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被捕不断成为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一种命运]
王藏文集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2009年最后一天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中国马赛曲》(组诗)
·中国马赛曲
●《飘散的情诗》(情诗集)
·飄散的情詩(2008-2009)
·飄散的情詩(2010之1)——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2)——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3)——獻給格桑梅朵
●《向日葵》(2010短诗集)
·向日葵(五首)
·生日悼亡曲
·月圆之夜——献给中秋之夜逝世的恩师杨春光及狱中的自由灵魂
·小诗一首献给血泊中的中国山羊们
·中国,你到底还有多少希望?!
·为《大纪元》成立十周年而作
●《草原苍凉》(献给蒙古的诗)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以诗声援内蒙抗议示威
●《血色格桑花》(献给西藏的诗)
·血色格桑花(长诗)
·给自焚抗议的扎白——写于西藏“3.10”起义50周年纪念日
·以诗声援青海藏族学生抗议文革战火
·103根"心脏的骨头"—献给藏人艺术家朋友邝老五
●《抗议被警方强行带离居所非法软禁七天六夜》(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抗议被警方强行带离居所非法软禁七天六夜【王藏行为艺术】
·自由亚洲电台:国际人权日前后诗人王藏失踪七天 徐沛呼吁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Radio Free Asia:Guizhou Poet 'Still Missing'
·黄河清:读王藏诗口占致王藏
·遇罗锦:我说怎么王藏消失了?今见他的来信才知!我欲哭无泪.真不明白这腐共到底要干什么! 难道一心要学习北朝鲜?
·三妹:嚴正抗議中共警方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仲维光:如果方便请你发给我几张你认为可以发表的照片,供我以后万一需要时用。
·郭国汀:强烈谴责中共暴政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唐柏桥:王藏兄弟多保重,我们会高度关注你的处境!
●《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组诗)
·黄 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黄河清:铁铸诗章警世钟——读王藏“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力虹”组诗感赋一律
·唐柏桥:强烈推荐青年诗人王藏用血泪写就的力作《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
·张嘉谚:以“一个人就是一个军团”的胆魄、激情与诗性创造,似乎又要引领新一轮中国诗人决绝抗争的时代
·郭国汀: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激情洋溢,热血沸腾,化作深情厚意,熔化千年冰山,抚慰心灵苦楚,振奋垂暮之年。
·吴玉琴:我在自由圣火上看到了你写的诗,我是流着泪读完的。看到写申有连那段时,我已经全身发抖,泪如雨下了……
·楚狂:深深震撼于兄之悼念钱云会力虹的组诗,望兄保重!在必将到来的新纪元,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老乐:王藏吾弟:太喜欢你这首诗----《让坦克下的诗歌飞!》……这首诗应该广为流传。我已将它打印出来贴在我家墙上。
·严正学:几天來,心如寒冰!读罢诗,热泪盈眶!!!!!!
●《黑暗日》(长诗)
·黑暗日(之一)
·黑暗日(之二)
·黑暗日(之三)
·黑暗日(之四)
·黑暗日(之五)
·黑暗日(之六)
●《王者归来》(王者哲学)
·《王者归来》序诗
一、严冬残梦
·严冬残梦(一)
·严冬残梦(二)
·严冬残梦(三)
●《我还在面对》(短诗2012)
·《我还在面对》(2012短诗4首)
●《京城的鬼》组诗2013(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京城的鬼——2013诗歌15首
●《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2013(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沒有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2014
·自由写作:王藏:《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全稿
○○○○○○○○○○○○○○○○○○
●《王藏小说集》
·雪城(连载一)
·消失的光芒
《黑火》(献给红朝天国的亡魂)
焦热的夜,是黑色的火在猛烧
●寫作中
●《鋒刃上的裸舞——為自由而戰》(恩師楊春光及後現代思想研究)
●《太陽從極權東方升起——中國自由文化的復興》(黃翔、袁紅冰、楊春光等人及49後中國自由文學/思想/文化現狀探究)
●《極權主義的終結——一名中國詩人寫給地球受難者們的安魂曲》(極權主義問題研究)
○○○○○○○○○○○○○○○○○○
●《学着独立地思想》(诗行合一2003-2005)
○凌乱,或偏激——反正已学着独立了,开始记录思想了
·十七岁时的自言自语
·关注东海一枭──五四感怀
·新奥斯维辛之中的写作
·坚决争取中国知识分子的话语权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捕不断成为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一种命运

   在史书中,我们读到了秦始皇焚书坑儒的事件,大卷大卷的竹简一把火就成了灰烬。上升的浓烟一直在中国的土地上熏陶数千年。多少为了表达自己心声的知识分子,被统治者埋没的不仅是辛勤结晶的文字,还有自己的性命与自由。其中被/捕以后所受的心灵摧残与肉体上的折磨,又有多少人能够体会,能被记录下来的血泪又有多少?连那些想把这些现状记录下来的人们,都有被连累,诛连九族的危险,可想而知不计其数的冤魂还在耻辱的土地上四处游弋。就算万分伤感激愤不说不舒服冒大忌而写的感叹文章,至多仿子期的《思旧赋》,如鲁迅所说,刚开头却又煞了尾。文人在试图自保的心理状态下,又怎能写出不愧于时代的伟大作品?当然如旧俄的一些知识分子,在一只苍蝇都有可能被监/控的情况下,还是与苦难的现实做出了巨大的抗争,即便流亡也不折断自己的良知与笔。陀氏在面对即将结束自己的枪管的时候,我相信他的眼睛有着的依然是倔强与爱的光芒。后来他那些参透生死与苦难的作品一直为我们所熟悉。我们深为感叹。但这样的幸运,丝毫不能掩盖与他之类的“圣徒”完全相反的悲惨命运——俄罗斯太多的“良知”已被政府坚决处决了。但以此相伴的是:俄罗斯诞生了很多伟大的巨人,这些巨人把自己的民族举进了世界的民族之林,并闪烁着持久的光芒。我们呢?我们的苦难已经够深,暴/政却依然持续生温,知识分子依然加速度堕落。如此废墟中,要谈精神的振作,思想的博大,文学的发展,文化的变革,民族的复兴,这何其难也。林/昭,张志/新,黄翔,杨春光等等很多为自由精神与思想启蒙而艰辛努力的名字,已被迫或主动让我们逐渐遗忘、驱逐,甚至诋毁。我们所处的环境对于我们脑子的清洗与改造算是成功与彻底了。2004年11月24日,在网站上据悉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成员记者、诗人师涛被指/控为“泄/漏/国/家/机/密”,据说他已/被拘/留,已严/重危及到他的个人安全。由于我对这些事件的某种敏/感,这应是又一次逮/捕谈论了“敏感/话/题”的作家的行为。我即刻找了一些有关师涛先生的简介与他的一些文字读,因为在此之前对这个名字还不了解。我又读了黄翔先生的抗/议文章,川歌先生的追忆文章,杨春光先生有关其被/捕的资料性文章,余杰先生的怀念文章,我的心又一次被这个名字牢牢抓紧,同时我也为我生存的时代感到可耻、可悲,我问自己:我们活得还像人吗?仅为了说出一句真话,说明一个史实,就惨遭这样的待遇,这不是不打自招吗?师涛先生是有着自由精神的诗人与作家,我相信他在写作的时候也预料得到自己的处境与危险。人们因此会发问:难道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这样的国/家/机/密未免范围太广了吧!师涛先生披/露了毛/泽/东在夺得中国/政/权前的一段史实,这应是正常的事件,应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应客观对待的历史,为何要封住人们的嘴?不久,在网络诗歌论坛又得知:中国异/议作家刘晓波和余杰在/京被/捕。中/央/社记/者王曼娜香港13日电:香港开放杂志今天向中/央/社提供的独家消息指出,中国两位著名异议作家刘晓波和余杰,今天下午同时在北京家中被公/安带走。后来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到刘晓波、余杰本人、以及身在中国大陆的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副秘书长王怡。刘晓波于北京时间12月14日凌晨2点半被/释/放出来,余杰于早晨8点释放出来。刘晓波当日接受大/纪/元采访说:“昨天傍晚将近6点左右,十几个人闯进家里,出示传唤证,先搜查,然后录像、照相,还搜走了电脑。他们把我带到派/出/所,问我关于写文章的事,给我出示了5-6篇文章。凌晨2点半左右把我送回家。在此期间,家里电话被监/控。”余杰当日接受大/纪/元采访说:“昨天晚上6点到今天凌晨8点14个小时,他们连夜持续审问我,先后换了几批人。这次没有身体上的伤害,但是有很多言语上的恐/吓威/胁。我事先有一些心理准备,但是没想到是以这样粗暴的方式。晚饭前敲门,当著我岳父、岳母的面把我强行带走,给老人们造成很大的身心伤害。”大/纪/元在采访完刘晓波与余杰后采访了王怡,王怡指出:“这次抓/人事/件跟这几个月以来的情况有关,是师涛等案/件的延续。跟/胡/锦/涛上/台/后/集/权/主/义的反/右意/识形/态有关。他们一直对独立作家笔会有很高的关注和忌/讳,非常有针对性。像去年刘/迪、杜/导/斌等人的案/件,从民/间/维/权/运/动的角度讲,相对比较成功,民间反弹很大,所以结果也比较好,这使得国内知识分子都有一种相对乐观的心理。前段时间,在赵岩、黄金秋(清水君)、师涛等人的案件上,民间没有很大的反弹,支援呼声不高,这些情况跟昨天抓/人的举动都有关系。我们忽略了中/共/政/治/体/制右/倾/保/守主/义的回潮,低估/了中/共的凶/狠和愚蠢。”这是我从网络上获得的相关信息,更详细的分析与报道还没读到,我猜想关于类似的感受文章或许还将被禁/止发表。在网络这么样,从官方的纸媒呢?我想是不会这么快了解到这些情况的,更不用说不上网不会上网的老百姓,中国的大多数人。若是一个普通平民说出了类似的话,自己又没有他们的影响力,那么自己的性命恐怕早丢弃了。如果这样,我们的知识分子又通过什么方式了解这样的事实呢?我想这比登天还难,这就意味者大多数人类似的命运还不被我们熟知,还有太多的事实与史实被掩盖,再被埋没,被遗忘。最后,好象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我们依旧如狗般低着头摇着尾巴,如猪般任人宰割。注意:还不准你说痛,别人看见了痛也要装作看不见,否则痛会降临到我们每一个人身上。呜呼!被/捕不断成为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一种命运。呜呼!被/捕不断成为说了真话的中国人民的一种命运。呜呼!连此文也要在中间划很多斜线经过好长时间才能在中国网站的帖子里发出。呜呼!发出以后马上就要被中国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斑竹毫不犹豫的删除!
   
   2004年12月15日凌晨5:48随感
   
   本贴由 小王子于2004-12-15 06:33:13在 乐趣园 → 诗歌文学 → 空房子诗报发表

   杨春光:好文章,一针见血,切中要害。大家都来读一读!在这样的国度里,我们是人民的嘴巴,如果我们再不说话,那么这个民族的嘴巴就被彻底封死了!
   
   老象:在网络资讯时代,任何封杀言论自由的行径都是愚蠢的,徒劳的。
   
   川歌:小王子是比我们年轻得多的青年,但其认知能力已是不凡。这是十分可贵的。我们知道,历史常常表现为这样的一种东西,她并不总是让正义畅行,反而要让正义受阻。有良知的人们并不总是有好运,相反,有良知则成为人们获罪的原因。事情就是这样的,谁叫我们中国人如此不幸地遇到共、产、主、义这样的一个极权怪物呢?这个怪物是不容许人们有任何不同的观点存在的,这也是一个注定了要死去的怪物。或许,它的末日就要到了。

此文于2008年01月0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