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二)]
王藏文集
·大纪元:中共国保使黑招逼走诗人王藏及维权者叶海燕
·民主中国:王藏:伤残警察郭少坤的维权之路
·希望之声:邱县漫画被立典型 相比之下两重天
·希望之声:民众:抓周永康是好事更应废一党专政
·新唐人電視:茅于轼杭州演讲 恐再遭毛左搅局
·博讯:王藏:京城的鬼——2013诗歌15首
·各界对王藏诗歌的评论节录(二)(2013前)
·大纪元:护家园 北京宋庄六百艺术家举横幅抗议(组图)
·希望之声:北京宋庄艺术区再遭强拆 诗人王藏吁抗争
·参与:王藏:江天勇等4位律师控告青龙山洗脑班涉嫌非法拘禁(图)
·参与:北京宋庄和巴沟两处同时强拆!抗拆维权行动异地同时有规模展开!
·在夏俊峰之子签售会上当张晶面向出版机构立的字据
·参与:世界人权日北京艺术家与子女于宋庄街头抗议雾霾(多图)
·希望之声:世界人权日 北京艺术家要空气清新权
·新唐人电视台:雾霾持续 民吁上街抗议政府失职
·博讯镜头 严正学向北京公安局正式提出游行、示威申请
·博讯:严正学:游行、示威、静坐申请书
·希望之声:雾霾致病新证据出炉 民众愤怒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社交媒体中微信删贴最少?
·新唐人电视台:禁人肉搜索 中共网络打压又一招
·希望之声:民众:为乌克兰人民欢呼 毛像也该推倒
·博讯:“南乐教案”律师、媒体遭围攻,公民联署支持律师发出决斗挑战书(第
·希望之声:警察日志走红 全民支持法轮功
·博讯:王藏:言论主体和切入现实问题及知道分子批判
·维权网:艺术家看望参与官员财产公示活动被打残的周晓山并发起募捐
·自由亚洲电台:周晓山无故被打没钱住院
·博讯:北京:胡佳在党国眼皮底下与王炳章同囚
·民主中国:王藏: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在家中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王藏: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与王炳章同囚活动又在北京燃烧
·参与:王藏勇士在北京宋庄,接力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张玉祥:中国良心运动——营救王炳章活动的倡议
·留存纪念。王炳章先生家人的祝福贺卡
·自由亚洲电台:严正学疑遭报复被长期断电
·与艾晓明教授、严正学老师
·与被精神病长达55个月的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先生
·參與:王藏: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小王子语录》(短诗选2003-2007)
○昔背“伟光正”的《毛主席语录》,今读“低暗歪”的《小王子语录》
·向日葵
·生命程序
·病态的向日葵
·厌恶呼吸
·太阳死了
·烈士
·杀人狂
·用爪子抓破光线
·如果我就死在这块土地上
·我成了国家主席
·埋葬今天
·脸谱
·虐待
·赶紧自杀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二)


   四
   
   在关于诗人与政治,诗歌与政治的一些讨论中,我们的诗人们沉默了。他们都不约而同地逃避了“敏感”的话题,他们都放弃了属于自己的“话语权”,都做了政治的奴隶与帮凶。是的,很多人都不愿引火烧身。关于“诗人与政治,诗歌与政治”的看法,我当时回复了以下的话:
   是的,诗歌就是诗歌!诗歌给我们带来了艺术上的快感-----它里边几乎包含了所有的理解与思考。但诗歌可以且应该介入政治-----我们无论如何也脱离不了政治每一个人都在政治的阴影里生存,任何时代,任何时候。再说诗人所关注的所有方面都受着政治(专制政治)的压迫与影响,包括直接或间接的干预与迫害(对诗歌,文学,国民观念,个人思想与话语的表达),这其中就剩下诗人个人如何面对及所作出的选择的问题了。当然,任何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方式与选择生存方式的自由----抗争与表达也有不同的表现形式(比如沉默的大多数,为艺术而艺术等)。我个人认为,诗人干预政治(对专制政治的反抗而不是为其歌赞-----御用文人的游戏与生命)是迫切而必须的,也只有诗人(精英知识分子)能运用自己手中的话语权力对其进行反抗(老百姓根本不具备也没能力具备及运用)。难道面对这样的生存环境诗人就有理由(我是为了“伟大”的诗歌)逃避与推脱------诗人靠“诗歌”掩饰自己的阳痿。反思历史,反思中国的文学,严峻的现实没有几人站出来表达,没有几人能以一个文化人(知识分子,诗人)的“称号”承当。再深入的观察中国当代的文学吧,一个什么样的现状呢?周围已经腐败得怎样了,身边人们的生存的境遇(特别是底层)是如此恶劣,别的也不多说,就连说句人话自己的话也没这样的能力了。大部分尾着说,还有不敢说,不愿说,甚至忘了起码的发言权麻木了不知怎么说更甚至没有“说”与“不说”的概念,就这么活着,就这么受压制,受剥削,受强奸,遭遇这些之后还无所谓或还忍着“别人”再来,有的为了生存,竟还期待被别人“上”------无人权所言------人性的侮辱!! 作为知识分子精英的诗人能熟视无睹社会与现实政治的黑暗吗,就能高出一截,退而“高高在上”的弄文学,弄诗歌?人的地位都不能确立,何以谈诗!没有独立人格与自由精神支撑的诗歌,充其量不过是一堆文学浮渣而已。 (本贴由小王子于2004年4月12日在乐趣园〖中国话语权力〗发表)

   我个人坚持认为:如果回避了政治,就等于回避了我们生存的现实,如果我们诗人对我们生存的现实视而不见的话,那些我们的诗歌的时代性就值得怀疑。说真话目前确实比做文学重要,特别是现在存在着的一系列严峻的生存困境与精神的危机,“底层社会”的苦难--这是目前中国知识分子应该为之思考并做出自己努力的关键时刻。对于21世界网络的切入,给中华文化的复兴带来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我们的文人诗人们还不积极主动的投入到这场文化革命中去的话,那么错过这样的机会,在以后专制制度再度对网络进行强化与封锁的时候,我们现在的相对较多的表达自由到那时就会更加狭隘与微小,那么中华文化的复兴因此就会推迟到更为遥远的未来,我们的民主与自由的环境就会从我们的虚弱中落入更为严酷的深渊,我们的生存境况就会更加艰难。为此,我们的诗歌应该面对困难,介入政治,并努力地争取我们诗人的话语权力。
   
   五
   我们来关注《垃圾运动》(创刊号)中的诗歌。从里面大量垃圾诗人的作品中,我们可喜的发现很多诗歌有着对现实政治强烈批判的勇气,有着对现实关怀与思考的心灵,有着真实表达自己的声音,有着人性丰富的印证与反映,有着不屈不扰执著前进的灵魂。这在目前中国的诗歌中是不多见的,在众多的文学作品中也不多见。也可以说,这是现代文化革命取得的一大进步,垃圾运动是现代文化革命重要的组成部分。 我上网以来,一直在关注着这样的诗歌。自己也在这样的诗歌中吸取了很多的养料.我当时加入垃圾运动,就是在垃圾运动论坛上读到了很多有以上趋向与因素的诗歌与文章。我们可以期望,垃圾运动的诗人们,定会在文学的转型与变革时期做出自己的贡献与取得自己辉煌的成绩。
   在对“低诗歌运动”的诗人与诗歌作品的关注与评论中,诗评家张嘉谚可说是贡献最为突出,评论较为客观公允的功臣。同时,他也是“低诗歌运动”的提出者与重要领军人物。他作为一名独立自由思考与表达的知识分子,先后为中国的低诗歌运动写出了<<低诗歌运动 --网络话语革命的前潮>>、<<丑陋现世主义 >>、<<“反饰”论 >>、<<论“垃圾写作”>>、<<“低性写作”论>>、<<垃圾写作的精神资粮>>、<<略论中国垃圾派>>等系列论文。还有对低诗歌优秀作品的评论与解读,例如:对垃圾诗人黄土《错落的时代》解读的<<特殊时代的盖印之作!>>,对垃圾派代表诗人徐乡愁《菜园小记》解读的<<新诗流变中的一首小诗>>,还有<<低诗歌同题诗九首略评>>,以及对典裘沽酒《诗人杨春光,你是中国的脑血栓》和《美丽的母豹》 等作品的评论与解读,都为“低诗歌运动”的前进与发展,垃圾诗人的价值和审美取向、写作水平的提升都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同时,他一直都用心良苦地关注着网络文学革命的进程,用自己的行动,证实了一名有良知的知识分子的神圣使命以及对民主、自由、和谐的生存环境的反思与关怀。更重要的是,一名“诗歌评论者”(他自称只是诗歌"爱好者"与"评论者")对时代的的悲悯与良心。在很多次的电子邮件中,他都对我提到自己精力太有限了,还有很多的事情不能亲自去做,还有自己患有长期的高血压和胆囊炎。但就是他以及很多如他一样的知识分子,不为争名夺利,不畏个人困难,毅然承担起了自己对这个时代应尽的责任。特别是在春光得了脑血栓之后,老象(张嘉谚网名)亲自拟订了<<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呼吁书>>,更是在各大论坛奔走呼号,希望得到海内外诗人和朋友对春光的帮助------杨春光的苦难实在太深了!在朋友们的电邮中,老象也纷纷发送了呼吁书,希望我们大家联合起来,共同救助“一个真正的为自由写作的诗歌斗士”,一个为了中国的先锋诗歌“饱受折磨”的诗人,一个在生活中经济上一直很拮据的普通人:“90年代为编先锋诗典等屡被查抄没收,负债累累;妻子冬梅虽贤,但没有工作;老母长期卧病在床已于前不久病故等等,全靠春光一人料理。从生活的角度说,诗人也是平凡人,也要生存;如果遇到实际困难,光靠安慰话于事无补。作为春光先生的朋友和诗友,我们真挚地向春光先生及家人表示深切的慰问!同时在此向海内外诗人及理解和同情诗人的人们呼吁,请给这位‘值得敬重的诗歌勇士’以道义援助:依个人情况,十块八块不嫌少,80、100不为多。让春光先生早日康复,恢复他宝贵的自由写作。谢谢如今的网络,天南地北都可以及时援手的了。”四海之内皆兄弟,工夫不负有心人,经过老象与我们大家的努力与捐助,春光的病情有所好转。在与春光的几次通话中,他的病情由于大家的关爱我也感觉正逐步好转。他在电话里依然不忘对朋友们深深的感谢和《空房子诗报》的发展。春光说:我老是给大家添麻烦。后来由于医药费的问题,春光的病情又再次陷入困境。这时,老象、杨银波、丁友星、川歌我们以及更多的朋友又进行了我们的努力,为此表达对一名当代严重缺乏的人才的敬重与作为朋友和诗友的关心。10月16日,春光的爱人东梅在管上我们后来重新创办的《空房子诗报》论坛上告知了春光的新情况以及对给予春光帮助的人的感激之情,内容是这样的:
   各位同仁:  您们好!   
   我是春光光妻子东梅,由于我和孩子都患感冒,所以没有在这里及时回复大家,深感对不起大家与抱歉。春光的第一疗程治疗已结束,现已转到辽河油田总院进行奇经疗法治疗,病情比以前大有改观,记忆力有所恢复,但血压一直攀高不下(一直在高压180-160之间徘徊不定)。如果不进一步控制,医生说会有出血的危险,所以现在只能采取联合用药的办法在医院临床观查治疗。近期还不能过多锻炼上网(但他每天晚上总是偷偷上网看看)……他非常感谢国际社会和广大诗友对他的慷慨援助,如果没有这些大力援助,他不可能个及时治疗并用进口药治疗,他和我借此机会再次感谢大家对他的无私援助,也深深感谢管上与空房子网站和一起提供园地的网站。在这里,我再一次向大家三鞠躬--
   在春光生病的间隙,张嘉谚也在信件中提醒我有时间的话,希望能把春光在各个论坛发帖的言论收集和整理,他主要是没太多的时间。这是为了能保存一些重要资料,对推进“低诗歌运动”能有所裨益,也为现代文化战争的早日打响作出步步努力。
   
   六
   《垃圾运动》(创刊号)选了垃圾运动成员诸如:凡斯、典裘沽酒、杨春光、丁伊目、先疯流氓黄土、永恒的蝶舞、野狼、花枪、管上、温永琪、训练小猪天上飞、老德、一空、默默、散心、蓝蝴蝶紫丁香、余毒、王顺健、龙俊、解渴、赵思运、管上、田流沙、弥撒、苍鹰、江南黎果、红尘子、秦风、汪峰、文盲等等诗人与艺术家的很多优秀作品。包括“垃圾诗歌”,“垃圾小说”、“垃圾随笔”、“垃圾歌词”、“垃圾文论”、“垃圾聊天室”与“垃圾艺术”等版面,封面是田流沙的油画《泡泡堂》。真可谓垃圾到位了,顾及了垃圾运动的各个方面。
   我不可能对每首优秀作品面面俱到的谈我的感受,但可以肯定的是:里面的很多作品都有自己的代表性与禁得住时间的检验。
   比如“勇于破禁的诗人”典裘沽酒,在头版头条“A级通缉令”栏目首发了他的作品以及杨春光对其诗歌的评论。在杨春光主张的后政治写作“冲破政治禁区”的文本中,典裘沽酒可谓是垃圾诗人中表现最为突出也最为出色的一名垃圾诗人。我曾经由于他的一首《谁牛逼,我就操谁》的诗歌,而进一步去关注了解了他的更多诗歌。在垃圾诗人的“狗眼”里,没有任何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权威和人物。特别是在这样一个“伪崇高”泛滥且被政府强行利用的虚妄的“英雄主义”,极端的“爱国主义”等主义横行的时代,诗人主动与自觉的与“权力中心”隔离并处于一种批判与敌对的态度,这在同时代的诗人中是罕见的。大部分诗人与文学家大都脱离了现实,试图与“官方”靠近并保持一致,并对“其他声音”实行封锁与毫无学术价值的谩骂与攻击,而且越来越多的诗人都走到了这样一个危机四伏的边缘还不知反思与忏悔,让中国诗坛一度被麻木与阴气笼罩.就连当时吼出“饿死诗人”的伊沙如今也沦落成了想在民间称霸并想篡改文学史成为了当今官方的宠儿,他竟越发狂妄,对与他声音与气味不符的诗人和朋友,都露出他的虎牙,拼命地想撕碎别人,致别人以死地。这样的“伊沙们”还不计其数。幸好,垃圾诗人可不是吃醋的,我们就应该用诗歌回敬他们的“粉饰之气”: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