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五)]
王藏文集
·博訊:王藏:简谈公仇私仇皆报并抗议对胡佳曾金燕女儿的威胁
·博訊:王藏:晒两封冒充唐吉田律师和秦永敏先生发来的信
·希望之聲:人权艺术家严正学两会前遭传唤
·自由写作:王藏:《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全稿
·希望之声:王岐山谈韩剧 传统回归挡不住
·希望之声:中国官员表现令马航乘客家属失望
·希望之声:报告:中国是网民监狱 被指更严重
·希望之声:中国投资移民激增 冲击美签证计划
·希望之声:律师公民团被抓 更多公民前往声援
·希望之声:更多律师公民联合闯中共禁区
·希望之声:建三江前线告急 中共下令或暴力清场
·希望之声:建三江3律师获释已在返京途中
·希望之声:从中国官员频频自杀看中共体制
·新唐人電視:政協委員自曝中共文藝團體海外演出醜聞
·新唐人電視:中共警察带枪巡逻 被指国家恐怖主义
·新唐人電視:建三江闹大了 滕彪:2014律师界该破题了!
·新唐人電視:建三江通告攻击律师 引巨大反弹
·新唐人電視:器官捐獻率世界之末 活摘器官盛行
·自由亚洲电台:开庭用复印文件 律师抗议退庭法官照审
·大纪元:玉清心:北京为何下禁令封锁“建三江”事件?
·大纪元:绑架四律师黑龙江农垦总局党委书记想毁掉的照片
·博讯:王藏:對昆明事件的10個懷疑論
·博讯:王藏:再次向“少數民族”同胞悔罪致歉
·博讯:王藏:“反恐”賦
·博讯:王藏:馬三家受害者上訪被押回,劉華被關蘇家屯紅菱鎮派出所
·参与:王藏: 烛光悼念曹順利和拉萨3.14事件死难者
·博訊:王藏:緊急關注正在截訪車上心臟病發的雲南訪民羅金翠
·博訊:王藏:【亂彈錄】近期微信語錄選
·博訊:王藏:有關民權民生,“暴徒”“流氓”
·博訊:王藏:某些「知識人」為何於風起雲湧的抗爭中鼓吹「素
·博訊:王藏:河北受害访民李学忠的两封信,请求关注
·博訊:王藏:以民國精神聲援建三江行動(行為)
·博訊:王藏:【黑頭套•黑社會】行為聲援建三江(之二)
·博訊:王藏:挽恩师黃河清先生
·王藏:銘刻情義,痛悼河清
·参与:黄河清先生遗体4月6日告别 海內外各界友人挽联祭语汇编(多图)
·博讯:人权艺术家举画像声援丁家喜律师
·郭國汀大律師學者師友讀《讓我們坐牢將監獄填滿擠爆》
·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参与:铁笼里祭林昭被暴政屠杀46周年(图)
·参与:王书瑶和王藏到最高法递交推翻夏俊峰错案联署请愿书(多图)
·参与:北京:高氏兄弟新工作室开张与生日派对(多图)
·参与:呼吁帮助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多图)
·傅正明:詩,從鴻溝裡突圍—談王藏詩歌的精神向度
·自由亞洲:《六四诗选》港台同步发售 “六四”游行案开庭多人被抓
·自由亚洲:【刘云书评】《六四诗选》
·自由亚洲:专题﹕八九民运精神薪火相传(视频)
·民主中国:王藏:为自焚藏人立碑的汉人画家刘毅
·希望之声:中国乱像丛生 3天5起暴力袭击事件
·希望之声:自作自受?蓝皮书曝中共安全恐慌
·希望之声:红领巾夺命案再现 学者吁废除红领巾
·希望之声:朴槿惠含泪再致歉 中国人感慨万千
·希望之声:遭秋后算账 北京女律师绝食抗议
·希望之声:六四前夕 中共当局疯狂拘押异议人士
·希望之声:美国会通过决议案纪念六四
·希望之声:高智晟律师回家倒计时 20天
·希望之声:“微信十条”后 85名“造谣者”遭惩处
·自由亚洲:北京宋庄艺术家被一度驱逐
·自由亚洲:北京艺术家因创作计划生育作品遭警驱逐 与异议人士来往频密被当
·甘粹/朱毅/胡佳/王书瑶:为严正学/朱春柳募捐公告(附至8-25全明细)
·亟待认领的严正学/朱春柳治癌捐款
·民生观察:在京维权人王藏等医院看望严正学妻子朱春柳女士
·大纪元:北京独立电影节遭封杀 逾百人联署抗议
●《血泪的洗礼——中国底层调查》
○我强睁疲惫的双眼,看着这滴血流泪的中国
《家破人亡两不知,血泪抗争到何时?——暴力强拆导致马玲丽户十五年蒙冤受害的调查报告》(诗行合一2008)
·漫漫血泪路——屈辱浇灌的受迫害和抗争经历(上篇)
·我要的是一个公道——马玲丽访谈(中篇)
·强拆在中国——令人揪心的文章标题(下篇)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一)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二)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三)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四)
蒙冤受害在继续(诗行合一2009)
·强烈抗议贵阳市云岩康厦房开公司经理王毅将16年蒙冤受害的被强拆户马玲丽打伤住院的公开呼吁信
《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诗行合一2010)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
·一位中学生致中共贵阳市市委书记李军的一封信
·两会期间,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对被暴力强拆人高喊:“给我打”!
·莫建刚:又一非法暴力强拆的事例——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民李毫美厂房和住房被强拆
·自由亚洲:贵阳残疾人抗议强拆政法委书记下令打人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自由亚洲:贵阳母女抗议强拆被打伤
·自由亚洲:贵州和北京分别有维权人士遭到当局传唤
·希望之声:贵阳官员高声命令殴打被强拆户
·希望之声:贵州维权人士维权活动被警方破坏
·毁灭非法强拆证据,党武乡政府罪上加罪!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受害人李毫美和女儿吴文燕在被暴力强拆后的废墟上(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境况(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临时居所(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寡母李毫美与失学女儿吴文燕被强拆后只能在废墟上鸣冤控诉(图)
·残疾寡母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花溪区乡政府官员殴打后随之抗议标语被强行烧毁(图)
·残疾寡母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花溪区乡政府官员殴打受伤躺在床上(图)
·人权捍卫者王藏、吴玉琴、莫建刚、廖双元与残疾人李毫美(中)在强拆废墟上(图)
●《诗想录》
·《诗想录》(1-15)
·博訊:王藏:《詩想錄》(節選)
●朝圣的足迹(雪域藏地之旅)
·顶礼至尊空行母门措上师
·门措上师简介
·顶礼大恩上师丹增嘉措活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五)

附二稿完成发表后相关的跟帖: 本文发<<北京评论>>的跟帖; 【管上】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团结就是力量) 【党】说得好!【李向阳】厉害,真会整 !【小王子】好啊!【管党生】认真看了 !!【小王子】好!【东方黑黑、】转一篇徐乡愁的文章给小王子看看:《关于“伪垃圾运动”若干问题的解答》01。--问:凡斯黄土丁目典裘等人为什么要退出“垃圾派”? --答:这几个人的作品离“下半身”太近了,尤其是凡斯,他甚至本来就是“下半身”诗人,他们进入“垃圾派”本身就是一个天大的错误。如果从“下半身”的角度看,他们的有些作品还不错,但是他们离“垃圾派”实在是太远了,也许他们加入“下半身”会有一点点出息。他们要走就让他们走吧。我还是那句话,合得来就一起干,合不来就走人。 02。--问:“垃圾运动”是怎么回事情? --答:是几个退出“垃圾派”的人组建的一个论坛,但不是流派。凡斯眼看“垃圾派”的巨大成功,老早就想窃取“垃圾派”的胜利果实,于是他们便盗用了“垃圾派”的品牌,原原本本地窃取了“垃圾”这个命名,在网上招摇撞骗混淆是非。实际上你一看他们的作品就明白了,他们的作品满纸的“操”“日”“干”“逼”“几吧”,完全是一整套“下半身”的词语系统,他们完全诗歌在沈浩波们的阴影里,我劝过他们多次,但他们就是不听,他们宁愿去拣沈浩波们扔掉了的避孕套,也不愿去拉属于自己的屎。沈浩波们最先打破诗坛的僵局肯定是当时的诗歌英雄,而你凡斯再去继承,就不新鲜了。 03。.--问:“垃圾派”目前有多少诗人?你认为“垃圾派”比较成熟的诗人是哪些? --答:“垃圾派”成员现在有将近40位,比较成熟的诗人有:皮旦、小月亮、管党生、杨春光、训练小猪天上飞、管上、余毒、谢马、李磊、红尘子、蓝蝴蝶紫丁香、虚云子、方子昂、路野、大路朝天、九月、阿披王、洛风等等(排名不分先后),我应该算一个。这些垃圾人都有了自己风格独具的代表性作品,大家一眼就能认出来。 04。--问:凡斯等人的“垃圾运动”好象跟你们“垃圾派”的理论是一样的? --答:“崇低”“向下”等提法原本就是“垃圾派”的基本理论,是老头子于2003年3月就已经提出来的,那个成立于2004年的所谓的“垃圾运动”不但盗用了“垃圾”这个历史性的命名,还一字不差地盗用了“垃圾派”的主要理论,并大言不渐的窃为己有。他们口口声声叫喊什么“原创” ,结果他们的理论长得像“垃圾派” ,作品却长得像“下半身”,真是有点不伦不类。 05。--问:那个叫黄土的人多次在网上大骂垃圾派,你干吗不给以还击? --答:那个黄什么的兔最近经常在网上捏造事实大肆污蔑“垃圾派” ,企图混水摸鱼混淆是非,我一直都没有理会他们,主要有两个原因:1)你越是理他们,他们就叫嚣得越是起劲儿,他们的目的就是要你搭理他们。2)“垃圾运动”中有几个诗人是我的好朋友,我怕一枪打过去会伤及无辜。既然他们已经公开点了我的名,那我就把事情的真相告知大家,但我尽量不骂人,也不化名骂人,更不伤害真正的朋友。 06。--问:川歌写了一篇短文《有感于小月亮与小蝶的争论》,你怎样看待她们二人的作品? --答:小月亮的诗歌有一段时间的确是太抒情了(抒情并不是什么坏事,怕的是一种老掉牙的集体抒情),我也曾经多次批评过小月亮,小月亮的作品虽然还有待于进一步的改进(后来作品有了很大的改观),但她的“贱民思想”毕竟是垃圾的。而小蝶的作品大量仿写“性器官”和“性交”,完全是“下半身”的那一种,而尹丽川巫昂们早就玩过了玩腻了,小蝶还初次自我兴奋,甚至以去拣尹丽川用过的卫生巾为乐事,就像凡斯去拣沈浩波丢弃的避孕套一样如出一辙。李磊也规劝小蝶“最好不要步巫昂和尹丽川的后尘”,李磊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看来所谓“垃圾运动”的那一拨人(主要是凡斯黄兔小蝶等人),男的都学习沈浩波,女的都模仿尹丽川。凡斯小蝶们还在重复建设原地踏步老是跟在人家的屁股后面转悠,即使你写得再好,甚至比尹丽川还要尹丽川,又有多大意义?大家都知道,诗歌最讲原创和新颖,最怕重复和继承! 07。--问:什么是贱民思想? --答:是老头子在评论小月亮的诗歌的时候提出来的,结果也被凡斯的“垃圾运动”盗用过去了。就像他当年盗用伊沙的“快感写作”一样,这哪里还有一点原创精神可言,也难怪伊沙一看见这个人就要吐口水,我们算是领教了这个人的无耻! 08.--问:什么是“剽窃门事件”? --答:简单点说就是凡斯盗用垃圾派的命名,以及垃圾派三原则和垃圾派的研究成果,并在网上到处招摇撞骗,事情揭露以后,他们才把那个伪论坛上的三原则去掉了。由于我率先揭露凡斯的小人心理,你看他时不时的像疯狗一样咬我一口,他很想我们搭理他,有时候凡斯显得很可怜。 09。--问:为什么说伊沙公开喊凡斯叫老骗子? --答:前面有介绍,还不是因为凡斯把伊沙的“快感思想”窃为己有引起的。 10。--问:为什么凡斯到处说“下半身”是他凡斯创立的? --答: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你该去问一问“下半身”的代表人物沈浩波,或者去问“下半身”的命名人朵渔。 本贴由徐乡愁于2004年6月09日11:06:44在〖诗江湖〗发表.

   【典裘沽酒】徐香臭,在编《垃圾运动创刊号》时,不知道是谁把诗贴到原创性论坛来呢?后因选诗的问题没有用,你就开始大骂垃圾运动!在这一点上,你就没有皮旦和小月亮有骨气!当然我不是说在垃圾运动发诗的垃圾派人就没有骨气,因为都是同写垃圾诗都是好朋友,没有你那么多的想法!虽然我们离开垃圾派的起因不是你,但你后来的做法,确确实实让觉得你是小人!你自己看一遍你写的解答,就是骂我们剽窃垃圾派的人,也都会觉得你真是一个太没劲的人,说话从来没有事实瞎说一气!就算我们剽窃你们垃圾派好了!要不我们真的就不垃圾了!

   【徐乡愁】老子从没有向你们的那个破刊物投稿!是凡斯要发我的作品,我没有同意!【典裘沽酒】如果你承认,你的诗还会上一个台阶的! 【东方黑黑、】 请大家一起和小王子多读一读这篇历史真相的文章 :【小王子】一切都要在批判中成长! 【挑挑拣拣】垃圾运动和垃圾派不是一伙啊!!! 【小王子】 问好并欢迎挑挑拣拣!

   【小王子】 附:答垃圾派成员的一些话:<<就让你们不舒服>>文中的主要观点是:进行争取话语权力写作,冲破一切禁区,诗人应承担起文化革命的责任及在诗歌的写作与行动中为这个使命而努力!

   我没有“贬低”垃圾派的意思。垃圾派在中国诗坛的先锋地位不是谁可以忽视与诋毁的,它的先锋意义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更多人重视被历史重视。同样,垃圾运动也如垃圾派一样,在运动与发展中保持与发展自己的先锋地位。目前的情况是:垃圾派与垃圾运动同为垃圾诗派,还一直被中国的诗坛压制与忽视,这是中国诗坛在政治体制下腐朽与落后的一个证明!还有一个情况是:垃圾运动论坛里已有部分作品对现实政治展开了批判,这种批判还将不断扩大,而垃圾派文本里大多作品“故意”避开这种批判与不断缩小了自己的范围。

   我们把眼光放开放远,需要注意的是,垃圾诗派是“低诗歌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中国的现代文化革命做出了贡献还将做出更大贡献。还有一点:中国诗歌现在真正的先锋意义应从也只能从“后政治写作”中体现出来,中国诗人只有在毫不妥协的民间态度与永恒的民间立场,保持自己独立的人格与思想的前提条件下才能称其为诗人,才能实现自己的杰出与伟大。 本文发<<垃圾运动>>的跟帖;【莫鲁】下了工夫,不错!【丁目】提!【老象】“就是让你们不舒服”将这句话作为垃圾运动与低诗歌运动的概括,可说是小王子的慧眼独具!

   小王子此文,所述散漫而又丰富! 惊讶的是这样的大块文章,小王子竟然一夜之间一挥而就,换成老象,至少非一个星期不可。虽然此文结构不够严谨,语言也还可打磨。但这些已不重要,文章最要紧的是思想!小王子此文已显示出独立思考、坚持信念、不懈追求等等可贵品质,同时也显示了独立言说,独立评说的胆识与才气!以不到20岁的年纪,还是在校大学生的身份,确实难得。就凭这一篇尚不成熟的文章,老象由衷地为垃圾运动得人贺!为低诗歌运动得人贺!为中国话语权力得人贺!

   小王子前面路还很长!但以这位青年的品格,我们是有理由寄予期望的。 此文我改了几个错字,标题加了一个“是”字--这样更符合原话,而且在语调上似乎更显一种味儿,仅供参考。此文当然还可继续修订;更重要的是随时记下自己的思考,把“中国话语权力文论”写下去!

   “自由地思想吧,它会使你感到幸福!”

   【小王子】感谢老象一直的指导与鼓励!小王子能与您们一样的朋友(老师)走在一块,一起学习与交流,我定当更加认真生活、学习与思考。

   【凡斯】我的原话是:“就让你们不舒服”。【典裘沽酒】老象好好带带小王子,你们一老一少,将是整个低诗潮的理论权威!【小王子】都是一砖一瓦。【黄土】读完猛然一震,眼光文笔之犀利果然无愧王子称号!问好小王子!【小王子】黄土好!共勉!【雷琼】就让你们不舒服,提!【小王子】问好雷琼!【老头子。】没想到:垃圾运动是垃圾派的掘墓人!【小王子】老头子。好!垃圾要在运动中发展!【龙俊】才气彰显!【小王子】问好!【西安野狼】年青人就是激情、厉害!很有前途!凡是兼有“话语权力”内容的东西我就不谈了.不知小王子今年多大了?【小王子】野狼好!多批改!1985年旧历8月12生于云南大姚农村。【西安野狼】你比我儿子大两岁半呀!可我儿子只会弹吉它.【小王子】好啊,我也学弹,也努力练习书法,画画油画等.有爱好就是好事,充实。什么时候去西安玩,见见他。【西安野狼】我儿子爱好少哦!我过去也爱好绘画还考过两年美院呢!【小王子】我或许以后会去学北京电影学院的导演系,但不管怎样,学习是不分种类与形式的,活着就要学,学着就塌实。干杯!【西安野狼】你是太阳,正在冉冉升起!【小王子】大家都是太阳,都要让自己发光,在中国大地上升起!【典裘沽酒】好文章!小王子前途无量!你的文章能读出你的性情,这很难得很宝贵!辛苦!低诗潮和垃圾运动评论后继有人了!光靠老象、老杨老前辈是要累坏人的! 多读书、多思考,必成大业!注意文字要简洁! 【小王子】多读书、多思考,多关注现实才是首要的事。握手!【典裘沽酒】辛苦!激动!自古英雄出少年!我和凡斯就跟你们年青人打打边鼓就行了!【小王子】老典多批,问好!二稿:<<就让你们不舒服>>,欢迎批改!【典裘沽酒】你太急的想把心里的话都表达出来!显得太拖拉了!向老象学习!条理清晰一些!辛苦!好好再改改,凡斯说,第二期垃圾运动可用!握手!【小王子】感谢意见.我会再斟酌修改!【小王子】附:答垃圾派成员的一些话:【西安野狼】不要整天抱着政治压迫着诗人,从本质上讲,诗人与政治无关!诗人就其本质上只能是与神灵、天空有关!因为诗人来源于神灵,而政治是诗之后之外的事了,凡是大谈后政治诗歌的人,他们己脱离了诗人,只是利用诗歌搞政治的政治诗人或政治家,明白吗?!【凡斯】诗不是政治和神灵的奴婢!诗只从属于心灵!但与什么都有关!【西安野狼】何为心灵?心灵即是心的灵魂!灵魂就是太阳,不管你承认与否它都存在!当然诗人不是奴婢,诗人的存在表明个性的存在,即为自由意志,自由意志则体现在诗人的诗歌表现上.至于诗人与什么都有关,这是无疑的,但究其本质上是无关!因为诗本自然!源于人类之前!人类的存在是诗的表现。【凡斯】诗本自我,存在于人类之后!心灵为心的感受!【西安野狼】后来就这样。

   【小王子】两位好!感谢两位的批评与交流讨论!这种为了诗歌的讨论对于我来说很看重,也很珍惜。我也会真诚的面对,表达出自己真实的思考。

   两位说的都有道理,也是真正热爱诗歌的人的常识与终生追求,同时也是诗歌与诗人的最好诠释!对,诗人来源与神灵,与自然与现实与宇宙中存在和由存在产生的情绪或思考(反应)的一切有关。可以说,诗歌因此而产生。也可以说,诗歌缘于人类以前,甚至诗歌先于地球或银河系而存在----一种未知和某种诗性物质对彼岸世界的永恒祈盼。但诗歌最终验证了人类的存在,人与其它生物根本区别开了。这当中的巧合或天意可以说是神灵的安排与启示。

   凡是存在的人都可以说是诗人,都具有诗的成分-----人的肉体(生理的细胞与器官的构建,基因的组合,遗传等)与灵魂(心理的个体反应和不断蜕变的高级的物质与气息等)就是一首绝美的诗,这种诗与生俱来。每个"诗人"都在自然与"诗人"的活动中走过一次短暂的时间,完成一次使命。而在生命更替的循环中,人类都有一种天性,就是要证明自己"曾经来过",在历史的长河中有过这样一个名字和与名字相关的事件,表现,不可重复的话语与灵魂。"雁过留声",道出了人类对生命的坦然和对未来的敬畏,同时也预示了生命的一种博大与凄美,一种注定的悲剧和个人对悲剧的有限超脱。而这些"诗人"中,又有着很多与众不同的"诗人",就是我们。就是人类大个性中的小个性.这种人比常人更敏感,更具有接受万物信息的敏感气质或磁场。也可以说是这种人对自然和神灵的本能反映。他们就像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可以比常人更看得清生活的内核与本质,可以穿透生活中阻碍自己更主动去接近这种"内核"的墙壁。当然,如果上帝开了玩笑,也可以让这群与众不同的"诗人"迷失,什么都看不清楚,或许当初就改变了某种"预定",让他们苦苦寻觅而又一无所得-----那么这些人就是注定要面对这种荒诞的苦难与现实,还要为此承担和付出终生的生命。

   我们在宇宙大的秩序之下生存着,不管怎样渺小与无力,我们都世世代代与自然抗争着,与命运挑战着,都竭力的要找到那个只属于自己的"自己"。我们都找到了吗?我们不知道。但祖先与现在的我们不管找得到找不到(莫名的游戏)都首先追求"自由的不受束缚的去寻找"。在追寻的时候表现出了个人的自由意志,在自由意志的坚持中有了伟大的灵魂,有了辉煌的人类成果,有了丰富的人性,有了对生活的赞美,对生命的歌唱,对万物的感恩。这些存在就是爱。爱是一种生物的本能,爱也是人类的最大追求。同时,爱体现为一种追求,一种心灵的自由.爱与自由是缪斯与上帝的交谈,这种交谈一直进行着。诗人做的,就是让这种交谈能继续进行,让交谈之光沐浴苦难的苍生。

   诗人不是奴婢,即便道德,即便阶级,即便政治。诗人只能是心灵的呵护者,是爱之光的维持与发扬者。诗人的角色,用"保姆"比较适合。当然,诗人更是一个"反抗者"的角色,反抗阻止心灵自由的任何东西,反抗掩盖爱之光的魔鬼。诗人必须为自己,为与自己同类的生物进行反抗,还要带动这种反抗。诗人的追求体现着人类的追求。人的价值在抗争的努力中最大限度的体现了出来。

   而人类苦难的最大因素,就是不自由。就是要屈服于个人意志。专制政治并是这种"个人意志"的头脑。我们要追究人类的反抗历史,我们可以发现人类的反抗历史就是反抗政治压迫的历史。而不管怎么反抗,即使在反抗中产生了伟大的哲学与文学,都不能阻止这种压迫.而诗人与文学家存在的意义,就是在黑暗中不断反抗与记录这种黑暗存在与反抗。我们也可以这么说:什么时候反抗停止了,那么文学(诗人与文学家)也就不存在了,人类也不存在了!

   是的,诗人要最大限度的获得自由,就要最大限度的反抗一切压迫自由的存在。政治恰是压迫自由的最大存在。我们可以从历史中发现这一"常识",我们可以从生活中得出这样的结论。任何想超越苦难想忽视政治压迫的人都是自欺欺人。诗人脱离了现实脱离了苦难的写作都是"犯罪"的写作,是心灵与灵魂上的犯罪.我们不要这种"犯罪",我们只要诗人的真诚与良知。中国的诗人们都要为这种犯罪忏悔,都要在现实的泥土中说出真话,实现灵魂的重生与超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