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二)]
王藏文集
·铁幕下的友谊 山野寻梦 11/11/2010
·严重恭贺天易网于圣诞节光荣诞生!
●《追寻自由的虹光》II(诗行合一2011—2012)
○追寻自由灵魂,酝酿心灵虹光
·高原勇士廖双元再遭黑帮黑拳头
·大纪元:宗教人士谈华藏寺唱红歌颂“党妈”
·大纪元:当局批微博有乱象 王藏:醉翁之意不在酒
·大纪元:中国势必爆发民主革命
·自由亚洲电台:从四川会理县“悬浮照”看中国官场文化
·希望之声:法轮功抗争对社会产生巨大影响
·希望之声:传六四屠城军调内蒙 民众反弹
·希望之声:大陆民众欢呼埃及人民的胜利
·林昭祭日祭林昭
·试问爱国贼:土地不属你,为谁保钓?
·博讯:诗人王藏微博呼吁关注夏俊峰,引起网友又一波声援热潮
·自由亚洲电台:谷开来故意杀人被判死缓 夏俊峰案再次网上热议
·博讯:艺术家邝老五和追魂呼吁废除劳教释放艺术家被抓
·博讯:王藏行为艺术 @自媒体与@抗争:行为艺术家邝老五+追魂被抓新进展
·参与:要求废除劳教 艺术家邝老五和追魂被刑拘
·自由亚洲电台:行为艺术吁废劳教 反被警察刑事拘留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艺术家高举“废除劳教” 横额遭刑拘
·希望之声:18大维稳升级 北京行为艺术家遭刑拘
·大纪元:北京艺术家用作品宣战 屡遭当局打压
·呼吁展开调查诺文奖黑幕
·大纪元:《九评》发表八周年 民众:中共只有死路一条
·大纪元:清算周永康 路还有多长
·大纪元:2万武警二级战备保18大 北京“仍不放心”
·大纪元:北京798艺术区空间被封 艺术家维权抗议
·希望之声:中共贪官卖房套现 为外逃做准备
·希望之声:异议人士:中共要一条黑路走到底
·希望之声:四川泸州万人抗暴 十八大前维稳难奏效
·希望之声:从手机实名制再看中共政改的欺骗性
·北京之春:《李九莲就义35周年纪念专辑》朱毅 等撰稿整理
·博讯:北京网友声援释放朱承志
·自由亚洲电台:北京画家呼吁关注同行严正学被迫外出
·与严正学老师
·与滕彪律师
·铁玫瑰园 与欧阳小戎兄
·铁玫瑰园 严正学、朱春柳夫妇
·左起:欧阳小戎、严正学、王藏、朱春柳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朱春柳、肖国珍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王藏
·左起:胡石根、赵常青、王藏、胡俊雄
·与“六四暴徒”画家武文建
·与诗人殷龙龙
·铁玫瑰园:尊严自由的生命之祈
·右起:胡佳、钱理群、杨佳妈妈王静梅、杜光、王藏
·与祭园守园人 朱毅老师
·与杨佳妈妈
·与钱理群教授
·与王荔蕻大姐
·与屠夫兄
·欧阳小戎、王藏与老艺术家周永阳(中)
·与杜婉华老师
·左起:严正学、胡石根、王藏
·与胡佳兄
·与江天勇律师
●《追寻自由的虹光》III(诗行合一2013—)
○追寻自由灵魂,酝酿心灵虹光
·新年元旦,与王力雄唯色夫妇,邝老五赵跃夫妇。扎西德勒
·希望之声:南周献辞掀风暴 全民反中共新闻审查
·大纪元:艺术家聚北京宋庄 戴“避言罩”挺南周(组图)
·民主中国: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面对苦难铁汉李旺阳“被自杀”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部分图片
·希望之声:民间签名呼吁党官公示财产的意义
·民主斗士张林到京,为自由干杯,饭醉饭醉
·维权网:宋庄艺术家与上访维权人士同做“砸出色彩”行为艺术
·自由作家、伤残维权警察郭少坤来京,铁玫瑰园留念
·与于浩成先生、郭少坤先生、李智英先生
·与鲍彤先生
·左起:姚监复先生、鲍彤先生、严正学先生、王藏
·戴面具的诗人王藏。胡佳 摄。谢谢佳哥,这是我懂事以来最酷的一张个人照。
·德国之声:斯巴达第二季:一夜再回十八大前
·博讯:唐柏桥等紧急呼吁各界关注严正学的处境
·维权网:大陆民主维权人士发布“立即制止对安徽张林父女非法侵害的呼吁书”
·希望之声:党毒发作 云南县官怒砸机场
·RFA:两会前各地多名民主人士被威胁监控拘押 异见艺术家称要自焚后失踪
·大纪元:两会前异议人士被严控 艺术家欲自焚抗争
·希望之声:《南周》为浦志强募集十万粉丝打大老虎
·希望之声:民众:彻底清算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罪行
·敦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呼吁书(首批联
·希望之声:两会代表对环境问题沉默折射官员何种心态?
·维权网:北京宋庄糖厂艺术区遭遇强拆
·维权网:北京宋庄糖厂艺术区强拆继续升级,抗争持续
·RFA:宋庄艺术家维权活动遭当局干扰
·看中国:宋庄艺术区被疯狂改造 艺术家愤怒了(组图)
·大纪元:京最大艺术区遭强拆 艺术家举办反强拆艺术节
·荷兰在线:北京宋庄糖厂艺术区强拆:中国艺术先锋的沦陷?(组图)
·胡佳:我是杨佳的兄弟胡佳
·美国之音:杨佳墓“敏感” 扫墓者遭抓
·六四天网:歌星伊能静将捐款10000元给73岁访民王英强
·博讯:伊能静私信王藏:愿捐助访民王英强1万元
·自由亚洲电台:台湾艺人伊能静捐助陕西访民
·大纪元:女艺人伊能静再“羞”中共 捐万元助访民
·新唐人电视台:獲伊能靜捐款一萬 訪民感動流淚
·自由亚洲电台:诗人王藏将伊能静的捐款交给陕西访民
·维权网:艺术界声援陕西访民王英强等人,感谢伊能靜爱心捐助(图)
·大纪元:投书:陕西访民王英强被遗弃街头 再失踪
·中国禁闻-禁书网:蓝田访民曹秀琴陈述从北京被押回的遭遇
·新唐人电视台:陕西冤民:致联合国人权办的一封集体联名信
·新唐人电视台:多名艺术家关注的73岁老人再次赴京上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二)


   四
   
   在关于诗人与政治,诗歌与政治的一些讨论中,我们的诗人们沉默了。他们都不约而同地逃避了“敏感”的话题,他们都放弃了属于自己的“话语权”,都做了政治的奴隶与帮凶。是的,很多人都不愿引火烧身。关于“诗人与政治,诗歌与政治”的看法,我当时回复了以下的话:
   是的,诗歌就是诗歌!诗歌给我们带来了艺术上的快感-----它里边几乎包含了所有的理解与思考。但诗歌可以且应该介入政治-----我们无论如何也脱离不了政治每一个人都在政治的阴影里生存,任何时代,任何时候。再说诗人所关注的所有方面都受着政治(专制政治)的压迫与影响,包括直接或间接的干预与迫害(对诗歌,文学,国民观念,个人思想与话语的表达),这其中就剩下诗人个人如何面对及所作出的选择的问题了。当然,任何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方式与选择生存方式的自由----抗争与表达也有不同的表现形式(比如沉默的大多数,为艺术而艺术等)。我个人认为,诗人干预政治(对专制政治的反抗而不是为其歌赞-----御用文人的游戏与生命)是迫切而必须的,也只有诗人(精英知识分子)能运用自己手中的话语权力对其进行反抗(老百姓根本不具备也没能力具备及运用)。难道面对这样的生存环境诗人就有理由(我是为了“伟大”的诗歌)逃避与推脱------诗人靠“诗歌”掩饰自己的阳痿。反思历史,反思中国的文学,严峻的现实没有几人站出来表达,没有几人能以一个文化人(知识分子,诗人)的“称号”承当。再深入的观察中国当代的文学吧,一个什么样的现状呢?周围已经腐败得怎样了,身边人们的生存的境遇(特别是底层)是如此恶劣,别的也不多说,就连说句人话自己的话也没这样的能力了。大部分尾着说,还有不敢说,不愿说,甚至忘了起码的发言权麻木了不知怎么说更甚至没有“说”与“不说”的概念,就这么活着,就这么受压制,受剥削,受强奸,遭遇这些之后还无所谓或还忍着“别人”再来,有的为了生存,竟还期待被别人“上”------无人权所言------人性的侮辱!! 作为知识分子精英的诗人能熟视无睹社会与现实政治的黑暗吗,就能高出一截,退而“高高在上”的弄文学,弄诗歌?人的地位都不能确立,何以谈诗!没有独立人格与自由精神支撑的诗歌,充其量不过是一堆文学浮渣而已。 (本贴由小王子于2004年4月12日在乐趣园〖中国话语权力〗发表)

   我个人坚持认为:如果回避了政治,就等于回避了我们生存的现实,如果我们诗人对我们生存的现实视而不见的话,那些我们的诗歌的时代性就值得怀疑。说真话目前确实比做文学重要,特别是现在存在着的一系列严峻的生存困境与精神的危机,“底层社会”的苦难--这是目前中国知识分子应该为之思考并做出自己努力的关键时刻。对于21世界网络的切入,给中华文化的复兴带来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我们的文人诗人们还不积极主动的投入到这场文化革命中去的话,那么错过这样的机会,在以后专制制度再度对网络进行强化与封锁的时候,我们现在的相对较多的表达自由到那时就会更加狭隘与微小,那么中华文化的复兴因此就会推迟到更为遥远的未来,我们的民主与自由的环境就会从我们的虚弱中落入更为严酷的深渊,我们的生存境况就会更加艰难。为此,我们的诗歌应该面对困难,介入政治,并努力地争取我们诗人的话语权力。
   
   五
   我们来关注《垃圾运动》(创刊号)中的诗歌。从里面大量垃圾诗人的作品中,我们可喜的发现很多诗歌有着对现实政治强烈批判的勇气,有着对现实关怀与思考的心灵,有着真实表达自己的声音,有着人性丰富的印证与反映,有着不屈不扰执著前进的灵魂。这在目前中国的诗歌中是不多见的,在众多的文学作品中也不多见。也可以说,这是现代文化革命取得的一大进步,垃圾运动是现代文化革命重要的组成部分。 我上网以来,一直在关注着这样的诗歌。自己也在这样的诗歌中吸取了很多的养料.我当时加入垃圾运动,就是在垃圾运动论坛上读到了很多有以上趋向与因素的诗歌与文章。我们可以期望,垃圾运动的诗人们,定会在文学的转型与变革时期做出自己的贡献与取得自己辉煌的成绩。
   在对“低诗歌运动”的诗人与诗歌作品的关注与评论中,诗评家张嘉谚可说是贡献最为突出,评论较为客观公允的功臣。同时,他也是“低诗歌运动”的提出者与重要领军人物。他作为一名独立自由思考与表达的知识分子,先后为中国的低诗歌运动写出了<<低诗歌运动 --网络话语革命的前潮>>、<<丑陋现世主义 >>、<<“反饰”论 >>、<<论“垃圾写作”>>、<<“低性写作”论>>、<<垃圾写作的精神资粮>>、<<略论中国垃圾派>>等系列论文。还有对低诗歌优秀作品的评论与解读,例如:对垃圾诗人黄土《错落的时代》解读的<<特殊时代的盖印之作!>>,对垃圾派代表诗人徐乡愁《菜园小记》解读的<<新诗流变中的一首小诗>>,还有<<低诗歌同题诗九首略评>>,以及对典裘沽酒《诗人杨春光,你是中国的脑血栓》和《美丽的母豹》 等作品的评论与解读,都为“低诗歌运动”的前进与发展,垃圾诗人的价值和审美取向、写作水平的提升都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同时,他一直都用心良苦地关注着网络文学革命的进程,用自己的行动,证实了一名有良知的知识分子的神圣使命以及对民主、自由、和谐的生存环境的反思与关怀。更重要的是,一名“诗歌评论者”(他自称只是诗歌"爱好者"与"评论者")对时代的的悲悯与良心。在很多次的电子邮件中,他都对我提到自己精力太有限了,还有很多的事情不能亲自去做,还有自己患有长期的高血压和胆囊炎。但就是他以及很多如他一样的知识分子,不为争名夺利,不畏个人困难,毅然承担起了自己对这个时代应尽的责任。特别是在春光得了脑血栓之后,老象(张嘉谚网名)亲自拟订了<<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呼吁书>>,更是在各大论坛奔走呼号,希望得到海内外诗人和朋友对春光的帮助------杨春光的苦难实在太深了!在朋友们的电邮中,老象也纷纷发送了呼吁书,希望我们大家联合起来,共同救助“一个真正的为自由写作的诗歌斗士”,一个为了中国的先锋诗歌“饱受折磨”的诗人,一个在生活中经济上一直很拮据的普通人:“90年代为编先锋诗典等屡被查抄没收,负债累累;妻子冬梅虽贤,但没有工作;老母长期卧病在床已于前不久病故等等,全靠春光一人料理。从生活的角度说,诗人也是平凡人,也要生存;如果遇到实际困难,光靠安慰话于事无补。作为春光先生的朋友和诗友,我们真挚地向春光先生及家人表示深切的慰问!同时在此向海内外诗人及理解和同情诗人的人们呼吁,请给这位‘值得敬重的诗歌勇士’以道义援助:依个人情况,十块八块不嫌少,80、100不为多。让春光先生早日康复,恢复他宝贵的自由写作。谢谢如今的网络,天南地北都可以及时援手的了。”四海之内皆兄弟,工夫不负有心人,经过老象与我们大家的努力与捐助,春光的病情有所好转。在与春光的几次通话中,他的病情由于大家的关爱我也感觉正逐步好转。他在电话里依然不忘对朋友们深深的感谢和《空房子诗报》的发展。春光说:我老是给大家添麻烦。后来由于医药费的问题,春光的病情又再次陷入困境。这时,老象、杨银波、丁友星、川歌我们以及更多的朋友又进行了我们的努力,为此表达对一名当代严重缺乏的人才的敬重与作为朋友和诗友的关心。10月16日,春光的爱人东梅在管上我们后来重新创办的《空房子诗报》论坛上告知了春光的新情况以及对给予春光帮助的人的感激之情,内容是这样的:
   各位同仁:  您们好!   
   我是春光光妻子东梅,由于我和孩子都患感冒,所以没有在这里及时回复大家,深感对不起大家与抱歉。春光的第一疗程治疗已结束,现已转到辽河油田总院进行奇经疗法治疗,病情比以前大有改观,记忆力有所恢复,但血压一直攀高不下(一直在高压180-160之间徘徊不定)。如果不进一步控制,医生说会有出血的危险,所以现在只能采取联合用药的办法在医院临床观查治疗。近期还不能过多锻炼上网(但他每天晚上总是偷偷上网看看)……他非常感谢国际社会和广大诗友对他的慷慨援助,如果没有这些大力援助,他不可能个及时治疗并用进口药治疗,他和我借此机会再次感谢大家对他的无私援助,也深深感谢管上与空房子网站和一起提供园地的网站。在这里,我再一次向大家三鞠躬--
   在春光生病的间隙,张嘉谚也在信件中提醒我有时间的话,希望能把春光在各个论坛发帖的言论收集和整理,他主要是没太多的时间。这是为了能保存一些重要资料,对推进“低诗歌运动”能有所裨益,也为现代文化战争的早日打响作出步步努力。
   
   六
   《垃圾运动》(创刊号)选了垃圾运动成员诸如:凡斯、典裘沽酒、杨春光、丁伊目、先疯流氓黄土、永恒的蝶舞、野狼、花枪、管上、温永琪、训练小猪天上飞、老德、一空、默默、散心、蓝蝴蝶紫丁香、余毒、王顺健、龙俊、解渴、赵思运、管上、田流沙、弥撒、苍鹰、江南黎果、红尘子、秦风、汪峰、文盲等等诗人与艺术家的很多优秀作品。包括“垃圾诗歌”,“垃圾小说”、“垃圾随笔”、“垃圾歌词”、“垃圾文论”、“垃圾聊天室”与“垃圾艺术”等版面,封面是田流沙的油画《泡泡堂》。真可谓垃圾到位了,顾及了垃圾运动的各个方面。
   我不可能对每首优秀作品面面俱到的谈我的感受,但可以肯定的是:里面的很多作品都有自己的代表性与禁得住时间的检验。
   比如“勇于破禁的诗人”典裘沽酒,在头版头条“A级通缉令”栏目首发了他的作品以及杨春光对其诗歌的评论。在杨春光主张的后政治写作“冲破政治禁区”的文本中,典裘沽酒可谓是垃圾诗人中表现最为突出也最为出色的一名垃圾诗人。我曾经由于他的一首《谁牛逼,我就操谁》的诗歌,而进一步去关注了解了他的更多诗歌。在垃圾诗人的“狗眼”里,没有任何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权威和人物。特别是在这样一个“伪崇高”泛滥且被政府强行利用的虚妄的“英雄主义”,极端的“爱国主义”等主义横行的时代,诗人主动与自觉的与“权力中心”隔离并处于一种批判与敌对的态度,这在同时代的诗人中是罕见的。大部分诗人与文学家大都脱离了现实,试图与“官方”靠近并保持一致,并对“其他声音”实行封锁与毫无学术价值的谩骂与攻击,而且越来越多的诗人都走到了这样一个危机四伏的边缘还不知反思与忏悔,让中国诗坛一度被麻木与阴气笼罩.就连当时吼出“饿死诗人”的伊沙如今也沦落成了想在民间称霸并想篡改文学史成为了当今官方的宠儿,他竟越发狂妄,对与他声音与气味不符的诗人和朋友,都露出他的虎牙,拼命地想撕碎别人,致别人以死地。这样的“伊沙们”还不计其数。幸好,垃圾诗人可不是吃醋的,我们就应该用诗歌回敬他们的“粉饰之气”: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