一条条锋利的光线 被你扛着赶路 你是黄翔 一个惨遭践踏的姓名 一头不屈践踏的丛林野兽 你是黄翔 游荡在宇宙情绪中的孤魂 在火中取血的人就是盗火者本人 容不得自己孩子呐喊的家园 横行着极权的红魔 它试图吞下每一个新生婴儿 不留一根白骨
   
    我相信-——用生命与行动书写的诗魂 梦巢里的手舞足蹈 我相信黑色的子弹射不穿向日葵的热情 麦田里的乌鸦 带不走饱满的粮食
   
    我相信-——皇城囚禁不了 你自由的心灵 它囚禁的仅仅只是 你伤痕累累的肉身 监狱的阴影 永远只是心底强音的背景 琴弦震荡 时代凝聚音符 这首魂曲 响彻汉语的尊严
   
   
    我相信——婴儿的哭泣 刺破天幕 花街种下隐秘的痛 我们酝酿 露水浇灌的祖国花园 天梯直立大地 苦难的人民 捧出所有祈求 人民的苦难 在暗夜里拉紧弓弦
   
    我相信——决不怀疑 从东方流淌出的大红 自由之血
   
   《猛犸时代——给杨春光》
   
   杨春光,你是中国大地上苍凉的猛犸 高昂头颅的阴茎 你来到了黑太阳的世界你向人的生存权利宣誓 向未升起的新时代宣誓
   
    你见证着犬儒的哈哈镜 荒诞的面孔 颓废的旗杆 即便不断破碎的镜片 仍割伤你的经脉 旗子变换成巨大的裹尸布 黄色的皮肤成为众人指责的公敌 你依然是黄色人种 黑眼睛冒火 黑头发燃烧 照亮人们前行的步伐 昏暗的烛光
   
    踩扁老鼠洞的猛犸 在空房子里呐喊 太阳黑洞也被这声音的利剑 捅得破烂不堪 机器碾过脆弱的地球版块 你的兄弟姐妹 血肉模糊 你布满血丝的瞳孔 是橄榄枝上蹲着的猫头鹰 正视着溅起的呼号 母亲的泪滴
   
   
    猛犸咀嚼的不是猛犸所需的食物 猛犸奔跑的不是猛犸广阔的土地 猛犸的前方是无数的机关 一不留心 自己的心脏就是别人宴会上的肉餐 我们看见 野性的图腾 深刻着他的个个足迹 猛犸时代,在足迹上方运转 地狱的厉鬼 阴魂重新消散 整个帝国大厦在颤抖
   
    杨春光所处的时代拒绝杨春光的光芒 猛犸时代的来临就是杨春光时代的复活这一天已不遥远 这一天将为我们的懦弱与屈辱 送葬
   
   《老象——给张嘉谚》
   
   老象的鼻子 甩得比头高 吸水的姿势 容纳大海的能量 老象生来就忍受着人们盲人摸象的痛苦 老象是森林里的老师 不争做老虎的王位 却为诗人争取早被剥夺的话语权力 老象期望 诗人用自己的诗性话语 批判并超越政治 抵达一股夺目的光芒 去实现陷阱里的解救 摔破圈套里的假大空 狠狠剥伪崇高的蛇皮 只因它害得我们诗人好苦 诗歌里到处是阳痿的皮囊
   
    老象 脚踏实地 实事求是 与时俱进 从不挂羊头卖狗肉 虽说这是我们时代的顽症 虽说我们的土地病入膏亡 字正腔圆的呼声 在森林的缝隙里翻滚 粮食的大脑 展开一片辽阔的草原 风吹草低见牛羊
   
    独立,自由 是诗人最高贵的美德 这是老象用自己的骨头签写下的良言 独立,自由的心灵 应该用巨幅毛笔 狂写在天安门广场 唤醒我们千年压抑的 精,气,神 往后万年的朗朗乾坤 是我们子孙灵魂的大交响 是民族大动脉的活力四射
   
   
    老象的庞大身躯 任凭风吹浪打 始终担负着电闪雷鸣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老象的步伐 铿锵有力 老象的坚持 铁骨铮铮
   
   《去死吧,那些早已阳痿的石头》
   
   堆积成山 / 蔓延到海 / 沉默不动的石头 / 故做坚持的懦弱 / 死守贫困的倔强 / 去死吧 / 你的内心早已空虚 / 你的情感早已冷却 / 却还要 / 占着那块土地 / 拒绝你身下的草籽 / 你已阳痿 / 没有力气移开 / 只有一场风暴 / 连毛带屎将你吹开 / 只有我的双手 / 把你掀开 / 露出我接受阳光雨露的脑花 / 与呼吸氧气的鼻孔
   
   
   
   
   
   《被国家强奸的祖国,您要勃起来》
   
   
    祖国,不是一个暧昧的词汇/不是虚张声势的幌子/不是贼寇的掩耳所盗之铃/祖国您被强奸了/得意着的正是人民和儿女/您要勃起来/以您华夏的精血/勃起来就不怕被强奸/勃起来就可以清理那些猥琐的帮凶与傀儡/把他们赶出历史舞台/重返阳刚的体魄/久被压抑的血气/这样我也可以吮吸/自由的乳汁
   
   
   
   《梨树花开》
   
   
   
    白色的天使,停歇枝头/风是梨花的裙子/满世界招摇/我渴望这分纯真/如渴望处女的芳香//我不相信它的开放/但它开了/确实开了//有蜜蜂/有蝴蝶/有许多孩子/我也在它的香气中/回想起童年的眼睛/牛圈上空的群星//梨花在春天开放/大把大把的祝福/抓在手里/甜在心上//可爱的天使/安慰着可怜的人群 /一个胸怀笛子的少年/时间的画笔上/滴滴是他的热泪与感激
   
   
   2005年4月1日星期五 凌晨3时38分完稿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此文于2007年06月1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